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28、28.



作品:《摘星

人间蒸发几年的人, 又突然出现在各自的世界里,双方都对对方近十年来的生活一知半解。

许柚并不是完全不知道江尧的消息,但那也是大学毕业后的事情了。

曾经她幻想过两人会不会在北外的校道上偶遇, 或者大四那年,一中校庆的时候, 隔了五年的时光,于适当的年纪在校园里重逢。

别说偶遇了, 许柚在北外待了四年, 连江呓都没碰见过, 他在她的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实残酷得让人折服。

后来是梁子豪告诉她,说江尧在英国,说他正在学医,还说他目前没有回来的计划。

当时,许柚听到这个消息, 算不上有多难过, 无奈必定是有的,她也早就猜到了结果。

一颗暗恋的少女心能保持多久, 三年?五年?七年?甚至八年, 还是十年……?

许柚不是一个每天只活在幻想里的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成熟,她发现自己追求的东西越来越多。

尤其是出了社会后,身上的担子与责任也愈发变重, 曾经学生时期那些所谓的浪漫与幻想,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林冉前年问过她:你这么多年都没谈过恋爱,是不是还想着江尧?

许柚没有犹豫, 也没有思索,立马摇头。

如果这个问题,在大学时问她,答案或许会不一样。

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若她还说她等着高中喜欢过的那个人回来,她还想着他,念着他,不仅是别人,连她都觉得自己有病。

这么多年没谈恋爱,不过是没找到合适的对象罢了。

研三的时候,有一个本校电气专业的男生追过她一段时间,许柚觉得对方条件不错,并没有表现出拒绝。

后来,那位男生向她告白,本来都要在一起了。

在得知毕业后许柚会回禹城工作,不愿与他留在北京后,这段刚有点苗头的感情就这么被掐灭在了开端。

江尧说:“回来有半年了,前阵子一直忙工作,没时间去找你们——”

你们?

他说完这句话,许柚一愣,反应慢半拍地明白过来,但没吱声,只点了下头。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短促的沉默后,

江尧接过许柚的医疗卡,划过机器,导出她的病例列表,稍微看了眼,低声问:“是脚崴到了吗?”

说完,他垂眸往她行动不便的右脚瞥去一眼,因为天气寒冷,她的脚踝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不掀开看看,是真的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许柚觉得有些尴尬,毕竟真肿得挺难看的,刚见面就看脚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她低声简述了一下情况:“前几天不小心被路上的石墩绊了一下,整个人摔在地上,回来后就觉得膝盖和脚踝都特别疼,膝盖倒还好,过了一晚就没事了,脚踝却突然在第二天开始浮肿起来,一直到现在都没好。”

江尧听着她低淡轻软的语气,愣了下神,想起十年前校运会的那天她摔倒后对校医说话的场景,去拿张矮凳过来,示意她:“放在上面吧,将裤脚掀起来,看看具体什么情况。”

许柚嗯了一声,艰难地把脚搭上去,弯下腰慢慢地掀开裤脚给他看了眼。

安静的诊室与外面吵闹的谈话声相比,就像一个被隔绝在山林之中的清幽小间。

许柚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他。

江尧蹙了蹙眉,不带嫌弃的,是那种发现竟如此严重的情绪,温热的手轻轻地放上去,摁了一下。

肌肤相触,许柚不自在地动了动。

江尧问:“疼吗?”

许柚摇了摇头:“一点点,不算很疼。”

“后来有热敷过?”江尧心里做着判断,多问了几句,“这是比之前越来越肿,还是有消掉一点了?”

许柚回想了一下,细声说:“第二天晚上是肿得最厉害的,后来因为热敷就感觉消下去一点了,结果睡了一觉发现好像又恢复了起来。”

江尧拧着眉头,轻轻地嗯了声:“除了这里,膝盖现在还有问题吗”

他们的聊天仿佛进入了状态,也没刚开始那么尴尬。

许柚抿了抿唇:“平时走路并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抬脚抬高一点的时候,好像有点生硬?”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能随意找个词。

江尧被她的说法逗笑,掀眸看她一眼,却毫无预兆地,撞进她乌黑透亮的眼眸中。

许柚迅速挪开视线,眼睫半垂,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是她说得太过

搞笑了?

