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21章 21.



作品:《摘星

关于江尧出国的事, 许柚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问他。

譬如,去什么地方上学?上完学还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

可她最终一个都没问出口。

梁子豪说得对,人的想法总是无时无刻在变。现在说会回来的人, 最后到底回不回还是个未知数,亦或者在国外取得好成绩, 毕业后直接就在那定居工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冉问:“你现在对他的喜欢还有多少?”

许柚不清楚,这种东西真的无法用具体的数量来衡量。

前阵子发生了那次告白乌龙后, 她说过, 她对告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他喜不喜欢她都没关系。

可现在再问自己一遍, 真的没关系吗?

真的吗?

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在没人知道的地方, 其实她也藏着一个不愿告诉任何人, 若实现不了那就一辈子都不说出口的愿望。

她想追随他的脚步, 跟他上同一所大学, 用自己的方式陪在他身边, 就这样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会不会日子久了, 他也能发现她的好, 继而喜欢上她?

实在不行的话,那五年后大学毕业她再告白一次,而且是当面告白, 他会不会接受她?

——这是藏在心底, 不敢跟人共享也害怕被嘲笑的秘密。

林冉说:“别想太多,喜欢这东西其实挺不值钱的,尤其是学生时代的喜欢,看见这个帅就喜欢这个, 看见那个帅就喜欢那个。”

许柚还记得她当初劝她告白时的说辞,跟现在完全不一样,这是又开始胡咧了?

“你别不信。”林冉看她,“你对他现在最多只到喜欢而已,连爱都算不上,因为你不了解他。说实话我们都不了解,只喜欢一个人的表面的话,那还算不上爱吧?感情也没那么深,或许你了解之后就不喜欢了。而且,过几年估计你连江尧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

“……”

“谁没喜欢过一两个帅哥呢?小学我还暗恋过人呢……不过现在长残了就没兴趣了。”

林冉说得很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的人也的确如此。

就连许柚都不敢保证,如果江尧不出国,两三年后她是否还会喜欢他……

可即便如此,现在该难受的,还是会难受。

一想到一个月后再也看不见他,高三也不见他的身影,总感觉心脏某处空了一样,挺不是滋味。

第二天上学,许柚没有找江尧说话,当然他也不会主动找她。

两人对视过后,都会出现一阵短暂的沉默,一种无形的压抑气氛在他们之间蔓延,显得特别尴尬。

今年的高考很不巧,在六月的第一个周末进行。

高考那一周高一高二级只需要上一天课,就可以连放六、七天的高考假期了。

那一天也恰好是星期一,升旗仪式照常举行。

仪式后半程专门由高二级的级爱上书屋竞赛,全校只有两个人拿到了获奖名额,一个一等奖,一个三等奖。

一等奖的获得者毫无意外是江尧。

他在众人仰慕的目光和彻响的掌声中走上升旗台,每一步都走得不急不躁,干净的蓝白校服将他身形衬得宽阔高大。

有那样的实力却总是不卑不亢,许柚看得出来,很多同学和老师都挺喜欢他的,也有不少尖子生将他作为榜样,去学习去追赶。

张悦瞧见这一幕叹了口气。

许柚站的位置刚好离得比较近,听见了她跟四班班主任的一段谈话。

四班班主任瞅着台上说:“听说你们班第一要走了?”

“对。”张悦无奈道,“本来以为拿了这个奖保送基本就稳了,但他放弃了。”

四班班主任并不觉得可惜,“可能是人家家长改变了主意,觉得出国比较有前途,说实话他这能力去哪儿都能吃得开,也不必觉得可惜。”

“确实喔。”张悦笑了下,“不过也是因为一些事才这么突然的啦,我跟你说……”

许柚竖起耳朵想听清楚,奈何后面的那些话张悦是凑在四班班主任耳边说的,像是在谈论什么八卦一样,不能让附近的学生听到。

谈完这段话,四班班主任长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那真是没办法,他家应该还挺富裕能支撑费用的吧?”

“能的。”张悦高跟鞋踢了踢脚下的石子,“他妈妈是教授,爸爸开公司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希望他以后越来越好吧。毕竟是带了快两年的学生,会考后一周就走了,别说还挺不舍的。”

“这么快?”

“嗯。”

会考后一周?

