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六十二章:布局



作品:《六朝汉臣

刘次昌抿着嘴。

感受着喉咙中的辛辣感,额头上多了几滴黄豆大小的泛黄汗珠。

他主动将手中酒樽放在面前约五十厘米高的黑色案几上。

用左手,轻轻扶着头上那顶代表权贵身份、只有在庄重场合才能佩戴的红色刘氏冠。

抬起右手,利用绣着金边的宽大袖子,擦了擦令人烦躁不安的汗珠。

随后,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强行挤出一丝笑容,眺望不远处的卫青,呼唤,“敢问侍中前来,所为何事?”

卫青面露微笑,缓慢眨了眨眼,长长的黑色睫毛在空中划着优美的弯弧。

双手交叉,藏于袖口,身体挺直,神采飞扬。

语气平淡,话语却似魔鬼的双手,掐住了听者的喉咙,传达着令人窒息的信息。

“陛下命吾至山东,督办不法诸侯王。”

刘次昌两股战战,双腿发麻,汗如雨下。

电光火石之间,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脏彻底提了起来,甚至卡在了嗓子眼,“嘭嘭嘭”地跳个不停。

若是再受到惊吓,很可能撕开咽喉,从嗓子里蹦出来。

果然!

和长安扯上关系,准没好事!

督办诸侯王…

说得好听,还不是打算找理由削藩?

虽然他还不是齐王,但是老爹刘寿在此经营了这么多年,临死之前,早就把大大小小的事情叮嘱过了:

长安的行事作风。

齐国的军事实力。

周边诸侯王的行事风格、做的恶事。

凡是关系到王位安稳事情,几乎一件不落,全都交代了个遍。

因此,刘次昌很清楚卫青的来意——找诸侯王的把柄。

只要过硬的把柄拿到手,长安削起藩来,就能堵住其他诸侯王的嘴!

这个年头,有哪个诸侯王的屁股是干净的?

只要长安下定决心调查,就一定可以查出个所以然!

刘次昌暗中盘算,最终,作出一个决定——

死道友不死贫道。

只要把卫青伺候的舒舒服服的,看在配合的面子上,他绝对会网开一面,给齐国兜着点。

至于怎么配合,就看这位侍中打算要哪些情报了。

在函谷关以东的诸侯王圈子里,诸侯王的不法之事,根本不算秘密,懂得都懂。

随随便便拿出一两件,就足够刘彻当作削藩的借口。

刘次昌轻轻地点点头,给自己一丝自信。

随后,咬着牙,强忍着大腿上传来的痛楚,用被汗珠浸油的右手,擦了擦额头上再次渗出来的汗。

抬起身子,对着长安未央宫的方向拱手而拜,用义正辞严的腔调,

高呼:“陛下圣明,臣愿配合侍中,全力调查诸侯王不法之风!”

卫青笑嘻嘻地打量刘次昌,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似无意地说道:“果真如陛下所言啊。”

刘次昌:“???”

“本官离开长安之时,陛下曾言:齐王刘寿之子,乃识时务俊杰,有为王之风。待手头事情处理完毕,必定下诏,邀王太子前往长安,开宗庙,拜祭列祖列宗。”

“哗!”

刘次昌激动地站了起来。

大腿麻痹带来的痛楚,让他面色扭曲,神色狰狞。

虽狰狞,但兴奋之色,却掩盖不住。

他手舞足蹈,尖叫着,“陛下真的这么说?”

卫青轻轻地点点头,笑着承认,“自然。”

刘次昌面色通红,面向长安,激动地跪了下来

不顾大腿位置传来的那股万千根针银针穿透似的痛苦,“咚咚咚”的,不断磕头。

高呼,“谢陛下!臣必定不负陛下期望!”

磕了九个头。

他起身,看着卫青,拱手,又郑重一拜,“卫侍中,他日吾为齐王,断然不忘君之恩情。”

此时的刘次昌对刘彻已经忠心耿耿了。

虽然刚才的话没有明说,但是,那条开宗庙,拜祖先,已经相当于暗示了。

“王太子请起,言重了。”

卫青只是笑着挥挥手,并没有上前搀扶。

作为刘彻的近臣,他必须时时刻刻与其他势力保持距离。

可以交流。

但是,不能亲近,更不能交好!

皇帝的安全感很差,每任皇帝都有一个共性:不希望身边出现吃里扒外的家伙。

因为卫尉李广驻守陇西,没有合适人选掌管宫禁。

因此,在担任侍中之际,卫青还担任着建章宫监。

这就导致,大姐夫太仆卿公孙贺(娶卫君孺)在自己交友之事上,再三进行告诫——严禁和诸侯王、丞相走得太近。

为了让警告更加形象生动,公孙贺还专门举了一个例子!