很搞笑吗?

气氛静默。

似乎又回到刚刚凝滞的状态。

江尧睨着她淡妆无瑕疵的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她性格好像变了,而且变化很大。

漆黑的眼瞳依旧干净澄澈,气质如清潭般静谧,却不像以前那般没有棱角,整个人透着一股从未有过的独立感。

检查过后,江尧让许柚先去拍个片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关节,还专门告诉她在哪儿缴费在哪儿拍。

林冉进来跟他打了个招呼,就掺着许柚出去了。

骨科有专门的收费窗口在三楼,因为线上缴费要绑定很多东西过于麻烦,林冉干脆去排队交,让许柚先坐在椅子上等她。

许柚没说话,坐下歇了会儿,又忍不住往刚刚出来的诊室门口呆呆地望了眼,仍觉得有点不真实。

怎么就,这么巧能在这碰到呢?

而且林冉那家伙,刚刚还藏着掖着不告诉她。

许柚如今回想起来,都要气死了,以至于林冉缴完费回来,她都沉着一张脸对她,觉得她实在是有点不厚道。

林冉勾住她的胳膊,八卦地问:“怎么样?这么久没见是不是很激动?你们在里面都聊什么了?”

许柚闷闷地吐了口气:“没激动,全是惊吓。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你好歹跟我吱一声,让我做个心理准备啊。”

林冉笑着说:“我暗示你了。”

“你这算什么暗示?”许柚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能想到这方面?我还以为你挂了李柘的号呢。”

“哎,说到李柘。”林冉怕身边经过的护士认识这位医生,压低了音量,“刚刚我无聊去隔壁的诊室偷偷看了眼,别说,还挺帅的。”

许柚脚步顿了顿,不客气地斥回去:“你也挺闲的。”

拍片就几分钟的事儿,不过要排队,还要等结果出来,待全部流程走完,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后的事情。

许柚看了眼自己的脚踝和膝盖的x光片,没看出什么大问题,关键是她也不是很懂,便返回诊室拿给江尧看。

这会儿江尧正跟另外一位病人交谈,为了不打扰他们,她站在门外静静地等候,顺便跟林冉聊天打发时间。

也完全忘记了李柘就在隔壁的诊

室工作,丝毫没有意识到需要避开,直到李柘穿着白大褂从旁边的门口出来,瞧见她意外地打了个招呼:“许柚,你怎么在这?真来医院了?”

许柚这才回神朝他瞥了眼,略显无措地说:“对……对啊,真巧。”

林冉没忍住发出一声嗤笑,什么真巧,明知道人家就在这家医院工作,还是骨科的,居然跟人说真巧。

幸好,李柘并没有听清她后半句说了什么,视线下意识地往下看,关心地问:“你来看脚啊?哪只脚崴到来着?”

许柚轻轻地动了动:“右脚。这不是快过年了吗?想着趁现在来看一下,不然过年家里人各种走亲戚,我又走不动的话怪麻烦。”

“行,挂号了吗?”李柘见她站在江尧的诊室门口,手上还拿着x光胶片,犹疑地问:“你挂江医生了啊?”

他表情有些微妙,虽然语气温和,像是随口一说,但却有一种在问为什么挂他不挂我的错觉。

许柚愣了几秒,头皮顿时有些发麻,张了张嘴,还没说话。

林冉见状,连忙挥了挥手,插嘴帮她救场:“不好意思,这号……是我挂的。原来柚子在这有熟人啊,我不知道,不然我就挂去你那儿了。”

“我没那个意思。”李柘扯唇笑了笑,瞅一眼许柚手上的x光片,提醒她,“不是要给医生看胶片吗?快进去吧,我还有点事,以后再聊。”

许柚等他走后,呼了口气,收拾了一下心情,准备走进诊室,却在抬眸看进去的一瞬间,正好对上江尧漆黑深邃得仿佛看不见底的视线。

他带了几分打量,几分探究,似乎就这样看着她有一小会了,见她看过来,很快便挪开了眼,专注地盯着眼前的电脑,边等她进来边做自己的事。

许柚没往深处想,这一回是抓着林冉的手腕,必免她再次开溜独留她一个人在里面尴尬,强迫她一起走进去的。

许柚将x光片递给他,“拍好了。”

