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151章



作品:《我的徒弟是杨广

洛阳城中,早就为周辰准备好了属于他的帝师府。

这座府邸,可要比之前周辰在江都所住的豪华多了,而且占地面积也绝非之前江都的可比。

至于李靖等一些为大隋建过功的人,同样被赏赐了府邸。

至于杜如晦和李建成这些目前还没有立过功的人只能算是周辰的家臣,算不上是大隋的臣子,所以目前只能住在帝师府。

周辰这边刚带着房玄龄等人到了帝师府,后面就有家丁跑了进来,“帝师大人,越王求见。”

“越王?杨侗?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杨广和萧皇后那里请安吗?来找我做什么?”周辰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吩咐道,“把他叫进来吧。”

没过一会儿,杨侗便走了进来,“杨侗,拜见帝师大人。”

周辰看了一眼杨侗,看对方的模样,也不过是十三四岁而已。

不过,可能是因为出身皇家的原因,从面目上来看,杨侗的确要比平常家庭的一些同龄的孩子成熟很多。

让杨侗坐到一边后,周辰道,“听说,这几日房玄龄一直在你府上住着?”

“是,杨侗这次过来,其中一条原因便是把房大人的一些行李送来帝师府。”杨侗道。

“听说,在洛阳城外开设粥棚,也是你极力促使的?”周辰问道。

“是!”杨侗再次点头,“杨侗实在不忍心看洛阳城外的饥民饿死,同样,也无法把他们驱散走,所以只能如此!”

“可你想过吗?此事并非长久之计!”周辰问道,“这十几万难民,纵然有一部分人可以从军,但这个数量是极少的,剩下的人若是铆足了劲吃粮仓内的粮草,仅凭着这些粮草,也坚持不了他们太久。你目前的打算是供应他们多久,接下来让他们何去何从?”

杨侗有些哑然,思索了片刻,“还请帝师大人指教。”

“一些距离洛阳近的,便给他们一些粮食,然后给他们一些种子,让他们回到各自的家乡。”周辰道,“现如今,正是种植粮食的季节,给他们一些吃食的粮食足够他们度过这段艰难时期,而有了接下来的种子,足以他们应付更长的时间。”

“至于其他人,可以在洛阳城百里之内找出一些荒地任由他们种植。另外,派发一些军中的营帐以供他们居住。”

“甚至,他们在住着营帐的时候,再搭建自己的房子。”

“然而,在这段时间,若是粮仓的粮食足够,我们也可以供给他们粮食,若是粮仓的粮食并不是太富裕,也可把粮食借给他们,等以后让他们还粮食便好了。”

听完周辰的话,杨侗的眼睛闪闪发亮,“帝师大人此法甚好。”

“现如今,大隋境内一些百废待兴。”周辰道,“大隋之内的荒地数之不尽,百姓之所以宁愿饿死都不愿意种植粮食,无非是因为他们最终种出来的粮食,结果却根本到不了自己手中。”

“洛阳城外的难民,我会赋予他们每人十亩的永业田,另外还会给他们二十亩到百亩不等的隋有田。”

“永业田,彻底归他们所有,甚至他们可以代代相传!至于这隋有田,是归大隋所有,一旦某块隋有田被废弃的时间超过一年,大隋有资格和权利把这些废弃的隋有田收回,用作他用,或是分给其他人。至于那些永业田,若是荒废五年以上,朝堂也有资格收回。”

“接下来,我会把这个政令推向全国。”

“不过,现在说这些有些早了。”周辰道,“哪怕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改天还需要在朝堂之上商议才可。”

周辰的话虽然不新鲜,但却给了杨侗很大的震撼。

官员这种分田的办法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存在了。

但在大隋的开皇二年,便直接免除了妇人、奴婢这些人的授田。

至于周辰这是又把这一条给改了回来。

“帝师大人,这是准备修改税收政令了?”杨侗问道。

周辰点头,“有这么一个意思。”

“改日在朝堂之上,若帝师大人有何政令,小王都会附议。”杨侗说完这些,便直接告辞了。

看着杨侗的背影,周辰叹了一口气,“这小子不简单,心机很深啊。”

房玄龄站在周辰身上,“这几日我和越王殿下聊了一些,他对于很多事情都有一些独到的见解,如今帝师大人刚刚来到洛阳,他就前来拜访。看来,越王殿下也想要在上一步,和长安的那位争一争皇太孙的位置啊。”

