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2章 少女想要成为古董



作品:《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我来了。”

北条诚推开古玩部的门,朝里边看去,一名娇俏的少女正靠在桌子上,手上翻着一本看上去有些老旧的杂书。

‘丸子头?’

北条诚奇怪的看着那小脑袋上扎着两个丸子,看上去格外俏皮可爱的少女,他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我妻岚是侧马尾来着。

女孩子不会频繁改变发型的吧?

“北条你来啦……站住!”

我妻岚抬起头看向了站在门口处的北条诚,精致的脸蛋上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神色就瞬间变的惊奇。

“啊?”

北条诚愣了一下。

“你……”

我妻岚站起身,兴致勃勃的围着北条诚转了两圈,自言自语的道:“才两天不见就迎来了估值暴涨,北条,你果然很有收藏的价值。”

北条诚不想和我妻岚扯皮,自顾自的走到桌子前,拿出课本,说道:“我之前由于各种原因,功课已经落下很多了,格外的需要我妻同学你的援助呢。”

“哦?”

我妻岚笑容灿烂的道:“北条你很有觉悟嘛,值得夸赞,嗯……你对于每学期开学的时候,在大礼堂中,校长先生的训话是怎么看的呢?”

“又臭又长。”

北条诚如实说道。

他实在搞不懂我妻岚的脑回路,他刚在是在说学习吗?怎么就扯到校长训话那里去了?

“我倒是认为这种从小到大的惯例行为很有意义呢……除了校长的讲话内容。”

我妻岚一脸认真的道:“我现在要给你来一次训话。”

“饶了我吧……”

北条诚无力吐槽。

“我说了,这是很有意义的行为。”

我妻岚笑道:“柏拉图说过,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我要你像是赛车运动员一样,在起点做到‘超级起步’。”

“不明觉厉。”

北条诚点了下头,虽然还是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但是他竟然开始觉得我妻岚说的有道理。

这货不去卖保险真是浪费了人才。

“我说过我给你定的学习目标是年级第二吧?”

我妻岚一本正经的道:“你觉得这种小目标够了嘛?”

“不够!”

北条诚摇头道:“我的目标要放在全校第一。”

“噗嗤!”

我妻岚顿时笑出声,戏谑的道:“你立下了一个比考上东京大学还要困难的目标呢。”

她嘲讽了一句后,又道:“你还是没能理解我说的话,小目标虽然能够让人有努力的欲望,但这是不够的。

康德说过,没有目标的生活,恰如没有罗盘而航行。

我要你立的目标,不是什么年级第一短期打算,而是你人生的理想,这个理想一定要远大。

《孙子兵法》中指出:‘欲得其中,必求其上,欲得其上,必求上上。’

一个没有长远且浩大的理想的人是无法走向成功的。”

北条诚耐心的听完了我妻岚的长篇大论,想了想,眨巴着眼睛道:“就像是小时候那种‘长大了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那种目标吗?”

“接近!”

我妻岚笑道:“一本精彩的小说,必然有着一条名为“主线”的东西串联着所有剧情,这往往都是主角的目标。

诸葛亮说过‘志当存高远’。

我要你为自己的人生设立一条宏伟的主线!”

“人生的主线?”

北条诚理解的点了下头,他觉得我妻岚很有当教师的天赋,刚才那套理论中的各种引用,就能看出她渊博的学识,不愧是智力达到了九点的可怕存在。

“我妻同学,有考虑过下学期的开学典礼上,把校长从讲台上赶下来,你上去演讲的想法吗?”

“不错的提议。”我妻岚竟然表示了赞同。

“不过少废话,我要听到你的回答,告诉我吧,你的目标。”

“那……”

北条诚沉吟不语,仔细一想,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特别长远的目标!

硬要说的话,好像……也就只有成为资本家这种空洞的想法。

北条诚抿了下嘴唇,问道:“我妻同学你的人生理念又是什么呢?”

“我吗?”

