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31、31.



作品:《摘星

许柚发现, 江尧有关她的近况,了解得还挺透彻的,连她最近在相亲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暗暗咬牙, 除了刚刚林冉告诉她的一点信息,她知道他的事情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许柚在脑中排查了一下, 到底是谁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最后发现,能怀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江尧不仅认识她身边玩得最亲近的两个朋友, 还跟她的相亲对象是同一个科室的同事。

说不定, 他和李柘还挺熟的。

难道是李柘不小心跟他聊到了?

许柚不太清楚男人私底下会聊什么话题, 总觉得应该不会这么八卦,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她略显尴尬地咬了下唇,轻轻点头,解释,“本来不想去的,我妈非要我去, 拗不过她, 就去了趟。”

说完,她感觉有些多此一举。

她为什么要跟他解释那么多?

直接点个头不就得了。

可能是某种奇奇怪怪的心理作祟, 被喜欢过的人知道自己在相亲, 还挺难堪的。

虽然他不一定会这么想, 但却有种她没什么人稀罕和喜欢的错觉。

许柚拿起桌边那杯白雾袅袅的热茶,眼神示意了一下后方,“他们告诉你的吗?”

江尧摇头, 紧接着说:“不是。”

许柚失笑, 两眼一翻险些晕眩过去,果然……是李柘!

她又问,“所以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是不是?”

江尧没否认。

他似乎一直都是不怎么喜欢说谎的人。

就像刚刚他完全可以说是林冉或者梁子豪告诉他,不知道是真的太“善良”了而不想撒谎,还是避免增加林冉今晚在她心中的仇恨值,直接就将李柘卖了出去。

但不可否认的是,知道真相后,李柘在她心中的好感度立马又降了点,而她和他之间聊天的话题更深入了。

许柚问:“你们聊什么了?他是直接连名带姓告诉你的,还是不小心说漏嘴的?”

这个问题对她还挺重要的,因为她不太喜欢性格外放张扬的男人,这样的异性当朋友还不错,但真不是她的菜。

从她曾经暗恋过江尧这么多年就能看出来,内敛低调的性格才是她的理

想型。

而且,这居然近十年都没有变过。

江尧眼神落在她身上,反问:“你很感兴趣?”

“……”

啊?!

许柚总觉得他问句怪怪的。

正常情况,不应该问“你想知道?”而不是“你很感兴趣?”,却不知道为什么“感兴趣”三个字有种一语双关的意味。

许柚瞳孔一缩,忙撇清关系:“算了,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就随便问问。”

可他还是回答了:“昨天你走之后,他来跟我说的。”

“……啊。”许柚明白了过来,那还挺合情合理,毕竟她昨天在江尧那儿看了病。

她不由得好奇,“他说什么了?”

许柚发现,她是真的在把江尧当朋友,连这种事儿都敢跟他聊,换作以前这绝对是避谈的话题。

江尧不咸不淡地说:“问你脚伤……的情况。”

话音一落,许柚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开了口:“真的啊?”

那她不是错怪他了?

她刚刚居然还恶意揣测过李柘,以为他在相亲结束后嘴没个把风,在同事间大肆谈论她,害得江尧也知道了这件事儿。

许柚捧着温热的杯子,喝了口热茶。

低眸独自想着事情,脸上还堆积了一点愧疚的情绪,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过于小心眼,因为对一个人提不起兴趣而老是揪他的错。

这反思的表情,跟刚刚截然相反。

江尧淡淡看她一眼。

良久没有说话。

他捏着手机的指骨一点一点,无意识地收紧,连手指的关节泛出浅浅的白色都没察觉。

距离零点还有十分钟。

林冉和梁子豪刚好从一局王者段位的排位里出来,抬头看了眼时间,松了口气,幸好没错过。

因为打游戏过于专注,林冉的双颊飘有浅浅的红晕,她也不在意,薄唇撩出笑弧,“还差几分钟,等我一会儿,我去拿个东西。”

立马穿上毛绒绒的拖鞋,从房间里搜刮出一瓶在林家珍藏了好几年没喝的红酒。

精致古典的瓶身,一看就价格不菲。

估计是林冉趁她爸不注意,偷偷从家里捎过来的。

许柚去过林冉家很多次,知道她爸爸迷上了酒,再加上年轻时攒了点小钱,彻底变成一

个酒类收藏家。

各种国内外的好酒看到喜欢的都会买回来放在家里珍藏,哪怕不喝,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梁子豪帮她开了瓶塞,逐一往透明的高脚杯里倒,虽然度数不高,但顾及着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女生的杯子他倒少了点,尤其是许柚。

