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科幻小说 >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高贵的崩塌只需几分钟

第二百九十三章 高贵的崩塌只需几分钟

河谷地区,临时搭建起来的俘虏营,铁丝网简略的围了一圈,直径至少2公里。http://www.julangge.com/bid/2227940/

营地内,一个个简略的帐篷搭建起来,奴役与缅浮人左右分开,蹲坐在地上满脸惶恐。

他们的分开并非晨曦有意而为,而是这些人自觉的划两块区域。有帐篷较为平坦宽广的地区是缅浮人,而处于碎石堆上的是对奴役。哪怕到这种地步,阶级依旧分得非常清楚。

其实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之前是何种身份,现在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俘虏。

不过圈里面的人可不管那么多,千百年来的规矩已经形成本能。

而圈外的晨曦士兵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一副很平和的画面,在他们眼里比坦克冲锋还要震撼。

一个负责站岗的士兵,用手肘轻轻的碰了碰旁边的同伴。

“队长,这些缅浮人还真软弱,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像那些贵族毕恭毕敬。要是我的话,肯定趁机狠狠的报复那些贵族。”

“敢反抗的就不是奴隶了。”士官抬头打量了一眼他,看到对方20来岁的容貌,顿时明白他为什么说出这种蠢话。

太年轻了,也只有这些生活在女王时代的青年,才敢说出这样的话。要是放在他们那个时候,基本没有人敢反抗,甚至连念头都没有。

“小子,当年你的父母敢反抗贵族吗?谁不是额头贴地,生怕被多看一眼。”

“呃……”青年顿时哽住了。

在他为数不多的童年记忆里,自己的父母好像还真不敢反抗贵族。

童年只有饥饿,寒冷,以及贵族那华丽的高跟鞋。跪在地上,能看到的也只有靴子。

“……没有。”

“所以这才是常态,而像我们这样能挺直腰板的普通人以前是不存在的。”士官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铁盒,从里面摇出了一粒水果糖,放入嘴中咀嚼。

“能生活在女王统治的时代,是我们凡人最大的幸运。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十年前,女王还未登基之前,王国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看着里面那些奴隶,我们以前的生活就是这样子的。虽然不叫做奴隶,但实际上和奴隶没啥差别。”

金属网后面,一群衣衫褴褛的家畜缩卷在一起,哪怕同为阶下之囚,也依旧向那些贵族磕头。

士官身为经历过晨曦王国时代交替的人,对于这一幕内心泛起了无尽的感慨。

以前的自己竟然如此的卑微,而现在的他竟然能昂首挺胸的站着。

“外面的人骂女王陛下是暴君,那是对贵族来说,可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女王陛下就是最好的君主,天底下没有第2位。”

青年挺直腰板,内心对女王的崇拜更深一分。

这种现象出现在许许多多军人身上,亲眼见识到缅浮奴役的卑微,更能体会到自己昂首挺胸的来之不易。

有时候幸福是对比出来的,缅浮奴役的卑微给晨曦军民带来了最直接的震撼。勾起了尘封已久的记忆,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现在回头想想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度过的。

在晨曦人忆苦思甜的时候,缅浮奴役可没有那么多感慨,他们的人格早已麻木,已经被驯化。

正所谓吃饱了才有资格想别的,晨曦人能想到他们为什么不反抗,花了足足十年之久。

晨曦人民思想已经潜移默化的改变,受到贵族的压迫就该反抗,人应该昂首挺胸的站着,而不是跪着。这一点比其他人已经先进太多太多,放在外面可以说是大逆不道的行为,要被处以极刑的。

可在晨曦这个国家里,尊严和反抗成了主流思想。

正如晨曦王国一五计划大典女王的致词:晨曦人民应当有尊严的活着。

……

第2天清晨,一个个俘虏营被打开,十几万人被赶出来,分别集中在十几处空地上。

这一次奴隶和贵族依旧分开,只不过并非他们自愿的,而是晨曦强迫的。

原本应该套在奴隶上的锁链捆在缅浮贵族身上,肮脏难闻的铁链连接着自己和家人。身穿全身兽皮衣服的缅浮贵族,就像烧烤串串一样,被整个串了起来。

百号人摆成一字长蛇,一路走上了高台。

奴隶们则聚集在周围,每一个场地都有不下5万人。他们围着中央的高台,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

