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55、55.



作品:《摘星

江尧开车带她去吃饭, 然后再送她回去。

两人的公寓虽然距离不是很远,走路几分钟就能到,但也不是门对门黏在一起的。

关于同居的问题。

许柚暂时应该不会考虑, 即便恋爱时情话说得天花乱坠,要多深情有多深情, 对于原则性的问题,还是得按照步骤慢慢来。

再说了, 黎平君和周长青隔三差五都会来她这放些生活用品或者家里新鲜包好的馄饨、饺子。

要是被他们发现她恋爱没几天就搬去跟男朋友住, 不仅会骂她,而且对江尧的初印象也会一降再降。

庆幸的是,江尧想法跟她一样。

他也认为,不急。

回到公寓,许柚先从包里将梁捷给她的照片和那封情书拿出来, 低头细细瞧了几眼, 随后掏出手机, 对着相片拍了张照, 发给林冉:【你对这个有印象吗?】

这个照片地点很明显是在一中,身上穿着的还是一中校服, 应该是江尧在操场被无意偷拍下来的。

但许柚脑中对这个场景毫无印象。

林冉过了片刻,才回复她:【梁子豪说,是他杰作。】

林冉:【高一校运会。】

许柚:【哦。】

许柚:【我说难怪我根本没印象。】

林冉:【话说,你怎么有这个照片啊?梁子豪说他当时拍了很多江尧和江呓的, 全洗出来给了江尧他妈。】

林冉:【你不会……?】

许柚:【你猜?】

林冉:【你们在一起了?】

许柚:【对啊。】

林冉:【总算在一起了, 可急死我了。】

许柚:【好端端的你急什么?】

林冉:【能不急吗?在我看来,你俩早该成了,不是……你为什么会有照片啊?你们该不会已经同居了吧?】

许柚:【?哪有】

许柚一脸真诚地发问:【话说,一般谈恋爱多久可以同居啊?】

林冉:【咳咳……这个嘛……】

林冉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先委婉一些:【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啊,我跟梁子豪六年才同居,你们也耗六年?】

许柚:【那……有点太久了

吧。】

六年后,江尧都三十三、三十四吧,那不得三十五以后才结婚,四十左右生孩子!?

——这简直是要急死人的程度!

林冉在手机那端笑:【逗你的,同居这事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把自己完全交给对方,双方基本都没什么秘密,可以坦诚相见的时候就行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许柚过了很久,都不回复。

林冉废话不多说,干脆道:【我说的坦诚相见是字面的意思,指衣服全|脱了都没问题。】

许柚:【?】

林冉:【等你可以跟他上床的时候,就基本可以考虑同居了。】

许柚:【???】

那目前,还是别考虑了。

结束跟林冉的对话,许柚刚打算去洗个澡,看见一直被她忽视,晾了几乎一天的来自于黎平君的信息。

她问她那天晚上进不了家门,最后去了哪儿住?

许柚睁眼说瞎话:【回公寓了。】

黎平君:【瞎说,那天晚上我跟你爸从你表姐婚席上走,打包了些没人碰过的菜回来,想着不知道你吃饭没,会不会肚子饿,来了公寓一趟,人影都不见,手机也打不通。】

许柚拧眉嘀咕了一下,怎么去参加个婚礼还捎点饭菜给她啊。

许柚回:【可能那时候我在外面吃饭,正好出了门吧。】

爱信不信。

许柚关掉手机,随意找件睡衣,就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许柚打开电视,边看了下节目边吹头发。

忽然有人打了个视频过来。

许柚放下吹风机,半湿着头发,走去桌上拿起手机瞅了眼。

是江尧。

怎么这么突然?

届于两人之间的关系,许柚并没有感受到冒犯,只是觉得有点新奇,以前他虽然也有打过视频来,但从来没有在晚上这种临睡前的暧昧时间点。

她想也不想就接通。

完全忘记了自己此刻正穿着一件淡色的真丝吊带睡裙,而且长发半湿,还有丁点儿的水珠从发梢中滴落下来,顺着白皙流畅的脖颈,滑到胸前……

许柚没有去过江尧的公寓,先是看了眼他背后的环境。

现家居风格跟他家一样,也是偏冷调的,跟他整个人的气质很搭,冷冷淡淡的,光看表面显得毫无温度,不过跟她这里相比,简直整洁太多。

许柚去倒了杯水喝,瞧见视频那端的人蹙了眉,问道:“刚洗澡?”

“对啊。”她喝了口水,“还没吹完头发呢,你有什么事吗?”

——这干净又干脆的语气。

恐怕他下一秒一说“没事”,她就立马关了视频似的,也不知道是真这么没情趣,还是因为害羞。

江尧如实说:“就看看你。”

许柚:“……”

她愣了愣,有些无语但又很甜地笑了:“不是才见了面回来吗?”

