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军史小说 > 穿越古代开书院 > 第301章 意义重大的一堂课

第301章 意义重大的一堂课

今日是七天一次的文讲,由罗宏义主讲。

今日讲的是礼记中节选的一段。

罗宏义捧着书,站在走廊中边走边读道:

“学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

这说的其实是作为学者来说都四个通病,所以传道之师便要知道,然后引导他们,发挥他们的长处,补救他们的过失。

那罗宏义为何节选这么一段拿出来说呢?

在恩师教导他们的过程中,其实并不首重成绩,而是逐渐培养他们的求知态度,学习习惯,这对于一个学者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恩师总是一个循循善诱的人。

“好了,谁先来谈谈自己的看法?”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的让他们理解,这段其实一件讲过了,他想听听他们的想法。

很快就有人举手了。

罗宏义眼前一亮,点点头。

赵羡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起来,一脸神气道:

“师兄!我在想的是这是否和恩师有关系?”

罗宏义微笑着说道:

“是!”

赵羡心里便有数了,接着说道:

“恩师便是深知此四者!所以他主张因材施教,而且培养我们的学习习惯,为我们制定了详尽的学习计划,什么时候该做什么都是谨详有序!”

“嗯很好!”

罗宏义鼓励道。

他说的不错。

“有些人学习时贪多求快,囫囵吞枣;有些人蜻蜓点水,浅尝轶止;有些人急于求成,专抄捷径;有些人畏首畏尾,遇难而止!此四病,皆有之!”

罗宏义的声音并不大,却在众人的心头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令他们心头巨震。

早有人羞愧的低下了头,罗宏义每说一句,就有不少人低头。

他们不敢直面先生的目光,眼眶通红。

终究自己还是走偏了嘛?

罗宏义看着他们,目光突然凌厉起来,大喝一声道:

“我想说的是,我非恩师,所以在引导你们时稍有不慎,便已至此!此乃吾之罪,并非是你们的过失!”

堂下诸人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惴惴不安。

“师兄!这是我们自己的通病,哪里是师兄的不对呢?”

“是啊!是我们错了!没有好好审视反省自己!”

“是啊!师兄,我们对不起恩师和诸位师兄的栽培啊!”

已经有人泪如雨下,哭天抢地了。

他们深感自己的过失深重,恩师教我们的是终生的学习道路,而并非是眼前的科举考试,自己终究是眼界小了格局低了!

恩师看的高远,自己却是如同井底之蛙一般,坐进观天。

一味想着如何才能科举中地,却是违背了求学的初心,有悖恩师期望啊!

“不怪你们,就算是我当初也难免有此四者,要不是恩师悉心教导,哪至今日啊!”

罗宏义眼眶通红,深有感触。

“是啊!师兄只是为了警醒我们,并非是怪罪之意,都起来吧!”

还是赵羡这个班长,关键时刻站了出来。

既然有错,改之便可,不必如此啊!

“对啊!连师兄都无法避免,以后多加注意便是!”

一旁的张志飞也是帮衬着说道。

好不容易,才哄得众人起来坐下,不过还是情绪低落。

罗宏义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心里也便松了一口气。

恩师如此重托,自己岂敢辜负?

若是他们都走上了偏路,就算是金榜题名,想必恩师也是不会高兴的!

“你们也不必妄自菲薄,你们的几位师兄都曾多少犯过此四者。”

众人一听心里总算是好受许多。

但是不可避免地又延申出一个问题。

师兄们也会犯这种错误?

“师兄,杨师兄也有嘛?”

张志飞疑惑道。

他说的是杨元良。

众人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他,很是期待这个答案。

从这之前的种种行径看出,这个师兄真的是恐怖!

根本没有他不懂的,没有他不会的!

罗宏义此时也有些为难,略微犹豫后,还是说道:

“额……杨师弟他……是个完人!”

听着他肯定的答案,饶是众人心里有准备,但还是不免震惊!

毕竟自己揣测的和听师兄亲口说出来的还是不一样的感觉。

张志飞随即更加疑惑了,不是此四者乃学者之通病嘛?

为什么杨师兄就是完人?

“……”

罗宏义有些后悔说了。

“哦!我知道了!这只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杨师兄并不再此列!”

还是有人恍然大悟道。

众人这才醍醐灌顶般的点点头。

张志飞一想,也是啊!

毕竟杨师兄这般的人非是凡人,那是天上一般的人物!

“那恩师呢?”

赵羡一脸激动的说道。

不过说完众人就哄笑作一团,那还用说吗?

恩师那是完人中的完人!

赵羡说完就后悔了,他一向心直口快。

“额……嘿嘿嘿!”

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嘴,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一声。

恩师这般人,是不可随意揣测的!

“师兄!学生受教了!”

有人站起身拱手,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

众人便也收敛起笑容,也是一拜。

罗宏义看着眼前的场景,记忆中的画面不免重合。

那天早晨,恩师也是亲自送他们出门,他们站在侯府门口也是深深一拜。

他不禁湿了眼眶。

教导这么多人是辛劳的,一开始他是因为恩师嘱托,但如今他是深爱此道!

看着这么多人意气风发,一个个成才的样子,很有成就感!

他明白了恩师看他们时的殷切目光,一模一样!

他也深深的给众人鞠了一躬,暗地里抹了抹眼泪。

“祝诸位师弟金榜题名,光耀门楣!”

“必不辱恩师之名!”

众人重重的说道。

气氛又轻松下来,众人看着身边朝夕相处的同窗,皆是深有感触。

马上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了,有些难舍难分啊!

“师弟!”

“师兄!”

“你是不是也舍不得我?”

“额……你欠的银子该还了!”

“……”

这特喵的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嘛?

对啊!

好像离春闱还有些日子啊!

是啊!那现在这么伤感作甚?

众人都渐渐回过味来。

哎!

读书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