我妻岚露出了一个骄傲的微笑,转过身,从后边的墙壁上取下了那把挂着的青铜剑。

北条诚眼皮顿时一跳。

“你知道古玩部的立意吗?”

我妻岚竖起手中的青铜剑,

“愿闻其详。”北条诚说道。

“我其实对古玩没有兴趣。”我妻岚忽然说道。

北条诚:“……”

“古董,是一种随着时间的流逝,每分每秒都在升值的东西。”

我妻岚嘴角上扬,笑容逐渐张狂,她得意洋洋的道:“人都会死,我要在生前创造出无穷的价值,那即使是在我死后,我也依然会不断升值,我,要成为古董!”

她说出这话时,春季的风正巧吹开了窗帘,下午的阳光撒在了她清丽的脸蛋上,光芒刺目而又带着接近黄昏的柔和,将她此时元气满满的笑容镌刻在了北条诚的脑海中,熠熠生辉。

“……真不错。”

北条诚良久才回过神。

他觉得我妻岚的人生理念很有一种轻小说主角的感觉,而且也很正能量,虽然听上去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换成人话来说就是“用有限的生命创造无限的价值”。

她放在热血漫中恐怕也会是一个合格的主角呢。

“我妻同学,我好像能猜到你的座右铭呢。”北条诚挑眉道。

“哦?”我妻岚饶有兴致的道,“你说。”

北条诚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确信的道:“类似于刘侠女士写下的那句‘用有限的生命创造无限的价值’,对吧?”

“用有限的生命创造无限的价值……”

我妻岚却是一怔,好像第一次听到这句名言一般的低下头,反复品味着,最后赞许的点头道:“说的非常好!刘侠女士吗?我竟然没有拜读过她的作品,真是遗憾。不过……我的座右铭不是这个哦。”

“那么请问我妻同学你的座右铭是什么呢?”北条诚心中笃定我妻岚的座右铭一定和他说的这句名言相近。

“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说的话。”

我妻岚笑吟吟的道:“时间就是生命,无端地空耗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

北条诚呆住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这都能扯到鲁迅!

“你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吗?”我妻岚问道。

“中国的鲁迅先生。”

北条诚嘴角一扯的道。他不奇怪我妻岚读过鲁迅的作品,毕竟这位大文豪可是在世界文坛都有着一席之地,他的思想在日韩地区更是影响力巨大。

“不错。”我妻岚轻笑道,“北条你的国语成绩是年级第三这点不假呢。”

“可是为什么就是鲁迅说的那句话?”

北条诚皱眉的道:“那句话和你想要成为‘古董’的理想不挂钩吧?”

“我是很珍惜时间的。”

我妻岚一本正经的道:“人的生命只有短短百年,你不觉得真的太短了吗?我最讨厌的就是浪费生命的行为。

好了。

你在这里闲扯也只是一种浪费生命,速度的,给自己立下一个人生目标吧。”

“说来话长。”

北条诚点了下头,说道:“我出生在礼仪之邦,从小就立志做一个知书达礼的人。

小学一年级后,家道中落,我又立志成为一个有钱人。

十岁那年,我看了《半泽直树》,由衷的倾佩他的正义感,虽然我是一个小心眼且报复心强的人,不过这也照应了半泽的人生格言,我想没有谁小时候会不想成为‘正义的伙伴’,于是那时我立志当一个正直的人。

十二岁那年,我向女老师告白被拒了,并且还被警告会社死,那时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还不够帅气,我再次立志要成为一名比肩木村拓哉的美男子。

总结。

我要成为一名知书达礼又有钱的正直的美男子!”

“太肤浅了。”

我妻岚有些不满,但是还是勉为其难的点了下头,说道:“北条你的器量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吧?不过废话连篇,太长了!我讨厌长的东西。

把你刚才说的精简一下,如同我把人生目标定为‘古董’,你也用一个名词来代指你的理念吧。”

“又有礼貌又有钱又正直的美男子,我妻同学,你觉得该如何形容如此伟大的我?”

北条诚沾沾自喜的道。

“那还不是你,只是你的目标,自信可不是自恋。”

我妻岚嘲讽道。

“有了!”