要认真算算的话,他俩分开应该还不超过两个小时吧?

许柚问他:“你洗完澡了吗?”

江尧:“没。”

许柚:“那还不快去,这都几点了?你不会刚刚才回来吧?跟我分开后,在外面逗留那么久?”

“你想问什么?”江尧无奈地说,“送你回去后,就回来了,刚刚处理了一下工作。”还刻意咬重后面的字音,“没有在外面逗留多久。”

“哦。”许柚心疼地问,“才完?”

“嗯。”

她捋了捋尚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杏仁状的眸轻轻地弯起,没什么跟异性视频通话的经验,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蹦出了一句:“那还不休息一下?你不累啊?”

江尧轻笑着反问,莫名携了点儿温柔:“这不是在休息么?”

许柚反应有些迟钝,过了一阵才意识到他说的休息是什么,恋爱初期的人不经撩,轻轻一句话就容易脸红,偏偏有个摄像头对着,还无处躲。

她不想跟他这样说话了,便说自己要吹头发,抬手关了视频,下一秒,他的信息以文字的形式从微信里传来:【你平时晚上都这样穿?】

许柚:【有什么问题吗?】

江尧:【挺漂亮。】

许柚:【?】

她勾了勾唇,正打算礼尚往来地对夸一句,就听他下一话也一本正经地跳了出来:【要是谈工作需要视频的话,最好换一件。】

许柚:【……】

她哼了哼

。不理他。

第二日,许柚照常前往公司上班。

由于请假一天的缘故,当天的工作堆积到了现在,马不停蹄地干了一天,还是没干完,又要加班了。

江尧这几天倒轻松不少,需要手术的患者创了近几个月的新低,科室里的人都很闲。基本六点左右,或者有时候五点就能下班。

即便如此,他每天晚上都会让许柚准备走的前半个小时给他发消息,提前通知他来接她。若她吃了饭,那就带她去吃夜宵或者四处兜风散散心,若她没吃,那便带她去吃饭,再送她回去。

其间有一次,许柚在公司加班,大概七点半就可以完成工作离开。

七点钟的时候,去茶水间喝了口水,顺便给江尧发信息:【今天没有昨天任务多,最迟七点半就可以走人。】

刚点击发送,就有同事拍了拍她肩膀。

许柚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那位同事曾经八卦过她,一直知道有人在追她,看她这一惊一乍的:“跟谁聊天呢?这么激动?”

“难道不是你吓我,我才激动的吗?”许柚斜她一眼。

她突然问道:“你等会儿什么时候走啊?”

许柚说:“七点半吧。”

“诶,正好我也差不多,平时跟我拼车的女生今天请假了,晚上怪不安全的,要不我俩拼个车?”

“拼车?”

“对啊,你不是每天晚上加班的话,回家都是打的的吗?”

许柚默默地看她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最近不打了。”

“啊?”同事微讶,“那你怎么回去啊?”

许柚不打算骗人,这也不是什么好值得隐瞒的事,“有人接我。”

“呦。”同事的八卦属性瞬间被点燃,“不会是之前追你那个吧?还在追你啊?还没答应吗?”

自从之前出差聊过一回后,就没更新过进度了。

许柚有一丢丢脸红,但还是如实说:“答应是答应了,但也没在一起多久。”

“真的?”同事替她高兴,但一想到她男朋友极可能的中年秃头外科医生长相就一点都不羡慕,只是说,“真好,希望

你能幸福啊。”

“谢谢。”

在茶水间聊了会儿天,再回到工位。

许柚看了眼时间,发现竟然聊了将近十五分钟,江尧弹了个语音告诉她:【我快到了。】

她惊了一瞬,带着点撒娇的口吻问:【你能等等我吗?我还没做完。】

江尧:【别急,做完再下来。】

许柚:【好。】

许柚迅速恢复工作状态,十分钟就结束了。

收拾好东西,急急忙忙地走去电梯间时,恰好碰到也要回去的同事,被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走那么急做什么?来接你的人又不会走……”

许柚走进电梯,羞赧地笑笑。

同事挤着眼说:“正好,看看你男朋友长什么样啊?”

许柚心想,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也不一定能看到,因为江尧基本都会坐在车里不出来。

这样想着,她显得特别淡定。

电梯门一打开。

许柚的视线往外瞟,想找找江尧的车停在哪儿,结果,猝不及防地与站在一楼大厅里的男人对上了视线。

她先是一愣。

而后瞧见他看见她的一刹那,眉梢微微地挑起,目光凝在她身上,穿着一贯的西装衬衫和长裤,斯文淡漠地走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谁说我秃头……!?

感谢投喂的营养液呀——

“霂冉”,灌溉营养液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