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25章 25.



作品:《摘星

许柚很有冲动, 想找江呓问问关于江尧的消息,但细想了一下,这行为很荒唐。

而事实上, 早在发言下台之后,江呓就离开了一中, 高三级的级会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高考前一周,学校给高三级放了一天半的假期。

许柚回到家,受到的待遇绝对是这辈子最好的一次。黎平君给她煲了提神健脑的核桃排骨汤, 还有各种虾鱼肉, 都是她平时爱吃却很难在家里经常吃到的东西。

黎平君从张悦那儿了解到她最近的情况, 吃饭时没忍住劝了句:“柚柚, 妈妈知道我平时对你很严格, 特别是跟你爸离婚之后, 可能有些时候对你要求太高了, 但是你要明白妈妈这样, 都是为了你好, 是担心你的学业荒废过去。”

许柚剥了个虾,一边吃一边听着。

黎平君给她添了碗汤:“现在距离高考只剩下一周了, 一周后你就高中毕业, 彻底解放,就再坚持一下,反正就几天的事情。”

许柚叹了口气, 说:“我知道了, 我知道高考的重要性,再怎么样也不会乱来的。”

“那就好。”黎平君补充了句,“妈妈没别的意思,是怕你以后后悔。对了, 都快高考了,有什么想考的学校没?”

这个问题,对于每一个高三考生来说,简直贯穿高考备考的一整年。

许柚吃饭的动作顿住,不同于以往面对这个问题时的厌烦和敷衍,抿了抿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瞬的思量:“北外。”

黎平君没想到她还真说了一个学校出来,但没听清楚是哪一所:“嗯?北什么?”

许柚重复了一遍:“北京外国语大学。”

黎平君怔了一下:“为什么?”

班主任张悦前阵子因为许柚的问题,打电话来跟她聊过几回,各科的科任老师对许柚的期许都挺高的,他们所给予她的目标绝对是那两所顶尖名校。

但现在看来,许柚貌似对此没什么想法。

许柚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突然没经过思考,就想到了这个学校,而且想法越来越坚定。

她就是要考北外。

反正还没考试,黎平君也不管她,随便她设什么目标,有目标总是好的。

就算设了,最后真正能实现的又有几个人呢?

高考那两天,天晴得像一张蓝纸。

金色的阳光透过树杈缝隙洒落在地上,映出细碎斑驳的光圈。

分享会时,学长学姐一直提醒大家高考当天一定要放轻松,不要紧张,当时许柚不理解,就跟平常一样考个试而已,怎么会紧张呢?

到了真正上考场的那一刻,许柚拿着准考证的手竟然有些发抖,即将解放的喜悦和害怕考砸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总会莫名的激动。

她不断地深呼吸,过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第一天考的是语文和数学。

语文不算难,许柚很有把握,就是数学做题时间有点紧,后来都没有机会去回顾检查一遍,所以还挺慌的。

第二天考理综和英语,跟学校最后一次模拟考比起来,似乎高考更简单一些,导致她做题的速度特别快,最后还回头检查了两遍。

英语考试铃结束的那一刻,许柚坐在考室听见隔壁有男生在尖叫欢呼,各种喜悦溢于言表。

那一天,刚好也是端午节。

黎平君没有车,提前跟林冉的爸爸商量好后,搭着林冉爸爸的私家车来到了学校接她们,她还专门从家里带了粽子来分给她们吃。

林冉和许柚高三一直是一个宿舍,两人并不着急收拾,先吃着粽子闲聊了一会儿,才开始慢吞吞将宿舍要的和不要的东西归类,收拾整理好。

再搭林冉爸爸的顺风车一起回去。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七点钟。

黎平君在厨房做饭,许柚就将装着高中课本、练习册和资料试卷的箱子逐一搬进房间,颇有心情地收拾了一遍。

但毕竟是几年的心血和学习的痕迹,许柚足足用了三天才将所有东西整理完毕。

后来的几天,她也没闲着。

经历了春节时外婆的那场大病,许柚知道家里积蓄已经不剩多少了,虽然黎平君没跟她抱怨过什么,她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家早已捉襟见肘。

