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9章 19.



作品:《摘星

下周月测成绩出来, 许柚果然退步了不少,尤其是数学,直接创下她来到一中后所有月测和期末考的最低分, 连及格线都碰不到。

年级排名也从上次的二十一名降到一百名以外。

许柚看着满片飘红的答题卡。

心情有些复杂。

从高处跌落的感觉挺不好受的,虽然她在考试时就意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但看着极其陌生却属于她的成绩,还是难受了一下。

努力了那么久,才爬到那个位置, 现在一下回到原点。

任谁都有些接受不了。

没退步之前, 许柚一直在班上排名前三。

张悦看重她的程度就宛如江尧。

毕竟成绩起起伏伏, 有人这次高分, 下一次就会降下去, 只有她和江尧两个人稳定到不行。

江尧一直都是第一, 而她也在稳步上前, 怎么看都像一个潜力股。

因此, 这一次成绩大伏下滑。

不仅对她, 对张悦和班上其他人来说,都挺震惊和意外的。

张悦专门找她去办公室, 就这次月测的情况聊过一回。

许柚以为她会问一些“为什么这次退步那么大”“是不是前段时间松懈了”或者“遇到了什么事情”之类的问题。

万万没想到, 她要谈的竟然是作弊的事儿。

张悦已经尽量说得很委婉了:“是这样的,听监考老师说,数学考试的时候, 在你的位置上捡到了一个小抄, 有这回事吗?”

还以为这茬事过去了的许柚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

没忍住在心底腹诽了一句,那老头还真是够记仇的!

虽然没通报级部批评,但跟班主任告状了。

许柚点了点头。

确实是在她桌子底下发现的, 总不能说没有,她又解释了一遍,“可是,那不是我的小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个小抄扔了过来。”

“扔过来?”

“对。”许柚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景,“那时候我在做题,差不多是填空题的时候,突然有东西碰到我的脚,然后又落到地上,被我不小心踩了一脚,我低头去看才发现是个纸团。”

一中虽然每一间教室都安装了摄像头,但也只有高三大考或者高考这种正式正规的考试时才会开。

像这种连期末考都不是的小月测是根本连开都不开一下的。

所以,真相是什么。

谁也不清楚,到底谁扔过来的,没有人承认,没人看见,也捉不出来。

张悦比那监考老师态度好点儿,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指着别人的鼻子说“你作弊”,但谈话时,却字里行间,弥漫着一股犹疑又让人窒闷的气氛。

尤其是,她在问到为什么这次数学退步这么大,听数学老师说连一些基本的选择题都能出错时,许柚在她脸上看到了怀疑。

刚巧,江尧进办公室拿一份报名表,就摆在张悦办公桌的附近,他走过去时经过许柚身侧,朝她瞥了眼。

因为离得近,也听到了些许内容。

本来已经调节好情绪的许柚,又因这段谈话,心情变得有些低落,而原本在她眼中高大的老师形象也在瞬间消失,变成那种随大流毫无主见的人。

直接导致后面张悦给出的建议,她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全是左耳进右耳出。

谈话结束,许柚拉开办公室门离开,轻轻地吐了口气。

在想别的事情,没怎么看路,险些撞到了站在门外的一个人。

她反应略迟钝地抬眸,看清人后,后退了两步问:“你怎么在这儿?”

江尧看上去已经在这等了一会儿,眉心一跳:“我刚刚进去拿了张表,从你身边经过,你不知道?”

许柚挠了挠头发,无辜地摇头:“不知道。”

“”

细想过后,她又补了一句,“真没印象。”

江尧:“”

江尧眉头皱了下,赶紧略过这个尴尬的话题,低声问她:“老师找你干什么?说上次考试的事?那个老师告诉张悦了?”

许柚无奈地点头,撇了撇嘴,一边往教室走一边说:“对,我还以为这件事过去了,没想到他告了班主任。他们好像都不是真的在相信我,只是碍于找不到更好的证据而被迫地不责怪我。”

“确实。”江尧低低笑了会儿,带了点嘲讽的意味,“因为你也没证据去证明那小抄一定不是你的,所以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有两种可能性,好像人都喜欢将坏的不好的那部分加在别人身上。”

许柚意外地看着他笑:“或许吧。你怎么就不怀疑我?你当时坐在前面也没看到发生了什么啊?”

