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大同



作品:《皇兄何故造反?

朱祁钰拧着眉头,同样盯着边防图。

不得不说,陈懋的军事素养还是很高的,前世的时候,也先进犯京师,走的就是他所说的这条路线。

自阳和关而入,一路破白羊,紫荆,倒马三关,直逼京城。

于是朱祁钰开口问道。

“那若是按照这个路线,我大军边防该如何布置,陈侯心中可有策略?”

闻言,一旁的于谦和王文相视一眼,皆是有些无奈,看来皇上心中还是存着要派大军反击的念头。

这回陈懋倒是没有怎么犹豫,回道。

“若敌果真自这条路线进犯,首先要加强的,就是沿途各个隘口的兵力守备,尤其是紫荆关。”

“臣看过兵部的军报,土木之役以后,也先以阳和关为基地,陆续击溃了好几处隘口。”

“加之刚刚左都御史传来的消息,怀来卫,永宁卫,赤城堡等处虽未失守,但俱已空虚,必须立刻派兵加固。”

说着,老侯爷叹了口气。

还是土木之役闹的!

这场大战,从一开始就败了。

王振这个混账东西,一点军事眼光都没有,接连被人虚晃两枪,导致也先攻下了阳和关。

失了阳和,整个边防线就被豁开了一个口子。

也先占据阳和,往里便是诸多防守空虚的隘口,虽然关内不适合骑兵施展。

但是只要越过大同,阳和,宣府的这条边防线,可以进攻的方向实在太多。

也先用兵又灵活,派到各个隘口骚扰的游骑当中,时而混杂的便有精兵主力。

这就导致了边境有多处隘口,损失倍增,几近处于失守的状态。

不然的话,一众边将,也不至于人心惶惶到那等地步。

换句话说,大明原本完备的防御网络,经过土木之役后,已经成了一个筛子!

这个建议,于谦也是赞同的。

“皇上,陈侯此言甚是,怀来卫,永宁卫,赤城堡等处,重要性虽不及紫荆等关口,但是亦是紧要之地,需得尽快派兵前往。”

朱祁钰沉吟片刻,道。

“既然如此,暂且从孙安那三万人中抽调五千,派往这五处隘口,同时,自京营当中抽调五千人,也派往守备。”

“同时,自各地抽调的那五万援边官军,优先增兵到紫荆,白羊,倒马三关。”

孙安的那三万人,完全散到各个隘口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少部分的抽调充作急用,还是可以的。

所以于谦倒没提出什么反对意见,拱手领命。

略停了停,朱祁钰摇了摇头,依旧有些不满意。

“增兵是要的,但是阳和关已失,紫荆等处虽墙高城深,但毕竟无险可守,若也先倾力全攻,依旧难以保其平安,诸位可有良策?”

一句话问出来,大殿内顿时陷入了寂静当中。

这次,就连陈老侯爷也没有说话。

这其实也是他们所担心的!

土木之役之后,京城群臣为何人心惶惶,于谦又为何如此着急的整备京营,调集各处大军至京师。

就是因为知道,大同到宣府的这条边防线一旦被豁开。

那么也先如果想要进攻京师,所需要考虑的,只是付出的代价大小而已。

再在心里狠狠的将王振骂了一顿。

陈懋转身对着于谦问道。

“于尚书,本侯有一言,想要请教于尚书。”

于谦被老侯爷这严肃的态度吓了一跳,连忙回礼道。

“陈侯请问,若能言者,我必知无不言。”

陈懋也不矫情,目光一凛,开口问道。

“本侯没记错的话,如今镇守大同的,是都督同知郭登,那么如今大同城内,情况究竟如何?兵员多少,军械几何,可战之官军有多少?”

“这……”

虽然说是知无不言,但是当陈懋真的提出来的时候,于谦还是一阵踌躇。

实在是因为,陈懋所问的消息,都太敏感了。

大同作为朝廷最重要的边镇,驻守的官军,储备的军械,都是十分机要之事。

尤其是这次大战,在明军到达之前,也先的主力部队进攻的就是大同城。

作为正面抗击也先主力的大同,其战损情况更是高度机密。

朝廷当中真正知晓内情的,包含天子在内,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见于谦一阵为难,朱祁钰开口道。

“无妨,陈侯为国之柱石,王卿再过不久,亦将赶赴边境,于爱卿你尽可言之。”

得了圣谕,于谦才轻叹一声,苦笑道。

“不瞒陈侯,大同的情况,相当不好!”

“此次也先进犯,攻大同十数日而未下,我官军死战奋勇,战死者数千,大同镇守官军,本有一万一千人,经此一役,尚存者不足四千。”

陈懋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对于战事的状况心中已有预测,但是却没想到,惨烈至此。

按照这个战损计算,大同这次足足战死了三分之二的守军。

愣了愣神,陈懋喃喃道。

“如此惨烈,郭登尚能保得城池不失,实未负朝廷期望也!”

于谦点了点头,显然对于陈懋的评价也十分赞同。

要知道,也先此次动用了近八万的主力部队。

郭登虽然是依仗坚城固守,但是在兵力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坚守数日,扛到亲征大军赶到,的确殊为不易。

不过……

于谦叹了口气,继续道。

“这只是兵员伤亡情况,我大军赶到后,贼虏虽转攻阳和,但是当时大同已鏖战多日,多处城墙损伤累累,军马不足千匹。”

“尔后也先攻陷阳和,主力攻土木,却派遣偏师,骚扰各隘口,大大影响了大同后勤辎重的转运,这次几个边将弃城而逃,更是雪上加霜。”

陈懋感到一阵头皮发麻,紧咬着后槽牙,道。

“这么说,大同已经成了一座孤城?”

要知道,关内诸多隘口的防御网络,除了作为第二道边防线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承担后勤转运的功能。

先前惊闻几个守将弃城而逃,老侯爷只顾着生气,经于谦这么一提醒,才猛然反应过来。

如果说各处隘口都守备空虚,甚至有些地方都敢弃城而逃,那么大同的后勤转运该怎么办?

阳和就在大同的旁边,阳和被陷,周围的关隘必定难以守住,如此情况之下。

大同虽有坚城可依,但是无异在整个防御网络当中,被孤立出去了!

不过话问出去之后,陈懋就反应过来,皱眉道。

“不对,若是大同向京师的路线完全被切断,那这些日子传来的军报又是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