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2章 02.



作品:《摘星

……说来惭愧。

从小学到现在,我从未如此期待过上学。

——摘自《柚子日记》

天色很快暗下,路灯接二连三地亮起,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温沉没在远方的地平线上。

她们没有在那里停留太久,一根碎冰冰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林冉将垃圾扔了,随口问:“柚子,你明天有什么事吗?”

“怎么了?”

许柚有些心不在焉,仿佛听见背后有什么动静,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篮球场上的人逐渐散开。

江尧将矿泉水瓶的最后一点喝完,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用手背擦了擦额间的汗。看似很急地从篮球场里出来,快步往她们的反方向走,稍一转弯,就不见了。

许柚意识到不对劲儿,连忙将视线收回,却依旧有种空落落的情绪在脑中滋生,词不达意地说:“我……我也不清楚,明天是周一吧?突然想起来……我下周好像要去学校一趟,还有手续没办完,就是不知道是哪一天。”

“办什么呀?”林冉虽然觉得她怪怪的,但也没有多想,“去一中还是七中?”

许柚解释说:“一中,办理学籍登记的事儿。”

“哦哦。”林冉明白了,“明天早上我爸带我去他朋友开的文具店买一些刚需的文具,可以按批发价给我们,还想问你要不要去来着,你要是有空就跟我说一声?”

许柚没拒绝:“好。”

-

然而,跟林冉一起去文具店的计划,最终还是泡汤了。

上了半夜晚班的黎平君刚好第二天有空,早早地拉许柚起床,去一中办理学籍手续,为的就是让她下周顺顺利利地开学。

手续办理并不复杂,填几份表格,交一下文件,没几分钟便结束。

全部流程走下来,许柚仍然有点没睡醒,可还是安静低调地站在黎平君身侧,装作很认真地听她们说话。

老师笑着说:“许柚妈妈,您放心。许柚这孩子成绩本身就不差,学习能力肯定是具备的。我们一中不敢保证师资力量是全禹城最好的学校,但学习氛围绝对是第一,优秀的学生也有很多。能在这样的氛围下学习,状态只会好不会差,不过还是要看她个人的努力程度和抗压能力。”

老师的这番话,十分客套官方且点到即止。

一个学校的硬实力不是通过漂亮的话术来表明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升学率和高考排名。

黎平君不可能不明白。

她满意地笑起来,再随便聊了几句,便带许柚离开。

整整一个下午,许柚都在家无聊地度过。

她将昨天搬回来的杂物逐一收拾好,拿抹布擦了擦,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在黎平君进卧室找衣服打算去洗澡的间隙,问了她一句:“妈,你今天跟老师单独聊那会儿,有问到我是几班的吗?”

话落,许柚抿了抿唇,双眼紧盯着卧室门口,隐隐多出了某种期待。

就在她以为能听到答案时,“啪”一声,搁在窗边的塑料花盆掉了。

许柚循着声音看过去——

一只肥橘从窗台跳下来,毫无做错事的愧疚姿态,“喵呜~”叫着,哼哧哼哧地走到她的腿侧,用肥硕的身体不停地蹭啊蹭。

在外头浪了四天的肥猫,终于饿着肚子回来了。

圆头大脸,叉开双腿,敞着肚子,躺在地上毫无形象地舔毛,时不时瞅她一眼,以传达某种讯息。

几天不见,许柚生气地捏了捏它的肚子。它也没反抗。

她想起还有根火腿肠没吃,认命地拿过来,撕开包装,一块一块地掰开扔在地上,又喊了一声:“妈!”

黎平君找好睡衣出来说:“哪个班不是一样?人家老师说了,高三前不分重点班,关键是看你认不认真学习,够不够努力。”

“……”

这答非所问的,家爱上书屋习上的本事。

许柚解释说:“我只是想提前知道一下,免得下周开学傻乎乎的不知道该去哪儿。”

黎平君也记不太清楚,仔细回想了一下,低斥道:“你填表的时候没认真看吗?上面不是写了班主任叫张悦吗?到时候直接找张悦老师得了。”

张悦?

许柚想起来了,沉默着点了下头。

待黎平君进了浴室,听见里面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出。她才回房,迅速打开那台破旧得用了好几年且不能常玩的电脑,登上qq问林冉:【林冉,张悦老师教哪个班啊?】

林冉似是很疑惑她问这样的问题:【你问来做什么?】

许柚被那只猫缠着,来不及回复她。

林冉忽地反应过来:【你是……怎么知道张悦的?今天在学校碰到她了?她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啊,长得可漂亮了,是个语文老师。人呢,挺好的,也不严格,还蛮好说话。】

林冉:【喂喂喂?怎么不说话?干嘛去了?难道……】

林冉还没将后半句话敲出来,许柚看见那句“她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啊”已经怔在了原地。

