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29、29.



作品:《摘星

年二十九, 还没到除夕,各家各户的年味都特别重。

许柚坐在副驾驶位上,被林冉载回去, 往车窗外瞟一眼,马路上的路灯挂了一串串的红灯笼, 街边的店铺大多已经关了门,并在门口贴上春节放假的告示。

林冉想起什么, 问许柚一件事:“明天出来玩不?”

“明天?”许柚用手撑着下巴, 笑她, “你确定你能从你家出来?你妈不把你摁在家里啊?”

林冉从小到大除夕夜都是在家里过的, 即便吃完年夜饭,想出来玩一会儿都不行。

小学的时候,两人跟一群同学住在一个院子里,有人问林冉出不出来烧烤,她偷偷摸摸地跑出来, 烧完东西还没吃上一口, 就被她妈提溜回去了。

美其名曰:跨年就是要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在一起跨,半步不能离开。

林冉想起以前那些事, 满眼都是泪:“哎, 别说了, 高中毕业后,我哪一年不是等零点过了,全家人都睡着后才悄咪咪地出来跟梁子豪看电影的?”

“为了恋爱够拼啊, 凌晨手都冻僵了吧。”

反正许柚没经历过, 如果是她,应该做不到这样。

冬天禹城的气温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还是在深夜, 干什么不比躺在被窝里收红包强?

话题被岔开了。

林冉说回正事:“出来不?今时不同往日,我再也不是任人提溜就回家的林冉了,我跟梁子豪同居了,你知道吧?”

许柚总觉得她铺垫来铺垫去,就是为了撒狗粮,正事却听不到半个字:“知道,你都说了八百遍了。你不要跟我说,你们明天也窝在那个屋子里过年。”

“你怎么知道?”林冉惊奇地眨了眨眼。

许柚一听:“不是吧?你们爸妈允许?你们还没结婚呢。”

林冉盯着路面,一边开车一边波澜不惊道:“我们只是没领证而已,其实跟结婚没两样了,不领证是因为不想那么早要孩子。你信不信?有了那两个红本本,他妈肯定可了劲儿地找理由来催我生娃,烦都烦死了。”

许柚突然觉得还挺有道理,这一招挺高啊。

立刻记下来,以后她也要学学。

林冉说:“明晚吃完

饭来我们那儿吧,平时大家都这么忙,难得有时间就聚一聚。”

许柚还没说同不同意。

林冉就想到了她可能会拒绝的理由:“我或者我让梁子豪来接你,照顾一下伤残人士,记得吃完饭在群上滴一声。”

“你才伤残人士。”

她没拒绝,就相当于同意了。

-

明天除夕不需要上班。

江尧下班前清理了一下诊室里的杂物,抽屉里没用的废纸和堆积的挂号单扔出来,桌面收拾干净。

他从小到大似乎都有个习惯,不管是上学还是上班,都不喜欢桌上堆太多东西。

不然就感觉很凌乱,不舒服。

李柘这时走进来感叹了声:“真好,你明天就放假了,而我还要上班。”

省中医算是这附近规模最大的三级甲等医院,节假日包括春节急诊和住院部都不会下班,一直有医生、护士轮班。

而像骨科、耳鼻喉科和牙科这些门诊,虽然不需要太多医生在线上,至少也需要一位值班的。

江尧运气好,抽签抽到了年初二。

而李柘和周树征分别是除夕和春节当天,这如此好的运气,也难免李柘在说话中掺了点阴阳怪气的酸味。

江尧不明白他突然过来干什么,是专门来问候他一下?

他开门见山地问:“有事?”

“这么冷漠干什么?”李柘见他这样,本来打算问出口的问题又有点问不出了,“没什么事,趁你还没走,跟你提前摆个早年,再顺便……问你件事儿。”

江尧将整理出来的废纸叠在一起,往桌下的垃圾桶一扔:“什么事?”

李柘突然凑过去,有种两人在聊什么私事一样的氛围,要是口袋里有烟的话,估计都要递上一根烟助助兴。

他先打个铺垫:“我说出来你别大惊小怪啊。”而后,干脆道,“其实,你今天有一个病人,是我的相亲对象。”

江尧顿了一下,并不惊讶,脸上依旧是平淡的表情,还撤了几步,没跟他站那么近,继续手上收拾的活儿,“嗯,谁?”

李柘直说名字:“叫许柚,记得吗?”

江尧低了低眸,沉默几秒,才抬眸睨他一眼:“记得。”

李柘并没发现江尧有什么异样,刚刚那短促的无言

,也认为他在回忆而已,继续说:“所以啊,就来问问你,她的腿伤怎么样?严重吗?毕竟是跟我去吃饭那晚崴到的……”

江尧勾了勾唇,唇边却无明显笑意。

虽然许柚跟他只是旧友关系,两人隔了这么多年,也才在今天见上一面,但他确实有点厌烦这种通过他来问别人私事的行为,哪怕是出于关心,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江尧想了想,敷衍地说:“你亲自问她不就好了?”

李柘叹了口气,突然就打开了话茬:“我也想啊,关键是人家已经拒绝过我了,我每次找她都感觉舔着脸上去似的,她的回应也不是很积极。虽然我知道这是追女生必经的过程,但是我就是没试过,也没经验嘛。”

江尧不在意地道:“你就这么喜欢她?”

李柘轻笑了声,靠在办公桌旁,感慨了一下:“也算不上特别喜欢吧,就是觉得这个女的还不错,各方面包括长相气质都挺符合我眼缘的,要是跟她在一起发展得好的话,并不排斥跟她结婚。”

江尧看他一眼,唇上弧度浅挑:“结婚?”

