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摘星 > 第20章 20.

第20章 20.

江尧的数学竞赛在五一放假的第三天, 也就是周六上午进行。

放假前刚好是林冉做值日,她一下课就去了实验楼搞清洁到现在还没回来。

许柚收拾好书包,坐在位上无聊地等她, 瞧见正在收拾的江尧,随口问了下:“你那天怎么去考场?”

江尧没有说司机, 而是换了种说法:“家里人送。”

“哦哦。”许柚点点头,“那就是开车去的吧?应该不用担心迟到之类的问题……”

“不会,九点半才开考。”

许柚发现江尧拎着一个橡皮在草稿纸上使劲儿地擦, 可不管他怎么擦, 都擦不干净。

估计是太久没用过, 橡皮都有点变硬了, 不仅擦不掉铅笔的笔迹, 还会弄得一团黑, 特别难看。

有些许强迫症的许柚翻了翻抽屉, 将一个没用几次的新橡皮扔给他:“你用这个吧, 竞赛肯定要涂答题卡, 涂选择题什么的,别到时候不仅擦不干净还将选项的框弄黑了。”

江尧愣了愣, 本来想说放假去买个新的, 想了想还是收下,并说了声:“谢谢。”

林冉一回来,许柚就跟她一起走路回了家。

……

最近的日子过得都挺惬意的。

学习任务还没有到很重的时候, 每天上上课、做做作业, 一天就这么过去。

由于会考的缘故,学校还专门将下次月测给取消掉,没了考试压力,更是轻松得不行。

许柚的数学虽在上回退步了不少, 但后来的随堂小测和作业都发挥正常。

数学老师样子看着很凶,没想到人还挺好,猜到她因为月测的成绩有些气馁,还专门鼓励了她一下。

说她其实挺聪明的,又勤奋又肯吃苦。

只是下次不要那么粗心,连一些送分的选择题也做错,就肯定能拿回高分,让许柚的自信心回笼了不止一倍,也更喜欢数学了。

许柚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起码会持续到高考的那一天。

却没想到会考前两周,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一天的体育课,许柚又来了月事,向老师请假并没有下去操场集合,而是安安静静地拿了本书在教室里翻了翻。

临下课的前几分钟,她担心下课后洗手间会很多人需要排队,便提前去了一趟,出来时无意瞅见江尧跨着极大的步子从楼下走上来,单手捂着耳朵,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冲进了男厕。

许柚有点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往坏的方面去想,先一步回了教室。

然而,接下来的两节课,江尧都没有回来。

他的位置空空如也,连人影都不见。

许柚开始有点慌了,左眼的眼皮总在跳,感觉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问了问梁子豪:“江尧呢?怎么体育课上完人都不见了?”

梁子豪默了一阵,瞬间收敛了那股开玩笑的劲儿:“他?打球的时候,不小心被球撞到侧脸了。”他在自己脸上指了指,大概是这个位置……

刚好在左耳附近。

许柚立马联想到江尧捂着耳朵进洗手间的画面,睫毛颤了颤,担心地问:“严重吗?”

梁子豪说:“不清楚,这得问医生啊。但看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有点悬……”

接下来的课,许柚都有些没精打采。

起初她以为她不告白,其实就是不在意,不在意也等于不那么喜欢了,可现在才发现,她对他的喜欢从来没有减少过。

过了那么久,这情绪随他变化而变化的老毛病还是时不时的会犯。

某一课间,许柚独自上三楼校医室瞅了眼,从门口假装不经意地路过瞧一瞧里面。

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连校医都不在。

许柚越来越觉得奇怪。

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侧脸,想象了一下球飞过来会伤到什么?

毁容吗?眼睛吗?

还是耳朵?

许柚想来想去,都是白搭,真实情况只有问他才清楚。

晚上,做完作业,许柚盯着那个黑下去的qq头像,一边抱着肥橘撸猫一边思考要不要问一下江尧有没有事儿。

她纠结了大概半个小时,最后还是闭着眼发了过去。

【江尧,你没事吧?】

结果,到了凌晨都没收到回复。

许柚熬不住就睡了。

第二天上学,她比以往早了足足半个小时到学校,就为了看看江尧今天会不会回来。

可到了早读课上课也没见他身影,书包像昨天一样挎在椅背上,根本没有拎回去。

许柚的心情不可避免的有些沉重,连英语都看不下去。

直到身后出现“吱——”的一声,有人拉开椅子坐下,她猛地回头,比梁子豪反应还要快一些,注意到江尧回来了。

江尧被她这反应吓了一跳,有些意外地看她一眼:“干什么?”

