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5章 危



作品:《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

“什么呀。”

侧马尾少女看清站在门外的二人后,脸上的笑容依然不改,说道:“玉置老师你来了就说一声嘛,在门口念叨什么呢,我还以为有人想来我这里偷东西。”

“既然误会解除了那能否移开这把剑?”

北条诚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目测这把剑是开过锋的,剑面上坑坑洼洼,有着少许破损,很可能还是个老东西——古玩部指定哪里有点问题。

“你是哪个?”

侧马尾少女收刃入鞘,饶有兴致的看着北条诚,毫无遮掩之意的上下审视了一遍。

‘从外貌上来说完全符合美少女的标准。’

北条诚也在打量着身前这位女孩,心中有些期待,‘这一见面就拿剑指人的无礼之徒会不会是变态呢?希望……不要过于变态。’

“我来介绍一下。”

玉置凉奈开口了。

“北条同学,这位是我妻岚同学。我妻同学,北条诚同学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起过的学生,他的功课短时间内,是没办法靠自身的努力跟上年级的学习进度的,所以我想拜托你给他进行一段时间的辅导。”

‘太标准的轻小说展开反而令人不安!’

北条诚心中警觉,不动声色的拿出手机,对那位我妻岚同学进行了检查。

【我妻岚】

【智:9】

【体:4】

【美:9】

【特殊属性:我妻岚,是一位生来就立于天空之上的少女,神明赋予了她看穿一切事物的价值的能力。她骄狂而偏执,会对挚爱之人奉献自身所有,也希望对方对她如此,如果付出未能得到所爱之人的珍惜,她将拔剑斩下背叛者的头颅,作为收藏品置于展示柜中。】

【评价:a】

【注:该角色拥有特殊属性,可攻略,后果自负】

危!

北条诚头皮发麻的看着笑容灿烂的我妻岚,这一刻,他好似看到了她头顶上有着一个大大的“危”字!

病娇?

破游戏!

爷不玩了!

北条诚心态崩了!

提问,在新手村误入boss关卡该怎么办?当然是跑啊!

“不好意思。”

北条诚强自镇定的后退了半步,他装模作样的看着手机,张口正要随便扯个理由撤退,但是我妻岚却好似预知到了他想做什么,柳眉一挑,抬起手就将他猛然拉到了活动室之内!

“请进!”

‘你是要重新定义‘请’的意思吗?!’

北条诚猝不及防间给扯了个够呛,他回过头,玉置凉奈老师也跟了进来,并且反手将活动室的门合上了。

‘你们想干嘛?’

北条诚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困住了。

他现在也冷静了下来,从那恐怖的检查结果的冲击下夺回了理智,没有急着找借口开溜。

‘还没到落荒而逃的时候,我只要不和这个我妻岚牵扯太深,应该就不会被柴刀。’北条诚心道。

我妻岚再次绕到了北条诚的身前,她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凑上前,兴致勃勃的看着北条诚的脸。

“北条诚同学,能和我这种价值无量的美少女相处你有什么不满的吗?我好像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可否解释一下我有哪里让你感到害怕的?我很好奇!”

“我妻同学你想太多了。”北条诚镇定自若,“我当然很乐意和一位可爱的女孩子相处,刚才只是被你的美貌惊到了而已,或许你应该担心和我相处时,自身是否会有人身安全方面的问题呢?”

‘说点荤段子恶心一下这位我妻同学,这样她就会拒绝玉置老师的请求,不同意指点我功课了吧?’

北条诚心中思绪万千。

他觉得我妻岚在正常情况下并不可怕,但是他可是《美少女游戏》的玩家啊!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渣男的,为了避免成为“诚哥二世”,他决不能和病娇纠缠不清!

断头警告!

“我倒是不担心啦。”

我妻岚笑容不改的道:“北条你觉得你现在是在哪啊?”

‘好好给我带上‘同学’这个后缀!’

北条诚这时才来得及扫视一圈自己所处的古玩部,闯入他眼中的,皆是一片古色古香。

不大的活动室内摆着几个木制展柜,内里放着的都是一些样式古朴的长枪短剑,只有少量是符合古玩部该有的东西的陶器与古币。

北条诚最慌的还是活动室的正中央摆着的那张圆桌,圆桌上放着一只弩,从一旁的那几根小箭来看,应该是还可以正常发射的。

这里其实是病娇的作案工具库对吧?

建议改成:冷兵器部。

北条诚咽了口唾沫。

我妻岚不等北条诚回话,又开始围着他转圈,口中啧啧称奇。

“北条,你除了脸以外,在樱庭中学的学生中,你的价值并不高呢。”

‘一眼就发现了我的帅气吗?’北条诚心中不敢大意。

“我妻同学。”玉置凉奈开口说道,“北条同学的底子很好,应该不需要你费心,只不过他没有什么时间学习,我希望你在学校的空余时间,给他讲解一下他那些没跟上的课业。”

“我是打算拒绝的。”

我妻岚说出了让北条诚松了口气的话。

“我乐于做投资,但是把大量时间花在一个本身价值低且升值空间不大的人身上,做的还是指导功课这种几乎没有回报率的事,这不符合我的价值观。”

她忽然来了个转折,“话说……”

我妻岚兴趣盎然的看着北条诚,“北条你说不定是个潜力股,从刚才到现在,你的升值空间每分每秒都在扩大,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说我今天其实是会答应辅导你功课的?我成为了你人生的转折点,所以你的价值在不断提高?”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北条诚虽然听不大懂我妻岚在说什么,但是他明白了这个变态的自恋程度恐怕非同小可,刚才的话大意就是她答应了指点他学习,所以他的人生因此改变吧?

“不敢麻烦我妻同学。”北条诚连声道,“打扰了……”

“哦?你很不希望我答应吗?为什么呢?”

我妻岚挑了下眉。

“因为我妻同学你好像很为难。”

北条诚张口就来,“你不愿意的话我当然就不能给你添麻烦。”

“是吗?”我妻岚笑脸盈盈,“一点也不想我教你功课?”

“不能说一点也不想。”

北条诚眼看自己就能逃离魔窟了,连忙道:“只能说是完全没这种想法。”

我妻岚若有所思的盯着北条诚,她忽然扬起小脸蛋,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说道:“你既然这么不乐意,那……也好。”

‘我都不愿意你也就顺水推舟的躲开这桩麻烦事了对吗?’

北条诚心里的石头落下了……

我妻岚忽然看向了一旁的玉置凉奈,笑道:“玉置老师,你看连北条对于这件事都充满抗拒,那……你拜托我指点他学习的事,我就勉强答应吧。”

“???”

北条诚一脸懵逼。

叛逆期?

“那我就先离开了,还有事要忙,你们好好相处。”

玉置老师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活动室,北条诚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一切就好像成盖棺定论了。

“嚯!”

我妻岚并不在意玉置凉奈的离开,她继续打量着北条诚,若有所思的道:“北条你知道吗?能让我感觉有趣也是一种价值,你真的很有意思。我才答应要指点你的功课,你的价值就开始上涨了,这是什么原理?”

北条诚不想去理解我妻岚说的话的意思,他感觉进退两难,现在要是断然拒绝我妻岚,以这个家伙任性妄为的性格,很可能会跟他扛上吧?

‘你不要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