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055章:公鸡变凤凰



作品:《驸马有挂

“服气了没有?”少庄主喜滋滋的俯视着周世显,吐气如兰。

“修姑娘,好本事。”周世显直视她的眼睛,微笑道,“在下心服口服,就请放我起来如何?”

“什么修姑娘?”少庄主两眼一瞪,脱口而出。

跟着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低头往自己的胸前一看,一对刚刚挣断了束缚的大白兔把胸前的衣服撑得鼓了起来,正在周世显的眼前欢快地晃着。

她脸上微微一红,终于放开了周世显,小声嘀咕道:“可恶,又是这样。”

这样的场景,他那两位师傅似乎已见怪不怪,抬头望天。

许勇和庄彦超却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少庄主变成了大小姐,也就罢了,可刚才那样的场面,应该不能让公主知道吧?

周世显从地上站起来,把身上拍了拍,含笑问道:“修姑娘,不敢请问你的芳名。”

请问姑娘的芳名,本来是不可以的,但以现在的局面来看,却是顺理成章,当有此一问,不然难道还继续叫她修宏业吗?

“修红叶,”她嫣然一笑,大大方方的说道,“红色的红,叶子的叶。”

周世显点点头,忽然作了一个长揖。

“红叶姑娘,”他诚恳地说,“谢谢你昨天开庄纳我们进来避雨,送了药材给我们煎药,又容我们在宝庄过夜,这样的恩德,无以为报。”

“嗯,好说。”修红叶凝视着周世显,“周少爷,你打赢了我,现在又谢过了我,这就要走了,是不是?”

“各胜一场,也谈不上什么输赢。”周世显微笑道,“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想请教修姑娘。”

“什么事?”

“你刚才说,吕家寨的船也未必就是首班船,便是首班,我们也未必能坐得上。”周世显边回忆边说,“又说过得三年五年,待你胜过了吕家寨便要如何如何,那是什么缘故?”

修红叶想起自己曾说要把他关在这里三年五年,不由得略感忸怩,停顿了片刻,才说道:“你能问出这句话来,想必已猜到了三分。”

“猜到的不算,我愿闻其详。”

“好,你要知道,我就带你去看。”修红叶说完,又向着庄彦超一笑:“庄管家,你们二位也备马一起去吧,省得怕我把你们家少爷拐带走了。”

待到马匹备好,修红叶第一个跃上马去,看见她上马的动作,身后的许勇吐了吐舌头,觉得自己还颇有不如。

四人四马,由几骑庄丁在前面带路,从后墙的大门出了庄子,走上那条通往山谷之中的道路。

这条路竟意外的宽阔,驱驰了不到盏茶时分,忽觉眼前豁然开朗,竟是已穿过了山谷,来到了一片宽阔的湖面之前,一座用木头建成的廊式码头,从岸边直伸入湖面十数丈。

修红叶飞身下马,带着周世显走到码头之上,将手一让:“你要坐船,难道我家没有船吗?”

只见湖面两侧,影影瞳瞳,排列着大大小小总有上百只船,有的船正在修护,有的船正在装运货物,密密麻麻的极是壮观。

后面的庄彦超和许勇也是看着呆住了。

“这是个内水泊,并没有多大,但出口就在大运河上。”修红叶自豪的说道,“河开船走,上吕下修!我修家庄的船队,并不次于吕家寨。”

“想来亦是如此!”周世显赞叹道,“那上吕下修的意思,是不是因为吕家寨是在咱们修家庄的上游?”

修红叶听他说“咱们”,心中很是受用,灿然一笑。

“说对了,你真聪明。”她指着湖面对岸说道,“吕家寨也有一块内水,与咱们这儿就隔了一块空地,算是咱们的上游。”

“修姑娘,我们实话实说,与那吕家寨并无半点干系,并非有意蒙骗于你。”

“我信得及你,”修红叶轻声说的,“前面有些话,我说的也是气话,并不是想真的留难你们。”

“只是我们沿路打听,一说到开河首船,为什么都说是吕家寨?”

“其实也就是近两三年的事情,”修红叶轻叹了一口气,“这里面有个缘故——”

修吕二家,为了河上行船的事情,数代相争,宿怨很深。以前每到要开河的时候,两家都会大打一场,各有人命损伤,后来由地方上的元老出面调解,改成了用大比来定首航,大比的赢家,先发七天的船,别家的船才能下河。

“怎么叫做大比?”周世显饶有兴味的问道。

“就是在两家之间的那块空地上设下公证,由乡里的士绅主持,比试一些船家的科目,公平倒是公平的。”修红叶解释道,“获胜者可以拿到簪花,插在船头就可以发船。”

“哦,不知道有些什么科目?”

等到修红叶一五一十的给他说了一遍,周世显点了点头。

“听上去怪有意思的,那你们家……”

“我爹爹在的时候,是我们家赢多输少。后来我爹爹生了怪病,这三年就看着他们越来越猖狂,把簪花当成他们家的囊中之物了。”修红叶恨恨地说道,“今年我长大了,我要亲自带人去参加,虽然明知赢不了,也要恶心他们一把。”

“厉害!”周世显赞叹道,“不知大比是什么时候?”

“春汛已到,大比就在后天。”修红叶说道,“现在他们的船早已装满,只等大比一结束,立刻就会发船,哪有你们上船的余地?所以我才会说,你们即使到了吕家寨,多半也上不了船,还是空欢喜一场。”

“谁要上他家的船?我看那些大比的科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周世显微笑道,“修姑娘,咱们去把大比赢下来,你发船载我们走,好不好?”

“真的吗?”修红叶眼里闪着喜悦的光,不管有别人在场,一把攥住周世显的手,“你肯帮我?”

刚才在演武厅比武的时候,在她最擅长的苗刀上面,周世显居然一招就制得她动弹不得,实在是给修红叶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他肯帮自己,那真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强援。

而周世显被她握住双手,心想这姑娘力气好大。

“帮你就是帮自己。”他笑着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先问你一句话。”

“什么话?”

“你说修老伯得了怪病,”周世显问道,“是什么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