许柚傻乎乎地笑着摇摇头,又转过身开始背单词去了,瞧见他没事后,盯着单词表笑得合不拢嘴。

江尧却在她背过身后,压下了眉眼,脸色微沉。

梁子豪投来关心的眼神,问道:“兄弟,没事吧?”

江尧摇了一下头,扯唇笑了下,却不带一点情绪,眸色淡到了极致。

男生没有女生那么心思细腻,看见江尧这表情,也只是误以为他没睡醒,还有点困而已,并没有当一回事。

许柚坐在江尧前面,没法老是转过身去看他,更不会发现他的异样。

但暗恋的人心思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强得多,没过几天,她就发现江尧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具体哪儿不一样,她说不上来。

以前江尧会主动找她聊天,有时候还会请教她英语,现在他又变回了以往孤僻的状态,总是一声不吭。有时候她说话,他还会无视……

许柚第一时间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或许是她做了什么事儿惹他不高兴了才这样,可回想了半天都想不到自己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一直到会考的前一周,她去饮水机接水时,无意听见老师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问江尧会考还考不考?

许柚蹙了蹙眉。

为什么会考不考?江尧的保送还没确定下来吧?怎么就不用考会考了?

许柚带着这个疑问去饮水机接热水,因为在想问题,被烫到了没发现,左手的食指红了一小圈,隐隐有起泡的趋势,还挺疼的。

她甩了甩手,拿着水瓶返回教室,迈进后门时,瞧见林冉和梁子豪在聊天,因为离得太远,并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离得近了,才能捕捉到一点点关于他们聊天的信息——

林冉一脸惊讶地问:“不是吧?江尧要出国?怎么这么突然啊?”

梁子豪像是知道原因,又像是不清楚,估计他也是一知半解,刚得到消息:“还行啊,这在我意料之内。这学期不有很多人出国留学吗?刚好高三快到了,该出国的都在准备出国了。”

林冉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可之前他不是说了要去北京上大学的吗?”

梁子豪的思维方式很简单,也只是从江尧的角度出发:“人的想法是会变的嘛,况且像江尧这样的三好学生,出国挺适合他的,比那些为了逃避高考出国的人好多了。或许他不喜欢清华北大了呗?”

“那什么时候走啊?”

“这个月。”

梁子豪话音一落,许柚没留意用刚刚被烫到的手握住水瓶,本来就被烫伤了,这下又被烫一下,直接疼得她低呼了一声,撒开了手——

水瓶“嘭”的一声掉在地上,瓶盖歪了,刚装好的水正从缝隙里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许柚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刚好撞上从走廊外进来的江尧,他比她高得多,视线越过她,一眼就看见发生了什么,也瞅见了她被烫得发红的手。

许柚转身朝他看了一眼。

他侧了侧身,语气沉着冷静:“你先出来吧。”

许柚已经不在状态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准备出国,这个月就要出国的事儿,巴巴地瞧着江尧将她的水瓶捡起来,拿拖把过来吸干地上的水渍……

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地面。

许柚想问问他关于出国的事儿,可与他对上视线时,又一句话都问不出来,喉咙像被堵住了一般,干得发哑。

别说说话了,她都感觉自己有点喘不上气。

恍惚觉得他陌生了很多,像变了个人,之前的一切都是她自行臆想出来的错觉。

不然出国这种需要慎重考虑的事儿,连朋友都不能告诉一下吗?

林冉知道许柚肯定知道那件事了。

放学之后,两人一人捧着一杯奶茶,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沉默了好久,似乎都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出国意味着什么?

往好一点想,是他们在不同的地方上学,他去更好的地方深造。往坏处去想,就是他们的人生轨迹从此变得不同,他从原本一直朝前走的直线中,分离了出去,去往与她不同的方向,渐行渐远……

很可能,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