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不许说我哥坏话



作品:《民国奇人

这一天,天空黑沉沉,才午后时分,天色就已经黯淡下来,抬头望去,乌云密布,将整个天空都给遮盖,仿佛没有一丝光亮那般,压得人的胸口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些时日,因为某些江湖传闻,所以暗流涌动,各路说法纷呈不休,谁也不知道这消息是真是假。

正因为如此,使得许多江湖人为了验证真伪,都朝着日本人最为聚集的虹口涌了过来。

在这儿,他们瞧见此地有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汇聚,而且还有大量日本修行界的高手。

这一点,许多会望气的修行者,都能够瞧得出来。

每一天,都会新增不少高手。

而且一天比一天多,一天比一天强。

等到了这一日,当日本国八坂神社的大神官浅草荒木被人认出来时,集结于此的江湖人物都忍不住一片哗然。

有人给远道而来,不太了解实情的江湖同道解释,八坂神社,便是日本修行界的御三家之一。

何为“御三家”?

现如今日本修行界驻扎于东京,俗称“大本营”的鬼武神社,这个专门为日本皇室服务、培养出无数臭名昭著的鬼武士、并且与日本海军、陆军以及外务省合作建立诸多特务机关的机构,最开始,便是由八坂神社、平安神宫和住吉大社,加上忠于皇室的日传佛教浅草寺,共同建立组成的。

八坂神社、平安神宫和住吉大社,就被称之为日本修行界的“御三家”。

这几个日本神道教不知道培养出了多少修行英才,它们能够从全日本乃至殖民地范围内,选拔拥有修行天赋、根骨绝佳之人加入其中,并且通过十分极端和特殊的手段,快速成长,甚至还能够享受到日本科学界最新的科学技术……

有传闻,日本新近研究出一种叫做“魔池”的手段,能够让修行者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极大的增强。

而八坂神社则获得了唯一的对接名额。

从这一点来看,八坂神社在日本修行界的地位,相当于国内的茅山、龙虎……

甚至更加尊崇。

听完旁人解释,从神州大地,无数地方汇聚而来的江湖人,都抛掉了心头的侥幸。

他们知晓,日本人,这一回是动真格的了。

这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了。

唯一让人觉得悬而未落的,是被半神凉宫御指名道姓,写下战帖的那个甘墨,是否会前来应战呢?

无人知晓。

至少集结于虹口这边查看情况的人,是没有几个清楚的。

天下实在是太大了。

对,太大了。

即便是小木匠在这江湖上还算是有一点儿名声,但还是有许多的人并不知晓,世间居然有这么一个人——鲁班圣手,这人是干嘛的?

妇科么?

做医生的?啊,盖房子的啊?

怎么搞木工的人,这种不入流的行当,能出什么高手?

鲁班教又如何,荷叶张也不行啊……

为什么他到现在还不出来?

是怕了么?

芽儿哦,老子人在大凉山的山窝窝里头,出门赶集的时候,听说书的杨老四讲起这么一截,就千里迢迢地赶过来了,到后面路费都没有了,格老子的,老子硬是一路上讨饭,讨过来的……

老子这么远都过来了,不怕死,他甘十三还算是有点儿名声,咋个就莫得卵蛋呢?

对呀,对呀,我以前在东北抗联,还听过他的名声,觉得是条汉子呢,怎么现在却是个怂包了?

额听说他还是甘家堡的人呢?难怪这样……好饿滴老天爷啊,老子刚刚娶咧一个心疼的媳妇儿,这还没有过上两天好日子泥!听到乡党说起这事,就马不停蹄地跑过来咧!日本人的确嚣张,但我们断魂刀一门,这回愣是要磕掉瓜皮小日本儿几颗牙才行……

众人议论纷纷,这时走来一个留着小辫,戴着瓜皮帽的老头子,他身边簇拥着十几人,听到这几个外地客的话语,忍不住笑了。

他对着这几人说道:“我这里有内部消息哦,你们要听吗?”

那些从外地风尘仆仆赶来的人们听到这话儿,一下子就围了过来。

从大凉山出来的那位走上前来,问:“啷个内部消息哦,你是哪个嘛……”

旁人立刻占了出来,指着这老头说道:“这位是前朝正黄旗的贝子爷,大名鼎鼎的扑云手刘勋刘老爷是也!”

有人听了,一脸怀疑地说道:“正黄旗的贝子爷,姓刘?”

刘勋身边的簇拥立刻瞪了他一眼,说:“行走江湖,谁还没有几层皮呢?怎么,你对我们刘大爷有什么想法?你们这些人,还要不要听内部消息?”

“听!”

“哎呀你这个人真是的,额一直等着你咧!”

“讲嘛,讲嘛,你跟他扯什么犊子呢?”

众人纷纷催促,而刘勋这老神在在地提起手中的旱烟锅子来,抽了一口,这才放下,美滋滋地吐出烟雾来,说道:“你们啊,都太年轻了,我跟你们讲,我这些天,接触了好多人,包括跟甘墨关系最好的那些人,什么佛门第一猛人戒色大师啊,什么茅山符王李道子什么的,都见过了,大概打听到一些消息——日本半神凉宫御下的战帖,你们都知道吧?”