铺天盖地的惊喜朝她袭来,一瞬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

许柚紧盯着屏幕又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没错后,心跳都漏了一拍。

她激动得双手蹂躏了一下大肥猫圆滚滚的脑袋,粗鲁地撸了一把它的后背,似乎还觉得不够,正要将魔爪伸向它柔软的肚子,被它用小肉垫拍了一下。

“喵~”发出抗议。

被抓了一道浅浅的血痕,许柚瞪它一眼,不跟它计较。

重新将视线落回屏幕,瞅见林冉问【你不会这么巧来了我们班吧?】时,又不敢说得太过绝对,委婉了些:【应该是的。】

-

说不开心是假。

剩下一周暑假,许柚都在期待当中度过。

可当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眼见下周一就要到时,又忍不住害怕起来。

生怕出现什么变故,失望又重新砸回到她的头上,被告知搞错了,或者张悦老师这学期不是三班的班主任。

——但她希望,这样的事情最好一件都不要发生。

开学当天,许柚按照闹钟设置好的时间准点起床,边吃早餐边出门,恰好赶上了清晨的第一趟公交。

车内挤满了人,她顺着人流往内挤,发现周围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只有寥寥几个成年人没什么存在感的穿插在中央。

许柚找了个空位站着,听见身侧传来夹着欢笑的窃窃私语,轻轻地吐了口气。

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了新学期的开学氛围,心情不由得跟着有些愉悦。

到站后,许柚快步下了车。

凭着上次来过的记忆,找到高二教学楼,前往语文办公室找张悦老师。

张悦正坐在办公室里跟人闲聊,听说有个七中的学生要转过来,一直期待着。

但说实话,一中的老师对七中同学的印象都不是很好,里面没几个是认真读书的,每天没个正行,只会混日子,却没想到转来的,竟是个清瘦乖巧的女生。

许柚身高不矮,也并不拔尖,十六岁一米六,但骨架很瘦,背影略显单薄。

可能跟她小时候挑食和吃饭时间不规律有关。

她安安静静地站在办公室里,等候“发落”。

还没看几眼,张悦就喜欢上了她。长得漂漂亮亮的,五官称得上精致,不怎么爱说话,从动作也能看出她骨子里的安静恬然。

一般这样的女孩子特别不容易受外界干扰,也很用心学习。从七中的成绩单来看,毫无意外,她都是年级第一。

“来吧,跟着我。”张悦拿起上课要用的教案,走出办公室,边打量她边低声问,“叫许柚是吧?吃早饭了吗?”

“对,吃了。”她声音很轻,点头。

“真好听的名字!”张悦眉眼荡起灿烂的笑,跟她简略交代了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提前了解过我?我叫张悦,教的是语文,目前在带理科三班和四班,三班是我当班主任,所以你现在要去的也是三班。”

听到“三”这个数字,许柚睫毛一抖。

虽早有预料,可还是不受控地瞪大了眼睛,心底忍不住浮起一抹紧张,紧张得吞咽了一小口唾沫。

张悦一靠近门口。

班里的哄闹声瞬间分贝归零,跟有人看门放哨似的。全体同学面带微笑,笑嘻嘻地恭候上学期的班主任进来,却在视线触碰到张悦身后的陌生女孩儿时,愣住。问号几乎悬在每个人的头顶。

“大家好,我叫许柚。”

张悦让许柚自我介绍时,她还没准备好就先开了口,导致出来的声音有点奇怪。

怪干涩的。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让她很难不紧张。

根本不敢朝每个人的脸上看,也不敢乱瞟,只瞧见坐在第二排的林冉笑着朝她招手,用嘴型给她加油。

许柚清了清喉咙,继续说:“我叫许柚,许愿的许,柚子的柚,大家可以叫我柚子。我高一是在七中上的,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转来了这里,有幸来到三班,请大家多多指教。”

大方且恰到好处的自我介绍,让张悦很满意。

她指了指方向,让她去那边第一列唯一靠窗的空位上坐好。

许柚与林冉对了视线,慢慢地朝座位的方向走。

在这中途,她吐了一口气,放松了一小会,肩膀也由刚刚的紧绷回归舒适的状态,不由自主地用眼神去寻找某个人。找了前面的大半圈,没发现,快走到自己座位时,才恍然发觉他就坐在她斜后方的位置上。

一中的教室座位全是单人单桌,没有同桌,这也导致了列与列之间的间隙会小很多。

许柚无聊地目测了一下,大概就一条腿岔开的距离。

不远。

并且离得很近。

此刻江尧根本没看她,而是端坐得很正,背脊挺直,细碎刘海下的眼眸低低地垂着。

看上去像是在发呆,或者在睡觉,可细密的睫毛分明是颤动的,手也在抽屉中捏着一本书的页角,往左侧一翻。

“唰”的一声。

好一个偷看课外书!

许柚压下莫名其妙的欣喜,拉开椅子准备坐下。

却在椅子抽出来的时候,很不幸拉扯地面发出刺耳的“呲——”声,周围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聚集在她身上。

同样,也包括了江尧。

许柚倒吸了口凉气,感觉丢脸至极,抱歉地快速坐下。

坐下时,几乎是下意识地用余光往右侧扫了眼,却在那一刹那,猝不及防地撞进他黑亮深邃的眼睛里。

虽然一秒钟不到,她就别开了眼。

可还是如一头闯进幽深密林的小鹿一样,惊慌又害怕,些微的心虚感从她心头涌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