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61、61.



作品:《摘星

这句话从被子里传出来。

他也愣了好半响, 本是无意的,却说了一句特别无赖的话,“我摸了吗?”

轻轻四个字, 足以让女人一点就炸。

怎么说呢?要是他真摸了,却说没摸, 那他就是无赖,耍流氓, 若他无意碰到却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碰到了哪儿, 那不就是在暗喻着她……身材不好吗?

反正哪种解释都是死路一条。

许柚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凝着一双眸子直直地盯着他,冰冰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饶是再蠢再笨的男人也能明白她此刻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是关乎于今晚能不能睡个好觉的“生死难题”。

江尧迟疑了半秒钟, 而后说:“我去把灯关了。”

他多此一举地下床, 又上床。

折腾来, 折腾去。

许柚在这过程中, 偷偷将自己往床侧挪了一点,不细看是很难发现的。

然而, 她那点小心思早就被江尧看透。

男人装作无事地上床,掀开被子躺进去。

一人睡一侧,跟老夫老妻似的搭伙睡觉,井水不犯河水, 没有人说话。

室内安静得甚至都可以听见身侧人的呼吸声, 频率无疑是有些凌乱的。

而凌乱的人,明显是许柚。

她提着一口气,见江尧睡下几分钟都没有动静,便逐渐安定下来, 证明刚刚的生气是有用的。

他们这……应该算是冷战吧?

冷战期间就做不了那种事情了。

许柚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想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他都快三十的人了,都没有过性|生活。

而有的人可能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尝试过那档子事儿,有的大学毕业没两年,女朋友都怀孕了,正好领证结婚一手操办过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样一看,江尧确实是挺惨的,可也不完全赖她啊。

他们才在一起没多久,而且她也没什么恋爱经验,做不来主动的那一套。

此时,距离江尧关灯躺下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

许柚确定他不会对她怎么样后

,偷偷地瞄他一眼,因为蜷着过于难受,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

为了不吵醒他,挪动得异常缓慢,手脚僵硬得都不像是自己的。

直到身后一只手搂住她的腰,突如其来的腾空感吓了她一跳,她待反应过来,已经被拥在了他身前。

许柚有些呆滞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迟迟没缓过神来,还以为他睡了,结果并没有。

江尧扣着她的腰肢,将她锁在怀,在她耳畔低低地问:“生气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夜色的浸染下透着说不出的暗哑与温柔。

许柚瞧他这毫无半点儿愧疚的表情,直接了当地说:“我有没有生气,你不是都清楚了吗?”

说出这话,证明她不算笨。

江尧嗯了一声,“猜到是一回事,但你亲自说出口也是一回事,前者和后者有偏差。”

“哦?”许柚气笑了,“那你这意思是要我帮你消除偏差,好让你‘死’得明白一点喽?”

他还没说什么。

她又开了口,板着脸,犟着一口气道:“凭什么?我!偏!不!”

“……”

江尧对她这伶牙俐齿的劲儿表示惊讶,低低柔柔地笑了声,干净的声线仿佛带着天生的蛊惑,尤其是在这样的黑夜里。

他朝着她的方向,侧躺着看着她,没忍住用手指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蛋,低叹了声,“才在一起多久,你就学会怎么治我了?”

“不要碰我!”

许柚将脸埋进被子里,又被他揪出来,听见他说,“问题还没解决。”

她小小的脑袋里藏着大大的疑惑,咬牙切齿道:“你想怎么解决?”

江尧:“你不跟我说实话的话,那么在没生气和生气之间,我只能当第二种来处理。”

许柚:“所以……?”

“我们来讨论一下原因。你告诉我,你生气的点在哪儿?是因为我不小心碰到你的……”他许是也觉得接下来要说的那个字有点难以启齿,顿了一秒,但转念一想,恋人在房间里谈话,露骨一些又如何,便说了下去,“胸,然后装作没碰到才生气,还是因为碰

到——”

“停停停!打住……”许柚听到那个字眼猛地瞪大了眼睛,脸皮薄得瞬间涨红了脸,不能理解他是怎么脸不红心不跳说出这些话的,“不要再说了。”

旋即,还骂了他一句,“你有病吧?”

江尧非但不恼,反而扯唇轻笑了下,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近乎耳语道,“怕什么?这难道不是迟早要经历的事儿吗?”

“可是……”许柚转了个话题问,“你跟别人也会这样吗?”

江尧看着她脸蛋,蹙了蹙眉:“没有,但讨论过一点关于这方面的话题。”

她眉头皱起,好奇地问:“跟谁啊?”

