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34、34.



作品:《摘星

舒坦的年假并没有休到元宵节, 年初八就被迫收拾心情,回公司上班了。

又进入到忙碌的工作状态,面对一个接一个的项目和永远忙不完的事情, 许柚感觉有点疲倦和心累,真想就这么辞职, 随便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混混日子算了。

但鸡汤灌多了,她便也觉得二十几岁不努力什么时候才努力, 别人三十岁都成百万富翁了, 她现在连个零头的存款都没有。

许柚回到公司后, 发现大家跟她的状态都一样, 懒怠至极,平时经常见面的同事过了一个春节,在家吃好睡好,都不约而同地发胖。

可能是节假日的生物钟被自动调成了最休闲舒适的状态,现在忽然早起上班, 各人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困倦和迷糊, 尤其是到了下午,简直要瞌睡过去。

许柚刚开始也有点不在状态, 经过两周才勉强调整回来, 各方面都逐渐适应

随着年后工作的深入开展, 许柚忙得没时间休息,也再没跟江尧他们约出来聚过。

估计他们也没空,除了林冉那公务员岗位比较闲之外, 其他人似乎都挺忙的。

四人小群里, 一直都是林冉在不停地说话,偶尔分享一下在微博上看见的搞笑动态,或者问问他们的近况。

许柚一般都是选择性地回, 工作上的社交已经很累了,回到公寓,她连手机都不想碰,只想快点洗澡,倒头睡觉。

因此,李柘找她聊天,基本都没聊成功过。

每次他挑起一个话题,她下一句都会接上“我还没下班,下班再聊”或者“不行,我很累,我先睡一会儿”。

次数堆积得多了。

他就不找了,觉得特别没劲儿,对许柚的回应也有些许的不满。

他们上一次聊天还是愚人节的时候。

这都过去半个月了。

许柚跟江尧也接近半年没见面了。

聊天倒是有聊,但都是在群上,几个人一起聊天时插几句话而已,并不会专门私聊对方。

这跟她料想中的情况一样。

朋友之间的相处本来就是这样的,大家都在忙,怎么可能总是聊天,只有恋人才会在百忙之中再累再不想说

话也要腻歪一阵。

平时跟许柚打交道密切的一位同事,春节期间脱单了,男朋友是一家大型公司的销售经理,看上去特别闲,还很有钱。

每天下班再晚都会开车来公司接她,看得许柚酸死。

能每天接她上下班的,恐怕只有出租车司机了。

还要她不厌其烦地叫,才会来。

忙碌了几个月,都没怎么回过家。

眼看还有一周就到五一假,许柚打算五一回去一趟时,在某个上午被周长青通知了一件事:黎平君住院了,他在外地出差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就算回来也至少是三天后,问她可不可以先去帮忙照顾一下。

许柚迫不得已向上面申请将五一那三天的假期调休过来,紧赶慢赶地去了趟医院。

她没进过省中医的住院楼,也不清楚到底在哪个方位。

这家医院规模特别大,各种科室和手术室分得很细,有好几栋高楼贯通。

对于平时只在综合楼溜达的许柚来说,感觉就像走进了迷宫,跟个盲头苍蝇一样乱找,都找不到正确的路。

她四处望了眼,本想找找指示牌,或者咨询一下身边经过的护士,突然在某个电梯口瞧见一道挺拔清峻又熟悉的背影。

没多想,直接奔过去,拽住江尧问:“江尧,你们的住院部在哪儿?我妈住院了,不知道怎么过去”

几个月没见面,突然从背后冒出来,江尧根本没意识到是她,甚至还被轻微地吓了一跳。

以为是哪个病人或者医生拽他,蹙着眉往后看了两眼,瞧见是许柚时,眼神才稍稍缓和下来,并且开始回想她刚刚的问话是什么。

住院部?

她妈妈住院了?

这边闹出的动静有点大,身侧有位扎着马尾的女医生侧眸别有深意地打量了她一眼。

有些意外竟然会有女生来找江医生,而且江医生似乎……并没有排斥?

许柚没留意到她,目光全落在江尧身上,眼神询问着,希望他能指个路,就动动手指的事情。

结果,还没听见他出声,就被他一言不发地扣住手腕,头也不回地转身带走了。

惊呆了身侧的女医生和看到这一幕的护士。

这还

是江医生吗?

难道江医生是有女朋友的?

难怪有护士喜欢他,向他示意都没反应,原来是名草有主!

