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13章 借调商船



作品:《醉枕三国

是仪:“文明兄,孙策攻打会稽和吴郡,当地的士绅大族必然会心生恐惧。你回到曲阿之后,可以劝说使君派人去游说两郡的世家大族,请他们将族中用来运输货物的商船借给赵将军使用。这些商船只需稍加改动,便可以当作战船使用,赵将军不就可以提前出兵了吗?”

“这样行吗?”

朱皓有些担心地望着赵凡,他总觉得是仪的建议有点不靠谱。

赵凡却惊喜地道:“是仪先生这个主意很好,如果有三百艘船只归我调遣,我就能在三个月内出兵。”

朱皓喜道:“既然如此,我明日便回曲阿,就向使君提出建议。”

是仪:“此事还需文明兄提醒使君多加注意保密,以免引起孙策那边的警觉。”

朱皓忙点头道:“季显放心,我会提醒使君的。”

是仪想了想又冲赵凡道:“赵将军,在此之前,你可以闭门不出,再派人四处宣扬,就说你被大火烧成重伤,一直昏迷不醒。”

赵凡疑惑地道:“先生,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有许多士卒就在身边,这事想瞒也瞒不住。”

是仪笑道:“将军你被大火烧伤,士卒们也亲眼目赌了吧?”

见赵凡点头表示认可,是仪又道:“既然士卒们亲眼所见,这伤势如何其实并不重要,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麻痹牛渚营的守军,让他们对秣陵这边疏于防范,将军你才能有机可乘。”

朱皓抚掌赞道:“季显真是足智多谋,这一计连着一计,孙策即便是再聪明,他也绝不会想到咱们还在谋算他的牛渚营。”

是仪谦虚地笑道:“些许计谋,不过是小道尔。真打起来,还得靠赵将军临阵决断才行。”

赵凡忙道:“我只需月余时间,就能让军队恢复战斗力。只是我这里钱粮不足,还请主薄大人代为向使君请拔一些钱粮,好让末将尽快制造出一批战船。”

朱皓乐道:“赵将军,你可真会支使人,我都快成替你讨债的了。”

赵凡陪笑道:“能者多劳嘛,咱们都是为了除掉孙策这个心腹大患。”

“这话说的不错。”

是仪一脸疑惑地看着朱皓,他心里暗想,“朱文明何时和这小子搭上关系了,看这样子,两人就像是多年的好友似的。”

谈完了正事,朱皓和是仪便告辞离去,赵凡和樊能将两人送出府门外。

等二人的身影消失之后,樊能回头对赵凡关心地道:“伯艾,你的伤势不要紧吧?”

赵凡故作轻松地道:“一点小伤,养几日便好了,岳丈大人不必为我担心。”

樊能点点头,接着他又担心地道:“伯艾,孙策真的不会来攻打秣陵城吗?”

赵凡点头道:“肯定不会,他如果要攻取秣陵,肯定会水陆并进。如今只有水军前来偷袭,那就证明他的目标是要攻取吴郡。”

樊能长舒了一口气,“如此便好。对了,伯艾,我有意请邓当将军出任武猛从事,你对此可有什么意见?”

赵凡点头笑道:“岳丈大人只管安排便是,我虽与那邓当有过节,可对他的人品,我还是佩服的。”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们之间有点过节,今后无法和平相处。”

“岳丈大人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懂的。”

樊能笑着点点头道:“那好,我就先走了,你也回去歇息吧。”

“好的,岳丈大人慢走。”

将樊能送走之后,赵凡站在院门外沉思了片刻。樊能刚才提到邓当,到是让他想起了吕蒙。吕蒙在这场水战中显露的才华,到是令他感到很是惊喜。这样的人才,必须要让他对自己绝对的忠心才行。

想到这里,他回头冲守在院门外的焦已招招手。

焦已快步跑过来问道:“将军,您有何吩咐?”

“焦已,你带人去府库里挑选十匹绸缎,五十匹绢布,外加一百锭黄金送往吕府,交给吕母的母亲。”

“什么?要交给吕母的母亲?”

焦已抬手挠挠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赵凡点头道:“不错,就是交给吕蒙的母亲。你就说我敬佩她深明大义,且教子有方,特送上一份薄礼,以示敬意。”

“卑职这就去办。”

焦已如今对赵凡是佩服有加,虽然他想不明白赵凡的用意,可他也没有多问,带着几名士卒就去寻找老管事樊普搬取货物。

赵凡和樊姜成亲之后,樊能便将他府里的管事指派给赵凡,帮他打理府中的杂事。

邓府,

樊能接任丹阳太守后,亲自前往邓府拜访,劝说邓当接任武猛从事。

邓当原本就是假托患病,以等待刘繇对丹阳郡的人事安排。如今樊能接任了丹阳太守,还上门来请他出仕,他也就顺坡下驴,接受了新的任命。

孙策派水军前来偷袭的消息传到邓府,令得吕蒙的母亲和姐姐担心不已,她们到不是担心此战的胜负,而是担心吕蒙在战斗中会不会遇到危险。

吕蒙和母亲一直居住在邓府的别院,两家虽然分开居住,却离得很近,只是隔着一道院墙而已。

吃罢午餐,吕氏便带着贴身侍女来到母亲这边,陪吕母一起等待消息。

直到寅时左右,邓当才从外面赶回来。

吕氏见到邓当进来,便急切地拉住他问道:“夫君,外面的战事如何了?你有没有听到子明的消息?”

邓当向吕母见过礼后,这才向二人说道:“我从郡守得知消息,前来偷袭的敌人已经被赵将军带兵打退了。子明也没事,听说还是他最先发现敌人前来偷袭的。”

吕氏闻言大喜道:“咱们既打了胜仗,子明他又立下战功,这可真是太好了。”

吕母也松了一口气,她向邓当问道:“贤婿,这场仗是咱们这边打赢了吗?”

邓当摇头道:“只是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我听说赵将军麾下的水军在战斗中损失惨重。要说打赢了也谈不上,只能算是两败俱伤吧。”

吕氏皱眉道:“夫君此话差矣,孙策他们是趁赵将军大婚的时候前来偷袭,这样占尽便宜的情况下,都没能讨得好去,他们还不算是打败了吗?”

邓当知道在妻子的心里是偏坦赵凡这边的,他也不想在岳母面前同妻子争执,便陪笑道:“细君要这么说,那也算打赢了。”

“什么叫也算打赢了,分明就是…”

吕氏刚说到这里,忽听外面有家仆大声喊道:“少君回来了。”

“哎呀!是子明回来了。”

吕氏惊喜地叫了一声,随即便风风火火地跑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