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梦游记 > 第一零三章 要找领导说情

第一零三章 要找领导说情

(哥哥们海涵,昨天喝多了,今天有点事儿,下把不出意外应该是之前的节奏了)

王言没下多重的手,这么多人都干残废不现实,除了刘金虎,基本上也都是皮外伤。抹点红花油,十天半个月的也就好了。

“嘶……操他嘛的,这小子真特么能打。”

“是啊,咱们这么多人愣是让他放翻了,哎吆……”

见王言走远,众人长出一口气,哼唧着骂骂咧咧的爬了起来。

“虎哥,你没事儿吧。这孙子太能打了,”

“是啊,虎哥,你的腿还好吧……”

这是俩有眼力见的,上前打算合力扶起刘金虎。

有人反应过来,赶紧的过来帮手:“虎哥,咱们就这么认了?”

刘金虎呲牙忍痛被三人扶起,没好气说道:“咱们这么多人都没干过人家一个,不认你有什么办法嘛?难道为了这么点事儿就弄死他?”

杀人是那么轻松的嘛?平时吹吹牛比也就罢了,动真格的他也没胆。对自己几斤几两刘金虎还是有点儿数的,又不是真的亡命徒,他也就只是一个倚仗自身勇力,聚集起一票兄弟吆五喝六耍威风的小流氓罢了。

至于找更狠的人出手,想一想也就放弃了。刚才王言那云淡风轻的狠厉,他可是开眼了,想想都特么害怕。他见过手里有命案的,都没那么狠。要是不能直接弄死还是别招惹,他还没活够呢。

见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聚到面前,刘金虎故作洒脱的说道:“行了,你们也别不服气,就那两下,一看就是练家子,咱们这顿打挨的不怨。我这做大哥的,腿差点让人家给断了都没有说什么,你们这一个两个的摆脸给谁看呢?就这样吧,又没有深仇大恨,以后见到他客客气气的也就是了。”

“那个谁……赵家庆呢?”

外边的一人招呼道:“虎哥,他们在这呢。”

刘金虎面前的人懂事儿的站到两边,让出了外面打着哆嗦、颤颤巍巍的赵家庆几人。

迎着一片不善的目光,赵家庆是个识时务的,“啪”一下就跪地上了,颤抖的说道:“虎哥,我不知道他这么能打,真的,我……”

其他几个也有样学样赶紧的跟着跪下。

“虎哥,你大人有大量……”

“是啊,虎哥,我们不是……”

………

几人争着抢着嗡嗡嗡嗡的大声说着祈求原谅的话,昨天被打一顿,今天又被抡一顿,这眼看还要来一顿,多少有点儿受不了。不光如此,情况到了这个地步,有没有先不说,他们几个欠王言的钱是指定要给的。而找这虎哥出头,也不是白叫的,他们也是答应了给钱的。他们跟本承受不住,这是要逼死他们。

刘金虎不耐烦的喊了一声:“行了,都闭嘴吧,别喊了。”见几人停了求饶,哆哆嗦嗦的看着他,继续说道:“事儿呢,我没办成,也没脸跟你们要钱。碰上硬茬子也不怪你们,就这样吧。”

说完,不管跪在地上哭着感谢的几人,由手下兄弟搀扶着走了。

他不是不想收拾赵家庆几个,只是先前被人一顿抡,又可耻的认了怂,已经威信大跌了。现在摆出一副做事规矩,做人仁义的样子,也是为了摆一摆江湖义气,多少的挽回一下子,也是聚一聚被打散的人气。这是他这么多年行走江湖,用他智慧的脑子总结出来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过一段时间等此事冷却淡忘,他又是那个横行城南的虎哥。

见刘金虎带人走了,赵家庆几人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长呼一口气,瘫坐在地。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没有人说话。

良久,张军说道:“咱们上哪弄那么多钱啊?房子不能真给了他吧……”

“不然呢?还能怎么办?”

“哎……”

叹了口气,几人撑着站了起来。

注意到赵家庆呆呆的没有动作,张军扒拉他一下子:“你还愣着干什么?走吧……能借多少是多少,先凑凑吧……”

尽管是赵家庆起的头,他们也动心了,可人性就那样,几人说不怨赵家庆不可能。只是都这个逼样了,怨不怨的有啥用啊还。王言那么猛,虎哥都认了,他们也没有赖账的心思了,那钱该给还是得给,谁也跑不了。

“啊……哦……”

赵家庆回过神,呲牙站了起来:“咱们上哪弄那么多钱啊?有人肯借钱给我们吗?”

张军几人沉默了。

都不是正经过日子的人,没事儿还好打牌,亲戚朋友也都知道他们什么货色,想借钱确实费点儿劲,更何况数目不小。

“那你说除了卖房子还能怎么办?”

赵家庆想了想说道:“走,咱们找领导…………”

…………

王大山默默的干着活,不时的偷眼看不远处的王言。

冷静下来之后,他也大致明白了咋回事儿,那一看王言就是没少赢,要不然赵家庆几个也不会气急败坏的找那么多人过来。

只是那个刘金虎他是听说过的,在这一带那是风光无比,响当当的大哥级人物。王言给他抡那个逼样,还敲了人家五千块钱,王大山这从小到大老老实实也没经过这阵仗,多多少少的有些没底。

王大山想了半天,走过去蹲在王言旁边说道:“要不……要不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不是好惹的,咱们惹不起人家。”

他说这话王言理解,一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嘛。可殊不知,很多事,很多人,都是你让三分,他近三尺。尤其还是赵家庆、刘金虎这等货色,绝对的欺软怕硬的选手。

“都已经得罪死了,要是就这么算了他们还以为咱们好欺负呢。再说那也是我辛辛苦苦赢的,怎么能算了呢。”王言坐在地上不在意的说道:“你就踏踏实实的放宽心,我自己能应付,不会让他们影响你们的。”

事情是这么个事情,王大山能明白,就是总是改不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

听王言的话,以为是误会他怕被牵连,不敢担事,王大山赶紧的张嘴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王言摆了摆手没让他继续说:“我还不知道你嘛,别多想。他们也就是仗着人多,我的实力你又不是没看见,别说刚才那些人了,就是再多都不是问题。”

“哎……我才想起来,你小子什么时候那么能打了?”

随手耍了两招,王言笑道:“我家里那么多书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两本关于武术的,没事儿自己瞎练而已。好了,别想没有用的了,赶紧干活吧,晚上还开荤呢。”

也不管王大山的将信将疑,王言喝了口水继续干活。

见他如此,知道他是心意以定,王大山尽管心中打怵,但也不再多说,起身回去埋头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