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前桌女生竟是我的头号黑粉 > 154 不可置疑的明日!

154 不可置疑的明日!

起航编辑部,下午两点。

李格非在自己的办公室召开了第一次组内会议。

小办公室里开会,本就松散一些,外加是困意十足的时间,南极和冰狼的坐姿自然有些慵懒。

小仓却很精神,认认真真展开本子,满眼都是期待沐浴知识的大班同学模样。

李格非也是第一次主持会议,参考样本有限,这便像夏娜一样扫着屏幕上的数据淡然开口。

“我先宏观说一下情况。”

“近半年来,咱们组在起航十个编辑组里,一直位列第十。”

“最好的时候,与第九大概有20%的差距。”

“现在的差距是40%。”

“这个情况只与长江的工作态度有关,不怪你们。”

话罢,李格非扭过椅子面向三人。

“但现在开始,工作由我主持了。”

“希望大家能认可我,并配合我一路走下去。”

“按我的路子走,倘若依然没有好转,一切责任我担。”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对我的工作方针有意见,执行起来有困难,我们随时可以交流。”

李格非说话的同时,双手不自觉地缠在了办公桌下,两根大拇指一边打架,一边冲三人点了点头。

“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提。”

南极微微摇头,小仓更大的瞪眼等待沐浴知识。

冰狼笑侃道:“主编您先说方针,说了我们才能提问题不是?”

南极听罢跟着笑了一下。

小仓也不知道该说啥,低头使劲记笔记就就对了。

李格非被这话说得也是心下一颤,桌子下的手掌都渗出汗来。

努力了好久才憋出这一段。

管理工作……果然不适合我啊。

他忙咳了一声,重又面向电脑,学着夏娜的样子有模有样地审视起来。

“责编工作……在我这里分为三大块。”

“一是标准。”

“签约标准和推荐标准。”

“二是资源。”

“签约名额和推荐位分配。”

“三是服务。”

“随时服务老作者及其作品,同时启发和引导新作者,给他们创造机会。”

“对这三大块工作的态度,我与长江必然有所不同。”

“今后以我为准。”

“接下来我们逐一梳理。”

李格非就此展开了自己的选书标准。

“首先签约这一块,对五万字以内的书,完全不需要看追读。”

“要相信并磨练自己的眼光。”

“网文每天都在发展,作者们不断蜕变。”

“身为编辑,如果只知道依赖数据,停止学习与思考,你早晚有一天会被算法取代。”

……

全程,南极和冰狼倒也算好好听着。

至于小仓,拼了命也记不过来,干脆开了手机录音,双管齐下。

十几分钟的时间,李格非将自己选书的标准说了个大概。

从业多年,像这样授人以渔还是第一次,他也逐渐浸入了这种感觉,收尾的时候已不禁抬手比划。

“最后,我主张‘人大于书’。”

“一本书或许没那么好,但倘若你相信作者的潜力,依旧可以签下。”

“就像运动员一样,他不一定每场比赛都能打好。”

“重要的是,你能发现他身上的闪光点。”

“以上就是我对选书的要求了。”

“我并不强求你们100%落实这套标准。”

“可以留下20%左右的空间个性发挥,自由探索。”

“我也会随你们一起学习,不断完善签约标准。”

“这部分就是这样,有问题现在就可以提。”

南极这便抬手一晃:“没问题。”

小仓一边挥笔狂书,一边使劲点头:“一定领会主编精神。”

冰狼却手里转着笔,低头看着自己的本子,欲言又止的样子。

“冰狼,有疑问就现在提。”李格非当即说道。

“啊,这个……主编……”冰狼揉着下巴思索道,“您说要将跟风作品控制在签约量的30%以内,我感觉这个要求太保守了,跟风的书相当于送到嘴边的熟肉,咱们不吃别人也会吃,无论为了追求利益,还是降低风险,我都认为不该做这个限制。”

“我很理解你的想法。”李格非平心静气道,“‘签到’、‘首富’、‘渣男’之类的风潮,我大大小小也经历过几十次了,历来都是一拨跟风作品成批出现,能留下来的少之又少,与其鼓励这种创作,不如把机会留给多样化,30%已经是很宽的限制了,纯粹以我个人来看,5%都嫌多。”

“就是说……”冰狼也没看李格非,只揉着额头道,“送到嘴边的业绩不要了?”

