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40、40.



作品:《摘星

许柚将林冉带回了她和梁子豪的公寓, 并叮嘱她明天下班后认认真真地跟梁子豪谈一下。

不管出轨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八年的感情,这绝对假不了。一对恋人能在一起八年, 她相信他们已经不仅仅是男女朋友那么简单了,于对方而言更像亲人。

说不定真有什么误会, 没有摊开,要真就这么分手了, 以后知道真相, 那得多难过和遗憾啊。

第二天, 许柚早早地起床, 一个人坐车去上班。

下班后,她还不忘发微信问林冉:【跟他谈了没?】

林冉:【他等下来接我。】

林冉:【还没。】

许柚:【别太冲动,语气什么的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先收着点,互相坦诚说开。】

林冉:【知道了。】

许柚还挺担心的。

林冉是那种冲动型的女生, 特别沉不住气, 若听到什么不好的话,或者被气急的时候, 那真是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因此, 加班时, 许柚总在想着这件事儿。

可真是操碎了心。

大概晚上八点钟,许柚在公寓敲了个鸡蛋放进锅里煮面,收到林冉的语音信息, 点开听了一下。

“柚柚, 对不起,我好像搞错了。”

许柚莫名松了口气,回复她, “没事,我没关系啊,倒是你们,能不能沉稳点,别总是吵来吵去的。”

林冉笑着说,“以后应该不会了。”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许柚逗她,“就你那破脾气,一个月不吵都算好的了吧?”

“以前就别提了,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改过自新,也是时候学会收敛一下了。对了,我们打算下个月领证。”

许柚怔住。

什么!?

说好的玩几年再领证呢?

说好的怕催生呢?

昨天才刚吵架闹分手,今天就决定要领证,这速度堪比过山车。

许柚怀疑自己听错了,欣喜之中也有些感慨,跟自己同岁同一个高中的最好的朋友要结婚了,感觉高考犹在眼前,这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为什么啊?这么突然?”

林冉兀自笑了笑,有点难为情地告诉她:“我也觉得挺突然的,其实是有原因的。”

许柚:“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不要跟我说,你怀孕了或者你们打算要孩子之类的啊。”

“你怎么知道?你太神了吧,我真的怀孕了,上周查出来的。你怎么这么快就猜到了?”

“……”

许柚惊得差点儿撂下手机,翻了个白眼,斥她,“你怀孕了你不告诉我?我昨晚差点拉你去喝酒,你们是有病吧?怀孕了就好好待着养胎,还吵架闹什么分手。”

林冉语气轻快了许多,“那他也是今天才刚知道的嘛……怪我怪我。其实我想着如果他真的喜欢别人了,那我就不跟他结婚了,也不会告诉他怀孕这件事。但是幸好……幸好啊,他的儿子肯定很庆幸他爸是个恪守夫德的人,让他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那边幸福的一家三口,而她孤零零一个人在公寓自己做面自己吃,羡慕不来。

“行了,怀孕了就早点睡吧,不打扰你了。”

许柚煮完面,端出客厅,边看电视边吃。

盯着落地窗外黑漆漆的夜幕,怔了会儿,突然间漫出了一股说不出的萧瑟与孤寂。

许柚默默地想,她是不是也该找个人谈谈恋爱了。

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太没趣,可目前又没有适合且心仪的人选。

估计这样的日子,还得过很久。

顺其自然吧。

林冉即便怀孕,也没忘了给许柚庆祝生日。

四人约在一家餐厅吃饭,是林冉一手操办和布置的,还准备了一些小惊喜,专门等着许柚过来。

许柚来之前,林冉跟梁子豪随便聊了会儿天。

前几天,梁子豪因为点事去了趟江尧家,并不是他近日才搬的公寓,而是他爸妈也在住的公馆别墅。

江尧找了份文件给他,随后进了趟书房。

梁子豪也跟着进去。

无聊地四处打量了一圈,意外地在书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个土里土气又有点似曾相似的平安符。

梁子豪想了半天,这平安符到底什么时候见过,终是没想起来。

只是觉得很眼熟,似乎曾经在他眼前出现过。

直到那天晚上,他奶奶知道自己的准孙媳妇怀孕后,专门去求两个一大一小的平安符回来,说要送给林冉和她肚子里的宝宝。

结果,大的那个才一天不到就被

粗心的林冉弄不见了。

林冉还寻思着这会不会不吉利,特慌地让梁子豪在家里翻找了个遍,都没找到。

最后,她安慰自己说,“以前江尧出国的时候,许柚也去买了个平安符打算送给江尧,但是那天还没有送出去就不见了。平安符不见了,江尧不还好好的吗?所以,怕什么?我们也别太迷信了。”

梁子豪愣了下,挑了挑眉:“许柚送给江尧平安符?”

