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32、32.



作品:《摘星

那一晚大家过得还算开心。

一起倒数跨年, 最终每个人都吃撑了,因为喝了酒,江尧开不了车送她回去, 而且太晚回去也麻烦。

林冉跟许柚在她家的客房里聊了几乎一夜的天。

江尧家离这很近,走路十分钟左右就能到。

最后将整瓶红酒干下肚的梁子豪则在主套房关着门, 睡得不省人事。

大年初一的白天,许柚回到家后, 整个上午都在房间里补眠。

黎平君敲门喊她吃早餐, 她都没反应。

接近中午。

她迷迷蒙蒙地睁开眼, 从被窝中伸出一只手捞起枕边的手机, 侧躺着划开看了眼信息。

微信、qq都有人给她发了祝福,大多数都是昨晚凌晨左右发的。

但那会儿她没看手机。

许柚颇有闲心地逐一回复过去。

回完微信,再回qq。

过了一会,她瞅见qq列表底下,昵称是一个句号的联系人, 最新显示的信息内容是【新年快乐!】。

许柚手疾眼快地没怎么留意, 也不看有没有小红点,瞧见“新年快乐”四个字就这么戳进对话框, 开始敲字——

敲完, 准备发出时。

她才恍然意识到这个人根本没有给她发祝福, 唯一的一次是2008年的春节,对她说:【柚子,新年快乐。】

接下来, 就再没回过她了。

qq信息不可能保存长达十年之久。

许柚为了保存记录, 当年还傻乎乎地用零花钱开了qq会员,但漫游记录最长也只保留到两年左右的时间。

其实还有一个可以专门漫游一个人永久记录的功能。

许柚发现这个功能的时候,08年的那条信息早就没了, 因为换过几次手机,当年的截图也已被误删。

如今,手机上只显示了3条。

201123

江尧,新年快乐!

我们这边又又又下雪了,听说今年普遍气温都很低,你那边也很冷吗?

2012123

今年太早过年了,年底大家都挺赶的。新的一年又要来了,新年快乐呀!!

2013210

新年快乐。

为么么前几年那么热情,是因为在春节这样的日子,才有足够的

理由去找他。

qq是她能联系到他唯一的途径。

所以,多唠一句闲话,或许就能挖一个话题出来,如果他回复了,她便能顺着话题跟他聊上一阵。

这样既不会被误以为是群发消息,还能聊一会儿天,一举两得。

可她没想到,他出国后,一次都没回过她。

后来那些年不发了,是因为她从梁子豪那儿知道了一点关于江尧的消息,了解到他并没有回来的计划。

而那会儿她早已大学毕业,正在读研。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下去,渐渐的,也就没了热情。

开始不再想他,不再跟人谈论他,也不去关注英国那边的新闻和时事动态,彻底让江尧这个人淡出了她的生活。

现在,他已经回国了。

昨晚两人还一起跨年,她盯着依旧毫无回音的聊天窗口,还想起他说不一定会一直待在国内的话,顿觉自己那些年就像个傻子一样。

哪怕对着一个冷血动物,她踢它一脚,它还会扑过来咬人,至少给个回应。

而他,啥也不是。

许柚生闷气地关掉手机,又盖上了被子,睡回笼觉。

家里吃午饭的时候,她才慢吞吞地起床洗漱,坐在餐桌旁稍微填一下肚子。

黎平君问:“你的脚不痛了吗?感觉你今天走路挺正常的啊。”

许柚并没有意识到,现在被提醒,试着起身走两步感受了一下,好像真的没么么事了诶。

掀开睡裤瞄一眼脚踝,之前的浮肿也消了大半,淤血散开,肤色逐渐回归白皙,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终于不用像个乌龟一样,走路一瘸一拐的,慢得不行。

许柚眉梢挑了挑,还没高兴上两分钟,就听黎平君说,“正好,下午跟你爸一起去拜年吧。”

许柚:“……!”

这还不如,不好呢。

昨晚做年夜饭时,又杀鸡又宰鱼的,厨房乱得一塌糊涂。

后来吃完饭,冬天太冷,懒劲儿上来,更不想动,就这么一直没打扫,这会儿还乱着。

黎平君打算利用下午收拾一下,周培然更不可能去,说要在家复习,周长青知道他今年要高考,也不强迫他。

最后

,便只剩下了许柚。

说起来,这还是许柚第一次跟周长青出门,以往拜年要么黎平君,要么周培然,肯定会有一个在身边。

现在搞得她怪紧张的。

周长青去车库将车开过来。

许柚拉开车门上车后,问了一句:“去谁家拜年啊?”

