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8章 08.



作品:《摘星

如果有一天,我暗恋的事情暴露了。

那一定是林冉害的!

——摘自《柚子日记》

许柚收下江尧的奶茶,林冉抢了梁子豪的可乐。

相比之下,她幸福得就像一只被投喂了的小猫咪,如果身后有尾巴,此刻都要翘上天去了。

却也清楚地知道,江尧对她并无他意,只是单纯地将她作为朋友看待。

朋友又如何?

就算是朋友,许柚也很满足。

梁子豪到底不算小气,没有再因为那瓶仅剩的可乐跟林冉争辩,扯出纸巾擦了擦汗,捧着他的营养快线喝了起来。

期间,朝江尧看了眼,注意到他手上多了只新手表,表现出微微的惊讶。总觉得很眼熟,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类似的。

须臾后,梁子豪幡然惊醒,啊了声:“江尧,你这表……”

这一惊一乍的语气,引得林冉和许柚都转过了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梁子豪不敢置信地说:“不会是前阵子新出的香港回归10周年纪念手表吧?你爸妈给你买的?生日礼物?”

“……”

其实许柚早就发现了。

但现在仔细一看,果然像是那么一回事儿,黑色的表带,银色的表盘,表盘中央有些小设计,但整体看上去低调简约,挺精致的。

原来是纪念表啊,难怪中间有个“十”呢。

江尧乜他一眼,默默地垂了下手。

梁子豪却根本不懂看眼色,还在那儿一个劲儿地说:“真有钱,之前在电视上看见过,要不是我吃饭时看了会儿新闻,还以为你这表又是哪个新出的牌子。生日礼物——啊——”

江尧似乎特别不喜欢他的高调,长腿伸过前面椅子那条杠,踢了他一脚。

梁子豪拖长了尾音,连个“吗”字都没说出来,瞪他:“干什么?”

林冉来了兴趣,加入对话,又问了一遍:“江尧生日过了吗?什么时候啊?”

江尧点了点头,还没说话。

梁子豪就帮他答了:“十月二号,祖国爸爸生日的后一天。所以啊,他们家每年国庆节都会去旅游,就当给他过生日了。他每次都不情不愿的……”他早就看透他了,“估计会这表……也是你妈逼你戴的吧?”

其实江尧是一个特别随和的人。

梁子豪知道他家很有钱,妈妈是大学教授,爸爸是企业老总,还有个长得特别漂亮堪称女神级的姐姐在高三级部。

这些,班上都没什么人知道,因为他从来不说,也从不炫耀。

许柚听完了全程,感觉他们都在谈论一些她平时很难触及到的东西。

例如:旅游。

许柚对旅游没什么概念,因为许海城和黎平君从来不会专门花钱带她去省外的地方玩。唯一的一次还是她六岁的时候,蹭许海城单位的团建,去了一趟省外,玩了大概两三天。

如今一晃过了十年,已经没什么记忆在脑海里残留了。

许柚感觉自己越来越熟悉与了解江尧,从刚开始只知道他在什么班叫什么名字,到现在知道他的生日,也大概能猜到他的家境。

可了解越深,就越是有一股力量在扯着她往后,往后退缩。

许柚眼睑低垂,迅速挥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托着腮,试图插了句嘴:“十月二号,那不就是上周吗?也没过几天啊……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江尧,祝你生日快乐。”

“对哦。”林冉这才想起来要说一句生日快乐,连忙补上,“我也祝你生日快乐,新的一岁,也考第一,守住你第一的宝座。”

许柚笑了下。

江尧先是一愣,而后缓慢地应了声:“谢谢。”

许柚嘴角微勾,觉得挺突然的,没想到江尧的生日就这么过去了。她根本不知道,也没有任何的准备和表示。

如果现在给他什么礼物,好像也有点奇怪。

但她想着,这一次知道了也不亏啊,至少她现在知道了,明年可以提前准备一下,提前祝他生日快乐。

前提是她能不忘记,他们的关系也会像现在这样好。

-

因为月事不能喝冰冷的东西,所以那瓶奶茶,许柚并没有喝。

而是塞进书包,带回了家。

因此,还不小心被黎平君瞅见,数落了一顿:“一天到晚尽买些没营养的饮料回来,牛奶不比奶茶好喝?”

许柚盯着桌上的奶茶,略烦地驳了一句:“那是朋友送的,不是我买的。”

黎平君似乎不怎么相信:“谁送的?林冉?”

