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八十三章 财源滚滚啊



作品:《春回大明朝

皇帝陛下……

皇帝陛下没觉察出这有什么问题。

六百万是肯定拿不出的,但外面几十万军民也的确惹不起。

那不这样还能怎样,至少这的确是个有效的解决办法,至于让大臣们给皇帝捐款,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丢人的,原本历史上他也这么干过。

那是三大殿烧了以后。

他因为没钱重修三大殿,所以让那些太监们在外面搞献银助大工,那个孙子捅出爷爷贪污的案子,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出现的,所以说皇帝陛下其实也没什么节操,而杨丰的这个计划在他看来完全可以。

关键是不用他出钱啊,只要不用他掏钱的计划都是好计划。

至于最后能不能募捐到六百万两并不重要,实际上他也知道肯定不可能募捐出这么多,他自己的内库都没有这么多银子,京城这些豪门贵族家里银子难道比他的内库还多?但那时候也足够堵住杨丰的嘴了,他要的数目,他提出的募捐计划,也是他去负责的,最后募捐不到还能怎样?

差不多就行了。

说到底只要杨丰能接受了,剩下外面军民无非就是给多给少。

一人二十两给不了,一人五两银子也不少了,最后也就把这一劫撑过去了。

至于以后……

现在还管什么以后啊!

经历这一劫之后,估计一年内没人敢再提什么剿灭杨丰了。

实际上现在万历就很后悔,当初不应该这么草率动手,朝廷的军队明显很靠不住。

应该多忍忍。

最好重新训练一支忠心可靠的精锐。

话说他现在都已经怀念戚继光了,至少戚继光在的时候,朝廷真的不需要考虑打仗的问题,现在居然连对付一群乱兵刁民都做不到,这国家怎么他玛变成这个样子了。剩下的问题是还需要他出个儿子,这个有点羞耻,但他也知道这种局面下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他儿子出去羞耻,好过他自己出去羞耻,既然这样就让皇长子出去吧!

他终究需要学会面对外面的世界。

于是可怜的泰昌,就这样以十三岁的年纪,用他那稚嫩的肩膀替他爹扛起了一切。

皇极门前。

“末将杨丰,见过太子殿下!”

杨丰对着一顶小轿里的初中生躬身行礼。

后者惶恐不安地看着他……

“大帅,陛下尚未册立太子,这位是皇长子。”

顾养谦在一旁说道。

“什么,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没立太子?”

杨丰愕然。

顾养谦怅然一笑。

谁说不是呢,我们也很想啊,可宫里还有个妖妃呢!

“杨同知,常洛年幼无知,当如何做还需同知指点。”

泰昌走出小轿还礼说道。

“陛下可有圣旨给皇长子?”

“有。”

泰昌说着把圣旨捧给杨丰。

杨丰打开看了看,内容的确就是他奏折要求的。

万历以圣旨方式明确要求在京的文武官员,勋贵外戚,总之就是一切有品级和爵位的,甚至包括那些有品级的内官,都尽己所能捐献金银,只不过没有说是给那些士兵和青壮,毕竟这个说出去不好听,就是笼统的说目前国家艰难,朝廷财政枯竭,让他们捐款以助国用。

“这就行了,末将护着皇长子,到各家登门去宣旨,对于那些给陛下捐献银两的,由皇长子赏赐墨宝。”

杨丰说道。

旁边顾养谦笑着,这活他熟啊。

泰昌也没多说什么,老老实实重新坐进轿子。

“走,兄弟们,咱们护着皇长子上门募捐!”

杨丰喊道。

跟随他的三千部下,立刻护卫着小轿走向前面的午门。

不过刚走到内五龙桥的时候,他们就被一大群官员挡住了,为首的正是四位阁老……

“四位阁老,你们这是?”

泰昌有些惊喜地看着他们。

“皇长子,此处乃是老朽与三位阁老,及六科所有给事中,内阁所有中书舍人为陛下所凑的五千两,请皇长子代收。”

赵志皋笑着说道。

在他们旁边是一辆满载白银的马车,里面一个个银锭熠熠生辉。

“诸位阁老果然深明大义,那皇长子给诸位阁老留个墨宝?”

杨丰说道。

“以后再说,还是先出去募捐重要。”

沈一贯笑着说道。

“那就等回来再写吧,左右诸位都离着近,什么时候写都行。

皇长子,你看,我就说咱们大明还是忠臣多,咱们这还没出午门呢,五千两就已经有了,算起来六百万两已经有了快千分之一了,这总共也就才走了没几步就收了这么多,照我估摸着,应该走不到天黑就够了。”

杨丰笑着对泰昌说道。

天真的泰昌明显也一下子很有信心了。

就是嘛,还没出午门就收了五千两,这样看来六百万还真不是什么大数目。

“皇长子,皇长子,奴婢可算赶到了!”

后面田义的喊声响起。

杨丰和泰昌赶紧往后面望去,然后就看见田掌印带着一群小火者,赶着三辆马车从通往内阁的会极门出来,他们的司礼监在皇宫后面,煤山东边,得从东华门进皇城,正好从会极门出来。

而马车上赫然也都是银子。

“皇长子,这是奴婢与司礼监上下,一同为陛下献上的一万两。”

田掌印笑着说道。

“一万五千两了,四百分之一了,还有没有再来的了!”

杨丰一脸激动地说道。

“有,有!”

然后另一边的归极门里响起孙暹的喊道。

紧接着孙督公和李进忠带着三辆马车也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又是一万两,两万五了,快两百分之一了,皇长子,我就说嘛,六百万两而已,多大点事啊,咱们大明文武百官,勋贵一大堆,随便凑凑就够了,我大明还是忠臣多啊!”

杨丰激动的喊声在皇城里面回荡。

“杨同知所言极是!”

然后皇长子也跟着笑起来。

看得出皇长子也真的信了他,不过泰昌的确对钱没概念,原本历史上一登基就把他爹攒下的家底撒出了一多半。

然后把他儿子坑苦了。

周围一圈老狐狸们全都跟着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