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万千黑鼠一朝灭



作品:《急救医生佣兵路

半个小时后,液体流动的声音逐渐的消失了,空气中都是酒精特有的刺鼻味。

“瓦西里、杜威,把车往后开三十米。”贝尔轻声道。

两人答应一声,便去了。一分钟后两人把半履带车开到后方,又跑回到了队伍中。

“韦伯斯特,点根烟扔烟头吧,我没打火机了。”陆飞笑道。

“好,没想到在流浪时期染上的烟瘾,还有派的上用处的一天。”

“叮”的一声,韦伯斯特手中的打火机打着了,点燃了一支烟,随意吸了几口,他把大半根烟捏在了大拇指和食指之间,随后食指轻弹间,一点暗红色的火光晃晃悠悠向前飞去。

两秒后,烟头着地,“轰,呼”,一排酒精桶瞬间被点燃,形成了一道火墙!大火继续沿着地面流淌的酒精,飞速往前“跑”着,深入到洞穴深处,四散了开来。

火势越来越大,照亮了整个山洞,炽热的高温和浓烟也把兄弟们逼退了十来步。

“吱吱吱”尖利惶急的鼠叫声不绝于耳。大火中,无数的黑鼠吱吱乱叫,到处乱窜不止。还好整个石洞唯一的出口已是一排火墙,黑鼠们只能往洞穴深处躲避大火。

“杰克,你说能把这些黑鼠全都烧死吗?这些酒精看上去不太够啊。”芬妮好奇的问道。

“同问,我也觉得不太可能,虽然酒精众多,可就算把里面的木箱和布袋什么的都点燃,恐怕也不行啊。鼠群太庞大了。”杜威摇头道。

“我也没说要烧死它们啊,你们啊,就是不肯动脑子。尤其是你,芬妮,典型的胸大无脑,杜威,咳咳,胸也不小。”陆飞

“那你倒是说说看,不烧死它们为什么要放火?”杜威不服气的问道。

贝尔插嘴笑道:“你们自己想想,火灾中致死率第一的原因是什么?”

芬妮愕然道:“难道不是被火烧死?”

贝尔咳咳两声,对陆飞道:“你说的好有道理,胸大真的可以没脑子。”

芬妮笑嘻嘻道:“我当你是夸我了,说吧,杰克。”

陆飞笑着摇摇头,解释道:“火灾中死亡的第一原因是被烟熏死,或者说窒息而死。黑鼠虽然数量极多,放火不一定能全部烧死它们,可剧烈的燃烧会产生浓烟,对了,我们过一会也得往后撤。继续往下说,浓烟会让黑鼠吸入大量有害气体,更关键是,如此的堵门大火,会把石洞内的氧气全部耗尽,最后让它们窒息而死。”

除了贝尔和拉斐尔,其他兄弟恍然大悟,艾达拍手道:“还是杰克脑子好,尽出这种绝户计,要么不搞,要么全弄死,太解气了。”

陆飞摆摆手道:“这些黑鼠危害极大,身上很有可能带着鼠疫病菌,而且这里常年含氧量高,黑鼠的个头这么大,除了蟒蛇这种级别的猛兽,其他动物都对付不了它们。尤其是在欧洲,几乎没有天敌,万一黑鼠大量的进入人口稠密区域,又是一场灾祸。我们能把黑鼠彻底消灭掉,也算做了件大好事。”

贝尔点点头,大声道:“兄弟们,都往后撤,没戴好口罩的赶紧戴上,我们再监控一会儿,务必不要让一只黑鼠跑出来。”

大火烧了大半个小时慢慢熄了,贝尔唯恐除恶不尽,让瓦西里和陆飞,又往里扔了几个小酒精桶进火场继续放火,等大火彻底停下来,已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兄弟们虽然胆气不小,可也没人敢进火场,主要是太恶心了。大家只能再加一层口罩,稍稍靠近后朝仓库里观察。

光束到处,石洞深处堆积着层层叠叠的黑鼠尸体,大都黑焦不已,熏人的味道,口罩也不能完全挡住。

“撤吧,就算有个别没完全死,这种情况下肯定会被严重烧伤,也活不过今天了。这里空气太糟了,赶紧往后退。”陆飞大声道。

兄弟们快速跑回了车边,通过头灯的光束,看见大量的黑烟从山洞顶部飘了出去。

“还好有这个通风点,要不然,我们就得先出山洞,过几天再来了。好了,兄弟们,我们去山洞的右半侧观察搜寻,别忘了我们的目的。”贝尔大声道。

大家纷纷上车,持枪在手高度戒备,两辆履带车向山洞大厅右侧慢慢开去。

枪声次第响起,兄弟们开枪击杀着看到的零星黑鼠,这些黑鼠都是因为啃食蝙蝠尸体而没有回到老巢的一些游兵散勇。

这些黑鼠表现非常奇怪,就算听到了车辆的声音,遭到了枪击也不逃走,临死之前还要啃食蝙蝠尸体,死都不松口。

首车上的韦伯斯特疑惑的问道:“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些黑鼠为什么会攻击我们,数量又是如此之多,现在又是打死都要吃蝙蝠,太诡异了。”

陆飞郑重道:“我大概是猜到了原因:刚才观察黑鼠聚集的石洞时,我看到了大量的箱子和布袋,相信你们也看见了。我猜这个巨大的仓库之前是德军的粮食仓库,这些黑鼠应该是从某些管道或者山顶的缝隙中进入洞中的。

老鼠掉进了米缸里,自然会大量繁殖,而且这里含氧量高,使得老鼠的个头大了许多,食量也应该大了许多。可粮食总有被吃完的一天,所以它们应该是食物严重不足,见到我们和蝙蝠尸体后这种悍不畏死的表现也不足为奇了,饿啊。”

