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42、42.

42、42.

许柚感觉自己像被一个巨大的惊喜砸中, 血槽已空。

活了二十多年,怎么说她也是一个身经百战,被男生告白过, 还勉强算得上漂亮的女生。

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她从未奢望有一天江尧会喜欢上她, 而且是不经过她追求,主动的喜欢。

她幻想过无数次他喜欢上一个人, 向一个人告白的样子, 都没想到如今她会亲眼所见, 甚至就连告白的对象都是她自己。

许柚不怎么敢看他, 不自然地舔了舔唇,“你说什么?”

说完这句话,她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刚刚还觉得自己身经百战,现在就开始说话不经大脑。

谁被人告白之后, 又问对方一次, 让他再说一遍的?

她是疯了吗?

“不是”许柚有些慌乱地摆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用再说一次是我说错说错话了”

话落, 她被男人无情地敲了敲脑袋, 旋即揉了揉, “你敲我干什么?”

“不要装傻。”江尧从她的表情里确定她肯定听清楚,也听明白了,“所以, 我就追你了, 你没意见吧?”

许柚:?

这男人到底会不会追人啊?追个人还得问清楚?

这要她怎么答?

答应的话,不就证明她喜欢他吗?刚刚在咖啡厅里还说不喜欢,这就开始打脸了。

不行不行。

许柚的心乱成了一团乱麻, 拼命遏制住飘忽的情绪,认真地回答:“每个人都有追求别人的权利,在不伤害到我或者影响到我的情况下,我好像也没必要剥夺?”

“行。”江尧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听她这么回答,倒发散了下思维,没忍住又逗了一下,“所以,同样的话,你也是这么对李柘说的?”

“……”

怎么又是李柘?

许柚最近都没跟这个人联系了,倒是经常听见他的名字,这应该是她相过这么多次亲中存在感最强的一个。

不过说真的,李柘曾经也表示过要追求她。

可她没同意啊。

许柚斜了他一眼,看穿他的意图,这次她学聪明了,“刚刚不是说了吗?每个人都有追求别人的权利,那他是个人的话,他也没伤害我,所以”

江尧语气略显清润且沉穆,“所以?”

“我不应该剥夺人家的权利啊。”

“你还挺会将心比心,尊重人的。”

“那当然。”

这酸不溜秋的一句话。

让许柚在心底发笑,低头,悄悄抬起手,抚平了一下嘴角。

今晚获取的信息量太大,她有点吸收不过来,想回家静静地待一会儿,努力消化。

许柚摆了摆手,说,“我先走了。”

“一个人走啊?”

“不然?”

天色这么晚,江尧不太放心,“我送你过去吧?”

许柚拒绝:“就几百米,你别把车开进来了,等下又要倒回去,看着都麻烦。”

江尧腿长,三两步就走到了她身侧,还垂眸笑她:“我又没说我要开车送你。”

“……”许柚尴尬地挠了挠额角,咬着牙,吐了两个字,“随你。”

一段路,因为有另一个人的存在,而显得距离缩短了不止一倍。

没几分钟就到了。

快到家门时,江尧侧眸问她:“我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收到了吧?刚刚看你都不想理我,也就没提。”

许柚莫名其妙地瞥他一眼:“什么生日礼物?”

江尧也是一愣:“没收到?没道理啊,是快递没到?这都几天了?”

“快递?”

许柚想起来了,她这阵子只收到过一个陌生人寄来的快递,就是那瓶rose rick香水。

她拧眉,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不是吧?

竟然是他送的。

许柚瞪圆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问:“礼物是香水吗?”

“看来收到了?”江尧左手插进兜里,另一只手伸过去,干净纤长的手指将刚刚飘落在她头发里的树叶残片挑出来,“什么时候收到的?”

前段时间太忙,他没查询过快递,最主要还是对于刚回国没多久的他来说,国内很多东西都在摸索中

许柚确信了是他送的,想到她又误会了李柘,就觉得自己很蠢。

而且是蠢到家的那种。

既然李柘那会儿在上海,她怎么就没想到江尧也会在上海呢?

他们就是同事啊,本来就在一块儿工作,一起出差不奇怪吧!?

脑子总是时而灵光,时而不灵光的。

她捋了捋自己的长发,点头:“收到

了,大概一个多星期前吧,你怎么不吱一声啊?送礼物好歹也要打个招呼啊,不然我哪知道是你送来的?”

