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10章 禾子尿床了?



作品:《大唐:今天开始不讲武德

一晚上的时间,众王全都是在大吃大喝中谈论着国家大事。所有人对于李长安也都是升起了崇高的敬意。

宴会结束已是深夜。橘右京看着众位王爵说道:“你等且先回去,后日开始,我们就进行皇室议会的召开,届时,希望大家能够为国为民着想,而不是罔顾国家苟利私情!”

众王顿时严肃起来,看着李长安郑重的说道:“秦王兄放心,我等谨记!”

李长安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明日,你们每人送五个可靠地人过来,我会进行培训,到时候让他们将车开回去就行了。”

“谢过秦王兄!”

简单的寒暄了一会儿,众王就在护卫的跟随下往自己的府邸走去。

李世民站在门前看着李长安阵阵出神。

“皇兄,怎么了?”

李世民回过神来皱着眉头说道:“长安弟,你明明能够将所有的国家都打下来,为何非得转弯抹角的?那岂不是浪费时间?”

李长安一愣,随即笑着说道:“皇兄,任何事情都要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啊。虽然我们大唐的战力在经过神策府的安排下重整了之后达到了空前的强大,而且国内资金充足,又有神策军无敌的实力在手。拿下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是轻而易举。但,同样会引起一些势力隐藏起来,等我们平定了大局之后,趁着各个地区防守薄弱的时候,就会有人反叛。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李世民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李长安神情淡然的说道:“用商业发展世界,用文化影响世界,用农业改变世界。届时,所有人都将臣服于中原文明之下,享受着大唐带给他们的福音。到时候我们使用武力威胁也好,刀剑相向也好。民众都不会抵抗。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直接获得一个和平的世界。”

李世民思索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朕就回去了,一切你都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李世民带着太监和军士们离开了秦王宫。

长安城外的官道上,一百辆战车向着西方行进,每一辆车的车头上都挂着红色的布条和绣花。

李长安看着巨大的别墅有些愣神,深思了半天之后直接窜进了商城中。

军队使用的战车是燃油车,那是因为战争需要,不可能每天充电,压根没那时间。但是民用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李长安直接打开了分类,点击了新能源车辆。一瞬间画面中就出现了以byd和斯特拉为首的一大堆车辆。价格都是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思索了一下,要买的车都是配给王爵的,那一定得上档次,byd和斯特拉之类的肯定是不能行的,虽然byd的品质还不错,口碑极佳,而且性价比比较高,但是总归是太便宜了,至于斯特拉压根就不考虑啊,刹车失灵神马的根本就是在害人。

看了半天的时间,橘右京终于选择了最具霸气的电动车,红旗e-hs9,这个车的特点不仅仅是霸气,而且性价比很高,开出去绝对能惊艳所有人。核算了一下,加上自己一共是二十个王爵,还有一个李世民,但是李世民是皇帝,他的座驾肯定得高于王爵,这可就难办了。比这辆车豪华的没这辆车霸气,而且没有丝毫威严可言。

经过了半天的深思熟虑,橘右京终于是做了决定,二十辆银色的红旗ehs9,加上一辆金黄色的红旗ehs9,每辆车的单价十万,。

点击了付款结了账,二十一辆豪气无比的大型豪华越野车就出现在了李长安的面前。

走上前去,打量了一下这些车,李长安转身向着别墅内走去。

自己的寝宫被李渊占据,李长安只好去找禾子。上了楼,禾子和两个侍女已经休息了。

李长安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中,轻轻的推开禾子的卧室门,只见禾子一丝不苟的躺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有盖。李长安微微一愣,随即叹息了一下,心中只感觉,这丫头也不怕自己着凉了。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李长安顿时懵逼了!

只见床上竟然有一片的潮湿,李长安心中大惊:“雾草……这么大的人还踏马的尿床?”

仔细的摸了一下,李长安反应过来,随即嘴角浮现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找出纸巾来擦了擦床上,李长安给禾子盖上了被子,然后自己也躺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方便自己作案,李长安一直都有果睡的习惯。不知不觉中,两人就在睡眠中相拥在一起。

次日清晨,李长安和禾子还没有睡醒。

西夏道,拓跋城中迎来了一队特殊的客人,一百辆装备齐全的战车停在城门口。夏国公拓跋功带着数百名拓跋族人在大门口迎接着。

一队队军士抬着巨大的箱子从一百辆战车上走了下来,一边走着,一个军士手中拿着收破烂专用大喇叭高声喊道:“大唐秦王殿下前来向夏国公之女拓跋月求亲,送上聘礼,白银一千万两,绢帛珠宝各十车……”

一时间,城中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很久之后才有声音出现。

“雾草……一千……万……两?”

“雾草啊!”

……

拓跋城,疯狂了。这么大的数字他们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啊。而现在他们竟然能够亲眼看见。

国公府中,拓跋月刚刚起床站在院子里洗着自己的手,昨晚上她用手指弄了很久,搞的手上粘乎乎的。

“小姐!不好了小姐!”

侍女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神情中透露着紧张之色。

拓跋月有些疑惑的转过头看着侍女说道:“出什么事情了?这么紧张!”

侍女稳了稳心神说道:“门外……门外……鄂国公尉迟大将军带着人来下聘礼求亲了!”

拓跋月一愣,顿时不明白了。家里就她一个女孩儿,莫不是要求娶自己?

一时间,拓跋月的心中有些慌乱了,秦王说过要娶自己的啊,怎么就变卦了,怎么就成尉迟恭了!

这时,大喇叭的声音再次响起传入了拓跋月的耳中:“大唐秦王殿下前来向夏国公之女拓跋月求亲,送上聘礼,白银一千万两,绢帛珠宝各十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