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 第10章 牛头人竟是我自己(超长)

第10章 牛头人竟是我自己(超长)

“诚君,你既然一开学就认出我了那就早点和我说嘛,我们这不是浪费了一个月的相处时间吗?”

一间家庭餐厅中。

二之宫椿热情的举起手中的可乐,对着坐在对面的北条诚示意道:“让我们为时隔十年的再见干杯!”

“我是害怕你已经忘了我了,所以……才,才一直不敢和你搭话的。”

北条诚拿起杯子象征性的和二之宫椿碰了一下,一脸忐忑。

“好过分!”

二之宫椿鼓着腮帮子说道:“诚君你可是我重要的挚友,我才不会忘记呢,只不过因为确实太久没见面,我才没能认出你来的。”

她说着便双手合十的歉然道:“原谅我吧。”

“二之宫同学……”

北条诚才开口就又被二之宫椿打断了。

她一脸失落的道:“为什么要这么生疏?我们不是青梅竹马吗?是那种关系没错吧?只是叫我的姓氏是在疏远我吗?人家还是喊你‘诚君’的呢……”

‘果然是高手!’

北条诚心中一凛。

他愈发能理解鹰司武那句“你玩不过她的”意思了,如果没有《美少女游戏》的检查功能让她知道二之宫椿是个绿茶,他现在估计已经要被迷惑了。

“小椿你还愿意把我当朋友真是太好了呢。”

北条诚做出一副好像松了口气的表情,感动的道:“我还以为过了这么久,我们的关系一定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呢。”

“诚君你想太多了啦。”

二之宫椿表面笑靥如花,心里更是差点笑出声,暗道:‘这个北条诚还真好对付啊,随便说几句场面话竟然真的信了,嗯……这顿饭就让他来买单吧。’

她其实不在乎男友是否有钱,只要能当饭票就行了,反正她也不会伸手要钱,那太掉价了,忽悠男友给她买东西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二之宫椿流连忘返的看着北条诚的脸蛋,美眸中满是小星星,呢喃道:‘不过真的好帅啊,光这张脸就很让人心动呢,带到朋友面前的话会很有面子的吧?’

北条诚与二之宫椿对视一眼,一瞬间中,他好像在她眼中看出了一种名为“嘲弄”的情绪,他也笑了,说道:“小椿你还记得吗?小一那会有一次放课后,我们去游戏厅玩到很晚,回家的时候你很怕黑,那时候在路上我们遇到了一条狗,你被它吼哭了,吓的动不了,还是我把你背回家的呢,记得的吧?”

‘鬼才记得!’

二之宫椿心里骂了一句,在北条诚的注视下却是猛点头,一脸怀念的道:“诚君你那时候真的好温柔呢。”

‘我这时候要是说刚才的故事是编的你的表情会不会很精彩?’

北条诚憋笑。

他脑子里关于二之宫椿的记忆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唯一还能完整的记得的就是那天下午的“分手”,此外几乎没有还有印象的事件。

“小椿。”

北条诚看向二之宫椿的眼神中满是露骨的“爱意”,继续说道:“那时候你搂着我的肩膀,还说着长大以后要嫁给我呢,我那时候高兴的差点就去和那只野狗决斗了!”

‘脑子没问题吧?!’

二之宫椿不在意自己小时候是否说过那种蠢话,倒是很想吐槽北条诚想去和野狗决斗的这种想法,这听着怎么这么像胡编乱造的?

她故作害羞的低下头,拿起可乐喝了一口,才压住了心里的不适感。

“小椿!”

北条诚的语气忽然变的郑重其事,二之宫椿吓了一跳,有些发懵的看着好似在蓄力一样做着深呼吸的北条诚。

这节奏……

“小椿你知道吗?”北条诚深情的凝视着二之宫椿,“我在这和你分开的十年中,总会在孤单的时候想起你,每次回忆起和你共同度过的欢乐时光,我都希望能和你再见。”

“啊……”

二之宫椿被这记“处男的无勇无谋式告白”给吓到了。

北条诚顿了一下,抬起手,摘下了那遮掩他颜值的最后一道封印——老土的黑色方框眼镜。

‘为什么只是摘下眼镜就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二之宫椿又沦陷在了北条诚那突然再次发亮的俊逸脸庞下。

“小椿……”

北条诚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我想和你回到小一那时候的关系。”

“啊……这。”

二之宫椿对于被告白很有经验,面对这种情况几乎是本能的拿出了“剧本”,她有些失措的张着嘴,精致无暇的小脸蛋涨红,结结巴巴的道:“谢,谢谢……不过——”

‘嗯?’

北条诚心中一惊!

这怎么还有转折?按照检查结果,二之宫椿应该毫无悬念的被他的帅气所折服啊?

