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27、27.

27、27.

江尧是半年前回的禹城, 当年因一些特殊情况从一中退学,去英国休养治疗了一段时间。

也刚好在那边的一所顶尖名校申请到了学习机会,一待就待了八年。

中间有回来过几次。

但去的几乎都是北京, 回禹城的次数少之又少。

早上八点,江尧提前来到医院, 在休息室脱下外套换上白大褂的空隙,听见里面的几个同事在闲聊。

他上午有个小手术, 时间还没到, 便倒杯水喝了口, 无聊地坐在一侧听了会儿。

李柘刚说完昨晚的相亲对象拒绝了他的事儿, 同个科室的同事周树征就笑他:“有你这样的吗?才见一次面就问人家对你什么想法,能什么想法?看你这火急火燎的劲儿,人家八成以为你只想睡她。”

“不是吧?”李柘是真没什么恋爱经验,谈倒是谈过,却是别人追的他, 对追女生这事完全一窍不通, “我是这样的人吗?可我明明不是这个想法啊?怎么办?要解释一下吗?要真这么认为,这误会闹得可太大了。”

周树征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怎么解释?直接说你不想睡她吗?有些话一旦说出口, 怎么找补都够呛, 感觉你在她那已经ass了, 你还想着追她啊?”

李柘也不怕人笑话他,直接说:“本来是想着算了的,追女生怪麻烦的, 但昨晚回去想了一夜, 有点不甘心……明年都要奔三了,能碰到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就试试呗?你有什么追女生的办法没?”

周树征:“别搞我, 我有女人,追女人这种事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夸张。”李柘转身见江尧坐在那不说话,想拉他过来讨论,“江尧,你呢?”

“你问他有什么用啊?”周树征有些炫耀地说,“没记错的话,你俩都是单身吧?在这种事情上,我怎么觉得他比你还懵?也没听江尧说过相亲的事?你家没催婚吗?”

后一句话,他提问的对象显然是江尧。

江尧似乎对这话题没什么兴趣,默了几秒才道:“催倒是催,但目前没什么想法,先将工作稳定下来再说。”

李柘作为年长几岁的大哥,似有模样地过去勾他肩膀,用过来人的语气劝了句,“别这样想,这两件事不冲突。我前几年也是你这个想法,但现在就是很后悔,越想越后悔,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趁年轻见到喜欢的人,想上就上,能谈一次是一次啊。”

江尧扯唇笑了下,见手术快到点了,抽开他的手,低低道:“你还是先解决好你的事吧。”

说完,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的袖口,起身往手术室的方向走。

李柘是真心在建议江尧,很愁地叹了口气:“怎么就不听劝呢?”

“走了,去门诊。”周树征打了响指,“你管他做什么?他自身条件那么好,家境又不错,你还是想想怎么追你的相亲对象吧。”

“叫相亲对象多难听,人家有名字的。”

“叫什么?”

李柘觉得说出来也无妨,反正也不是什么不能提的名字:“姓许,单名一个柚字,许柚。”

“嘿,还挺好听的名字。”周树征也跟着喊了几声,“许柚,许柚听上去是挺文静的啊。”

江尧双手抄进白大褂的兜里,长身玉立地站在电梯门前等着,见他俩走过来,还念着一个人的名字,稍稍蹙眉,有一瞬的恍惚。

周树征问他:“怎么还没走?这电梯这么慢吗?你几点的手术啊?”

江尧想事情想得出神,连他的话都没回答,瞧见往上的电梯一来,就迈步走了进去。

周树征无语地骂了句:“这小子,想什么呢?说话都没听见。”

-

从小到大,许柚摔跤的次数用十根手指数都数不完,每次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皮外伤。

不明白这次怎么就这么严重,严重到第二天连走路都有些许困难,脚踝处逐渐浮肿。

幸好,最近不用上班。

临近春节她也搬回了家住,黎平君拿着热毛巾来给她热敷过几回,疼得她杀猪般地叫,一点效果都没有。

一整天除了上洗手间需要跳着去,基本没离开过被窝,就连吃饭也是在床上架个小桌板来吃的。

周长青跟前妻有一个儿子,今天才十八岁,正在禹城一中读高三,给她送饭送得不耐烦

了,就很横地吐槽了句:“你故意的吧?平时不回家,一回来就在床上躺一天什么都不干。”

周长青跟黎平君结婚的时候,周培然才十二、三岁,刚上初中,正处于男孩的高峰叛逆期。

许柚和他这六年来就没将对方看顺眼过,一见面说话的语气都是怼来怼去的,但好在小孩心性不坏,对黎平君除了疏远了些,没什么不礼貌的行为。

作为一家人生活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

许柚早就摸透了他的脾性,看着像一只一点就炸的小狮子,其实比纸老虎还要弱,只会嘴上逞强。

见他这态度,许柚毫不客气地斥回去:“是,我不像某些人寒暑假天天打游戏,成绩不怎么样,不上进就算了,还天天出去混,夜不归宿,需不需要我跟你爸报备一下你平时都去哪儿玩啊?”