林冉:“怎么了?”

似是林冉的一番话诱发了他的记忆,他有点想起来了。

高二那年,江尧跟他是坐在同一排的左右桌,所以每到下课江尧干了什么,他大概都能用余光看得一清二楚。也就是在那一天,许柚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从校服口袋里掉出了一个红红的像打了结一样,类似于纪念品的东西……

梁子豪不是那种老好人,而且那会儿也有点懒,没帮她捡,也没来得及提醒她一下。

但他却看到江尧弯腰捡了起来。

虽然梁子豪没亲眼瞅见江尧将那个东西还给许柚,但他心里想的是,江尧一定是还了的。

毕竟,他也不是那种捡到东西就占人便宜不还的人。

因此,他没有去关心过后续。

再说了,那时候林冉还不是他女朋友,谁知道她和许柚下课走来走去,是在找那平安符啊?

梁子豪将当年看见的事儿告诉林冉。

林冉怔了好几秒都没回过神来,捂着嘴总觉得难以相信,慢慢地道出了一个真相,却是当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所以,那个平安符……是江尧拿了吗?还保存到了现在?”

我的妈呀!?

这男人,真是闷骚到无法想象!

怎么能这么无声无息的呢?

林冉觉得很不可思议,就算高中江尧真的喜欢过柚子,现在十年过去,他还留着她的东西,是为什么?那得有多深情隽永啊。

她跟梁子豪在一起八年。

大学时,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都能在搬宿舍时手误扔了,就足以证明江尧对当时那份感情的珍惜。

林冉托着腮:“可是,柚子已经不喜欢江尧了啊。告诉她这件事,会有扭转吗?”

梁子豪对江尧和许柚会不会成,其实不是很感兴趣

,但毕竟一个是他兄弟,一个是他老婆的闺蜜,便多了句嘴:“那还有一件事,你一定不知道……”

“什么?”

“江尧为什么会出国。”

……

十五分钟后。

林冉给许柚发了个酒店的定位。

幸好不是在周五晚上过生日,而是选择了周六补过。许柚时间充裕地起床,稍微倒腾了一下自己,难得穿了条裙子出门。

今天是她二十七岁生日。

心情当然要好。

许柚来到酒店下的餐厅时,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包间。

里面只有林冉一人,在边喝着牛奶,边玩手机。

许柚走进去,拍了拍她。

她才笑着回头,“这么快?还以为你还要半个小时呢?”

包间被林冉简单布置了一下。

很有生日的气氛,却也不算过分,挺合许柚意的,她就是不想太高调,平平淡淡地过了就行了。

许柚坐下,见另外两位还没来,问了下:“梁子豪呢?”

林冉放下手机:“洗手间。”

有人来给她们倒茶,江尧也差不多要来了。

林冉让他们准备开始上菜,然后扯着许柚聊天,特别激动地想将从梁子豪那儿知道的两个秘密告诉她,先试探地问一句:“你最近跟李柘还联系吗?”

许柚摇了摇头:“没有。”

但那个香水,很蹊跷,如果真是李柘送给他的,为什么他不吱一声呢?

实在是太奇怪了。

“那就好。”

“”

许柚看着她,抽了抽嘴角,“你之前不是很喜欢撮合我和他的吗?”

林冉反驳道:“谁说?我一直希望你谈恋爱的对象是江尧啊,江尧比李柘好太多了好吗?”

可能是最近对江尧有点意见,许柚莫名开始为李柘说起话来,“那是你不了解人家,你只认识江尧。”

这样的评价,客观吗?

“我不管。”林冉耍赖,护短自己的朋友,“反正我就是觉得江尧比他好,当然不是说我也对他有意思的那个意思。”

许柚不以为然,“屁,你连江尧都不了解。”

林冉问她:“那你了解吗?”