周围人纷纷点头,回应知晓,然后又赶紧催促他说起。

刘勋这才说道:“我小声告诉你们啊,那个甘墨甘十三,根本不行,不是凉宫御的对手,所以这一次,他不会过来应战……”

“什么?”

听到这话儿,场子里当场就传来一阵嗡嗡声,立刻就有人跳出来质疑了:“怎么可能?”

刘勋问:“为什么不可能?”

那人说道:“那鲁班圣手那么厉害,怎么会逼而不战呢?”

刘勋咧嘴,露出稀疏的牙齿来,随后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是,那甘十三的确是走了些狗屎运,不但获得了满清的龙脉之气,而且又有诸多境遇,仿佛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你们要想一想,他才多大啊?那家伙就算是从娘胎里面修炼出来的,也没办法跟人家纵横一甲子的半神相提并论啊?当然,也不是说他软蛋了,我听那帮人计划,说是先牺牲咱们十里洋行的这几万人,随后又让首当其冲的崂山挡上一刀……崂山挡完了刀,再让别的宗门补上,这一家家的下来,不断地消耗凉宫御的实力,等到差不多了,他甘十三才会有胆儿,与那凉宫御拼上一回……”

那东北来的哥们一脸疑惑,说不会吧,要真的是这样,大家何必指望他呢?

又有一人说道:“对呀,真的等凉宫御将整个江湖宗门都给犁烂了,天下都给打完了……”

刘勋嘿然而笑,说道:“那个时候,他就成了救世主啊——我跟你们讲,真到了那个时候,他甘十三答应了,便能一统江湖,让所有人奉他为尊,成为救苦救难的大英雄; 就算是败了,有着那么多人头垫底,凉宫御的实力或许会有下降,他也能逃走去,而且你们还不能骂他,毕竟他即便是逃走了,也是所有人唯一的希望,你们还得一直捧着他,不敢有半分责难,嘿嘿嘿……”

听到刘勋的描述,那些暴脾气的人忍不住就大骂起来,而就算是还有些期待的人们,听到这话儿,也开始将信将疑起来。

毕竟从逻辑上来讲,刘勋说的这一番话,并没有任何的毛病。

或许就应该如此一样。

而在离人群聚集不远的地方,李道子与萧明远两人站立着,也在关注着那边的情形。

听到刘勋说出这么一大堆的屁话,萧明远气得双目冒火,咬牙说道:“这个狗东西,简直是在挑拨离间,太过分了……”

李道子却反而很是平静,说道:“这个刘勋,听说与满清复国社那边有些联系,上一回在鲁东,满清复国社吃了大亏,那青州鼎落入了十三手中去,这口气肯定是难消解的,现如今跳出来煽动闹事,并不意外……”

萧明远恨恨不平地说道:“那也不能让他这样污蔑十三兄弟啊?如此泼污水,戒色那帮人就不管一管?”

李道子以前对行事颇为高调的戒色大师并不感冒,但这回却改变了许多,不过他是高傲之人,并不会低下头颅来,只是淡淡地说道:“跳梁小丑而已,何必管他?到时候尘埃落定了,这种人自有人来收拾——对了,你刚从茅山过来,师兄的情况如何?”

萧明远说道:“你这边传了信息回去之后,他就没过来了,让晋鸿代表他——掌教他的情况,唉,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不会是很好……”

李道子眯着眼睛,缓缓说道:“沈、郝、波……”

萧明远说道:“哎,此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我听说邪灵教的掌教元帅也失踪了,下落不明,想来并不比掌教好过多少吧……哎,那几个不是邪灵教花门的人么,她们怎么也来了?”

李道子顺着萧明远手指的方向望去,瞧见好几个相貌绝美、身姿妩媚之女子。

萧明远给他介绍道:“那个是花门魁首,十二魔星之一的魅魔徐媚娘,那个是四金花的景卿云,那个是小四金花之一的小舞刘子涵……”

他挨个儿指着,而李道子眯着眼睛,盯着那个叫做小舞的姑娘,缓声说道:“刘子涵?”

萧明远说:“对,就是她,据说这女子颇得徐媚娘的欢心,这几年来,一直带在身边,当做衣钵传人那般对待呢……”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突然间人群那边传来了一阵喧闹,紧接着有惨叫声传来。

怎么回事?

两人没有再花心思去关注花门之人,而是转过头来,瞧见刚才还在侃侃而谈的刘勋,却是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小女子剖开了胸口,将心脏给扯了出来,捏在手中。

原本说得口沫飞溅的刘勋,看着这个脸面眉目有些古怪的女孩子,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旁边众人纷纷指责她,而那小女子居然将这还有些活蹦乱跳的心脏,直接往嘴里给送了进去。

她一边咬着那人心,一边冰冷地说道:“不许说我哥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