因此,在林冉提议要不要去毕业旅游的时候,许柚果断拒绝了这个邀请。

利用各种网上和线下招聘渠道去找了一下暑假工,竟真让她给找到了一份,而且还是个工资不错的工作——给一位明年即将中考的小孩儿做家教。

一周上四五次课,如果教得顺利的话,她完全可以将大学的学费赚过来。

高考出成绩已经是大半个月后的事情,因为上午和下午都要上课,那时许柚正在家教的雇主家蹭饭,小孩儿的妈妈特别和善,知道她是今年的考生,还提醒她别忘了查成绩。

许柚借了他们家的电脑,上官网查了一下,奇怪的根本就查询不到。

刚开始那位阿姨还以为自家的电脑坏了,尝试了好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虽然许柚已经在这家家教了将近半个月,但她从来没有自夸过自己平时成绩有多厉害,阿姨一时也没想到那一层。

过了半小时才猛然晃过神来,试探地说:“不会是省内前二十吧?一般前二十都会暂时屏蔽。柚子,你确定你在一中只是中上游的水平,而不是顶尖?”

许柚眨了眨眼,她根本不知道屏蔽的事,也没仔细看过高考成绩查询的注意事项。

回家跟黎平君说了一下,没想到她笑着说:“放心,你们班主任已经打电话来跟我聊过了,你是你们年级理科唯一一个被屏蔽了的考生,成绩会在下周公布。”

虽然具体成绩不知道,但报志愿的事儿已经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林冉这次发挥得一般般,水平不高不低,勉强上了省内的985。

梁子豪就不太行了,英语一直是他的短板,这次简直在英语上栽了个大跟头,他的家人都在劝他复读,势必要将英语提上去。

好多人包括老师都在劝许柚第一志愿报那两所名校的其中一所,要是被录取了,不仅仅是她自己,就连学校脸上都沾光。

许柚却始终坚持自己的意愿,要去分数线低了几十分的北外。

说实话,挺荒唐的。

一中理科状元,省内第二名,竟然放弃了清北,第一志愿要报北外。

黎平君是真不能理解,学校也甚感无奈,到时候学校出高考喜报:本校理科状元,获省内榜眼,已被北外录取。

北外虽然不是什么容易考的学校,但名头始终没有清北大,报出去的话肯定是清北更有面儿。

可人生是自己的,许柚做出决定的时候,就想到了结果,她也会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黎平君跟她争执了一周,都没有结果,最终拗不过她,随便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后来,两人各退一步。

许柚报北外,但专业选了黎平君很乐意的金融学。

去北京那天,因为赶上了新学期的开学热潮,飞机票很贵。

黎平君并没有陪她过去,帮她整理好一切行李,将她送去机场,在航站楼内说了许多叮嘱的话。

这是许柚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单独出远门。

黎平君担心是肯定的,还觉得自己没用,挣不到什么钱,配不上女儿的努力,特害怕她在外面被人嘲笑。

因此,她专门花了大价钱偷偷给许柚买了电脑、手机、手表,加起来花了将近一万块钱。

许柚登机后,安安静静坐在靠窗的角落,望着窗外一架架平时只在天上见过的飞机。

觉得很神奇,拍了张照片给林冉:【我准备走啦!】

林冉:【哇!!!】

林冉:【一路平安,到了说一声,我告诉你一个超级大消息。】

许柚笑了下:【什么消息啊?】

林冉:【到了再跟你说。】

许柚:【?】

许柚:【你这不是成心让我在天上都不安稳吗?】

林冉:【反正也没多远,你睡个觉就到了,但依我对你的了解,你在飞机上肯定不会睡觉,一定要看够外面的云将机票钱都赚回本才罢休。】

许柚:【……就你话多。】

空姐提醒许柚关机。

她关掉手机,瞄了眼手上的电子表,时间显示是二〇〇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十点十七分。

