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69章 大使人选



作品:《我被大唐退学了

方案的三点计划中,第三点,唐虎强调的作用有三个范围,分别是:混淆视听、混水摸鱼、制造混乱。

李世民看后,他按照自己的设想来分析,这一点完全是可有可无。

混淆视听倒是可以的,至于混水摸鱼、制造混乱这两点,基本上不太可能了。

在绝对的战场上,文绉绉的玩意儿,还是放在一边吧。

这三路军马出奇制胜不香吗?

但他不会当着众臣的面说出来,否则,这不是打击人吗。

也就在心里想想。

关于计划书的人员协调问题,李世民更干脆,不仅当场拍板,还让兵部的?立下了军令状,并马上给唐虎授了一个大将军的职位。

关键是权限大得不了,随时可以调动千军万马,随时可以让任何一个不协调的将士下岗。

乖乖的,估计,就是兵部尚书也没有这个权限。

只是李世民,包括整个朝堂的文武大臣都没有想到的是,李世民这个话刚出口,唐虎就反对了。

唐虎是这么说的,“圣上,万万不可!”

“为何?”李世民当然不理解了。别人想当大将军朕还不给呢。

要是可能的话,李世民说不定会来这么一句话——

吼!你这是大脑哪根线搭错了?

唐虎接着解释了原因。

“圣上,臣只是谋划之人,应该在于幕后,而且,此次臣等前去,既不是征战,也不是讨伐,而是以强国的身份去调和邻国与邻国之间的关系,所以,不宜以将出面,而应该以使出面。”

李世民一听,原来是这个意思,接着一想,太有道理了,这唐爱卿怎么就像朕肚子里的虫子呢。

这也想到了。

因为,在唐虎还没有解释之前,他就灵光一闪,隐约想到了这个问题,通过唐虎这么一补充,思路马上就清晰起来。

于是他就笑了,“好!好!唐爱卿言之有理。唐爱卿听封,朕……”

李世民本想封唐虎一个什么使的,但他的朕字刚出口,唐虎却是躬身作躬了,虽然没有说话,李世民马上就住嘴了。

不仅住嘴了,并临时改口问道:“唐爱卿,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唐虎当然有主意了,刚才不都说了,他是谋划之人,应该在于幕后,你老李是听不明白还怎么的。

“圣上,臣以为,大使可另有其人。”

唐虎说这话时,拿眼睛瞟向房玄龄。

房玄龄当然明白唐虎的意思,于是,他点了点头,沉思着,让谁去适合呢。

本来是,右武候大将军尉迟恭最适合了,无论是忠诚度,还是对边疆情况的了解。只是,人家刚刚从前线上下来,马上又让人家去,于情于理,都不适合。

只是房玄龄没有注意到的是,许敬宗此时正在向着他的朋党之中一位武将使眼色了。

这武将姓李,虽然姓李,但是与李世民连一根毛的关系都没有。他这人虽然没有什么本领,却是善于拍马,投靠许敬宗后,从一名从九品下的陪戎副尉,摇扶直上,成为从五品下的一名游击将军。

此时得到许敬宗的示意后,他马上就站了出来。

“圣上,微臣愿意担此重任!”

许敬宗当然没有想到,从头到尾,唐虎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的动静。

见此一幕,他就笑了,好啊,那就让你的人来当一回主管总监吧。

只是,你要小心哦。虎爷我什么都好说,就是看不得主管总监那副嘴脸。

嘿嘿!

李世民正思考呢,此时见游击将军李属站了出来,他就将眼睛看向了唐虎。

意思很明确,这个人还是你来决定吧。

唐虎却是似乎没有看到一般,本来,他是微微抬头的,此时干脆低下头来。

李世民并没有注意到唐虎的这个动作,所以,他就准备开口问了。

此时,许敬宗开口了,“圣上,臣觉得,李将军作战经验丰富,屡立战功,可担些大任。”

这样一来,李世民就不说话了,在他心里,这个大使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唐虎去了。

略作思考,他就点头同意了。

“朕同意。李将军,此去路上,你要多多照顾唐爱卿。”

李世民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唐虎虽然神机妙算,却是一名文官,这路途遥远的,是没有办法与武官相比的。

李属当然说好话了。

“圣上,微臣自当全力保护唐御史周全。”

此时,唐虎才抬起头来,笑逐颜开地看着李属。

李属是吧,那一路上,你可要辛苦了。

这时,房玄龄说道:“圣上,李将军担当大任,臣并无意见,但臣建议,可由程将军担任监军一职。”

嘎,这事开始复杂了。

但这就是朝政!

这也不怪房玄龄,房玄龄可是为了保护自己学生的安全,才这么决定的。

程咬金本来没有想到要去。

只是,房玄龄说这话之前,可是踢了他一脚,还使了一个眼色,所以,当李世民问他的意见时,程咬金就大嗓门叫嚷着,“圣上,这事怎能少了臣呢!”

这就是粗中有细。

既然人员都已经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出发的日期。

李世民问了唐虎。

唐虎作躬说道:“圣上,此事当由李大使定夺!”

李世民一听也对,李属至少是这次出国表面上的领导,既然是领导,有些事就要管起来。

他就问了,“李将军,尔等什么时候出发啊?”

李属是除了傻眼,还有一脸懵逼的表情。

要是能说,他肯定是说了,我不就一打酱油的,许大人让我上,我就上了,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出发呢?

唐虎笑嘻嘻地扫了李属一眼。

他此时总结了一个问题,凡是狡猾之人,用的人都不会是很聪明,因为只有这样才好使唤不是。

“李大使,今天可否?”

“妥!妥!”李属忙不迭地答应着。

“李大使,还是明天吧,出差么,零碎的东西还是要带上一点的。”

唐虎无喜无悲地又说道。

“妥!妥!那就明天!”

李属像个应声虫地答应着。

房玄龄笑了。

许敬宗哭了。

什么叫猪队友,谁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