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35、35.

35、35.

许柚没有带伞, 要真下雨的话,自己回去,估计够呛。

虽然她大二暑假就考了驾照, 但一直都没有买车。并不是买不起,而是不敢开, 让她在空旷的地方转两圈还行,一到拥挤车多的马路就彻底歇菜了。

有时候看林冉开得那么厉害。

她都很羡慕, 为什么同样是女生, 就她没那个胆呢?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麻烦, 每次从市区回家都要坐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

这一来一回将近两个小时的通勤时间, 如果在家住的话,那是真的很累。

可现在发现,在外面住,确实是自由和轻松了些,但有一个坏处就是没什么时间跟家人相处, 连自己的妈妈平时有什么不舒服都不知道。

江尧收拾好东西, 抬脚走出来,瞧见她在发愣, 低声提醒了句:“走了。”

许柚反应迟钝地哦一声, 跟在他身后, 怔怔地出声问:“你平时都是在家住,然后开车来回的吗?”

江尧走进电梯,修长的食指定在开门的按键上, 等她进来后才松开, “对。”

许柚轻叹了口气。

会开车的人就是好啊!

能住在家里,不仅住大房子,一日三餐有人做, 而且顿顿都有营养。

许柚刚感叹完,眼中尚流露着羡慕。

他就说:“过阵子打算搬出来了。”

许柚抬眸,很懵地问:“……为什么?”

江尧温淡的眼神从她脸上扫过,随口道:“太麻烦。”

许柚:“……”

她羡慕了个寂寞?这难道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的真实例子?

知道她总是吃方便面什么感受吗?

知道她每天晚上八点多才回到公寓,还没个热饭热菜要自己做有多苦吗?他肯定不知道,才如此渴望自由的感觉。

江尧按了负一层,到达停车场后,凭着记忆,找到车子停放的车位。

许柚边走边劝他:“我感觉在家比在外面住舒服一点,虽然是挺自由的,没有人念来念去,但生活作息不规律,周末睡到中午还没起床,也不吃早餐,再这么下去身体都要垮。”

江尧按了下车钥匙,跟前一辆黑灰色的迈巴赫闪了下灯。

许柚自觉地拉开车门坐进去,眼睛没忍住观察了一下内部周围的环境,挺干净舒适的,没有什么杂物堆在里面,更没有烟盒之类的成年男人时常放在车内的东西。

这车感觉是新买的,绝对不超过半年。

许柚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皮革味,幸好并不难闻,没一会儿就能适应。

江尧扣好安全带,发动引擎,准备起步时,才问:“所以,这是你的生活?”

许柚:“……”

她猛地眨了两下眼睛,心想不愧是学霸,她明明跟他讨论不在家住的弊端,他却立马抓住了她的小辫子,反问过来。

许柚一边刷手机掩饰自己的心虚,一边狡辩,“我说不是,你信么?”

江尧瞥右视镜时,顺势瞅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妈怎么样了?什么情况?”

许柚一想到这个事儿就发愁,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但十有**是有一个根源性大病才引出的症状,在检查还没做,结果也没出来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车子开出了停车场,每天在这值班的保安瞧见他车内今日多了一个人,温和地笑笑,“江医生下班了?外面雨大,开慢点,注意安全。”

江尧客气地应了声:“谢谢。”

晶莹的雨珠,连成一条条倾泻的雨线打开前面的挡风玻璃上,雨刮器有规律地扑扇,一下一下地扫着玻璃上的雨水。

许柚:“她说她平时有点头晕,反应迟钝,还老记不清东西,经常晚上睡觉时会耳鸣,还容易水肿,各种毛病加起来,问题太多,现在在内科住着院,准备明后天全身检查一下,看看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江尧是医生,许柚不知道他懂不懂内科这方面的情况,可还是没忍住问了一下:“你觉得会是肿瘤癌症之类的吗?或者其他老年人常有的病?”

她对这方面是真的一点都不懂,也没思考就问了出来,想从他那儿听到一些靠谱能得到安慰的话,但又害怕被泼冷水。

江尧侧眸瞥她一

眼,从她眼中看到了慌乱。

他边开车边思考了一下,单从几个症状很难判断出是什么病,连专业的内科医生都不一定能准确判断出来,他尝试着问了几个问题:“水肿的话,面部也会肿吗?”

许柚细想了会儿:“她这几年胖了,不知道是肿还是真胖,但眼袋挺明显的,感觉比同岁数的阿姨都要大一些,而且有点凸起,好像就是肿吧?”