“冰狼,一本书的周期是很长的,一位作者的创作生涯更长。”李格非悉心抬手道,“我们今天的选择,决定的是半年后的未来,你还记得三个月前的样子吧?再看现在,还有签到么?就像农民种地一样,如果因为现在苹果值钱就全种苹果,未来是要遭殃的。盲目跟风只是眼前的蝇头小利,我们更要看中未来半年,一年,甚至是三五年的多样性健康。”

“可这并不影响签到在这几个月赚到很多钱的事实吧?”冰狼晃着本子道,“苹果价格高的现实摆在这里,只要比别的果农提前出手就好了,总比种樱桃、橘子什么的保险。”

“所以我才给了30%的空间种苹果。”李格非重重点了点头。

“嗯……”冰狼抿了抿嘴,转而望向了南极和小仓。

眼见一个低头发呆,一个拼命做笔记。

他也只好摇了摇头:“好吧……您继续说。”

李格非这才舒了口气,好歹让这家伙接受一个安排了。

接下来又是十几分钟,他将推荐标准交代了一番。

这一次不待他提问,冰狼就急了。

“每本签下的书都至少要给一个四级推荐?”他放下了摆模样的本子当场摊手,“这活儿还怎么干啊,主编?”

“你先稳住,倒是我很疑惑。”李格非蹙眉望向冰狼,“连四级推荐都不舍得给,又为什么要签呢?”

“为了抢在别人前面啊。”冰狼一脸理所应当地陈述道,“很多书根本不用给推荐的,单看自然流量的留存率就知道好坏。”

“那你也该知道,对新作者的新作品而言,自然流量极其稀少,经常只有几十个乃至几个读者的曝光率。”李格非难以理解地抬臂道,“用这个偶然性极强的样本,判一本饱含心血的书死刑,良心何在?”

“……”

“……”

办公室顿时陷入一阵静默。

南极挠着下巴望向窗外。

小仓吓得低头不语。

冰狼自己也是愣住了。

李格非也才意识到,不小心激动了,说出了真心话。

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作为领导似乎不该质疑属下良心的。

“咳……”他忙又咳了一声,手抵在嘴前解释道,“即便只论业绩,这种判断也是不负责的,很大概率会流失潜力书,至少应当给一个四级推荐的流量才能放弃。”

冰狼听过之后,垂目沉思许久,方才抬头望向李格非。

“主编,我很欣赏您的人格。”

“不过我们这里是业绩说话的吧?”

“我一开始也相信自己的眼光,会着重培养一些看中的作者,不吝资源,一字一句的辅导。”

“但回应我的,是一次次太监。”

“一次次‘我都按你说的做了,为什么还不火?’”

“之后我选择冰冷一些,将我的利益最大化,将组内利益最大化,我相信这也是起航利益的最大化。”

“您是要打破这些,将理想与良知最大化么?”

这一席话,听得李格非头顶生烟,皮肉渐绷。

简直每个字都是错的!

克制……

克制……

他不断地告诫自己,只使劲比划着说道:“理想和良知当然要最大化……但这并没有牺牲业绩……你看我的业绩不就……”

“您当然是第一责编,可您在这里做了6年啊,积累的东西太多了。”冰狼高抬着双手道,“而我才两年,做到第二责编,难道不能说明问题么?”

李格非心脏狂跳,脑人发懵,只想把桌上的东西甩过去。

然而却只压了压说道:“冰狼,你先冷静……”

“ok主编,我现在很冷静,但这点我依然没法妥协。”

“那……我们回头再商量……”李格非硬生生转回屏幕,“我们继续说下一点……”

办公室的气氛再次沉了下来。

突然!

“稍等。”

一个童声刺破了压抑的沉寂。

“主编,我想发言。”小仓抓起本子,呼呼呼地站起了身。

“你说。”安西当然点头。

话音未落,小仓一个扭脸便转向了冰狼,低头翻着自己的本子道。

“主编刚才的话意思很明确。”

“自然流量不足以判断新书的潜力,需要至少给一个四级推荐的流量。”

“你的回答是什么?”

“诉苦,说自己的真心都被太监吃了。”

“然后质问良心的意义。”

“最后说自己不接受。”

“所以不接受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因为过去不走运被太监作者坑过么?”

“冰狼哥,如果反对‘签约就必给四级推荐’这件事。”

“说清楚,为什么反对,利益上为什么不合理?”

“别讲苦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