周长青边打着方向盘边说:“我大哥,也就是你大伯家,然后顺便经过一个同事家,去拜访一下。”

许柚哦了一声,心里有了底后,就没吱声了。

周长青平时对黎平君很好。

即便大家都是二婚的关系,不仅是他,还有他们那边的亲戚对黎平君都很尊重,不会说三道四,相处几次过后也不见外。

但许柚跟周长青并没有熟悉到一定的程度。

毕竟,周长青不是她的亲生爸爸,前几年她一直在北京上学,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更没怎么单独待在一起过,就像现在,坐在车内她根本不知道该聊些么么,还蛮尴尬的。

反正聊不聊也无所谓,都是一家人。

许柚干脆打开手机刷微信,瞧见那个4人小群有了动静,应该是林冉起床了,在群上不停地发昨晚拍的照片。

不断有消息在群聊上传进来,手机连续震动了五分钟都还没结束。

许柚真不知道林冉居然偷偷照了这么多,她以为只有几张简单的合照而已。

各种食物、烟花,还有一些抓拍,模糊的,清晰的,都有。

她一股脑地发,竟然连她们昨晚在床上聊天时的闺蜜自拍照也发了出来,咻咻咻连着好十几张一起弹出。

女生拍照一般都喜欢找好角度,然后对着一处疯狂拍,拍够本了才换姿势换角度。

过了一会,梁子豪突然在群上问:【怎么都是一样的照片?】

许柚:【……】

梁子豪:【不停地咔嚓咔嚓咔嚓,手不累么?】

林冉:【不一样的,好吗?再说一样,打断你的狗腿。】

许柚没掺和他们的“战争”,随便翻了几张合照或拍得挺好的自拍,保存下来。

周长青见她一直盯着手机,笑着问:“跟你的朋友聊天啊?

许柚侧眸朝他看了眼,“对,过年嘛,大家都不用上班,还挺闲的。”

周长青:“确实。也只有这时候最闲了,平时都忙得不见人影。”

他明显是想说些么么。

但许柚没听出他的话外之音,一门心思在照片上,以及在发朋友圈和不发朋友圈,或者发哪张照片之间犹豫。

周长青出声劝道:“柚柚,其实……”

许柚这才反应过来他还没说完:“嗯?”

周长青顿了一下,继续说,“你大学和研究生一直在北京上学,因为距离远,一年也回不了几趟家,其实你毕业后说要回禹城工作,你妈妈还挺高兴的。”

许柚知道他想说么么了,估计又是来劝她别干投行的。

他张了张嘴,想劝但又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个资格,只能委婉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觉得累了,可以换换别的工作,你这么多年不在家常住,现在又搬出去自己一个人住在城区的公寓里,你妈妈还挺担心你的。”

许柚默了几秒,很坚定自己的想法:“我那公寓在一个小区里,治安还是挺安全的。现在还年轻,我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说不定,过几年干不出么么好成绩,我就累了,不干了。”

周长青劝不了也就放弃了:“随你,既然喜欢,那就去做吧。无论如此,你的决定,我都会支持,像支持培然一样。”

许柚笑了下:“我知道。”

到了大伯家,许柚乖乖地跟在周长青身侧,见到长辈就打招呼,他们聊天时她就默默地坐在一侧发呆。

虽然时间难熬,但过得还算愉快。

从大伯家出来,周长青开车带她去了附近的一个同事家,登门拜访。

许柚问他能不能不进去,就在车上自己待着,反正也不认识那些人。

周长青却说,她认识。

许柚:?

她在脑中搜刮一下记忆,实在是想不起自己认识他哪位同事,而后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人。

李柘爸爸?!

许柚刚准备问是不是李柘的时候,就见一个穿着居家服的男人迎着寒风从室内走了出来,跟

之前在咖啡厅见面和医院里的形象都不太一样。

她看见是他,顿觉一个头两个大,浑身都在抗拒。

但来都来到了,又不可能不进去,便硬着头皮,答应了周长青说的“就进去坐一会”。

就一会儿!

李柘给他们泡好热茶,小心递过来,坐在一侧寒暄了几句。

许柚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偶尔还要回答他父母几句关心的问话。

这说好的一会儿,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小时,还没有结束。

李柘刚好去了趟洗手间。

许柚有些无聊地摆弄着手机,一时兴起悄悄拍了张照片,是李柘家的茶几一角,然后发了朋友圈,屏蔽掉李柘。

【无聊】

浅显易懂的两个字,大胆又直接地发泄着她现在的心情。

林冉评论她:【干嘛呢?】

许柚回复:【在别人家拜年。】

林冉毫不客气地嘲笑:【啧……真惨!】

许柚翻了个白眼,没再理她,随意刷了下朋友圈,就在她没看到么么新消息,准备退出微信时,发现页面蓦地多了两个小红点。

江尧点了个赞,并在评论里问:【你在lz家?】

估计是打出全名怕被相同好友瞧见,他采用了缩写的形式。

许柚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在李柘家?

许柚满脸疑惑:??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就拍了下茶几的一角,这就……看出来了?

许柚正想问问,到底是哪个信息暴露了她。

江尧仿佛笃定了这个事实,直接私聊弹了个消息过来:【帮我提醒他一下,让他看看手机,有文件发了过去。】

许柚见他发现她在李柘家,还立刻私聊了她之后,心脏险些扑通了一下。

谁知道,竟然是这样的事情。

她耐着性子,面带微笑地敲字:【很重要?】

江尧:【对。】

许柚:【那我偏不。】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引起女人的注意怎么就这么难呢?

——其实他还没发现自己喜欢,就处在忍不住去找她,又认不清自己的心的状态,不过快了。

2分评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