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五十四章 立皇帝



作品:《春回大明朝

一个人挨廷杖的确有些寂寞,大家一起挨廷杖就热闹多了。

兵科右给事中桂有根藐视皇威大不敬廷杖二十,兵科都给事中吴文梓身为兵科之首却不加以管束廷杖二十,兵科给事中王士昌,刘仕瞻身为同僚不能劝诫廷杖十下。

然后四个给事中在女墙上一字排开。

正好一个垛口一个,中间有箭垛隔开,大家上半身在外也能互相看见。

这样就更容易加深对皇帝陛下拳拳之心的理解,赐廷杖不是惩罚他们,而是为了他们能够更好的成长。

这是对他们的爱护。

就这样四组锦衣卫在外面十几万军民的仰望中,开始了对给事中们的组团廷杖。

至于徐成楚……

他又不是兵科的,只是过去署理而已,对于兵科的事情没有太多责任,所以就不用挨板子了。

其实他都巴不得自己也挨几下啊。

这样以后他还怎么在六科混啊。

不过看着桂有根等四人,在板子下面惨叫的场景,他心中隐约也觉得自己未必能撑住这样的毒打,话说那些锦衣卫下手都挺狠,板子下去基本上没有多大点声音。这意思是真的用心打,那板子伤的都不是皮肉而是骨头,而且桂有根其实很快就昏迷了。一旁田公公也笑得很深沉,他居然带着空白驾贴和玉玺,那这就很明显是早有预谋的,否则带着玉玺还能理解,带着空白驾贴是什么鬼?

估计平日也是被这些给事中们气得巴不得有个公报私仇的机会。

那锦衣卫军官试探了一下桂有根鼻息……

“田公公,桂给事中熬不住,昏过去了!”

他转头说道。

“杨佥事,你看?”

田义一脸谄媚的笑容看着杨丰。

“接着打啊,陛下是赐廷杖二十,这还没到数呢,什么叫金口玉言,金口玉言就是说多少下就是多少下,他昏迷了难道就不打了?咱们做臣子的,执行陛下的旨意,那是不能有一点折扣的,再说他万一是装的呢。”

杨丰说道。

“杨佥事真乃臣子之楷模!”

田公公充满敬意的说道。

然后他看了看那锦衣卫军官,示意他们继续打。

不过这些锦衣卫都是老油条,深谙分寸,紧接着除了桂有根继续维持原本的打法,其他三人落下的板子声音就立刻响亮了,这东西是很有学问的,越是响亮的越没杀伤力,越是沉闷无声的越是狠毒。想打废一个犯人,那些老手二十板子之内足够解决,不想打废,但只是看着吓人的皮肉伤,一百板子下去也就是躺几个月而已。

甚至连具体几个月都给分出来。

只要别感染绝对以后都不会留下后遗症。

这东西很多讲究的,出头杖,断气杖,伤皮不伤骨,伤骨不伤皮,真心废了一个人,直接骨盆打碎一辈子瘫痪,给足了银子几十大板下去,当晚就能起来活动。

不过桂有根应该是没戏了,这就是照着要他命打的。

当然,这不关杨丰的事情,他要的就是这场廷杖而已,实际上不只是他,很多人都在要这场廷杖。

一旁的皇帝陛下继续读着稿子,但明显波澜不惊,完全无视一个攻打皇宫挟持皇帝的家伙,就在自己身旁杖责大臣,反正他是被迫的,就算杨丰把这些给事中全打死,无非以后他给个褒奖,他们是为国捐躯。但死了就是死了,空头的褒奖只能刻在墓碑,但他们的命是没了,活着的其他给事中们却会清醒过来,皇帝陛下终究是皇帝陛下,他是有权对他们生杀予夺的。

那么以后最好别那么嚣张。

要知道万历朝的给事中,那可是真正位卑权重。

而此刻周围的武将,同样也在幸灾乐祸的看戏,说实话,杨丰走到现在,要说没有这些家伙的故意放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京营的确不打,但京营将领们谁手下还没有百十家丁,真要是他们想挡住,这些家丁拿刀逼着京营也能真正阻击了。

但都没有。

都在京营一触即溃时候顺势溃逃。

那么多参与拦截的游击参将副将甚至副总兵,也就陈霞带着家丁和李如桢在承天门阻击,但他们那是别无选择,毕竟那是承天门,之后一直到了午门,才又真正有阻击的。

端门根本没有。

杨丰冲上城墙然后就全跑了。

说到底杨丰闹一闹对武将有利,这也是让文臣们清醒清醒。

武将们虽然被他们驯服,但也别忘了武将终究握着刀。

能杀人的。

此刻这场廷杖兵科给事中的大戏,那更是所有武将喜闻乐见,兵科这几个六品七品的芝麻官,那是真正让他们平日恨不能跪着的,总兵见了他们都得卑躬屈膝的拍马屁,否则任何希望通过的圣旨,都有可能被他们截下。甚至就算不是涉及圣旨的,六科的科参也能让他们心惊肉跳,原本历史上蓟镇兵变就是兵科都给事中吴文梓以科参要求朝廷进行调查。

当然,他不是帮戚家军。

他只是要求调查的更仔细些,避免有遗漏的,尤其是首恶问题要明确。

不过最终这份调查因为巡关御史,也就是巡视长城线的御史马文卿上了严惩戚家军的奏折,再加上御史马经纶落井下石,最终将戚家军定性为兵变,然后以镇压兵变有功封赏王保结束。

此刻看着这些给事中们挨廷杖,不知道多少人在窃喜呢!

“杨佥事,这廷杖都打完了。”

田义笑着对杨丰说道。

“再拿着圣旨,去问问他们能不能通过了?既然朝廷规矩如此,咱们也不能坏了规矩落人口实。”

杨丰俨然立皇帝般说道。

田义赶紧拿着圣旨过去,正好四人被拖下城墙,一个个被锦衣卫架着胳膊瘫在那里。

他看看桂有根,然后翻了翻眼皮……

“赶紧抬走,看把人打的,怎么下手也没个分寸?”

他说道。

锦衣卫赶紧把完全深度昏迷的桂有根拖走。

“吴科道,这个你看呢?”

田义把圣旨放在吴文梓面前笑着说道。

后者恍如刚刚受刑完的戚秦氏般,奄奄一息地看着面前的圣旨,然后旁边小太监捧着笔墨递到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