“你看好他?”周辰问道。

房玄龄沉默了片刻,“越王殿下,确实有些才能。若是未来为帝,未必不可造福一方。”

目前,杨广这三个孙子里,周辰只见过两个。

无论是杨侗还是杨倓周辰都见过,按道理来讲,杨广把杨倓带到江都,应该是最喜欢杨倓的才对。

可结果,却把皇太孙的位置让给了远在长安的杨侑。

不过,关于这些周辰并不是很在意。

之后他要为大隋做的事情还要很多,哪个皇孙比较支持他,他自然会尽量扶持哪个。

不过现在看来,杨侗已经对这个皇太孙的位置锁定了。

山西的战局还在继续,不得不说,李渊和李世民这对父子还是有些能力的。

现在,他们几乎已经不怎么把力量放在潼关处。

而是扭头去对付刘武周了。

以李渊父子的能力,若是真想对付刘武周,就算对方身后的突厥的帮助,那也根本不是个头。

现在,山西境内的刘武周,几乎就是被李渊吊打,已经越来越快不行了。

周辰和杨广来到洛阳的这段时间中,张须陀已经快把瓦岗军消化的差不多。

翌日,在洛阳上朝的官员比之前在江都上朝的不知道要多上多少人。

“商量一下吧,城外的那些难民如何安置?”杨广道,“其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已经被纳入到了军营中,那剩下的人呢?应当如何?”

下面,响起了议论声。

“陛下,除了洛阳城外的难民之外,还有那些从江都跟随而来的百姓,他们在洛阳城也无处安家。”裴矩道,“这些人,也应当需要妥善安置。”

“接下来,只能建房分地了。”周辰道。

“建房分地?帝师大人何意?”

“在洛阳城的百里之内安置这些难民,可让这些难民形成一个包围圈,用居民和田地包围住洛阳。”周辰道,“然后给他们分田分地,至于在田地没有长出粮食之前,只能先供应他们粮食!”

“当然,若是诸位不愿意把粮食免费让给他们,朝廷也可以把这些粮食借给他们,等他们种出了属于自己的粮食,再把这些粮食还过来就是了。”

“之前我在来洛阳的路上,看到很多荒地都没有被开垦,刚好可以把这些田地给他们种!”

听到周辰的话后,不少人都不高兴了起来。

“帝师大人,有些田地虽然没有种植作物,但那些田地有很多都是诸多官员的所有。”

洛阳,自古以来便就是中原腹地。

这里的土地还有几块是属于大隋的?早就被一些官员给分完了。

“官员的地?”周辰微微一愣,“让我看看,是哪位官员的?”

这时候,有几个官员站了出来。

周辰朝其中一个人问道,“洛阳外有你的地?种着呢吗?”

“十顷地,在种植作物的大概有两顷。”那人回应道。

“你呢?”

“臣也有十顷,一顷未种。”

“你们呢?”

“臣有三十顷,种了十顷!”

“臣有五顷,都在种植。”

“臣有……”

听到这人的话,周辰一个劲的摇头,浪费实在太浪费了。

白瞎了这么多的地,就算不种地,种点水果或者树也是好的啊。

周辰记得,盛唐时期的的官僚地主是不交税的,关陇的鲜卑贵族良田万顷,结果却不需要交一分钱的税,而下层的百姓本就没有多少田地不说,结果还需要交巨额的税收。

现如今,周辰已经到了洛阳,所以他准备先拿此事开刀。

他看向了那个有十顷地,结果半分都未曾种植的官员,“你的地就在洛阳附近?”

“是!”

“愿意把你的地让出来一半分给朝廷,然后再由朝廷分给难民吗?”

那人微微一愣,旋即道,“帝师大人,臣可以雇佣一些难民为臣打理土地,至于让出来一半是万万不能的。这些地都是臣挣来的,您这么做岂不是有些……”

嘭~

周辰从腰间掏出手枪,一声巨响之后,那名官员直接轰然倒地。

一时间,整个朝堂全部都乱套了。

尖叫声和呼喊声不止。

之前,在江都的时候,很多身在江都的官员都清楚周辰的力量。

但这些在洛阳的官员并不了解啊。

杨侗和杨倓两人更是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这一刻,就算是杨广也有些动怒了,“老师,无缘无故的在朝堂之上杀戮朝廷命官,你这是何意?”

“有田不种,这是在浪费大隋的资源!”周辰厉声道,“知道大隋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造反吗?若是天下人人都有一亩三分地住,又有哪个会选择造反?”