江尧选择了最直接干脆,也最不省力的方式,亲自将她带到了住院楼。

原来一直往前走,就可以看见一条通往对面白色高楼的露天走廊,走到那边,地下还贴着各种箭头指示,分明地提醒着各位患者或患者家属,前面就是省中医的住院楼。

竟然这么简单就可以去到。

许柚看着指示牌,逐渐摸索到了路线,感觉自己有点小题大做,略抱歉地跟江尧说:“我知道怎么去了,是不是一直往前走就可以了?反正跟着箭头走就对了。江尧,你要是忙的话,可以先回去,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毕竟,他正上着班呢。

不是吗?

江尧低眸瞥了眼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的女人,扯了扯唇道:“不忙,带你去一趟,不需要多少时间。”

许柚:“”

行吧。

那就一起去。

许柚进到楼内,直接朝电梯口走,不知道该去几楼,还在那磨磨唧唧地看墙上粘贴的楼层指示。

江尧随便找人问了一下,轻而易举地就帮她问到了房间,紧接着带她上去,沿着内科的病房走廊一直往里走。

黎平君所在的病房并没有关门,里面有护士在帮她测量血压,谈话声清晰地传到外面。

许柚听出是她的声音,即便半躺在床上的黎平君被护士挡住,想也不想,就这么笃定地皱着眉,走了进去。

黎平君很快就发现她从门口进来了,顺着视线,自然也瞧见了站在门口穿着白大褂的江尧。

可她并不认识他,只认为是某个医生来巡查病房。

男人眸色暗如浓墨,双手抄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直勾勾地盯着许柚的背影。

神情有点奇怪,很难让人不多想。

许柚毫无察觉,一进来将黎平君全身上下打量了个遍,发现并没什么摔伤碰伤的情况,脸色看上去也还行,关心地问:“出什么事了?怎么连院都住上了,问你又不说,还要我爸拐着弯儿来告诉我。”

黎平君对江尧的出现并无过多在意,再过两分钟去看时,人都不见了,

敷衍道:“急什么急?瞧你那样,平时不见你这么关心我,能有什么大事啊?就感觉身体有一点点不舒服,来看一下,结果他们直接让我住院检查。”

这话一听就很假,一点点不舒服,就让她住院?

估计是不愿让她担心随便乱说的,听得许柚险些翻了个白眼,无语道:“能别骗我吗?我都几岁了,你真以为你说的是真话假话我听不出来啊?再说了,要真只是一点小病小痛,人家会强制让你在这呆着?又不是闲着没事干……”

病房里还有一个病人在共用房间。

床边也有一位护士,刚量完血压正将工具收起来,掩在口罩下的唇轻抿了抿,当场拆穿她:“阿姨,你这病可不是什么小问题,你自己说了最近经常耳鸣,听不清,反应慢,也老是不记事,皮肤容易干燥起皮,还水肿,这可不是小病,先住院检查一下,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再针对地治疗。”

许柚越听越慌。

怎么这么多小毛病?耳鸣?反应迟钝?记忆退减?还水肿?

如此多小症状加在一起,实在是太不安了。

可能是平时上网看多了癌症、肿瘤之类的新闻,她下意识反应的就是这个,心慌慌的,眼皮乱跳。

护士瞅她一眼,安慰说:“现在还没检查,什么结果都不知道,你也别太紧张。如今医疗发达,其实很多病早发现的话,都是可以治疗的,等下会有人过来打针,现在先休息一下吧。”

黎平君有些无奈地喝了口水,情绪一直压着。

其实比起许柚,她作为当事人应该更谎才对,不然也不会跑来医院。

许柚搬了张椅子坐她旁边,原本很生气地想问她一些事情,却不知道该从而问起,要不是刚刚护士将她的症状说出来。她估计到现在都不清楚,也毫不知情。

作为女儿来说,她明显是失败。

近些年她鲜少在家住,就算偶尔假期回来,也总是待在房间里睡觉休息,或者玩手机,没怎么关注黎平君的身体,也没发现她的任何异常。

许柚问:“我爸他知道吗?”

他们每天生活在一起,应该能察觉到吧。

黎平君点头:“知道肯定

是知道,我有什么不舒服都会跟他说一声,他之前也带我来过几次医院,但去的都是别的门诊,看一些小毛病什么的,没联想到这么多症状连在一起会怎么样。”

许柚叹了口气,现在能发现总是好的,“那你这次来省中医,原本是想看什么啊?”