那三条信息的事儿,又被重提。

江尧稍一审思,双眸眯了眯,反问过去:“我没打招呼?”

许柚:“你有吗?”

江尧气笑了,不知道她在装傻还是真的没看到那条信息,“难道不是你没回我?”

“我没回你?”许柚越想越懵,“你这段时间不就发了两条消息过来吗?我是没回你,但哪有关于礼物的……”

她记得清清楚楚,那两条信息,虽然她没有回复他,但也盯着神经兮兮地看了很多遍,所以每一个字她都记在脑里。

江尧感觉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许柚没理由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指轻点了两下,解开锁屏,进入微信,直接点进对话框给她看。

清清楚楚的三条信息——

【平时喜欢什么东西?】

【你在医院?】

【绝对不跟。】

许柚看的时候,发现他微信的聊天列表挺干净的,一眼扫过去备注的名字和头像似乎都是男性,唯一一个比较女性化、可爱点的头像,就只有她了。

但是,为什么她从来没有见过第一条信息啊?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再仔细地瞧了眼发送时间。

正好是她和江尧晚上单独吃饭后的那一周,也是李柘在上海出差的那段时间,所以他是那会儿想到要买礼物给她,然后先提前问她喜欢什么,结果她没有回复吗?

可她真的没有收到这句话啊!

连半个字都没瞧见。

许柚无辜地也拎出手机给他看,“我是真的真没有收到。”

这太奇怪了。

难不成是微信吞了?

虽然他发了,但是她并没有接收成功,信息凭空消失。

许柚觉得自己很难解释清楚,毕竟聊天记录在她这边是可以删除的,可她也没必要这么做啊。

幸好,江尧只是眉心微蹙,并没有过多计较,摸了摸她的脑袋,跟安抚小猫小狗似的,提醒道:“行了,别纠结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

许柚朝他看了眼,嗯一声。

转身走了一小步。

她盯着前方十米左右她家单元楼的门

口,感觉心头有些空落落的,以及现在的一切都很不真实,像一场她自己虚构出来的梦。

会不会明天睡一觉起来,又变天了?

今晚所有的一切,都不作数。

都是假的。

许柚咬了咬唇,走了几步后,又三步两回头地转身,停下脚步,没忍住确认了一遍:“江尧,你今晚……”

江尧不着急走,等她进去才离开,觉得她这样子有点可爱,眉梢挑起,俯身凑到她面前,“嗯?”

许柚有些不好意思,但又特别想问:“说的话……都是真的吧?没骗我吧?”

是有多不自信,才会问了一遍又一遍?

江尧没有谈过女朋友,对女生的心思不太了解,不知道许柚这样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却莫名勾出一抹心疼。

要不是现在的关系还不允许。

他真想抱抱她,将她狠狠地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让她感受一下,他说的喜欢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刚刚说,他不在意她曾经是否喜欢过他,其实都是为了回应她一直强调那段感情已经过去的话。

应该没有谁会真的不在意吧?

他无法想象他不在的那几年,她是怎么熬过去的,再对比现在面对他时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待的表情……真的没有一个举动不让他心疼,害他心脏某处突然就坍塌沦陷。

江尧上前了几步,无奈地抵了抵眉心,顺带着点头,真诚道:“放心,我骗谁都不会骗你。”

“骗人是小狗。”许柚调皮地扔下一句话。

他嗯了一声。

然后,她就放心地进门了。

黎平君坐在客厅瞅见她进来,刚刚在阳台晾衣服时,无意发现她跟一个男人在楼下很亲密地聊了半天,想问问她啥情况,“许柚,楼下那个谁啊?你谈恋爱了?”

然而,许柚根本没听见,也没搭理她,直接跑进了房间,关上门,扑在床上。

只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个不停!

想找林冉分享这个喜悦,想告诉大学那个曾经说她暗恋那么久很蠢的舍友,想反驳所有以前劝过她放弃的人……

在二十七岁的第一天,她的暗恋成真了!!!

江尧向她告白了!!

许柚仰躺在床上,不断回想从咖啡

厅开始就发生的事儿,以及他们之间的对话,整个人脸红得像一只被煮熟的虾。

她拍了拍红扑扑的脸颊,眼睛无焦距地盯着天花板发了一阵子的呆,在想她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应该没有出糗吧?应该表现得还可以吧?不知道呢,脑子里全是他方才摸她头的画面……

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人宠起一个人来的时候,是这样的啊!

还……还挺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