江尧眼睛直视前方,复述了一遍:“眼睑水肿?头发有掉么?”

许柚说:“有,从头顶看很明显中间的头皮能看很清楚。”

江尧:“声音?平时有咳嗽吗?”

许柚:“我弟问过她为什么经常说话感觉有点哑,是不是喉咙不舒服或者咳嗽,她说没有。”

江尧将各种症状用专业一点的名词又说了一次:“听力、记忆减退,水肿,头晕乏力,头发稀疏,声音嘶哑,……”

许柚总觉得他知道是什么问题,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你知道?”

江尧原本是不懂的,但巧的是,这些症状跟他十七岁那年在英国治病时,遇到的一个同期的病友有些类似。

当时那个人来看耳朵,说经常会耳鸣,而且听力减退,有一只耳朵几乎已经快要失聪了。

给他治疗的耳科医生查了很久都没能揪出根源,患者也几近接近放弃,准备配个助听器就这么算了。

幸好那位医生并没有一直在耳科范畴钻牛角尖,从她其他的病症综合思考了一下,让她去内科做个全身检查,才检测出来是甲减导致的。

江尧对这方面不算很精通,只是大概模糊地说:“有点像我之前遇到的一个病人。”

许柚:“嗯?什么病啊?”

他没说得太绝对,“或许是甲减?”

“甲减?”许柚没听说过这个病,身边也没有人得过,她只听说过甲亢,“那是什么啊?”

“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许柚松了口气,可能是对这个病不是很了解,只要不是涉及“癌”这个字眼,她总觉得好像都没什么,但还是保险地上网查了一下。

像当年外婆生病一样,查了查这个病的

危害和致死率,一直看到最后,心总算安定下来。

虽然江尧只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去推测,并不是真正的结果。

也已经有点安慰到她了。

可能是出于某种信任,他一开口,她就觉得最后的结果十有**就是这样。

哪怕真错了,应该也不会跑太偏。

江尧将她送到了家门口。

彼时雨势并不大,许柚道了声谢,迎着淅淅沥沥的雨线,就这么小跑进去,他连半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许柚进到家门,先看了眼时间。

多亏了江尧开车送她,足足比她自己回来提早了十五分钟,屋里黑灯瞎火的,周培然在学校住宿,周长青在外地出差,一个人都没有。

许柚先洗了个澡,然后翻了一下厨房的冰箱,果真看到冰冻柜里有一大盘新鲜包好的水饺。

她拿出来,放在桌面让它慢慢地解冻,然后开始烧水煮。

虽然许柚不怎么会做饭,煮水饺这么简单的事还是挺擅长的,为了确保饺子皮里面的肉都煮熟。

她专门夹一块出来尝一下,确定没问题,才熄火。

等她吃完自己那份,将剩下的匀进保温盒里。

再进房间拿些衣服和洗漱用品,全部整理好塞进一个袋子里后,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外面的天色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暗变黑。

许柚独自出门,又返回了医院。

没有江尧载,她只能坐公交车,去到医院等黎平君吃完,再帮她洗了,在那儿陪了一阵才回家。

重新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

许柚累得不成人样,上下眼皮在拼命地打架,临睡前,她打开手机迷迷糊糊地看了眼消息,发现江尧发了一张图片给她。

点开瞄一眼,原来是关于甲减的症状图。

他发过来的比许柚在网上随便查的更专业一些,症状也更明晰和详细。

许柚盯着对比了一会儿,感觉跟黎平君目前显示出来的症状还挺像的。

她回复他:【谢谢。】

无论结果如何,至少她现在心里舒服了很多。

最近天气都不怎么好,刚刚从医院回来,又下雨了,不

过她带了伞,并没有淋到。

瞧见手机里的天气预报说雨期起码还有一周,许柚有些无奈。

她放下手机,关灯,准备睡觉。

倏地,微信弹出一条信息,整个手机屏幕都亮了,江尧发过来的话就这么呈现在了锁屏界面里。

因为句子简短,一眼就能看完。

他问:【明天顺路,需不需要捎你一程?】

许柚盯着上面的一行字,震了震,再结合他今天过于主动的行为,心跳莫名漏了一拍,速度也跟着加快,砰砰地撞击着胸口。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江尧好像有点奇怪啊!

作者有话要说:来啦!!!

感谢大家的地雷和营养液:

千秋稚子扔了1个地雷

“未稚”灌溉营养液+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