“……”许柚默了几秒,免得她刨根问底,干脆应了一声,“对。”

黎平君就没再说话了。

第二天上学,许柚吃完早餐,拿起书包往外走。

瞧见那瓶搁在书桌上的奶茶,想了下,还是决定拿起来,拉开最底下差点儿积了灰的抽屉,藏好。

免得黎平君看见顺手扔了,或者喝了她的东西。

虽然这种事情大概率不会发生,但许柚认为还是要以防万一,毕竟奶茶这东西哪儿都可以买,江尧给的只有一个。

藏好后。

许柚背着书包出门,感觉自己越来越疯魔了,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为了他可以做到这份上。

虽然她挺不愿意承认的,但在日积月累中,对他的喜欢似乎又浓厚了许多。

-

一中每一年的校运会都在十一月初举行。

国庆假期一结束,十月份就过去小半了,全校所有班级除了高三基本都在准备校运会的事儿。

有开幕式的队列方阵表演。

有比赛。

有文艺汇演。

……

算是校园生活里最丰富且最轻松的两天。

由于去年校运会比赛项目女生部分怎么报都报不满,很多位置出现了弃权和空缺现象,惹得张悦不高兴了,专门在一节班会课对女生进行了批评教育。

还说,输了赢了都没关系,名次多少不重要,最丢脸的是连参加都没参加,就说自己不行,干脆弃权。

因此,今年校运会,她强制性要求班里每个女生至少报一个项目。

班会课下课。

许柚着急地跑了趟洗手间,回来后看见成堆的女生从体育委员那儿散开。大家基本都报完自己心仪的项目,只剩下几个不怎么讨喜的项目还有名额。

许柚拿起项目表看了眼。

跑步只剩下长跑。

连一些跳远、跳高都没了,余下的全是女生做起来不怎么好看且吃力不讨好的项目。

反正已经这样了。

许柚也不着急报名,问了下林冉:“你报了什么?”

林冉说:“八百米啊,随便跑跑。本来想报个一百或两百米的,但是一看我们班瘦瘦小小的女生还挺多的,总得让让人家不是?不然显得很不道德,就报了个小长跑。”

“……”

也是。

许柚和林冉身高都不算矮,尤其是许柚,虽然看上去挺瘦的,但绝不是那种羸弱的瘦。

“所以,我要报什么啊?”许柚好纠结,在几个项目之间徘徊,一直选不下来,因为都不是她擅长的运动,有的她连做都没做过,“刚好八百还有一个名额,要不跟你一起报个八百算了?”

“可以啊。”林冉笑了笑,“然后我们一起跑,一起加油,一起垫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林冉笑得正开心。

梁子豪从饮水机那边回来,视线掠过她那张笑得丑不拉几的脸,贱兮兮地说,“笑那么开心,中彩票了?成暴发户了?喂!送个金链子给我呗?”

林冉立马抚平嘴角,瞅他一眼,刻意压低了语调,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你最好在我发怒之前,闭上你的狗嘴。”

“……”

许柚有些没劲儿地扯了扯林冉的衣袖:“哎,别闹了,快帮我想一想。”

梁子豪插一嘴问:“想什么啊?”随即瞄到许柚桌面上那张校运会的报名表,“校运会吗?柚子,你还没报名啊?”

“没有。”许柚无奈地说。

林冉从书包里拿出水瓶,喝了口,问梁子豪:“你报了吗?”

“还没,刚打算去报。”他轻笑了下,“打算跟我们江大神一起报个实心球,看谁扔得远,谁输了谁请喝饮料。”

“喂?”林冉翻了个白眼,“这是班级之间的比赛好吗!不是个人的!”

“那又怎样?又不碍事,总比你们女生佛系参赛好吧?”

“……”

许柚心里打着鼓,默默地瞅了梁子豪一眼,似乎是想说什么,很快又咽回肚子里去,换了个说法,却依旧有些结巴地问:“实心球……难吗?”

“不难啊。”梁子豪见她来了兴趣,给她科普了一下,“实心球比铅球轻多了,也容易很多,里面都是沙子,掌握好技巧,还挺简单的。”

“……哦哦。”

梁子豪又问:“要不要报名?反正我也不会,随便玩着扔过几回,可以让江尧教。他上一年就是报这个的,校运会前几天找体育老师开了个小灶,简单学了一下,就他妈破了纪录。”

还破记录了?

许柚有些惊讶,莫名被“可以让江尧教”这几个字吸引了注意,报名的想法越发强烈。

林冉哼了声:“所以,你才不服,要跟他比赛?”

“不行啊?”梁子豪傲气道。

许柚想了会儿,还是说:“我再考虑考虑。”

-

其实,她早就想好了。

原本是打算跟林冉一起报八百米的,但听到梁子豪说江尧会报实心球,还可以教她,就瞬间转移了目标。

只不过她得矜持一点,不能让梁子豪发现她很急切地想报实心球,也不能让林冉发现她重色轻友。

大概到了下午,许柚突然跟林冉说:“我想好了。”

林冉嗯了声:“你要报什么?”

“实心球。”

林冉乜她一眼:“我就知道你要报这个,被梁子豪那只狗说得我都心动了。气死了,早知道就不报八百米了,跟你一起扔球。”

许柚眉心展开,没忍住笑了笑。没人知道她开心的点是什么,只有她自己清楚。

许柚找体育委员填报名表,本来是只打算报一个项目的。

却被体委百般恳求地说:“还剩下一个八百米,死活没人报,班上除了几个积极的女生,没人愿意报两个项目。我报了三千米,这个八百肯定是跑不了了,要不你一起报了?反正两个项目,一个上午一个上午,也不冲突。”

许柚心特别容易软,且意志很不坚定。

在一些小事情上,被人劝几句,可能就会动摇。

许柚果然动摇了。

反正林冉也报了八百米,可以陪她跑一下,就两圈而已,应该不会太累,就当是锻炼身体吧。

她干脆报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