江尧闻言倏地歪头:“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挺喜欢背书的吧?不至于一点公式都背不下来,再说数学要是背一下就能高分,那拉分也不会这么大了。”

许柚附和着点头:“有道理。”

但前面那句话,总感觉在损她。

是她想多了吗?

到了三班门口,江尧比许柚先一步迈进教室。

许柚紧跟在身后。

午后金黄色的光线从门口轻洒进来,照在他身上,将他的背影漾出了几丝暖意,也衬得更高大挺拔。

许柚盯着他的后背,勾了勾唇角。

坐在位置上喝着牛奶发呆的林冉瞧见两人一前一后进来,“咦”了声,别有深意地笑了下。

这场景,莫名眼熟。

高中时期,班上早恋的情侣每到课间总喜欢窜去教学楼或实验楼,在各种没人的角落亲热。

事后为了掩人耳目,总是这样一前一后地回来,女生还躲在男生背后咬着唇害羞地笑。

但她知道,江尧和许柚肯定不是。

只是有点像而已。

晚上放学回家,许柚将这次月测的成绩单拿给黎平君看,并且主动承认了错误。

没有将“作弊”的事告诉她,也没有找一堆乱七八糟的理由去辩解,是什么影响了她考试才导致如此结果,直接承认自己前阵子对学习不上心,在态度上的敷衍和松懈。

黎平君自然也能感觉到她前段时间的心情低落,尝试问了一下原因,她都不愿意说,便没有再问,也没作过多的责怪,只是让她好好收一下心,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高三。

这弄得许柚怪不好意思的,倒想她骂自己几句,还好受一点。

不过,到了这时候,也确实该收心学习了。

下周四是五一劳动节,也意味着还有一个多月就到六月七日——高三级高考的日子,高考过后就轮到他们会考。

会考结束,学校会离开三分之一的学生。

整个高三级部都毕业放了假,那一栋楼都空了,他们也正式成为了高三的学生。

许柚放弃告白后,面对江尧的心态变了很多。

可能是多了一种无所谓的心理,他喜欢她也好,不喜欢也罢。她都处于一种“不在乎”的状态,如此一来,反而跟他相处得更自然,也没那么小心翼翼了。

他们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江尧还是会教她数学题,她也关心他竞赛准备得如何,什么时候去考试。没了拘谨和约束,聊天的时候什么都敢聊,偶尔也会互怼一下。

体育课前,江尧给了许柚钱,让她等会儿去小卖铺时顺便帮他和梁子豪买水,免得打完球后还要趁着课间跑去小卖铺一趟。

林冉调侃许柚:“你跟江尧都这么熟了?”

许柚抿了抿唇,如实说:“只是朋友而已。”

她知道,他只将她当成朋友,只有她在用朋友的身份掩饰着自己的喜欢。

体育课热身运动结束,老师宣布解散让大家自由活动。

许柚和林冉慢悠悠地去了趟小卖铺,买东西的同时,没忘帮他们带两瓶矿泉水。紧接着,又去树荫草地那儿转悠了两圈,才往篮球场那边走。

篮球场附近绕了一群女生。

她们有说有笑地看着场上的男生打球,视线却总在某几个长得比较帅的人身上徘徊,满脸的少女心事藏都藏不住。

许柚不知道她们在看谁。

似乎也跟她没关系。

她跟林冉找了个还算阴凉的位置蹲下,聊了会儿天。

两人聊到五一假期去哪儿玩的问题,聊得正上头,并没有留意到场上的江尧被轮换了下来,在场边站着歇了会儿。

他还将视线往周围扫了一圈。

在看见对面不远处树下两个像仓鼠一样蹲在地上一边闲聊一边吃锅巴的女生时,低眸勾起嘴角,走过去,一声不吭弯腰拿起放在许柚身侧,瓶身还流着水汽的冰矿泉水,拧开,仰着脖颈喝了一口。

许柚一直盯着地面,并没有注意到他。

等听见动静,转身看见他时,被吓了一跳,仰着头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我又不瞎。”

“”

许柚摸了摸鼻头,自讨没趣地低下眼,没再看他。江尧见她不说话后,也将水瓶放在一边,回到场上。

这默契,这氛围

谁看了不觉得有猫腻啊?

在其他人眼里,多少有点暧昧的意思,瞅见刚刚这一幕的女生都惊呆了。

尤其是别的班,因为体育课跟三班撞在一起上才知道江尧这号人并且喜欢上他的女生,都有些不是滋味地盯着许柚。

许柚眼皮一跳,略无辜地眨眨眼,也没真当一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