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我的徒弟是杨广 > 第150章 奴隶也有田?

第150章 奴隶也有田?

周辰的话,让很多人心中隐隐作痛。

他们已经彻底被周辰吓到了。

说实话,在这个时间段,没有几个铁骨铮铮敢于顶撞周辰的人。

若是说大隋真的有几个铁骨铮铮的汉子,那这些人或是早在之前就被杨广杀死,或是别杨广,磨平了棱角。

现如今,绝大多数人,都是比较逆来顺受的。

见下面没人说话,周辰继续道,“本帝师会把这些难民安置到洛阳城的十几里外百里内,让这些难民比圆形围绕洛阳!距离洛阳城最近的一圈难民为洛阳一环,然后再外面一圈为二环,以此类推。”

“另外,这些难民一旦在这里安家,本帝师会消除掉他们原有的户籍,重新会他们换上新的户籍。”

“同时,这些难民以前所在户籍的田地也会被收为国有,从未在洛阳周边重新给他们分配土地。”

“洛阳百姓现有的土地,还是百姓的!”

“官员的土地,也依旧是官员的!”

“但,那些已经荒废掉的土地,会充归国库,由户部重新分发给难民,或者是那些没有田地的人,无论男女老幼,统统都有。”

听到下面官员再次骚动起来,周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静静等待这些人安静下来。

因为,他本来就不是在和这些人商量,而是命令。

整个历史上,敢这么说的,也只有周辰一人,哪怕是杨广,都不敢在这种程度下去颁布这种政令。

整个世界,敢于去得罪文武百官的,只有周辰一人。

因为,他有旁人所没有的武器,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什么东西,会对他造成威胁。

甚至,周辰为了避免被人下毒,连他吃的东西都是从空间里面拿的。

周辰再次拍了拍手,继续道,“另外,对于一些以后所册封的王侯、国公之类的爵位也会另做调整!王侯所持有的最高土地,不会超过千亩。”

“另外,王侯中家人,若是无官职,每人也会授予十亩永业田。”

周辰做出这个考量,是依照现实情况来的。

他能剥夺掉一些官员荒废的土地,但却无法剥掉一个官员所有的徒弟。

所以,以后所封官员的土地必须要减少。

就拿李渊来讲,他只是一个唐国公,但自身所拥有的土地就已经数之不尽,几十万亩乃至百万亩还是要有的。

他一个人的资源,便已经抵得上数万人的资源。

这一点,周辰不希望在以后还会发生。

“另外,无论是百姓亦或者是地主、门阀、官员,只要家里种着地的,便需要交税!”

“官员需向国库上缴十分之一的税,百姓同理,而那些地主豪绅门阀亦是如此。”

“战争期间,可免除士兵的地税。”

“若士兵在战场之上死亡,士兵所拥有的地可归其家人所有,且除了应有的补贴之外,这个士兵的地税可免十年。”

“也就是说,接下来已经死亡的士兵的家人种植士兵的地,不需要上缴半分粮食。但他们各自土地上的税还是要交的。”

收官员和地主、士绅门阀的税?

周辰此话落,整个朝堂之上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

自古以来,就没有要收官员和士绅的税这么一说。

周辰的这一政令,简直超脱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今,我等身为大隋官员,不是更像该向庶民看齐?”周辰问道。

“帝师大人,若是如此分配土地的话,有官员就算立功被封为国公,都得不到太多土地,这岂不是说大隋境内要有更多的土地被荒废?”虞世南问道。

“问得好!”周辰起身。

“如今大隋之中十室九空,土地也必然多有空闲。”

“除了百姓若是打理完了自己的永业田还闲不下来,便可去申请种一些空闲下来没人种的田地。”

“而申请下来的这些国有田地,只需要上缴永业田的一半税收便可。”

“当然,为了避免有人用申请种植国有田地此事作弊,除了自己的永业田之外,每个人最多只能申请百亩国有田地来种植。”

说实话,申请田地来种,这个操作bug太大了。

虽然,一方面是为了害怕国内太多土地限制。

但这个操作一出来的话,只需要缴纳平常的一半税收,也就是百分之五的税收,就可以申请。

这种事情若是不加以管制的话,比如户部尚书韦津,甚至任何一个官员,他们完全可以把全国绝大多数地都申请下来,然后雇人来种植,乃至买一些奴隶来种植。

可一旦有了每个只能申请百亩的这一规则,便可以有效控制这一漏洞。

当然,一些门阀士族家中人丁数百数千的多的是,他们若是全部加起来,也可以申请到不少。官员这一点,周辰目前还没有想好应对办法,只能看以后的成效。

“另外,能有资格分到田的并非是庶民,哪怕是奴隶,也有分田的资格。”周辰道,“至于奴隶的田地,属于奴隶自身,并不属于奴隶的主人!”

“当然,奴隶也可以把自己的田地让给主人换取自己的自由!或者换取另外一些任何东西,包括在主人家里的权利。”

“这份田属于奴隶,奴隶本身有这块田的种植权买卖权转让权。”

“诸位大人觉得,此事如何?”周辰问道。

这时候,杨侗站了出来,“小王以为,帝师大人的政令实属罕见,却让人有一种焕然一新之感!”

“以前,奴隶种田都是给主人种的田,所以并不尽心尽力。”

“若是以后奴隶有了自己的田,那么种植起来必然尽心尽力。”

杨侗几乎是硬着头皮说出的这些话。

奴隶拥有田地,这简直就是所有人想都不敢想的。

也就是说,岂不是宫里的这些太监,都有了拥有田地的权利?

那些豪绅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奴隶,也有了自己的田地?

不少官员,都看了一眼杨侗。

就连杨广都深了一口气,有些诧异。

周辰继续道,“关于奴隶一事,具体如何做有待商榷。不过接下来,洛阳城这边的难民的事情就交给韦尚书了!”

“另外,我也会派出一两个帝师府的人手,帮助韦尚书!”

这时候,杨侗再次道,“皇爷爷,帝师大人,杨侗也愿意帮助韦尚书共同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