“对啊。”李柘一脸看着他就像看着当初的自己的表情,“你不懂,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自然就明白了,各方面的压力,除了工作最紧要的任务就是结婚,让上面的老人抱孙子。”

江尧确实不懂。

喜欢上一个女人的理由是她各方面都符合要求,追她的目的是结婚,让上面的老人抱孙子。

以他对许柚的观察与了解,她应该不像喜欢这样被安排人生的人。

但说到底,也跟他没关系。

江尧脱下白大褂,准备走了。

李柘见话题一偏再偏都没说到点上,又折回去问:“哎,你还没告诉我,她的腿到底怎么了?我还想过几天约她出去,也不知道方不方便……”

江尧黑眸清冷,答非所问地说:“你还是自己问她吧,正好给你们创造点话题。”

李柘无语地笑:“你想得还挺周到啊。”

江尧下班离开。

他也走出诊室,挥了挥手,“算了,走吧走吧。新年快乐啊。”

-

除夕当天。

依照往年的习惯,许柚肯定要早上七点起床,屁颠屁颠跟在黎平君身后

,陪她去菜市场买菜。

但今天她腿受伤了,行动不便。

陪她去的人就换成了周培然那小子,原本他是不愿意去的,竭力说自己要高考复习,不想耽误太多时间。被周长青吼了一下,让他在七点起床复习背书和跟着去买菜之间二选一,他才不情不愿地选了后者。

上午七点半。

许柚躺在被窝,迷迷糊糊地被外面的谈话声吵醒,皱着眉,艰难地翻了个身。

是黎平君在外面斥周长青和周培然,让他们快一点,别磨磨蹭蹭而制造出的声音。

跟小时候斥她的语气简直一模一样。

几人磨叽到八点,才紧赶慢赶地出门。

周长青充当司机载他们过去,周培然就像个跟班一样,帮黎平君拎东西。

以前许海城哪会这样,在家里什么家务都是黎平君做,回到家当甩手掌柜,还要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

看到黎平君现在这么幸福,许柚竟然庆幸当年她毫不犹豫地离婚,离开那个离婚前还向女儿抱怨她的丈夫。

十六岁的许柚并不理解爸妈离婚的行为,现在她忽然有点明白了。

若不是看不到希望,谁会选择离开?

许柚按照江尧的叮嘱,按时吃药,隔一段时间就冷热交替敷脚。

到了傍晚,虽然并没有恢复如初,却也有了明显消肿的现象,过不了几天应该就会完全好起来。

除夕早上吃了早餐。

中午一般都不会吃饭,或者草草吃一点,黎平君和周长青一直在厨房忙活,准备傍晚的年夜饭。

许柚跟她说了吃完饭要去林冉家的事,她没什么反应,完全是随她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态度。

周培然听见,便也见缝插针地提了句:“我也跟同学出去玩——”

他话还没说完,立马被周长青喝止。

许柚幸灾乐祸地看他一眼,在两位家长身后朝他吐了吐舌头,黑白的眼眸尽是狡黠。

年夜饭通常都是伴着春晚一起吃的,吃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堪堪收尾。

许柚抽出手机,在和林冉、梁子豪的三人小群里吱了声:【司机,司机,什么时候到位?】

完全没注意到群聊最顶上的数字由“3”变成了“4”。

林冉回复她:【

现在就去。】

林冉:【等大概半个小时。】

许柚发了个熊猫头的表情包,头顶配两个字“等着”。

随后,她起身进房间换了身衣服,没化妆,素面朝天地坐在床上等了一会儿,直到群里有一个昵称是句号的人了她:【出来。】

许柚这才发现群里混进了不明人物,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看见这个微信昵称就莫名想起一个人。

江尧的q名也是句号,所以这是江尧?

许柚有些不敢相信,但又觉得并不是没有可能。

带着这样的疑惑,她慢吞吞地下了楼,瞧见一辆白色迪奥开着近光灯停在门侧,这是今年她陪林冉一起去提的新车。

因为灯光的关系,许柚看不清车里坐着的到底是谁,但透过些许朦胧的暗影,大概也能猜到一点苗头。

离近了她弯腰一看,竟真的是江尧。

江尧坐在里面静静地等她,低眸看着手机,全程未看门口一眼,听见有人敲了两下车窗,才侧首发现她已经到了。

车门的保险早就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许柚就是拉不开,跟他说了一声。

没想到,他直接解开身上的安全带,下车从车头绕过来,替她拉开了车门。

许柚没想什么,直接钻进去。

等他回到驾驶位上,她才低声问:“怎么是你来接我?”

江尧骨节分明的手落在方向盘上,漆黑深静的眼眸看着前方,轻轻地道:“他们在准备东西。”而后,又补了一句,“帮不上忙。”

不用猜都知道,江尧是梁子豪拉到群里的,让他来接她估计是林冉的馊主意。

林冉这人,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她好像一直有一个不死心的红娘梦,总想撮合这个撮合那个。

许柚点了点头。

心里想着江尧回来了,也进了群,那以后四个人应该会经常约在一起,得跟林冉表明一下她对江尧的态度,让她别尽撮合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了。

她可不想她曾经那段卑微的暗恋,在多年后又被人像挖宝一样挖出来,甚至闹到她身侧这个人的耳中。

那她大概会很尴尬吧。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现在对李柘说的话,很快就很啪啪打脸。

吃醋江即将上线——

附一个后面的小剧场:

许柚:我们先别结婚吧?我还不想被你妈和我妈催生,我们再玩几年,有那个想法的时候再领证。

江尧:谁教你的馊主意?

林冉:……!

可能是我更太慢了,导致进度很慢,那明天开始我尽力双更吧。

本章2分评发红包!!!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_

“啵赞平安喜乐”灌溉营养液+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