再往外是手持枪械把守的晨曦士兵。

诡异的气氛弥漫开来,缅浮贵族越发觉得不对劲。

看着这高台,下方围观的贱民,正前方是一排桌椅,就差一个砍头用的刀闸了。

就在这时场地外5个身穿金红色制服,举着晨曦旗帜的人走了进来。他们身上的制服是审判庭的,也就是说这些人是审判庭的法官。

一群令晨曦高官闻风丧胆的人。

他们今天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履行职责,审判贵族。这是这10年来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基本上王国90%的贵族死刑都是他们宣判的。

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整个王国所有的公权机关,只有审判庭才拥有审判权。

第二军队没有定罪的权利,更没有处死罪犯的权利。

哪怕军队占领一个地方,只要涉及审判方面的事情军队都不能越权,就算是缅浮规矩同样如此。

鲜红色的旗子插在地上。

晨曦法官坐在位置上,手里拿着一个厚厚的法典,面无表情的开始说起了官面话。

十几个呼吸,最后一句话让站在高台上的所有缅浮贵族心脏停止。

“在此,以杀人罪,反人类罪处以死刑,立即执行。”

话音落下,砰的一声枪声响起,一颗颗子弹从场地外飞了进来,直接贯穿了高台上所有人的头颅。

他们每个人所站的位置,早已有一颗子弹为他们预订。

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半天的时间,上千个缅浮贵族被处死,留下了部分罪行轻,可以劳动改造的。

地位最高的都死了,只剩下一群不上不下的狗腿子。

这也印证了外边的传闻,晨曦女王好杀贵族。

夜晚,俘虏营格外的安静。

不管是贵族还是奴隶,都没有从早上那场血性的审判回过神来。

就在这时,奴隶中一道身影站了起来,瞬间吸引了整个营地里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只见这道身影直径走向了右边,贵族老爷所在的地方。月光照耀下,奴隶们只看到了背影,以及他手中明晃晃的神秘条状物体。

刀?!

他怎么会有刀?

部分看清楚的人表情满是错愕,实在无法明白这个人手中为什么会有刀,还有他去那边干什么?

很快这个神秘人就回答了第2个问题。

那道背影走进了贵族之中,找准一个人一刀落下,鲜血喷发,头颅与身体分家。

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懵了。

这个人不想活了吗?

“杀人了!”

一个缅浮人尖叫,巨大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的夜晚。

然而无论他如何尖叫,周围的晨曦士兵都视而不见,仿佛聋了一样。

俘虏营里的人更加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

神秘人提着头颅,转身就走,被吓破胆的缅浮人根本不敢阻拦。

一路来到出口处,大门竟然奇迹般的打开。

只见那个神秘人将头颅递给晨曦士兵,随后安然的走了出去,只留下了一把插在地上明晃晃的刀刃。

这一幕让里面的人彻底惊呆了。

拿头就能出去了?

紧接着右侧围栏的边缘,无数的武器从外面飞的进来,咣当落到地上。

清脆的响声不断响起,仿佛在撩拨着所有人的心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很快开始有人狂奔过去抢夺武器,这一举动也带动了其他人每个人都去抢武器。由于武器的位置在右侧,所以拿到武器的基本都是奴隶。

手持利刃,杀心自起!

杀人是被允许的,只要一颗头颅就能获得自由。

有武器的人将目光放到了对面,一群没有武器的人。

这一刻他们不再是老爷!

夜晚不再宁静,惨叫声回荡在每一个俘虏营。

高贵的崩塌只需要几分钟。

……

参谋部的帐篷内。

“艾琳姐,您擅自处死所有缅浮上层阶级,小心陛下生气。”女子嗓音清脆的说道。

她身穿金红色审判官服饰,棕色齐肩短发,五官端正,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野性,整个人显得非常英姿飒爽。

“阿莉莉,你可别乱说,我向来可是非常守规矩的。况且雨林恶劣环境,俘虏营死几个人属于正常范畴。”艾琳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艾琳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阿莉莉挠了挠头,满脸无奈。

“真出事了,我可不会帮你顶锅。您所做的事情实际上已经严重挑战律法的威严,越权处死,这可是要杀头的。特别是那些官员,神烦,自己就是最不干净的,还总想去管别人。”

处死贵族这种事情,阿莉莉不是第1次做了,特别是5年前,整合运动时期。她基本是大手一挥,咔的一下就把某个家族上下几百号人全杀了。

但这种不按规矩来的,她还是第1次做,第1次做坏事内心有点小紧张。

“呵呵,我把他们除掉,怎么吃下这块土地,怎么要当地的民众心甘情愿地为晨曦卖命?现在他们只需要明白一件事,他们很多人都杀过贵族,回不去了。”

艾琳拿起一支水性笔,桌上的地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