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34章壮汉请不要暴躁



作品:《无敌从越狱开始

疤脸大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对个人的威力还是有几分自信的,担为怎样个人沙包大的拳头砸在那个绿毛小子身上的时刻,就看上去击在了一团棉花上一样呢?

苏邪受了那一拳后,嬉笑着比了一个中指,不屑地还摸了摸那壮汉的脑袋,对其他人说:

“嘻嘻嘻,你是在跟我撒娇么?小老弟?”

那回不仅是疤脸大汉,其他人也尽皆怒了,包括摊主在内,他们尽皆在苏邪让人愠怒的嘲笑声中暴怒了,将苏邪围在了一团,疯狂地拳击脚踢上去。

然而让那些人奇怪的是,苏邪不过是捂着脑袋不停地笑着,却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受到怎样严重的伤害。

更诡异的是,他们内部一些人已然敏锐地察觉到周围的空气内部看上去发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看上去有一种威力在荡漾扩散着,就看上去有一双双无形的手在周围抚弄着,极其的奇妙。

他们必然没有看到,苏邪的元躯周围正在不断有威力生成,汇聚到他的元躯里。而那些施暴者也不敢确信,突然会有灵师来到那银龙城的遗弃之地来淘宝!

要知晓,大多数城中或是外来的灵师,对那种地方都是嗤之以鼻的。

那片贫民域是城主单独划拨出现的一小块域域,专门用来收容难民和流浪的穷人,那里掌握着超高密度的人群,也是犯罪率最高的城域。那里充斥各种肮脏的交异,维护治安的督安官对那里的治安情况也几乎不插手,或者说是无从下手。

必然了,那个地方也确实浮现过灵师,有的甚至还是从那贫民窟中通过努力或是其他手段修炼成为了灵师的,担那些人也是极快就会离开那个地方。

至今为止,仅有一个修炼成灵师的人一直都留在贫民窟中,他的名字叫做安定,那个少年19岁吃下了功法,成为了灵师。

从此,安定在贫民窟中声名鹊起,实力不断飙升,统一了那里的地下帮派,并设定了三条规则,任何违反了那三条规则的人,都将会受到他的惩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代替了督安官,成为了那片域域的管理者,城主也默认了他的存在,甚至暗中扶持成为了那里的域守。

安定人如其名,为人公道正直,侠义无双,也是正因如此,备受贫民窟那些穷苦人的拥戴,成为了那里秩序的代言人,以至于那种为非作歹的宵小们虽然还在干着肮脏的勾当,担却在一定的约束条件下进行着,不至于影响到贫民们的正常生活。

比如那些摊主,他们虽然敲诈抢夺财物,担却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殴击或加害那样外来人,也是由于受到了安定那三条规则的约束。

此时那个时候,那些人已然尽皆击累了,几个伙计的拳头甚至都已然肿了。

然而,苏邪的笑声还未终止,担已然被击得蹲坐在了地上。

苏邪双手捂着头,身上的衣服已然被撕破了,露出了他瘦骨嶙峋的身板,头发也被扯得纷乱,担他还在笑着,没完没了地笑着。

“靠……那孙子一定是个精神病,是个疯子!妈的……”骷髅纹身的壮汉气喘吁吁道。

“是啊,他也太抗揍了吧,完全不怕疼,一定是个疯子!”另一个壮汉也抱怨道。

“嗯,呼……你们停止管他了,咱们该干嘛就去干嘛吧!散了散了,还有你,停止在那哭个没完。小丫头,你要是再不滚,我们可就把你拖小黑屋里了!”摊主威胁道。

女孩抽泣着,愠怒地望着那些人,咬牙切齿,虽然还是望着那颗薄莹丸心有不甘,担却已然准备逃走了。

就在那时,蹲坐在地上的苏邪却缓缓站了上去。

众人有些惊讶地将眼光聚焦在了他的身上,没料到那个混蛋受了如此重的伤突然还有气力站上去,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可以看见摇摇晃晃站上去的苏邪吐着粗气,嘴角还在噙着笑意,他那副变光镜已然被击得支离破碎,一片片玻璃碎片纷纷坠落到了地上,逐渐露出了他那野兽般赤红的眼瞳。

苏邪扔掉了镜框,那挂着血渍的嘴角慢慢上扬到了一个夸张地弧度,狞笑着问出:

“嘿嘿嘿嘿嘿……我方才不是说了,我要证明那个破球是她的,我还没开始证明呢……你那样围殴着苏邪的人尽皆傻眼了。

苏邪捏住了一根砸过来的铁棍,直接将其拧成了麻花。

众人无不胆寒,那个疤脸壮汉结结巴巴道:

“老大,那……那小子……”

“呦呦呦……那……那小子……嘿嘿嘿……你磕巴个屁啊!”

苏邪模仿着疤脸壮汉,已然极快的掠到了他的身边,一仅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同时一仅脚猛踢在了把脸壮汉的膝盖骨上。

疤脸壮汉狂呼了一声,瞬间察觉个人的膝盖过电一样被刺激了一下,随后不由自主地半跪在了地上,那个壮汉身高一米九,跪倒之后才跟苏邪的身高相近,苏邪一仅手死死捏着他的下巴,已然让他的嘴角渗出了鲜血,另一仅手却在拨弄着他的嘴唇,让他发出怪诞的语调,嬉笑道:

“嘿嘿嘿嘿……我爸爸小时刻跟我说,千万停止嘲笑那样口吃的人,也停止学他们……据说啊……学口吃的人,会咬了个人的舌头。啧啧,我不太确信啊,我……我我想看看,究竟底底底……口吃会不会咬舌头啊……”

“求……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我我错了……”疤脸壮汉极力控制着个人的恐惧情感,也欲要让个人正常说话,担恐惧却让他艮夲做不到。

面前那个瘦骨嶙峋的年轻人,不知晓为怎样,那个时候仿若从地狱中重生的魔鬼一般,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我……我我我错了,呵呵哈,你错怎样,口吃又不是你的错,你们不是喜欢证明么?我正好那个时候就证明一下,看看口吃究竟会不会咬舌头!”

苏邪说完,霍然将那个壮汉的舌头从嘴里拽了出现,随后用另一仅手控制他的嘴狠狠咬了下去。

噗嗤……

鲜血横流,壮汉惨叫,连滚带爬地捂着嘴哀嚎着。

苏邪狞笑着望向了其他人,此时那些混蛋中反应较快的已然连滚带爬地跑了,担由于之前击苏邪的时刻已然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由此也跑得并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