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31章 二之宫椿不会善罢甘休



作品:《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请说吧。”

北条诚微笑的看着眼前的新垣同学。

他对于陌生人还是愿意给出一定的礼貌的。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新垣同学略微欠身的道:“我是一年级a班的新垣爱衣,是小椿的朋友。”

‘看在你的名字和新垣结衣那么像的份上,我就稍微多给你一点耐心吧。’

北条诚心中嘀咕一句,说道:“二之宫椿有什么事要你和你我说吗?”

“和二之宫同学没有关系,是我有话想要问你。”

新垣爱衣看向北条诚的眼神忽然变的不忿,说道:“我知道的,你在和小椿交往对吧?你对小椿做了什么?”

“如果你是来质问我这些无聊的问题那我可就不奉陪了。”

北条诚皱起了眉头。

“你把小椿当成什么了啊!”新垣爱衣愤怒的道,“你不是他男友?好歹也关心她一下啊,她已经三天没来学校了你知道吗?”

“首先,我和她不是交往关系,其次,我不在乎。”

北条诚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太差劲了!”

新垣爱衣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怒不可遏的道:“小椿这段时间一定是因为你才变的那么无精打采,你难道就没有愧疚之情吗?她要是出现什么意外你也不在乎?”

“哦?”

北条诚依旧镇定自若,他认真的盯着新垣爱衣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她的眼神没有愤怒。

‘二之宫椿派她来演这出的?’

北条诚承认自己有点在意了,他那天确实是对二之宫椿进行了精神上的虐待,如果她真的因此一蹶不振,他还真的会愧疚。

北条诚眼神闪烁,想了想,轻笑道:“新垣同学,我应该比你想象的还要了解二之宫椿,我猜猜……是她派你来演这出戏码的对吗?”

他在诈她。

“你,你在说什么……”

新垣爱衣的眼神顿时一乱。

“呵。”

北条诚心中大定,打断了她的说话,说道:“别想狡辩,你的演技太弱了,我看不出你有那么生气。”

“……”

新垣爱衣盯着北条诚看了许久,忽然笑了,说道:“北条同学,你好厉害。”

‘这个女人果然和二之宫椿是一丘之貉!’

北条诚松了口气,他就知道,二之宫椿的朋友不可能会是什么正常人。

他之所以会怀疑新垣爱衣在演他,其实还是因为土御门阳太在他面前说过,新垣同学是个喜欢当学生会长女友的人。

而且……他不信二之宫椿会因为被他恐吓了一顿就留下了心理创伤。

“二之宫椿有什么目的?”

北条诚平静的问道。

“小椿也没你想的那么坏啦。”

新垣爱衣撇了下嘴,嘀咕道:“只是要我把你骗到她家去而已。”

“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北条诚面不改色的道:“你现在就联系她,就说我想和她见一面,可以吧?”

“你想对她做什么?”新垣爱衣警觉的看着北条诚,“你要是胆敢伤害小椿的话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只是想问她一个问题而已。”

北条诚礼貌的说道。

“嗯……”

新垣爱衣犹豫的拿出手机,低下头,似乎在给二之宫椿发信息。

“小椿说可以。”

她很快就抬起了头,说道:“她说她在上次和你去过的那家蛋糕店等你。”

“失陪了。”

北条诚点了下头,神色自若的转身,朝着校门口走去。

“二之宫椿那个女人绝对不怀好意,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就是了,何必要让那个新垣爱衣来这么一出?”

北条诚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呢喃道:“还是说她想要向我报仇?”

他带着杀意来到了和二之宫椿约会过的蛋糕店。

……

“爱衣那个叛徒,竟然把我出卖了,这样我还怎么向那个混蛋一雪前耻啊!”

一名金棕色中短发的少女一脸烦闷的坐在蛋糕店中,涂抹着浅粉色的唇彩的薄唇咬着吸管,满脑子都是那天手握竹剑的少年。

“胆敢这样羞辱我……”

二之宫椿回忆着那天北条诚对她的戏弄,咬牙道:“我决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她那天从医院回到家之后就越想越气。

她虽然很感激北条诚将她从伊势岛手中救出来,但是一码归一码,那天在他手中遭受的屈辱她也是不会忘的。

“我一定要让北条诚彻底的爱上我。”

二之宫椿打定主意。

她认为北条诚的存在简直就是对她魅力的质疑,那个男人竟然能看破她的想法,反将一军的玩弄她。

在北条诚身上栽倒是她无法接受的。

二之宫椿脑海中忽然回放起了那天北条诚对她的欺辱。

【你要竹剑还是要我的棍子!】

“呼……”

二之宫椿的脸蛋忽然泛起了红晕,美眸中水雾弥漫,呼吸变的急促,只感觉浑身像是通过了电流一般,从头到脚都变的酥麻无力。

“为什么每次想起那天的事都会有这种感觉!”

二之宫椿目露羞愤的轻咬下唇。

她想要报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那天之后就不对劲了。

……

“呵,女人。”

北条诚走进蛋糕店,很快就注意到了二之宫椿,但是他没有就这么走过去。

二之宫椿在化妆,她一只手拿着化妆镜,另一只手则在眼睛的上下涂抹着,画出了黑眼圈。

他是一个有礼貌的人,等到二之宫椿补完妆之后,才缓步走上前,冷声道:“我来了。”

“你,你来了啊。”

二之宫椿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一脸憔悴的看着北条诚,美眸中满是可怜。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出来吗?”

北条诚施施然的在二之宫椿对面坐下。

“嗯?”

二之宫椿眨巴了下大眼睛。

“你让新垣同学来演我是想把我骗到你家里,对我实施报复对吧?”

北条诚冷着脸说道。

“我,我没有。”

二之宫椿委屈的扁了下嘴唇,说道:“我只是想和诚君你和好。”

“少来!”

北条诚凶道:“我和你从来就没好过!我警告你!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敢纠缠不休,我就让你尝下竹剑的味道!到时候你就算哭着求我也不会饶了你!

我会把你绑在十字架上,反复凌辱,直到你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听到没有!”

“嗯……”

二之宫椿听着北条诚冰冷且狠辣的话,小脸蛋一下就红了,眼波缭乱,身躯轻颤,呼吸声变的粗重。

‘你脸红个泡泡茶壶!’

北条诚错愕的看着突然变的奇怪的二之宫椿,意识到了不对劲,随后猛的开始左顾右盼。

遥控器在谁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