许柚扯开这个话题,直接说自己想说的:“总之他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你别老觉得他就是高中时候的那样。”

“哪不一样了?”林冉说,“哦,是没以前那么闷了?还是没以前那么帅了?他以前确实是挺闷的,而且我跟你说,还很可怜哦……”

“你开玩笑吧?他可怜……?”

两人不知不觉,说话就变成了吵架。

偶尔音量大得甚至包间门口都能听见,要是这会儿有什么人进来,那简直能尽收耳中。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江尧在许柚的眼里都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

能让她仰视那么多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林冉勾了勾唇角:“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也是刚听梁子豪说的,其实当年江尧突然退学是有原因的,是为了出国治耳朵,他好像从小就有听力障碍,刚开始的时候不是很严重……后来你还记得有一次体育课你没有下去,江尧上完课后就不见人影,几乎一下午都不在学校的事儿了吗?”

事情说得越来越凝重,还扯到了听力障碍,许柚语气也没那么冲了,沉下心来,拧着眉头问:“记得,怎么了?”

“那时候,他体育课打篮球,不小心被篮球砸到了耳廓,还流了血,好像是挺严重的,那只耳朵已经是接近听不见的地步了。其实他爸妈一直想让他去国外读书,顺便治疗,但他不是很愿意,要不是那次意外发生,他的病越来越严重的话,他应该会一直留在国内吧?至少也不会这么快就出国。”

“他为什么会有听力障碍啊?”

“不知道。”林冉也是一知半解,“天生的?总不能是人为的吧?那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

如此联想下去,细思极恐。

许柚不太了解,能知道这件事已经够让她诧异的了,还隐隐约约泛起了细微的心疼。

林冉小心翼翼地说:“说实话,当年他那么高冷,还不喜欢说话,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不是某些人口中所说的孤傲吧,反而有些孤僻和自卑?要是那会儿不发生那么多事情,他也没有出国,或许你们的结局就不一样了。起码能一起上学,还总是能见上面……其实现在还有机会啊,男未婚女未嫁的,又是适合的年龄,大家都一样优秀,你当真不喜欢他了?”

听到这些事儿,许柚是挺惋惜的。

可林冉说得太绝

对了,如果江尧没有出国,他们也不一定会在一起啊,在一起的前提是江尧也喜欢她。

只是,她后来的那几年会没那么难熬倒是真的,也可能会在某一年正式向他告白,然后彻底结束自己一直以来的暗恋。

说到现在

江尧回国后,她并不是没有动心过。

但好像也仅仅只是她在蠢蠢欲动而已,于他而言,对她那些所谓的好,只是朋友之间的正常往来罢了。

许柚摇着头,撇了撇嘴说:“再自卑他当年也不喜欢我,过去这么多年,我早就忘记那种喜欢他的感觉了。你没经历过,你无法想象暗恋一个人几年的样子。”

她随后叹了口气,“暗恋太苦,一次就足够了。”

她也没有勇气和多余的精力去主动喜欢谁,追求谁了。

林冉静静地看着她,发现她眼眶泛着红。

最后十个字咬重了字音,仿佛在给自己那几年的青春彻底画上一个句号。

林冉刚想将平安符的事情告诉她。

也就是在这时候,上菜的服务员在门口提醒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是这个包间的吗?麻烦让一让,我们准备上菜了。”

许柚猛地回头,朝门口看了眼。

刚刚包间门是关着的,现在已经完全打开,两个服务员将即将要上的菜小心翼翼地推进来,而她们身后站着一个男人。

高高大大的身形,冷静淡然的气质,眸中藏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眉间的褶皱渐渐深了起来。

空气中流动着尴尬而又窒息的气氛。

许柚与他视线对上,垂落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揪着衣摆。

拼命回想刚刚自己说了什么?

“暗恋”

“几年”

“那种喜欢他的感觉”

……

对!

她说了喜欢,而且还是暗恋的那种喜欢!!

许柚不知道他听见了多少,还是全听到了,也不知道自己曾经那五年的暗恋算不算在这一刻彻底曝光。

不再是藏在心里,不能让他知道的秘密。

偏偏是在今天。

在她庆祝生日的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放心,柚子这次绝对不会追江尧的,也不会那么快就答应,距离某人告白不远啦~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

“月亮帆船”,灌溉营养液+5

“吸吸果冻6657”,灌溉营养液+10

“兔子白白傻嫩嫩”,灌溉营养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