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41、41.



作品:《摘星

林冉瞧见这始料未及的大场面, 有点愣神。

时间仿佛凝滞住了。

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作。

她还有件事儿没来得及跟许柚说,事情就弄成了这样, 反应迟钝地想调和一下气氛。

还没说上话

梁子豪就从洗手间回来了,勾着江尧的肩膀, 出声问:“怎么不进去啊?”

“”

梁子豪瞧见江尧脸色有点不对劲儿,林冉又瞪了他一眼, 仿佛在暗示什么, 他没懂。

跟江尧一起走进去, 顺口问了下服务员:“菜上齐了吗?”

服务员说:“除了餐后的水果和甜点, 还差两道,等下会一起送过来,你们可以边吃边等。”

梁子豪:“行,没事。”

梁子豪和林冉是情侣,俩人势必要黏在一起坐。

如此一来, 许柚和江尧要么也坐在一起, 要么就被他俩隔开,面对面而坐。

许柚来得比江尧早, 她的位置早就坐定下了, 现在刻意挪走的话, 会显得很心虚,也很做作。

她觉得江尧应该会自觉地坐去对面,偏偏他就是不如她意, 用一种大不了一起尴尬的态度, 迈着从容的步伐,径直走到她身侧,伸手将椅子拉开, 坐下。

许柚发现,他是真不知道“避嫌”这两个字怎么写。

还是说,他其实根本没听到她刚刚跟林冉聊天时说的话?

趁着林冉将订好的蛋糕打开,帮她插蜡烛的间隙,许柚偷偷用余光打量了他一眼。

发现他有些云淡风轻,但仔细观察又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偶尔察觉到她的视线,还会唇畔噙着淡笑看她一眼,仿佛在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许柚有些难堪地移开目光,没再看过去。

无论他刚刚有没有听见她说的那几句话,他现在的反应,给她的感觉就是——他们只是朋友,再普通不过的朋友。

即便知道了那茬事,也装不知道,为了维持表面的气氛,大家一起装傻吧。

接下来的时间。

许柚虽然看上去都是开心的,挽着清淡的笑容,但她却觉得很难熬,想尽快结束,离开。

到了晚上八点,可算是接近尾声。

好久没一起聚过,林冉走出包间,还有些意犹未尽,问许柚去不去唱歌或者赶下一场。

许柚无奈地给她使了个眼色。

梁子豪搀着她说:“这都几点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情况?你以为你还像以前那样吗?”

许柚很快就明白了什么意思,附和了句:“对啊,赶紧回去休息吧。”

随后,林冉特没劲儿地上了梁子豪的车,本来想让许柚坐过来,回去的路上告诉她平安符的事儿。

她观察了一下目前的状况,好像让江尧载她回去也不错,刚刚在包间时那种尴尬的氛围她都看在眼里,估计没了她和梁子豪在,那俩人就能说开,破冰了呢。

以前林冉不清楚江尧对许柚的心意,怕伤到许柚,虽撮合过他们,总不会太过分。

现在,她老母亲般地叮嘱了句:“江尧,记得将柚子安全送到家啊。”

然后就撂下他俩,跟梁子豪一起走了。

许柚:“”

许柚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也没打算让梁子豪专门绕路载她回去,留江尧一个人自己走,越刻意就越显示出自己的心虚和对某个人的在乎。

谁先慌,谁就先输了。

许柚决定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装不在意。

江尧在她身侧,低声说:“走吧。”

他的车不停在这边,要往前走一段。

许柚跟在他身后,觉得他的声音很紧绷,情绪也有点压抑。

像有什么盘踞在胸口,压得两人都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到了那边。

许柚拉开迈巴赫的车门,坐进去,本想说几句话缓解一下尴尬,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算了。

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他亦不发一语,视线直视前方,开车带她回去。

车里没有播放广播,也没有放音乐。

安静得针落可闻,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一举一动全都尽收眼底。

偶尔江尧瞥右视镜,还会无意跟她撞上一眼。

许柚都是快速低眸,撇开视线的。然后打开手机,假装很认真地玩,一会儿跟别人聊天,一会儿上微博刷一下新动态。

可以说,从上车到现在,手

机就没离开过她的手。

一直在玩。

江尧喉结滚动了一下,颇有些烦闷地用手指敲了下方向盘。

许柚没反应,死水一般的沉默。

终于,快到家门口。

往前面走一段路,再拐进去,就到她家了。

许柚小幅度地伸了个懒腰,刚放下手机,就听江尧问,“要不要”

她侧眸疑惑地看他,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他继续说,“喝个咖啡?”