此刻,距离她说出那句“我也想去北京”过去了一年半。

时间真如梁子豪当时所说那样一眨眼就过去了。

去北京这件事。

她真做到了,却没了那个人在身边。

到北京后,林冉兑现起飞前的承诺,给她公布了一个大消息——

【我跟梁子豪在一起啦哈哈哈哈!!!!!!!】

许柚并不惊讶,只觉得这是迟早发生的事儿。

但她还是酸不溜秋地回了两个字过去:【恭喜!!!】

不要像我一样,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一定要狠狠地幸福下去。

……

二〇一一年的春节。

家里多了两口人,许柚有了新的爸爸和弟弟,黎平君二婚了。

结婚对象是一个电子厂的老板,叫周长青,目前所有的事业都是他自己白手起家,逐渐建立起来的。

跟前妻和平离婚后的第二年遇到了黎平君,两人一拍即合,恋爱一年后经过双方子女的同意都领了证。

周长青希望许柚和黎平君都搬过去跟他们一起住。

这不,许柚刚从北京回来,就要加入搬家的行列,她已经在房间收拾了一上午。

中午草草吃完饭,继续收拾。

收到最后,她专门找了个箱子,将所有有关于江尧的东西尽数装进里面,并用胶纸密封了起来。

将东西搬去周长青家的途中,黎平君问过许柚:这是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许柚摇了摇头,没吱声。

被她问烦了才说,只是一些不重要的玩意儿。

但她心里很清楚,这不是什么玩意,是她年少时的梦想,是她再也找不回的少女心事,是她不甘心、至今难以丢弃的遗憾。

……

许柚大学后,留了爱上书屋会了打扮,也学了很多以前从未尝试过的技能。

为了让性格活泼起来,她专门报名了学校的广播站,给自己找了点儿事做,也让自己多说说话。

二十岁的许柚漂亮长开了不少,身高从高中的一米六拔到了一米六三,乌黑柔软的长发落在肩上,皮肤白如瓷玉,眼睛漆黑明亮,干净水润,经久不变的少女感招来了不少男生的喜欢。

有人跟她告白过,是同一个专业的男同学,但都被她拒绝。

二〇一一年的北京初雪在十一月底降临。

许柚跟舍友出去逛了一圈,冷得发抖却仍坚持在雪中望着这银白的天地,瞧着满天的雪花从晴天飘落。

舍友问:“你家乡那边也经常能看到雪吗?”

许柚点了下头:“一年会下那么几场。”

舍友感叹了声:“真好,本南方人只有在大学才体会到,真的好漂亮啊!跟韩剧里一样,我们过几天去故宫转一圈吧?拍一下照片什么的……”

许柚想了一下最近有什么安排:“可以啊。”

舍友:“可惜我们都是单身狗,这么美的初雪,就应该跟男朋友一起出来看啊。你看前面那一对都亲上了,也不怕吃到雪碴子。柚子,你有喜欢的人吗?我看我们学院有挺多男生喜欢你的,但是你好像都没什么兴趣”

许柚安静地垂下眸,将飘在她手上的雪粒捏碎,片刻才说:“有啊。”

“有?”舍友不可思议道,“谁啊?是我们学校的吗?能被你喜欢,那一定长得很帅,很话,突然就止住了声音,没声儿了。

舍友瞧她脸色,也识趣地闭上了嘴。

走回宿舍的路上,许柚浅棕色的雪地靴踩到雪地上“吱吱”地响,她默了默,独自想着事情

三年了,江尧。

你还记得我吗?

这个冬天过去,我就真的不要再喜欢你了。

——这是她做过无数次却从来没有实现过一次的决定。

许柚每次都告诉自己,要忘记过去,要忘了他。

却从未真正做到。

二〇一二年的六月,是全国都在狂欢的毕业季。

彼时,许柚才大三,还有一年才大学毕业。

江呓在宿舍化好妆,全部捯饬完毕,一边前往校门准备拍毕业照一边打了个电话给江尧:“喂!人呢?怎么还没到?”

电话那端的男声稍许低沉:“爸开车走错路了,正准备绕回来。”

江呓不客气地怼过去:“你不会开吗?”

