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62、62.

62、62.

那几天假期之后, 两人的关系亲近了许多,也暧昧了不少。

许柚实在是不想承认这样的亲近是靠“睡”出来的,但事实又确实是那样。

现在, “害羞”这两个字在他们之间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许柚在他面前的样子越来越接近真实。

甚至还有些肆无忌惮。

她觉得他们应该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同居吧,但跟同居仿佛又没什么区别。

他那冷冷清清的公寓里添了很多女性生活用品, 有她拿过去用又懒得带走干脆放在那儿的,也有他买回来添置的。

例如:拖鞋、牙刷、她的睡衣、还有一些堆在他卧室桌面上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甚至连她的贴身衣物都有, 格格不入地跟他的衣服放在一起。

许柚的公寓亦如此,江尧来住过几回,很多东西他就这么放在她那儿不带走了,美其名曰:方便。

下一次,可以两手空空地过来。

想住就住, 不想住就走。

足足一个月, 许柚自己睡一张床的日子, 除了出差的那段时间, 简直屈指可数,估计五天都没有。

而那几天主要原因还是他要值夜班, 回不来。

许柚觉得这样的状态挺舒服的,很惬意,也特别自在。

她很喜欢,但唯一担忧的是怕被黎平君发现她已经跟男人睡在了一起, 即便只是纯睡觉, 或者偶尔这个那个一下,并没有到全垒打的地步。

江尧的东西她一般都会收拾得整整齐齐,以防万一。

可还是在某一天被带着牛骨汤来看望她的黎平君发现了,当时周长青也在, 是他开车送黎平君过来的。两位家长不省心地在公寓里逡巡了一圈后,发现浴室的盥洗台上居然有一瓶男士须泡膏。

黎平君不解地问:“这是谁在用?”

许柚一怔,许是心里有鬼,不怎么会撒谎的她,顿时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我……拿来……刮腿毛的。”

黎平君:?

自己的女儿怎么会不清楚,许柚何时在外表上这么重视过?就连化妆也只是稍微地画一些基础又简单的妆容,让自己看起来精神和气色好一些而已。

现在……居然还刮腿毛?

而且在

十一月即将入冬已经没人穿短裤的时候刮,独自欣赏么?

黎平君不懂。

但也没往深处想,唯有听见对话的周长青站在一侧意味深长地看着那瓶须泡膏,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价格不低的牌子。

若不是对质量有追求,怎么会挑如此昂贵的品牌。

用来刮腿毛,他是不怎么相信的。

其实,最大的秘密在衣柜里。

许柚最近忙,没来得及收拾,特别害怕黎平君翻衣柜。

然而,黎平君是没翻。

周长青借着过几天会降温,看看她衣柜里保暖的衣服够不够的缘由,轻轻地打开了一扇柜门,下一秒,一件男士衬衫和一条西装长裤映入眼帘。

许柚认命地看着他,拼命朝他使眼色。

周长青接收到后,竟真的没跟黎平君说,而且还帮她转移黎平君的注意力,催促黎平君回家。

他们走后,许柚松了口气。

但周长青估计已经知道她有男朋友的事儿,许柚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纠结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交代。

就在她组织措辞才到一半时,周长青严肃地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半个月之内,亲自跟你妈交代。】

许柚心尖一暖。

她知道瞒着黎平君来谈恋爱没什么必要,且她也没打算真的隐瞒什么,迟早都要坦白的。

之前一直没说,也是因为没找到好时机。

没谈恋爱之前,许柚每逢长假都会回家小住几天。

自从恋爱后,还真的没怎么回过家了,毕竟她和江尧工作都很忙,能休假的机会不多,热恋期的小情侣一有机会必定是腻在一起的。

许柚将这件事情跟江尧说了一下。

对方表示,下一次休假就会跟她回家去拜访一趟,顺便表示一下自己对许柚的真心。

孰料,休假没等到。

倒是门诊日在诊室上班看诊的江尧,等来了自己未来的岳母——许柚妈妈。

事情是这样的——

自从上次住院后,黎平君对自己的身体要求特别高,每天早晨会跟她那群同龄老姐妹一起去附近的公园跳舞,或者做一些简单适合老年人的运动。

黎平君觉得自己目前数岁还不大,也就五十来岁,没必要如此小心翼翼,便尝试着去跳绳

刚开始跳的那几天,除了有点喘之外,其他都还好,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就在某个周六,她跟往常一样,七点多在公园里跳绳,却不小心被地上的石子绊倒,整个人摔在地上,惨烈地摔了一跤。