这正合许柚意,她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碰过酒。

在学校里待了太长的时间,就算参加过社团或组织,也鲜少出去聚会,喝酒的次数至今还不到十次。

林冉开心地说:“今年真的是太好了,柚子从北京回来,在这里稳定下工作,再也不用一年到头只见几次面。没想到江尧也回来了,我们四个人又聚在了一起,距离上一次一起吃饭好像都过去……”

她掰着手指数了数,突然脑子短路,忘记高二那年是什么年份了,数半天没数明白。

许柚等了良久没等到一个数,正准备翻个白眼告诉她。

身侧的男人嗓音清冽低沉,抢先说了出来,“十年。”

“啊,对。”林冉马后炮地说,“高二下学期是2008年啊,我怎么给忘了。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大家混得还不错啊,以后经常聚吧。”

梁子豪提醒,“准备倒数了。”

他们盯着春晚里红红火火不断在递减的数字,眼神不曾离开一秒。

直到电视机屏幕上出现“三”、“二”、“一”字样后——

许柚跟他们一起碰了碰杯,迎着室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掀起红唇漾出微浅的弧度,小半杯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没几秒就见了底。

虽然度数真的不高,可清凉的液体顺着喉咙进入到胃后,还是有种火烧般灼人的感觉,白皙的脸蛋缓慢爬上一层薄薄的酡红色。

许柚拍了拍脸颊。

互相说过“新年快乐”后,林冉又跟她说了一遍,并且拽她去阳台看烟花。

禹城并不是一个经济发展迅速的城市,虽然政府有发布过禁燃禁放令,但目前还执行得不够彻底。

像春节这种代表着一年之岁首,传统意义极大的年节,就还有不少人钻空子。

许柚吹着冷风,一边听楼下附近的鞭炮声,一边望远处点燃整个夜空的烟火,闪烁的

花瓣如雨,在绽开的一刹那又自天上而落,流淌出一道绚丽耀眼的星光瀑布。

火树银花不夜天,每年这时候都是个不眠夜。

气温太低,凉风习习。

冷得许柚牙齿打颤,打了个激灵,没看一会儿就推门进去。

林冉似乎特别喜欢看这种景色,也比她抗寒,还在外面逗留。

许柚进去后,瞧见梁子豪跟江尧在聊天,找杯热水喝了口,无意听见梁子豪问他:“以后还会走么?”

江尧见她进来,并没有停止谈话。

许柚坐在身侧,听见他叹了口气,“很难说,我妈喜欢这里,我爸又觉得国外好,江呓现在也跑国外去了。”

梁子豪并不意外,“在外面生活习惯了,肯定是不太想回来的,挪来挪去,巨麻烦,时差要变,气候、饮食也跟着变。让南方人去北方也不适应啊,况且你还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年。”

许柚放下水杯,起身离开,挎上衣服继续出去跟林冉看烟花聊天。

江尧的最后一句话,就这么刚好被她错过。

“但我应该不会走了,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再怎么样也比外面好。而且这次搬回来,前几个月各种琐碎的事情全堆到一起,挺累的,以后也没那精力。”

梁子豪笑了下,“难怪你之前那么忙,丁点时间都抽不出来。既然这样,那就别走了,走什么啊?再说你这个年纪也该稳定下来找个女朋友好好谈谈恋爱,然后准备结婚了。你爸妈不催你?”

江尧点了点头。

催一定是催过的,但江父江母在国外生活的那些年,思想都被带得新潮了不止一倍。

只是象征意义上的催他去找个好女孩儿谈一下恋爱,并没有上纲上线到相亲这种地步,二十七对于男生来说还不急。

“柚子都相了好几次亲了,没一次成功的。”梁子豪含笑道,“她爸妈也在死命催,要不你俩试着凑一块儿?”

江尧愣了一下:“……”

梁子豪也是随口一说,因为他知道许柚高中喜欢过江尧,后来江尧出国,许柚也没来得及告白还是怎么的……两人就不了了之了。

他真没做媒人的想法,就是聊到了这事,随口掰扯一下,“可以内部消化一下啊,我看她以前相亲那些男的,好像都不怎么样,这次相亲的这个我没了解,听林冉说似乎也没怎么来电。正好,肥水——”

江尧听到后半句话,薄唇扯出微末的弧度,像是真不怎么感兴趣地打断了他,“……兔子不吃窝边草。”

就这么轻易地带过了这个话题。

梁子豪也识趣地不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我不是兔子。

二更大概晚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