江尧接过,冷淡地嗯了一声。

伸手将装在袋子里的胶片取出来,低眸认真地看了一会。

许柚坐在一侧,用眼神询问他结果。

江尧看完,将胶片重新装好,语气清淡地说:“没什么问题,脚踝肿了是

肌肉软组织损伤,这几天避免剧烈运动,防止再次拉伤。我给你开一些活血化瘀的药,除了吃药,回去后可以尝试一下先冷敷再热敷,散开瘀斑和加强淤血的吸收,这样会好得快一些,其他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许柚惯性地边听边点头,等他说完,再应一声好。

随后,她接过自己的医疗卡,再瞅他一眼:“那我们先走了。”

她这句话就算是告别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朋友与朋友之间或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告别。

一次相遇重逢过于平淡,平淡到跟她以前幻想过的场景都有所不同,可以说是毫不搭边。许柚想着就这样吧,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见到。

好像见与不见,也都那样。

他们错过对方太多的空白,喜欢这两个字离他们太遥远,可能性几乎为零。

许柚也没了追求的**。

如今正式见到一面,她也算是满足了。

跟他说说话,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在哪儿生活,就仅此而已。

江尧闻言一怔,过了一会才说:“回去注意安全。”

“知道。”

许柚转身跟林冉一起离开了诊室。

围观一切的林冉啧了声,摇着头道:“你们……就这?”

许柚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什么就这?”

林冉总觉得哪儿怪怪的,如实说出自己的想法:“怎么感觉你们激不起什么火花啊?”

许柚按了下电梯,无语地看着她:“不然,你想看到什么?是觉得我该在他面前害羞呢?还是激动呢?生活不是电视剧好吗,故人重逢确实是挺感慨的,但真不至于”

“行。”林冉摊了摊手,“是我想多了行吧?话说,他什么时候回国的?”

电梯一来,许柚走进去,说:“回了半年了。”

林冉皱了皱眉:“怎么梁子豪没跟我说过啊?按理说江尧回来应该会找一下梁子豪的啊。”

许柚想起江尧说没时间的说辞,相同的话告诉林冉:“应该是没空吧,回来半年的话,入职什么的,感觉还挺忙的。”

林冉不清楚:“回去问问梁子豪。”

许柚笑着打趣她:“你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还早,结什么婚啊?”林冉一点不着急,“过几

年再说吧。”

除夕前的医院并没有因为节假日的原因而人流量减少,有不少带着小孩来的家长忙忙碌碌地走去急诊挂号,也有穿着病号服的老人溜达来溜达去。

林冉继续帮许柚缴费和拿药,她静静地坐在窗口附近的长椅上等待,瞧见另一侧有一面介绍各科室医师的展示墙。

许柚好奇地起身,走过去瞥了眼。

在众医生列表栏里找到了那张记忆中熟悉又清峻的面孔,照片里的男人坐姿端正,穿着白大褂的纽扣扣得一丝不苟,可能是新照片放上去没多久的缘故,跟别的照片比起来更显得清晰好看。

整个脸部的线条干净立体,下颌分明,肤色冷白,无形之中形成一股气场,比高中时的他多了几分禁欲与深沉。

许柚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年少时暗恋过的天之骄子,人设没崩,成了优秀的骨科医生,在他的领域里发着光,自有魅力。

要不是前几天和刚刚的两次遇见,其实江尧这两个字包括他这个人已经在她的世界里消失很久了。

她以为经过时间的流逝,那些往事早已流失在时间的缝隙里,可直到再次看见他,她才发现所有的事情仍历历在目,所做过的傻事都一桩桩一件件地刻在她的脑中。

但时过境迁,过去的前尘往事,好像也仅仅只是回忆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江尧不可能一下子就开始追的,就算曾经觉得这个女孩特别也不可能在重逢的时候立马去追求,毕竟连人家是否单身都不知道2333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

“啵赞平安喜乐”灌溉营养液 +8

“吸吸果冻6657”灌溉营养液 +5

“”灌溉营养液 +8

“”灌溉营养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