许柚听见江尧走的具体时间,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她仔细算了算时间,明天开始放六天的假,放完回来周一进行会考,会考后就只剩下四天了。

四天,一眨眼就能过去。

许柚恨死了这为了给高考腾考场而多出来的六天假期,白白让他们少了六天的时间相处。

升旗结束,回教室的路上起了一阵风。

有沙子吹进眼睛里,许柚眨了眨眼,差点儿哭出来。

她忍着那股难受劲儿,眯着眼视线模糊地盯着走在前面的江尧,多少带了点贪恋。

想的却是看一眼少一眼,以后真的没得看了。

林冉瞥她一眼,一惊一乍道:“柚子,你怎么哭了?”

“……”

这句话在喧闹吵杂的楼梯间引起一阵诧异,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转过头来看她,梁子豪也好奇地扫了眼。

许柚顿感丢脸,揉了揉眼睛:“没哭,是刚刚沙子进眼睛里了。”

大家才笑着移开了视线。

许柚盯着某人的背,小声嘀咕:“……现在倒挺想哭的。”

连平时没怎么说过话的同学听见她哭了,都关心地转过身来看他,他却毫无动作,哪怕一个眼神,都没能给她施舍。

许柚揪紧校服的衣摆,愈发觉得难受。

林冉估计猜到她在想什么,挽着她的胳膊,无声地安慰,没说话。

下午放学,许柚将假期作业全部收拾好,转身瞥了江尧一眼,发现他桌面放着一个看上去很新的橡皮。

——是她给他的那个。

许柚张了张嘴,下意识想拿回来,顿时又将即将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算了,让他拿着她的东西挺好的,说不定会带出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许柚转过身,刚要拿起书包离开。

江尧突然走过来,将几本书放在她的桌面上,沉默了一会,小声问:“要吗?”

许柚明显一怔,抬目看他。

除了水瓶掉在地上的那天,他已经好几天没跟她说过话了,听见这句话,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现了什么问题。

江尧等她决定,也不急。

许柚被他目光烫到,稍稍挪开眼,看向他拿过来的几本书,全是数学、物理和一些练习册。

里面密密麻麻铺满了他上课时做的笔记,数学比较少,物理还挺多的。

重要的不是笔记,而是这是他用过的东西,属于他的东西啊,对于许柚来说,比什么都宝贵。

所以这是要干什么?

给她?

许柚瞧见扉页他开学时写上的“江尧”二字,眼睫颤了颤,心脏忍不住狂跳,仿似傻了一般,呆滞地盯着那两个字,眼睛都有些失神了。

静默片刻后。

许柚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突然看着他很狂地问了一句:“能把上学期和高一的也给我吗?”

说完这句话,许是她也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很不妥,越说越没底气,“快高三了,复习应该都能用到……反正你……也不需要了……”

此刻教室里根本没几个人,安安静静的,即便说话的声音不大,也能制造出回音。

等了一小会,都没听见他的回答。

许柚咬了咬下唇,觉得自己挺不要脸的,刚想说算了,就听他低低地笑了声,点头说,“下周吧。”

“……”

就这么答应了,许柚被这声笑勾住了魂,凉了好几天的小心脏又瞬间被揉得热乎乎的。

……

男人真是可恶!

临走之前还来“勾引”她,而且是打一巴掌给一颗糖那种。

假期林冉和许柚出来玩耍,听说她这件事儿后都要笑疯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过同样是朋友,江尧就没给我留笔记啊,说明你在他心里还是挺特别的……”

“特别有什么用?”许柚郁闷地说,“下周就要走了,再过几个月他就十八岁了,都要成年了。成年后应该会考虑一下谈恋爱这方面的事吧?毕竟国外比这边开放一些。”

林冉:“可能哦,而且他那么帅,估计会有挺多女生喜欢他的。”

那他女朋友一定很幸福,许柚在心里想,鼻子忽然有点酸。

会考前一天,林冉爸爸拉上林冉和她一起去爬山。

累死累活爬到了山顶,看见一棵长了几百年的许愿树,树杈挂满了不同颜色的许愿牌,上面承载了大大小小的愿望。

许柚一直都不是很信这些。

林冉爸爸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掏钱买了两个牌子让她们写好,自己挂上去。

林冉的梦想很简单。

世界和平,家人健康,高考顺利。

许柚纠结良久都不知道如何下笔。

其实她想许愿让江尧三十岁以前不要谈恋爱,大学毕业以后赚了钱,她想尝试去找他,但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太坏了。

最后,她只许了两个愿望——

1外婆和妈妈身体健康。

2祝他一生平安,前程似锦。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隔着上千万里的国度,一定要健健康康地生活着,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他们真的能相遇。

那时候,不管多少岁,她应该都可以将他认出来吧。

-年少时喜欢过的人。

-这辈子她都不想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