“一个舍友,外国人。”

“……”

其实也不能算是讨论。

当时在国外上学的时候,江尧跟一个英国人短暂合租过一段时间,那人交际能力特别强,长相也不错,比起他这种沉闷的性子,更招女人喜欢。

基本两三个月就换一个女朋友,感情跟儿戏似的。

甚至有时候无聊,他还会将前后两任女友拿来对比,在江尧看书的时候,突然跟他说起来……前一任女朋友比较瘦,腿又细又长,就是胸有点小……现在的女朋友肉肉的,属于微胖的类型,相对来说丰满一些……前一任身材没后一任好……

外国人比较开放,从来不认为这是什么不能谈论的话题,有时候连自己的尺寸都谈。

江尧不明白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敷衍地应着,实则根本没用心听,因为他在准备一个考试。

随后,那人将矛头对准他,突然问道:“喂,你以前的女朋友身材怎么样?”

见江尧不说话,他笑问,“不会连女人的胸都没摸过吧。”

“……”

当时的他对此嗤之以鼻,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可值得骄傲的事儿。

可如今想起来,突然一股莫名的邪念上头,且有些不受控的……

没女朋友自然不会乱想,现在许柚就躺在他身侧,睡衣顶上的扣子开了两颗,露出白皙细腻的肌肤以及小巧精致的锁骨,还有下面若隐若现显出来的起伏……

安静了几分钟。

许柚发现江尧的眸色越来越深,暗如浓墨,掀起了一点不太明显的波澜。

恋人之间的默契,让她迅速判断出他此刻情绪的源头,有些慌慌张张地喊一声:“江……”

“尧”字还没说出口,他就凑上前来,含住了她因说话而微张的嘴唇,尽情地探|入亲吻,同样是温柔又缓慢的动作,却跟之前的任何一次都略有不同。

不再是不掺欲|望的了,而是透着某种蛊惑与缱绻。

感受到他手上的动作,许柚顿感羞耻,四肢都僵硬住,迷乱之中又不敢看他。

只能闭上眼,晕晕乎乎地被他掌控着,咬着唇,尽力让自己的脸蛋不要变红。

江尧见她如此害羞又不怎么反抗,跟刚刚生气时判若两人的模样,就觉得好笑,像一只装老虎的兔子,一旦被抓住,就眼睛红红的,可怜至极。

可他到底没这么无赖,见好就收,先且不说他们在一起连半年都不到,现在就是想做也做不到啊,根本就没准备那东西。

就算许柚同意,他也不愿让她在恋爱期间怀孕,或者为了他吃药。

作为医生,他必定清楚其中的危害,为了一时的快|感,而让她遭罪,那必然是舍不得的。

一番暧昧过后,两人瞬间没了睡意。

许柚盯着窗外的月亮发呆,丝毫不敢看他,方才涌至头顶的羞耻感还未消散,一幕幕脸红的画面从她脑海中划过。

直到江尧问了句“怎么还没睡”,她才回过神来,鬼使神差地喊了声:“江尧。”

江尧:“嗯?”

许柚郁闷地说:“我身材是不是挺不好的啊?”

许柚觉得自己有点瘦,从小脾胃不好,总是吸收不了,吃再多也长不了几斤肉,虽然不至于到很平的地步,但应该也不算大……吧?

尤其是有林冉这个c cu以上的人在身边晃来晃去,不自信是肯定的,应该说,许柚从小到大就没怎么自信过。

……唉。

刚刚不小心摸到他腰腹的肌肉,还挺硬的,而且身高比例也不错,江尧的身材在男人中应该算是很不错的类型。

而她,腿细是

挺细的,但一点都不长,上半身跟他……也不怎么匹配。

许柚突然发现她跟江尧谈恋爱,似乎有点赚。

至少在这方面……

江尧没想到她能问出这样的问题,稍微意外了一下,但确实,现在似乎也只有他有权利去回答这个问题。

他思考了一阵,凑到她耳边,用仅能两个人听到的音量低语,“我说了啊……软绵绵的……”

“……”

“一只手抓不完。”

“……”

“我觉得可以。”

“……”

“有点超出我的预期。”

“……”

“还挺——”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口,许柚耳根就烫得要疯了,立马捂住他的嘴,闭着眼睛恳求道:“睡觉吧。”

——别再说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早知道你的脸皮厚度,就不该问这样的问题!也大可不必举一反三回答那么多废话!!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有点……(我先去面壁思过

另外说一件事呀,明天开始隔日更,一直到初七左右恢复日更,下一更初一新年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