现在?

大哥,已经快九点了!?

晚上喝咖啡是打算大家一起别睡嗨到天亮的意思吗?

许柚不笨,喝咖啡其实只是个借口,咖啡厅安静人少,最合适静处,还没什么人打扰。

他其实是想跟她谈一谈吧?

可是,谈什么呢?

许柚眸色掺着些许黯然,还没说上一句话。

江尧漆黑的眸盯着她,淡淡地,又有点不容置喙地说:“不喝也行,进去坐会儿吧。”

许柚:“”

都说到这份上了。

不去好像又不行,她叹了口气,想着谈一下也好,说清楚彼此目前的想法,免得以后见面总是别别扭扭的。

许柚松开安全带,下了车。

江尧走在她前面,伸手推开玻璃门,等她进去了才撒手。

许柚找了处比较隐秘角落的位置坐下。

江尧在前台给她点了杯热牛奶,跟着抬脚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下。

对于这种纯为了谈事,而专门找一个地方,面对面坐在一起,许柚还是第一次经历,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第一句一般说些什么。

便沉默着,独自思考和组织自己的措辞,想着等会儿该怎么平淡又不显尴尬地将那段暗恋带过去,还显示出她目前并不在意呢。

牛奶被送了过来。

因为只有一杯,服务员不知道该给谁,便摆在了中间。

江尧修长的手指推了推,将它推了过去,低声说:“给你点的。”

许柚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五官酿出不失礼貌的微笑:“谢谢。”

她用手摸了摸杯身,试探了下温度,还挺热的。

所以并没有立刻喝。

默然片刻。

江尧看着他,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轻轻地

咳了两声,坦白又直接地说:“吃饭之前,我无意听到了你对林冉说的话。”

许柚眸光暗了下去,纤白的手指无意识地绞在一起,点头:“我知道。”

他盯着她突然间就没了笑颜的脸庞,淡声问:“许柚,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许柚手指把玩着用来加糖搅拌牛奶的勺子,随意地说,“可以啊。”

男人漆黑深瞳睨着她,语调微沉:“为什么前阵子不理我?发消息也不回?”

许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

他问这个?!

她还以为他会问关于那段暗恋的问题,问一下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或者说为什么会喜欢他之类的问题,没想到是在纠结这个。

——纠结她为什么不理他?

这个问题,真是打得许柚措手不及。

比谈起那段暗恋,还更难回答。

真实答案是——

前段时间,她自恋地认为他似乎对她产生了兴趣,然后自己也悄悄地动了心,后来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为了让自己不要塌陷进去,她确实刻意回避过他,并且对他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抵触情绪。

但是,真正的答案能说吗?

当然不能。

许柚抿了下唇,蹙眉,“我”

江尧眸底敛着笑意,无奈地问:“在故意躲我?”

“当然不是!”

许柚激动地反驳,“是因为那天我特别累,从医院回去之后,吃完饭洗了澡就上床睡觉了,没看到你消息啊。”

“哦。”江尧将一个字的尾音拖得意味深长,语气里夹着“不相信”三个字,“那我怎么记得十一点多,你还在外面跟林冉在一起?”

“那是因为她打电话来,把我吵醒了。”

这可是事实!

但怎么听似乎都有种在狡辩和撒谎的意味。

毕竟,谁没事七、八点就睡觉,然后十一点又溜出去?