“刚才不是不愿意让出自己五顷的土地吗?现在好了,整整十顷,都可以让出来了!”

一顷土地便是一百亩!

十顷入地便是一千亩!

就算每个难民分出去十亩地,那这个官员的土地,也足够分给一百个难民。

在古代,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土地。

更何况,大隋现在十室九空,有更多的徒弟被闲置了下来。

但是,哪怕被闲置,这些徒弟也是掌握在一些士族、门阀、官绅、地主的手中。

普通老百姓的手里,又能有多少地?

嘭~

再次一枪响彻,所有人的人全部停下了尖叫,他们全部看向了周辰。

至于那名被一枪打死的官员,则是被周辰命令骁果军抬了下去。

“各位大人现在能安静下来,商量事情了吗?”

尽管,很多人都对周辰不满,但是那些江都的官员早就见识到了周辰的雷霆手段。

别说是旁人,就算是苏威和虞世基、裴蕴等人,此刻都是一脸漠然。

倒是之前几个在洛阳任职的官员,和一些从长安赶来的官员,站了出来。

“帝师大人无缘无故在朝堂之上杀死朝廷命官,未免也太不把陛下放下眼中?”

“而且,帝师大人一言不合就要夺取我等的天地,到底是何用意?”

“现在,下官有些怀疑,帝师大人是不是敌国派来的细作,故意毁大隋国祚的。”

“帝师大人……”

“帝师……”

周辰听着那几人指责,转了转手中的手枪,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他相信这几个人中可能会有那么一两个是真心为了大隋好。

但事已至此,周辰需要的一语惊四座,需要的彻底的震慑。

他接下来要实施的政令太多了,若是每一个政令都有那么多人反对的话,那么光是推行政令,推行个十几年乃至几十年都推行不了。

嘭~

又是一枪过去,其中又有一个大臣被周辰一枪打死。

这一次,没有尖叫,没有呼喊。

有的是,其中一些官员捂住了自己想要喊出来的嘴巴,他们的眼睛通红,眼白之中已经布满了血丝。

他们每一个都无比震惊。

哪怕是杨广,此刻都是敢怒不敢言。

他眼睛直直的看着周辰手中转动的手枪,心中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甚至,有时候周辰在转动手枪的时候,会把那黑洞洞的枪口,有意无意的转动到杨广的位置这里。

他都不知道,周辰到底是故意这么做的,还是无意的。

总之,这一幕让杨广很恐惧。

他发现,自己已经快要被自己这位老师给逼疯了。

“安静!”周辰挥手间,又让几个骁果军,把另外一具尸体抬出去,“本帝师知道,你们中的人对本帝师所颁布的这些政令很不满。”

“但是,接下来本帝师要说的话,可能引起你们更大的不满。”

“可现在本帝师要告诉你们的是,本帝师所做的这些,并不是在跟你们商量!”

“而是,这些事情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这些事情都必须要这么做。”

周辰的话,让很多人心中隐隐作痛。

他们已经彻底被周辰吓到了。

说实话,在这个时间段,没有几个铁骨铮铮敢于顶撞周辰的人。

若是说大隋真的有几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那这些人或是早在之前就被杨广杀死,或是别杨广,磨平了棱角。

现如今,绝大多数人,都是比较逆来顺受的。

见下面没人说话,周辰继续道,“本帝师会把这些难民安置到洛阳城的十几里外百里内,让这些难民比圆形围绕洛阳!距离洛阳城最近的一圈难民为洛阳一环,然后再外面一圈为二环,以此类推。”

“另外,这些难民一旦在这里安家,本帝师会消除掉他们原有的户籍,重新会他们换上新的户籍。”

“同时,这些难民以前所在户籍的田地也会被收为国有,从未在洛阳周边重新给他们分配土地。”

“洛阳百姓现有的土地,还是百姓的!”

“官员的土地,也依旧是官员的!”