北条诚假装没听到我妻岚的讥讽,他想到了自己之前在玉置凉奈老师那里自称的“孤傲的男神”,这样了不起的他,也只有男神这个称号才能描述出他的不平凡吧?

“我要成为男神!”

北条诚昂首挺胸的说道:“木村拓哉就曾被称为东京的完美男神,我要以他为目标,成为新的男神!”

“哦?”

我妻岚饶有兴致的琢磨了一下,道:“我听着感觉貌似还不错,就这个吧,不过……我想问一下你对于达成目标有没有什么粗略的想法?”

“当下阶段,应该先实现‘知书达礼’,也就是好好读书。”

北条诚从容不迫的笑道:“我从外貌上来看已经算是半个男神了,只要坚持理念,不断修正自己的人格,得到正直的品质,那我距离‘男神完全体’就只差钱,那是要在步入社会后再去实现的。

另外一提,我希望能在五十岁前实现这个理想,因为我想在那时候退休,颐养天年,最后在满堂儿孙的拥簇下死去。”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愚蠢的话呢。”

我妻岚忽然皱起了小鼻子,道:“我必须要纠正你错误的想法,生命是有限的,正如你刚才引用的那句‘用有限的生命创造出无限的价值’,五十岁就退休不是浪费生命吗?自甘堕落会让自身贬值哦,北条诚同学。”

“诶?”

北条诚皱眉道:“我妻同学,你这话我可不能认同,你听说过‘知足常乐’这个成语吗?依你所言,是要人们奋发图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吗?”

“正是如此!”

我妻岚矢志不渝的说道:“我在停止呼吸之前不会停下脚步,只要还存在着,就可以继续创造价值,这才是‘古董’。”

“我妻同学,你说的或许有些道理,但是没有人会认可的。”

北条诚沉吟片刻,不管他怎么想,都无法认同我妻岚的观念。

“哦?”

我妻岚挑眉道:“还不知悔改吗?知足常乐不过是自甘堕落的另一种叫法,这是庸人对自己无能的辩解,你是庸人吗?北条诚同学。”

北条诚看着我妻岚这副嚣张的样子,很想伸手去揉她脑袋上的两个丸子,但是她手中的青铜剑让他放弃了这种想法。

“我妻同学,你不觉得你的想法有些杞人忧天了吗?”

北条诚反驳道:“人力有穷时,我们是会老去的,而后代们,就会沿着我们的路继续向前。”

“哦?”

我妻岚笑容不改的道:“北条你知道吗?这个社会上存在着这么一群‘垃圾’,他们自身懒惰而无能,却不思进取,反而结婚生子,将自己的梦想寄托于下一代,压迫孩子努力前进,只为实现自己的目标。

举个例子,就如穷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带领家族致富,殊不知,他们哪怕拿出逼迫孩子学习时一半的决心去努力赚钱,都不至于一直穷下去。

我说的对吗?”

“无法反驳。”

北条诚得承认我妻岚刚才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他们的冲突是在于是否应当知足常乐,我妻岚所谓的让自身发光到最后一刻的理念他是无法认同的。

“算了!”

北条诚不想再和我妻岚争辩了,这场“古玩部论道”,想必注定不会有赢家。

“我妻同学,我们求同存异,不要再争吵了,开始学习吧。”

北条诚都快忘了他是来这里学习的了。

“还是不肯认输啊,罢了。”

我妻岚哼了一声,随后又露出了一个耀眼的笑容,说道:“错误的理念必将导致失败的人生,我会潜移默化的修正你的人格的,感谢我吧。”

“做得到的话就尽管来吧。”

北条诚很高兴自己和我妻岚的价值观是相悖的,在这种冲突下,她就更加不可能爱上他了。

对柴刀说no!

“少废话!”

我妻岚扬起小脸蛋,道:“我的座右铭你还记得吧?刚才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我劝你快点进入学习状态,下周三有一次月测,我要你的成绩排进年级前五十,做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