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20章 黑与白



作品:《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鬼才猜得到你是什么颜色!你这种强势的女人,也不可能会穿我喜欢的蓝白条纹吧?’

北条诚与清水熏那双神色淡漠的美眸对视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能在她的眸中看出怒色?

‘我昨天看到她裙下所以生气了?’

北条诚心中一凛。

清水熏绝对不是要和他玩什么荤色小游戏,而是……想要随便找个理由处置他!

“清水熏学姐。”

北条诚歉然的道:“我很抱歉,昨天是我失礼了,我向你致以最诚挚的歉意,请原谅我的唐突。”

北条诚的头脑很清醒。男子汉能伸能缩,低个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他看到女孩子的裙下还大声念出色号确实太失礼了,道歉是应该的。

知书达理的男神可以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

“哦?”

清水熏挑了下眉,面无表情的道:“如果我说我非要你猜呢?”

啪!

她抬起手打了个响指,美津奈顿时心领神会,无比熟练的拿出了一个黑色项圈。

“来玩个游戏吧,你赢了的话,冒犯我的事就一笔勾销。”

清水熏接过黑色项圈,在北条诚眼前晃了一下,笑道:“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权利,如果你猜对了,我就放你一马,反之则给你戴上项圈发配南极,很公平吧?”

‘好记仇的女人……’

北条诚心中窝火。

他就知道清水熏不是要和他玩什么游戏,而是想要报复他,只是因为被看到胖赤就要做到这种程度?

但是……

他也是因为贪心才会落到这步田地,又可以怪得了谁呢?他太弱了,和清水熏谈条件的资格都没有。

“不公平。”

北条诚强压怒意的道:“清水熏学姐,这个世界上的颜色多不胜数,我怎么可能猜得出来?至少也该告诉我你的衣服都是什么颜色吧?”

“嗯……”

清水熏摸着下巴,点头道:“也是……我也不是什么魔鬼,不能蛮不讲理。”

她说出了让北条诚松了口气的话。

“好吧。”

清水熏笑吟吟的道:“我就告诉你我喜欢的颜色吧,在衣物上,我只穿黑与白这两种颜色,你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哦。”

“非常感谢。”

北条诚咬牙切齿的道,他知道,自己除了和清水熏进行这荒唐的游戏以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清水熏昨天也是一身黑,但是胖赤却是白色的,她有没有可能在外衣上穿黑,内衣只有白呢?’

北条诚大脑飞速运转,他的冷汗已经冒出来了,一旦猜错的话,他的“东京男神之路”就将断绝,变成一只在南极打杂的可怜虫。

“白色!”

北条诚最终还是艰难的开口了。

“呀~”

清水熏发出一声惊叹,而后一脸可惜的摇了下头,说道:“南极之旅要愉快哦。”

北条诚顿时感觉如坠冰窖!

他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要点!不管他猜什么颜色,输赢都在清水熏的口中,毕竟……他是没有办法去亲眼确认的!

“我不信!”

北条诚火冒三丈的道:“我要‘眼见为实’!”

“大胆!”

美津奈怒目圆瞪,呵斥道:“你以为你是在和谁对话啊!给我放尊重点,蠢货!”

“眼见为实?”

清水熏饶有兴致的挑了下眉,说道:“可以啊。”

她撇过头对着身侧的美津奈说道:“解开他上身的束缚。”

“是。”

美津奈先是一愣,但不敢质疑清水熏的话,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北条诚顿时就感觉到束缚着他的脖子和双手的铁环收了回去。

“来吧。”

清水熏走到北条诚触手可及的位置,挺了下胸,嘴角翘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说道:“来确认吧。”

她抬起手指着自己身上的骑士服的纽扣,说道:“要从这里开始解开哦。”

北条诚看着清水熏鼓囊囊的胸口,规模很是可观,但是……他不敢动。

他可以看出清水熏有些生气了,他如果真的上手的话,很可能连南极都没机会去了。

东京湾中会多出一具“跳河自杀”的尸体。

“清水熏学姐……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

北条诚毫不畏惧的与清水熏对视着,他知道,自己的眼神现在一定很难看。

“呵。”

清水熏再次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玩味的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为我放下对你的怀疑了?就算我能原谅你对我的冒犯,但是绑架我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和伊势岛他们真的不是一伙的……”

北条诚要晕了。

“那又如何?没有人规定只有那伙人可以对我下手,你一个人也可以有这种想法。”

清水熏面无表情的道:“你如何解释上周三在学校天台窥视我的事?”

‘你也太多疑了吧?!’

北条诚觉得清水熏有着枭雄应有的所有特质。

笑里藏刀。

狠毒残忍。

生性多疑。

“说啊?”

清水熏自说自话的用项圈把他的双手绑了起来……北条诚不敢反抗。

“你如果能给出一个让我满意的解释……我就放你走。”

她再次坐到了马背上,这次是侧坐,一双大长腿几乎贴在了北条诚的脸上。

北条诚见清水熏不再纠结于让他猜颜色,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迟疑片刻,一脸“倾慕”的看着马背上的绝美少女,说道:“那是作为后辈的我对学姐你的爱慕……我只是想要看着您,没有别的意思。”

“爱慕?”

清水熏好像来了兴致,说道:“也就是说……你喜欢我?”

“是……是这样。”

北条诚“害羞”的低下头,实际上是因为对自己所说的话感到恶心,他对清水熏这个性格恶劣的女人只有极度的厌恶。

“真是令人意外的答复呢。”

清水熏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北条诚,忽然自顾自的将脚上穿着的马靴脱了下来,把一双玉足放在他眼前晃哒着。

北条诚不得不承认她的脚很好看,纤柔的足弓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延伸向莹润的脚趾,细嫩的像藕芽儿,哪怕隔着黑丝都能看出雪白。

“穿的这么正经之下却是黑丝吗?”北条诚觉得在骑士服之下穿黑丝的清水熏有些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