“但,那些已经荒废掉的土地,会充归国库,由户部重新分发给难民,或者是那些没有田地的人,无论男女老幼,统统都有。”

听到下面官员再次骚动起来,周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静静等待这些人安静下来。

因为,他本来就不是在和这些人商量,而是命令。

整个历史上,敢这么说的,也只有周辰一人,哪怕是杨广,都不敢在这种程度下去颁布这种政令。

整个世界,敢于去得罪文武百官的,只有周辰一人。

因为,他有旁人所没有的武器,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什么东西,会对他造成威胁。

甚至,周辰为了避免被人下毒,连他吃的东西都是从空间里面拿的。

周辰再次拍了拍手,继续道,“另外,对于一些以后所册封的王侯、国公之类的爵位也会另做调整!王侯所持有的最高土地,不会超过千亩。”

“另外,王侯中家人,若是无官职,每人也会授予十亩永业田。”

周辰做出这个考量,是依照现实情况来的。

他能剥夺掉一些官员荒废的土地,但却无法剥掉一个官员所有的徒弟。

所以,以后所封官员的土地必须要减少。

就拿李渊来讲,他只是一个唐国公,但自身所拥有的土地就已经数之不尽,几十万亩乃至百万亩还是要有的。

他一个人的资源,便已经抵得上数万人的资源。

这一点,周辰不希望在以后还会发生。

“另外,无论是百姓亦或者是地主、门阀、官员,只要家里种着地的,便需要交税!”

“官员需向国库上缴十分之一的税,百姓同理,而那些地主豪绅门阀亦是如此。”

“战争期间,可免除士兵的地税。”

“若士兵在战场之上死亡,士兵所拥有的地可归其家人所有,且除了应有的补贴之外,这个士兵的地税可免十年。”

“也就是说,接下来已经死亡的士兵的家人种植士兵的地,不需要上缴半分粮食。但他们各自土地上的税还是要交的。”

收官员和地主、士绅门阀的税?

周辰此话落,整个朝堂之上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

自古以来,就没有要收官员和士绅的税这么一说。

周辰的这一政令,简直超脱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今,我等身为大隋官员,不是更像该向庶民看齐?”周辰问道。

“帝师大人,若是如此分配土地的话,有官员就算立功被封为国公,都得不到太多土地,这岂不是说大隋境内要有更多的土地被荒废?”虞世南问道。

“问得好!”周辰起身。

“如今大隋之中十室九空,土地也必然多有空闲。”

“除了百姓若是打理完了自己的永业田还闲不下来,便可去申请种一些空闲下来没人种的田地。”

“而申请下来的这些国有田地,只需要上缴永业田的一半税收便可。”

“当然,为了避免有人用申请种植国有田地此事作弊,除了自己的永业田之外,每个人最多只能申请百亩国有田地来种植。”

说实话,申请田地来种,这个操作bug太大了。

虽然,一方面是为了害怕国内太多土地限制。

但这个操作一出来的话,只需要缴纳平常的一半税收,也就是百分之五的税收,就可以申请。

这种事情若是不加以管制的话,比如户部尚书韦津,甚至任何一个官员,他们完全可以把全国绝大多数地都申请下来,然后雇人来种植,乃至买一些奴隶来种植。

可一旦有了每个只能申请百亩的这一规则,便可以有效控制这一漏洞。

当然,一些门阀士族家中人丁数百数千的多的是,他们若是全部加起来,也可以申请到不少。官员这一点,周辰目前还没有想好应对办法,只能看以后的成效。

“另外,能有资格分到田的并非是庶民,哪怕是奴隶,也有分田的资格。”周辰道,“至于奴隶的田地,属于奴隶自身,并不属于奴隶的主人!”

“当然,奴隶也可以把自己的田地让给主人换取自己的自由!或者换取另外一些任何东西,包括在主人家里的权利。”

“这份田属于奴隶,奴隶本身有这块田的种植权买卖权转让权。”

“诸位大人觉得,此事如何?”周辰问道。

这时候,杨侗站了出来,“小王以为,帝师大人的政令实属罕见,却让人有一种焕然一新之感!”

“以前,奴隶种田都是给主人种的田,所以并不尽心尽力。”

“若是以后奴隶有了自己的田,那么种植起来必然尽心尽力。”

杨侗几乎是硬着头皮说出的这些话。

奴隶拥有田地,这简直就是所有人想都不敢想的。

也就是说,岂不是宫里的这些太监,都有了拥有田地的权利?

那些豪绅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奴隶,也有了自己的田地?

不少官员,都看了一眼杨侗。

就连杨广都深了一口气,有些诧异。

周辰继续道,“关于奴隶一事,具体如何做有待商榷。不过接下来,洛阳城这边的难民的事情就交给韦尚书了!”

“另外,我也会派出一两个帝师府的人手,帮助韦尚书!”

这时候,杨侗再次道,“皇爷爷,帝师大人,杨侗也愿意帮助韦尚书共同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