许柚舌头打结,感觉说不清了。

她叹了口气。

江尧还没问出她为什么忽略了前一条信息,只解释了第二条信息,许柚就严肃地开了口:“江尧,我承认我以前是喜欢过你,可能是高中的时候,我是新转学过来的,除了林冉我谁都不

认识,接触的男生不是很多,认识的就那么几个。刚好你对我比较照顾,成绩又好所以就对你有了些好感。”

江尧止住了自己想说的话,瞧见她眼圈隐隐泛了点儿微红,眉心轻蹙。

许柚继续道,“就像我对林冉所说的那样,这么久过去了,我早就忘记那种喜欢你的感觉了,已经不喜欢了。没有谁能在对方消失了近十年的时间里,还惦记着他,对他念念不忘。要不是被你听见,我没有想过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因为它在我这里已经翻篇了,也不重要了。不过被你知道了也挺好,至少不留遗憾。”

许柚专门将那段青涩又难忘的感情刻意往平淡处带,每一句话都在强调“过去”“忘记”“翻篇”这样的词汇。

也只有在撒谎和对自己说出的话极度不自信的人,才会下意识带出这么多的否定。

所有话说完,该说的也说尽了。

许柚觉得已经没必要再继续聊下去,各自回家冷静一下,然后重新做朋友吧。

于是,她也不管他是什么表情,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起身,转身离开。

留下一口没喝的热牛奶,推开咖啡厅的玻璃门,走了出去。

这里距离她家也就几百米左右。

自己走回去,五分钟就能到。

孰料,刚到室外,走了几步。

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下一秒,她的手腕忽然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扣住了。

许柚心口一震。

在一瞬间,荡起了一阵无法抑制的波澜。

许柚蹙起眉,转身看他。

她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他还追出来拽她,如果真想避嫌的话,就应该让她走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眸光对视的一刹那。

许柚心跳也跟着猛然快了一拍,忽然就失去了节奏。

微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的眼睛,刚想问,“怎怎么了?”

江尧喘了口气,唇畔勾出些微的弧度。

在夜色的浸染下,他的喉结滚了滚,嗓音清晰,夹杂着无奈:“走那么快干什么?”

许柚不解,眉间褶皱渐深,“”

江尧眼神沉静如水,漆黑的深眸直视着她,一如天上的月色,让她心脏砰砰直跳

:“许柚,我不在乎你曾经是不是喜欢过我,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只想知道现在你为什么躲着我?故意不理我?”

刚刚不是解释过了吗?

他不相信?

许柚的手还被他抓在手里,生怕她随时跑掉似的。

既然他不相信,觉得她在躲着他,那就是吧,毕竟她确实有那个意思,“因为我以前喜欢过你,但是现在不喜欢了,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往来得那么密切啊,我怕引起你误会。”

“误会?”江尧嗓音微沉,又问了一遍,“误会什么?”

之所以这么刨根问底,之所以那么在意这个问题,江尧是怕许柚在反感他,讨厌跟他接触,甚至讨厌他对她的主动现在得到了答案,又忍不住问得更深。

许柚却不想答了。

用力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揉了揉,听见他问,“不喜欢应该也不会讨厌吧?”

讨厌什么?

她什么时候讨厌过他?

许柚本以为他突然跑出来拽住她,是为了其他事情,原来又是她自作多情。

她低着头,闷闷地摇了摇,说:“没有。”

月影横斜,街道上鲜少行人经过,只有窸窸窣窣的蝉鸣持续个没完。

许柚看了眼时间,“时候不早了,我该回”

还没说完,江尧就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似乎是经过他深思的,又像是一时兴起而说,却带着道不尽的缱绻和十足的温柔,“既然这样,从现在开始,我来追你吧。”

过了一会儿,在她尚未晃过神来时,又多说了一句,声音像被揉碎的星辉,骤然击中她的心口。

“因为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既然你那么尴尬,那大家一起尴尬吧?!

江医生正式开启追妻啦!!!

许柚:终于轮到我享受了吗(探头探脑jg

谢谢大家的地雷和营养液——

噼里啪啦扔了1个地雷

“浣熊”灌溉营养液+3

“翟潇闻未公开女友”灌溉营养液+8

“”灌溉营养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