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8章 惟沉默是最高轻蔑



作品:《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哦?”

清水熏看着忽然闯入的北条诚,柳眉一挑,说道:“看来……人都到齐了呢。”

“不是……”

北条诚这时也反应过来,听到清水熏的话,连忙就要开口,对方却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

“那就收网吧。”

清水熏轻笑着说出了让在场的人都懵逼的话。

她自说自话的站起身,将她的双手反缚的绳索垂落在了地上,这一切悄无声息,但是北条诚与伊势岛等人心中却是电闪雷鸣!

‘糟了!我成伊势岛的同党了!’

北条诚脸色微变!

他上了《美少女游戏》的当了!

清水熏这哪是需要他来拯救,分明就是伊势岛他们被玩弄于股掌之中,他如今忽然闯入,还把那些黑西装打晕了几个,对方把他当成敌人绝不过分!

“清水熏学姐,我是来救你的……”

北条诚当即说道:“我……”

“北条!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呢!”

伊势岛眼神变换,脸色阴冷的吼道:“我们一起上!抓住这个女人,还有一线生机!

清水家残暴不仁!我们没有退路!束手就擒的话连坐牢的机会都没有,唯一下场就是‘被自杀’!

第一莫做,第二莫休!”

“淦!”

北条诚心里骂娘。

他脑海中满是头顶上方越来越暴躁的直升机的机翼转动的声音,他明白,和清水家这种体量的存在为敌是没有胜算的!

“清水熏……”

北条诚看了眼清水熏,她正如入无人之境的打理着衣裳,看向他们的眼神仿佛是在注视小丑,饶有趣味。

她对于北条诚与伊势岛的话置若罔闻,神色没有丝毫动摇,面如止水,一语不发。

北条诚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一片冰凉,他想到了鲁迅说过的一句话——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

按照伊势岛所说的抓住清水熏?

北条诚回忆起了之前的清水熏的检查结果,没记错的话,她的“体”达到了7!

这个女人是怪物!

伊势岛等人似乎也知道清水熏的武力值,一众人围在她身边,却不敢动手。

“北条!”

伊势岛冷汗直流的咆哮道:“清水熏是在自由搏击上有着很高的造诣,她之前中了麻药,现在身体应该还很虚弱,只有你才可能赢过她!你真的要坐以待毙吗!”

“做好戴上项圈的准备了吗?”

清水熏笑容温柔的抬起手。

啪!

她打了个响指,两道灯光顿时从远处照了过来,是两个身穿黑西装的年轻人。

黑西装们手握麻醉枪的快速上前,动作利索,没有丝毫顾忌的直接开枪了。

北条诚第一时间就蹲了下来!他的剑技很离谱,可以拦截射速并不是很快的麻醉弹,再加上攻击目标不只他一个,所以极其幸运的没有被击中。

他身后的伊势岛等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接二连三的倒下,还有人想躲到清水熏身后,迎接他的当然是一记势大力沉的上勾拳!

全军覆没!

北条诚目露挣扎,而后直接将手中的竹剑用力投掷了出去!精准的命中了一名黑西装的鼻梁,将之击倒!

他没有丝毫迟疑,不假思索的施展出了《香取神道流》中的近身格斗技,滑步上前,一个左正蹬干掉了另一个黑西装,很快啊!

随后……

他看到了远处有着数之不尽的黑西装赶来。

“负隅顽抗。”

北条诚听到身后的那云淡风轻的女声,顿时浑身汗毛炸立!下意识的转身蹲下,一道劲风从他的脑袋上呼啸而过!

清水熏的鞭腿!

“白色!”

北条诚的眼前出现了美好的风景,他下意识的将看到的脱口而出,就在这时,一记凶狠的直拳袭了过来!

北条诚大意了,没有闪!左脸结实的遭受了这一痛击!眼前顿时一黑。

“不讲武德……”

……

“上当不是因为敌人太狡猾,而是自己太贪。”

北条诚的意识从迷糊逐渐清醒,他的记忆停留在那藏在黑丝之下的白色,户型很美……左脸好疼!

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一个广阔的地方,脸上不断有凛冽的风呼啸而过,鼻腔中是沙子与青草的味道。他的身体束缚在了什么东西上,根据平行张开的双手,很可能是十字架。

忽然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上好像被放上了一个什么东西,不是很沉,但是却让他一下走惊醒过来!

“怎么就绿了?”

北条诚猛然睁开了双眼!闯入他视线中的,是一片在蓝天白云下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

他先是一惊,但是很快又冷静下来,想低下头,但是脖子却被一道铁环卡住,动弹不得。他只能通过眼角的余光,勉强判断出了自己的处境——他被绑在了十字架上!

哒哒哒!

北条诚忽然听到了一阵像是奇蹄目动物奔跑的声音,眼珠转动,很快就在侧前方的大约五百米的位置看到了一名骑在棕红色骏马上的少女!

那名少女头戴精致小巧的黑色头盔,窈窕而矫健的身躯上穿着黑色骑士服,脚踩一双黑色马靴,一双黑色透亮的美眸中眼神凌厉,这一身黑好似在诉说着她的心也是黑色的。

“清水熏……”

北条诚目露悔意的看着那名马背上的绝美少女。

他昨天在吊打了伊势岛后骄傲自满,有了冒险的气势,勇于尝试。

试试就逝世。

耶稣说过骄傲的人必定后退,他此时被束缚在十字架上,是为了照应这句话吗?

“喂!”

北条诚忽然吓呆了!

他看着远处的清水熏忽然拿出了一柄现代复合弓,然后在马侧腹挂着的箭壶中抽出一支箭矢,开弓……瞄准了他!

“清水熏学姐!不……我是无辜的!”

北条诚方寸大乱!

他看着清水熏驾驭马匹,以他为圆心,进行着画圆运动。

一圈。

两圈。

三圈。

马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

马背上的清水熏聚精会神,开弓上箭,死盯着十字架上的少年,她似乎是要在高速移动中将他射杀!

‘混蛋你是把自己当成穆桂英了吗?’

北条诚在这死亡的压迫下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知道无论自己此时怎么求饶,清水熏也不会饶了他的。

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

嗖!

终于。

箭矢离弦而出!

那漆黑的箭像是死神的镰刀一般袭向了北条诚!他确信,这一箭的射速已经超越了之前的那些黑西装所用的麻醉枪!

北条诚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啪!

那箭矢带着尖啸的风声在他头皮划过,好像击碎了什么酥脆的东西,发出了清爽的声响!

“诶?”

北条诚感觉头顶有什么液体流了下来,其中有一滴落到了他的嘴角,他下意识的伸舌头舔了一下。

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