“我……诚君你喜欢我这种人,我很感激,但是……”

二之宫椿一脸失落的摇头道:“我有男朋友,不能和你交往,所以……对不起。”

‘本丞相就好这一口!’

北条诚有些想笑的听着二之宫椿这欲拒还迎的口吻。

这是拒绝吗?

二之宫椿这说法分明就是在说:“我是很想答应和你交往,但是有男朋友所以不行,你能当备胎吗?”

‘怎么办?’

北条诚心里有些犯难。

他想吃“快餐”,当备胎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换上他,二之宫椿的备胎数量怎么想也不会少……

他没有时间等啊!

北条诚思绪如电,眨眼间就已经做出了决定,露出了一个“强颜欢笑”的笑。

“对,对不起。”

北条诚失魂落魄的道歉道:“我早该想到小椿你一定已经有男朋友了,打……打扰了,非常抱歉!我先回去了,我不该出现的。”

他作势就要站起身离开。

‘别就这样放弃啊!’

二之宫椿哪能就这样放过北条诚,这么帅的备胎,留在身边也看着舒服啊。

“不是……诚君我不是那个意思。”

二之宫椿好似有些慌张的口不择言道:“我那个男友……他,他……”

二之宫椿这支支吾吾的样子给人带来了无限的遐想。

“小椿你男朋友怎么了。”

北条诚见自己的欲擒故纵起效,嘴角不由翘起而后又迅速平复,皱着眉道:“他欺负你吗?”

“嗯……”

二之宫椿低着小脑袋有些委屈的道:“伊势岛他太花心了,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我想要和他分手,他又不同意……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太过分了!”

北条诚顿时“义愤填膺”!怒道:“那个什么伊势岛在哪?我要和他当面对峙,有着小椿你这么可爱的女朋友竟然还花心,混蛋!”

‘干得漂亮!’

北条诚心里在欢呼。

他不知道二之宫椿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也值得高兴。按照检查结果,二之宫椿应该只是把男人当作花瓶来欣赏的,顶多也就带到朋友面前炫耀一下,不可能会履行女朋友在解决男友需求方面的义务,她的男友不出轨才怪呢!

‘太天真了啊喂!’

二之宫椿看着一脸愤慨的北条诚,心里忽然有些不忍心对这么单纯的男孩子下手,不过这种恻隐之心也只是一瞬间的。

‘伊势岛除了有钱以外都太普通了,脸也比不上北条诚,而且整天精虫上脑,像条发情的公狗一样恶心,哪怕戴着手套都不想和他牵手,那种垃圾还是早点找个机会丢掉吧。’

二之宫椿心想。

她决定了。

黄金周后就给自己换个“饰品”。

男人是女孩子最好的装饰品,北条诚这种只比木村拓哉差一点的美少年,带出去不是很有面子吗?

“小椿。”

北条诚看着装模作样的抹着眼泪的二之宫椿,“心疼”的道:“我和你一起去和那个伊势岛做个了断吧,有我在,别怕。”

“不……”

二之宫椿红着眼睛摇头道:“我不能让诚君你牵扯进来,关于他的事有已经有准备了,我的生日就在黄金周的第一天,他说要给我办生日晚会,我到时候会和他说清楚的。我和他之前已经在吵架了,约好在黄金周前都冷静一下,在这期间我不会和他见面的。”

她不会说其实是伊势岛的钱她还没花够,想再续一段时间,黄金周过了之后她就没什么想买的东西了,到时候再卸磨杀驴也不迟。

二之宫椿能猜到北条诚应该还是个穷鬼,他脚下那双有些老旧的皮鞋就可以看出这点,不过没关系,偶尔也要吃点清淡的,以后有需要再换个更有钱的,开心最重要。

现在嘛……脚踏两条船就完事了!

“那就好……”

北条诚顿时松了口气,而后又假装担心的道:“那个谁之前不会对你动手动脚吧?”

“诚君你不用担心,他不敢的啦,我可是空手道部的哦。”

二之宫椿破涕而笑的抬起手,做了个秀肌肉的姿势。北条诚哪怕隔着白衬衣,都能看见她那纤细的手臂上紧实的肱二头肌。

‘不愧是体力高出正常人一点的存在。’

北条诚脸色微变。

他只是个战五渣,二之宫椿如果要揍他的话,他只有不讲武德才有机会获胜吧?

“那……”

北条诚目露希冀的看着二之宫椿,“我的告白……”

“这个……”

二之宫椿故作害羞的将两只小手纠缠在一起,低着头,轻声道:“诚君如果你不介意和我这种女人交往的话,我,我愿意。”

‘呦西!’

北条诚当即就感觉到了口袋里的手机颤了一下,他没有在这时候去看信息,而是狂喜的说道:“今,今后请多多指教!”

牛头人竟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