黎平君:“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东西,有点恶心,吐了好几次,想着你爸不在家,刚好我做了点东西,带去公寓给你,然后再来附近的医院看看,开些药回去。”

许柚顿了一下,问:“你去过我那儿了?”

黎平君一直有她公寓的备用钥匙。

以前经常去她那儿放一些家里包好的饺子、云吞或者别的食物,平时她过来都会提前吱一声,许柚也会专门打扫收拾一下,这下突击了一趟。

许柚最近又忙,已经快半个月没打扫过了。

她刚瞅她一眼,还没对上视线,就被骂了一通,“你也别一个劲儿地说我,你看看你,像个女孩子家吗?房间都乱成什么样?冰箱里的都是些什么垃圾食品?还有那一箱的泡面?回去立马就给我扔了,没病迟早被你作出大病!”

“行了行了。”许柚附和说,“回去就扔,但我最近请了假,在我爸出差回来之前,我每天都会过来,你想吃什么,晚上给你带。”

黎平君淡淡道:“家里冰箱放了一些水饺,你煮两份,自己吃一份,剩下的装过来。”

“顺便给你拿些洗漱的东西啊。”

“路远,晚点过来也没关系。”

“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许柚再陪她待了会儿,等打完针,她快睡着才起身离开。

走出病房,许柚找专门的主治医生问了下具体的情况,医生说的跟护士差不多,具体原因要等明后天检查完才知道结果。

她垂下眼睑,道了声谢便离开了诊室,走去电梯口下楼的空隙,才猛然想起江尧将她带来这后,她好像连一句谢谢都没说,就这么撂下他一个人不管了。

所以,他是见她没顾及到他,也不好意思进来跟黎平君打声招呼,才默默走掉的吧?

如此一想,顿觉她有点不太厚道。

有种用完就甩的意味?

许柚略愧疚地

抿了抿唇,就这么鬼使神差地,回到医院的综合大楼后。

她乘着电梯,上了骨科,意外地并没有在诊室里看见江尧,反而是瞧见了喝着水在走廊经过的李柘。

许柚看他一眼,小声地象征性地打了声招呼。

李柘微微拧眉,走过来问:“你怎么在这啊?看病?找人?”

许柚如实说:“我妈在这住院了,我来看她,顺便有点事找一个人”

李柘点了点头,瞧见她站的位置刚好是江尧的诊室门口,虽有些微妙,却还是失笑地问:“你不会是来找江医生的吧?你们很熟?”

许柚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嗯了一声说:“托他帮了个忙,来说声谢谢。”

李柘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多嘴问了下,“帮什么忙?对了,阿姨身体还好吧?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许柚说:“小忙而已,目前不知道什么问题,打算先检查一下。”

李柘见许柚不愿说,也没办法强求,刚好他有点急事要离开,“这样啊,江医生现在不在,应该在洗手间或者别的地方,你等等吧。”

她低着头,有点累地靠着墙壁而站,附和说:“那我再等等,等一会再不回来就走了。”

李柘扬了扬唇角:“我有点事,先走了。”

许柚:“再见。”

没两分钟,江尧从某个转角走了出来,意外地看见了她,视线凝在她身上,漠漠地问:“怎么了?”

许柚真的很累,早上为了请假跟领导说了一个多小时才说通,快速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先跑回公寓,再来医院,整个人都快累散架了。

她直接地说:“刚刚在病房太心急,没有顾及到你,也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就只是想赶在你下班之前来谢谢你一声。”

原来来这儿是为了这个。

江尧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嗓音淡哑地说:“不用,举手之劳。”

这么冷漠?!

许柚也不打算跟他多说什么,撩了撩唇角:“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她眼睛眨了一眨,强迫有些困倦的双眸睁大起来,却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哈欠,抬脚往电梯而去。

结果,还没走两步,就

被喊住——

“许柚。”

许柚转身,疑惑地看着他:“嗯?怎么了?”

他默了几秒,才问,“你要去哪儿?”

什么情况?

许柚说:“那当然是回家啊。”她还要回去做水饺送来医院给黎平君的。

江尧眸中闪过了然的神色,客气地提醒了一句:“外面下雨了。”

许柚:“”

江尧盯着她肩上那个连雨伞都装不下的链条包,低低道,“不介意的话,等下捎你一程。”

作者有话要说:许柚:某些人明明是自己想主动捎一程,还这么傲……

其实今晚写了好多,将近七千字,但没有全部修完tvt……

时间太晚了,先放这么多,剩下我睡完觉明天早上修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