周培然的同学来找过他几回,被许柚撞见过,也不小心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他经常进出网吧。

见说不过她,他没了声儿,许柚也见好就收。

过了两天,许柚的脚还是没有好,明天就是除夕了,总不能一个春节都在床上躺着吧。

她开始有些发愁。

黎平君劝她去医院看看。

正好林冉来找她,见她脚踝肿得跟猪头似的,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说为什么昨天叫你去看电影,你都不去,这是摔哪儿了,摔成这样?啧啧啧……”

许柚瞧她那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儿,就想赶她出去,可碍于行动不便无法实施。

林冉在她床边坐下问:“要去医院不?正好我没事,陪你一趟。”

许柚正有此意,用手机瞧了眼外面的温度,将近零下十度,没忍住打了个寒颤说:“下午再去吧。”

“行。”林冉无所谓,“那我今天中午就在你家蹭饭了。对了,你那天相亲的对象不是骨科医生吗?你怎么不问问人家……”她蓦地转了腔调,声音拔尖了说,“这个情况要怎么处理呀?”

许柚没眼看:“你有病啊?我闲得没事去烦人家——”

她话音一落,跟掐准了时间似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有人发消息过

来,林冉凑过来瞅一眼,“李柘?就是那个骨科医生啊?啧,你这……你们发展挺快的啊?都聊天这么频繁了?我真不知道谁有病?”

“……”

许柚是真没想到他会这会儿发微信来,解释说,“除了上次见面前约一下见面时间和地点,就没聊过什么东西了,爱信不信?”

随后,她打开微信看了眼信息。

李柘:【听我妈说,那晚回去后你脚崴到了,现在还没好,严不严重啊?】

黎平君跟李柘的妈妈还挺熟,两人见面聊到这事也不奇怪。

许柚低眸想了一下,慢吞吞地敲着字。

林冉剥了个橙子,边吃边说:“不信,瞧这语气还说你们不熟。快回复人家吧,都担心坏了。”

许柚懒得理她,给李柘回复过去:【是啊,打算下午去医院看看。】

李柘:【方便拍个照看一下吗?或许我知道怎么处理。】

许柚滞了一下,内心有点拒绝,拍脚踝发照片这种事还挺亲密的,而且肿得还那么难看。

许柚正准备思考怎么回绝过去。

他又发消息来了:【不用拍了,抱歉。这么久没好,还是来医院看一下比较保险。】

林冉瞧见他们对话的全程,嘀咕了句:“这男的说话前后矛盾,旁边有恋爱大师吧?”

许柚耸了耸肩:“谁知道?”

中午吃完饭。

许柚艰难地换上衣服,林冉开周长青的车送许柚去医院。

到了医院,林冉先扶许柚在一楼大厅的长椅坐下,再拿她的医疗卡去挂号,去之前,贼兮兮地笑:“要不要挂那个谁啊?让他帮你看一看。”

许柚被她的语气恶心到:“别,多尴尬啊,随便挂个其他的医生吧。”

林冉不放弃地说:“干嘛啊?人家是医生,肿成什么样的脚没看过?还嫌弃你?”

许柚不耐烦地瞪她一眼,她才罢休,屁颠屁颠地走了。

省中医的挂号有窗口人工自助,也有机器智能。

林冉直接去了机器那儿,根据提示随便点两下,点进骨科,看见今天下午坐班有两位医师。

其中一个是李柘。

她直接略过他,去点另外一个,随后整个人愣了一下,有些

反应不过来地盯着上面的人名。

什么鬼?!

林冉以为自己瞎了,再看几眼确定没看错后,对着机器笑出了声,是那种怎么也没想到感叹世事弄人的微笑。

后面排队等着挂号的人奇奇怪怪地看着她,见她这么磨叽,走去了另一台机器排队。

林冉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了一个天平中央,她接下来要做的一个决定很可能会影响许柚未来的人生伴侣。

一个是在她看来可能有点好感的相亲对象,一个是九年未见的高中暗恋男神。

这、也、太、刺、激、了。

刺激到林冉都不知道该怎么抉择,最后凭她的直觉选了其中一个,拿着机器打印出来的挂号单子返回去。

许柚冷得揣兜坐在长椅上静静地看着她,不满道:“怎么挂号都挂那么久?”

林冉眼神飘忽了一下,努力忍住嘴角敛不下来的笑意,找了个理由说:“没试过这个人工智能嘛,以前生病都是梁子豪带我来的,全是他在弄。”

许柚翻了个白眼:“不要在我面前撒狗粮。”

“行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