正好,那天许柚在家休周末。

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吓了一跳,紧张兮兮地带着她去医院看骨科。

今天江尧在门诊她是知道的。

挂号时,她在两个骨科医生之间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挂在了江尧那儿。

带着看好戏,同时也有点刺激的心情,她陪着黎平君走进了江尧正在上班的门诊室内,跟他们正式重逢的那天一样,也是一靠近门口就瞅见了他。

穿着纤尘不染的白大褂,端端正正地坐在诊桌后,棱角分明的侧脸透着一丝完美和温柔外表下的冷峻。

许柚见他一直低着头,没看过来,低咳了两声,似是在提醒。

随后,扶着行动不便的黎平君走了过去。

听到动静的江尧,这才抬眸朝她们看过来,眉眼中难掩惊诧。

迅速往电脑扫了眼下一位患者的名字,又看看黎平君,这才与印象中许柚提过的她妈妈的名字对上。

许柚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无奈地低笑了一下,反应快速地从座椅上起身,三两步跨过来,扶着黎平君,将她扶到位置上坐好。

虽紧张却也发挥良好地问:“阿姨,看你这腿好像有点严重,这是怎么了?”

许柚作为家属,详细地说了一下:“自从住过院后,我妈每天早上都去公园锻炼身体,前阵子本来也只是跟着一群人一起跳舞就算了的。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迷上了跳绳,这不今天跳着跳着就把自己给摔了。”

黎平君觉得许柚说得过于详细了,明明可以只说“摔倒”这两个字的,偏偏说了一堆废话,害她有点没面子。

便找补了一下:“不小心摔的。”

江尧了然地点头。

尽量显得自己专业一些,便没怎么回应她们,而是弯腰低头查看了下黎平君的情况。

别说,还真挺严重的。

江尧轻轻按了几个位置,问:“会感觉疼吗?”

黎平君在他按到某几个点时,皱了皱眉头,边感受

边说:“这里会……刚刚没什么感觉……嘶……这里最疼……”

江尧简单判断了一下到底伤在了哪里,为了更准确地知道,让她们去拍了个片。

拍片后,目前可以判断是胫骨骨折,骨折情况不轻。

江尧建议黎平君在医院住院两到三周,进行手术治疗,以更好地康复。

伤到这种程度,手术是必然要做的。

许柚听到“手术”二字时,竟然有点担心江尧。

手术那可是要动刀子并且见血的啊,若手术台上的人是她妈,这是不是有点为难他了?

以前她看一些主角是医生的电视剧时,基本上都会看到一个情节:要是医生的家人要进行手术,他们都会尽量避免自己上场,而是拜托同事帮忙。

因此,在许柚的印象里,平时再怎么厉害的医生一旦碰到自己的家人或者亲近的家属时,都会慌张得连拿手术刀的手都不停颤抖。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这样。

办理住院后,许柚一个人去窗口缴费。

刚将几千块钱定金花出去,就收到某位医生的微信转账1万元。

她被惊了一下,问道:【你给我这么多钱做什么?】

江尧:【不是给你的,是孝敬你妈。】

许柚早就猜到了他的用意,切了一声:【可是你这样给我,她也不一定知道这钱是你给的啊。】

江尧:【没事,就当我将手术费里的医生人工费退给你,我可不敢赚你的钱。】

许柚转念一想,也对。

作为女儿,黎平君的费用她肯定是全包的,里面包括了手术费,手术费里有百分之几是江尧的薪酬,相当于她会付他这场手术的工资。

可,这也亏太多了吧?

他转的可不是一千,而是一万啊!

许柚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停留太久,担心地敲字问:【手术……你……可以吗?】

江尧有点嚣张地问:【不相信我?】

许柚:【哪敢。】

江尧:【放心,这不是什么大手术,我的手还不至于没用到这地步。】

许柚再问了一句:【如?手术台上的是我呢?】

江尧:【】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好吧,是我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