江尧说:“没国内驾照。”

江呓不耐烦地“唉”了声:“行吧行吧,快点啊,都提醒过你们早点出门了,又不听。”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江益平将车停进校园指定的位置,紧赶慢赶地下车。

江尧也顶着炎炎烈日从副驾驶位出来,走到后备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毕业花束和一些乱七八糟拍照需要的装饰和气球。

三个人,每人手上都拿了点,顺着人流往校门走。

这是江尧第一次来到北外,通往教学区的各种路线根本不熟,在国外习惯说外语的缘故,突然变回中文还有点不太适应。

跟着两位家长的脚步,单手拎着一束花走在身后,因为最近在跟一个实习项目,还时不时低头瞥一眼手机。

白衣黑裤,肩宽腰窄,大长腿,趋于成熟的干净气质。

一路上,招来了一堆花痴的少女心,纷纷讨论这又是哪个学姐的男朋友这么帅气,毕业之际工作繁忙还要来给女朋友送花。

酸都酸死人了。

许柚昨晚熬夜赶了个大作业,这会儿才起床。

舍友从楼下买了午饭上来,激动地说:“你知道吗?我刚刚在教学区那边碰到一个超级大大大大大帅哥!”

许柚拿起牙刷走去阳台准备刷牙,无奈地问:“是有多帅啊?至于你这么感叹吗?”

“真的巨帅!主要是气质很好!”舍友叹了口气,“可惜我不敢对着人家帅哥拍照,不然一定拍下来让你看看,比我学校见过的所有男生都帅,他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看样子应该是早就毕业了吧?”

许柚边刷牙边含糊地说:“既然不是我们学校的,那他来我们这应该是为了大四那些学长学姐毕业的事吧?估计已经名草有主了哦。”

舍友摆了摆手:“有主又怎样?也不妨碍我们欣赏帅哥啊?柚子,你等下有空吗?我们去拍毕业照那边看看呗?听说今天是德语、法语和日语系的人在拍毕业照,我们去围观一下,看看都是怎么进行的,明年就到我们了。”

许柚刷完牙,漱了漱口:“不了,我等下有事。”

舍友不满道:“什么事啊?你怎么总是这么忙?”

“今天广播站是我值日,我得去一趟。”

“又是广播站,行吧行吧。”

许柚换上衣服,化了淡妆,就出门了。

去宿舍楼下的店铺买了两个面包,一边吃一边往广播站走,途中遇到来来往往穿着正装的毕业生,眸中难掩羡慕。

到了广播站,许柚先将准备好的稿子读完,紧接着喝了口水,开始放歌。

这周的广播主题是初恋。

初恋是什么?

大概像李子一样,又酸又甜又苦。

如果非要选一首歌放的话,她应该会选《告白》,这首是在她手机里循环了好久却百听不腻的歌。

许柚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下,音乐很快就从全校的广播传了出去。

“因为你爱上整个夏末,我开始迷上你暖暖酒窝。”

“你和我光脚并排着坐,天南地北什么都说。”

“我的小心思比你想象得还要多,自己都难琢磨。”

“没想到你却使坏骗我阖上双眼,偷偷,吻了我耳朵。”

那年夏天,江尧走在北外的校道上,听到一首《告白》。

怎么也没想到,那是一个暗恋了他五年的女孩放出来的。

有时候,许柚在想,如果当年江尧也喜欢她,那张告白信真的被他看见,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或者,当年她不那么胆小自卑,跟他告白,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可事已至此,过了这么多年,早就不能回头了。

许柚经常一个人在深夜田径场跑步累到蹲下,想起以前的过往,总会莫名其妙地想哭。

她咬着唇,喃喃地说:“我错过你了。”

她应该勇敢去追才对,而不是一昧等着被发现被喜欢,世界上那么好的江尧只有一个,能让她惦念了五年的江尧只有一个。

假如她知道,她能喜欢他这么多年,她一定会在高二那年对他说上一句话——

“我喜欢你。”

暗恋太苦。

她再也不想经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