一个发生在孝景皇帝的例子。

一个至今为止,当事人还存活的例子。

七国之乱时,卫尉李广作为骁骑都尉,跟从太尉亚夫击吴楚联军。

在战斗的的时候,成功夺取了叛军军旗,按理说,应该荣获大功。

然而,这厮竟然接受了梁王刘武的将军印。

刘启与刘武之间的关系,本来就说不清道不明,结果,李广这货没事找事。

这就导致,七国之乱平定后,大多数将领都被封侯,有夺旗之功的李广,却没有得到任何侯爵。

自此,卫青明白了一个道理:和其他势力友善相处,会被皇帝疏远。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他养成了一种行事作风:除了刘彻之外,其他权贵的命令,都不能听;他人的礼物,皆不能受。

因此,才会出现任由刘次昌行礼,他始终不上前搀扶的情况。

见刘次昌起身,回到座位,重新坐在丝绸缝制的席子上。

卫青咳嗽一声,压低声音,沉声道:“王太子,为了更好地完成陛下所托,吾需要询问一件事。”

“请讲。”

“临淄城内,有多少常备兵力?”

刘次昌与卫青对视,沉默了一会儿,如实回答,“不算驻守在此的廷尉署、中尉署,大约有八千人吧。”

“若是算上呢?”

“约一万人!”

“嗯。”

卫青面无表情,点了点头,暗中记下这个数字。

八千常备兵,两千精兵。

这个数字,比西边任何一个诸侯国都多。

但一想到齐王一系这七十年的所作所为,卫青忽然释然许多。

当年平定诸吕的时候,齐王一系可是立了功的。

按照嫡长子继承制来说,齐王刘襄之父刘肥是刘邦的嫡长子,刘恒则是第四子,前者的齐王一脉更有资格继承皇位。

然而,大臣担心齐王刘襄母系一脉可能成为下一个吕后,这才让代王刘恒当了皇帝。

换而言之,代王一脉从齐王一脉手中拿了皇位。

后来七国之乱发生。

不论齐王是否参与了谋划,反正最后多亏齐王在齐鲁之地牵制了胶东、胶西、淄川、济南,四大诸侯国。

使得叛乱七国原本吴楚从南部北上攻击梁国;赵国联络匈奴从北边骚扰;胶西、胶东、淄川、济南西进,最终三面合围梁国的计划彻底破产。

使得洛阳武库和敖仓粮食不被叛军所获。

使得周亚夫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包抄吴楚后路。

若是没有齐国,梁国必定失守。

若梁失守,吴楚联军将会利用洛阳武库和敖仓粮食的资源,再次武装,屯兵函谷。

哪怕攻不破,也会形成一个东西对峙的局面,直接吞噬大汉半壁江山。

对于刘启、刘彻而言。

齐王一脉,功大于过。

兵力虽多,怪罪的可能性比较低。

卫青没有在士兵数目上纠结太多。

刚才的问题只是例行统计罢了。

当务之急,他需要把问题转移到另外一件事上。

他的视线重新与刘次昌对视,微微一笑,语气平淡让人摸不清心中所想。

“听闻王太子与胶西王刘端,时有来往。可有此事?”

刘次昌眼中掠过一丝精光。

摇了摇头,咧嘴笑了,矢口否认。

“算不上来往,只是时而交流罢了,关系一般。”

“哦?是吗。”卫青笑眯眯的,“太子可知前段时间,胶西王的所作所为?”

刘次昌淡定地摇摇头,一口否认,“不知。”

齐国与胶西相邻,说不知是不可能的。

用这个回答,只为了两边都不得罪罢了。

“王太子是聪明人,仲卿也不多说了。希望不要做出与胶西王相同的事情来,”

“明白。”

卫青的视线,一直聚集在刘次昌身上。

笑容可掬,微微弯腰,长舒一口气。

“为了完成陛下的诏令,仲卿希望王太子帮忙做件事。”

“君但说无妨。”

卫青望着殿外渐深的夜色,淡淡地说道:“征调齐国可战之兵,入临淄,以备战!”

“啊!”刘次昌大惊失色,猛地站了起来,“侍中这是打算……”

卫青扭过头,面无表情,“太子放心,本官并无好战之心,这么做,只是为了震慑宵小。”

“这……”刘次昌犹豫了,目光在宫殿内来回移动,

当他看到案几上装斩蛇剑的锦盒时,双手握拳,指甲按进手心,咬了咬牙,叹了一口气,“唉…好吧……吾尽量征调。”

“任务紧急,希望太子尽快征调。”卫青起身,拱手,莞尔一笑,“天色不早了,本官就先行告退了。”

“恭送!”

“留步!”

……

一炷香之后,

卫青领着人,沐浴着夜色,从齐王宫内走了出来。

赵破奴牵着马,快步迎了上来,“侍中。”

卫青接过缰绳,挑了挑眉,沉声问道:“都安排好了吗?”

赵破奴露出一丝笑容,“放心!一切安排妥当!”

“稷下兵家那边呢?”

“早就派人了。”

“我知道了。”

卫青扭头,看着东方,眯着眼睛,叮嘱,“派斥候,随时监察胶西国动向。一有风吹草动,立刻汇报!”

赵破奴拱手,“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