兄弟们恍然大悟,都觉得杰克猜的有道理。

“哒哒哒,噗”,几分钟后,最后一只黑鼠被打成了筛子,兄弟们接着坐半履带车往右侧区域前进。

随着两辆车逐渐接近,右侧底部区域一个大大的洞口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洞口很明显是天然形成的,里面有三个大门对应三个房间,每扇门都紧紧的关着,门都是深色铁制大门,三个房间都没有窗,三扇门前有道宽一米,长二十来米的走廊贯穿。

“下车,杜威,你去看看能不能撬开门锁。其他兄弟成战斗队形散开。”

“好,我去看看,杰克,你来帮帮我。”

杜威和陆飞先从最里面左侧第一间开始,两人走到门前,杜威蹲下,调整了一下头灯角度,戴上了单眼放大镜,观察了半天锁孔。

“这锁是老式的弹子锁,我看了半天锁芯,觉得有可能没上锁,杰克,你防着点,我要拉一下门试试,看看能不能直接打开。”杜威拉住了大门上的扶手道。

陆飞把HKM27往后一背,P14双枪在手,站在大门右侧,枪口一上一下,冲着杜威点点头,杜威双臂发力,往后拉动了长长的竖直把手。

“咯吱、咯吱”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回荡,大门被徐徐拉开了,侧面的陆飞通过头灯照进去的光源,观察着屋子里的情况。随着大门被一点点的打开,屋内的全景展现了出来。

二十平米左右的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地上排列整齐的十几口棺材看的人眼皮直跳。

见陆飞和杜威没什么剧烈反应,身后的兄弟们都走了上来,杜威举枪便要往里进,陆飞抬手拦住了他。

陆飞问韦伯斯特要过打火机,伸进去点着后,看着马上灭掉的火苗,道:“房间里密不透风,又存放着尸体,里面恐怕空气质量极差,很容易中毒,大家都退后,等两分钟再进去。”

后面的兄弟们听到了里面是棺材,顿时没了兴趣,往后退去。

贝尔还是决定探明情况,等了两分钟后,用打火机试过房间里的氧气充足后,贝尔留下艾达和芬妮守在门口,其他人鱼贯进了房间。

“一共是15具棺木,要不要打开看看?”韦伯斯特问道。

“都看看吧,说不定有东西藏在里面,就算不是,我们也需要确认一下这里埋葬的是不是鹰党的看守人员。”贝尔沉声道。

瓦西里去车上找了根撬棍,在大家的戒备下,慢慢撬开了钉死的棺材。

“慢点,慢点,小心有毒气体,其他人都退后。”陆飞挥手让兄弟们后撤。棺材板慢慢被瓦西里撬开,推到了一边,里面露出了身穿德军制服的骷髅。

陆飞看了几眼,微微点头道:“大家不用怕,这些人应该都不是死于鼠疫,看他们白骨颜色和尸体的状态,应该死时没有大幅挣扎,也没有佝偻变形。应该死于慢性疾病或意外。”

贝尔看了一眼,耸耸肩道:“我不在乎这些,只关注这里有什么线索和他们的身份,既然没什么特别的,就盖上吧,也不要多惊扰这些一辈子不见天日的可怜士兵。再开一个,如果还是差不多情况,我们就去第二个房间。”

第二具棺材不一会儿也被打开了,里面的尸体也白骨化了,贝尔挥挥手,让大家到第二个房间去。

等大家出去后,陆飞拉上了门,摇头道:“这两具尸体的年龄应该都在70岁上下,也就是说,死亡的时间不太会超过10年,在这种阴暗的环境下生活一辈子,实在太恐怖了。我觉得就是因为守护这里的鹰党看守逐渐死去,才让老鼠和蝙蝠彻底占领了这个基地。

兄弟们移步到了第二个房间门口,杜威观察了一会锁孔,摇头道:“这间屋子锁着了,不过里面的锁芯都锈死了,打不开。”

贝尔看看陆飞,他摇摇头:“霰弹枪打不开,这锁看上去极为坚固扎实。”

“我来吧,我带了C4。”

瓦西里上前观察了一下门锁和大门的结构,取出一小块C4,在门锁周围贴好,插上了雷管,示意兄弟们闪开。

几秒后,“嘭”的一声爆炸,房间的门被朝外炸了出来。等硝烟散尽,又等了一分钟,杜威手持MP-40,率先进入了房间,兄弟们立刻鱼贯而入。

兄弟们头上的光束摇曳间,房间的全貌呈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相对较大的山洞,顶部似有缝隙通向外部,有丝丝冷风入内,岩壁上有滴水声,洞穴底部还有轻轻的流水声。这应该是德军在天然岩洞的基础上改造的居住地。因为岩洞两侧有很多双层铁架,似是高低床,上面还有一些腐烂破损的床单、被套。洞内两侧墙壁是人工砌起来的砖墙。

房间左侧底部有一张写字台,一个身穿军服的人坐在写字台后的椅子上,头部低垂,看不出面貌,但是头顶的白骨显示他已死了很久。

兄弟们慢慢走了过去,贝尔向陆飞示意,他点点头,上前用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抬起骷髅的头看了几眼,又在桌上四处看了看,指了指桌上皮质笔记本道:“这人的死亡时间应该不会超过2年,如果我解剖课上学到的知识没有还给老师的话,他的死因是自杀,头骨左侧太阳穴有子弹射入的孔洞,地上还有把鲁格。这本笔记本也许会记载着他和这些士兵的故事。”

贝尔点点头,道:“都看看,房间里还有什么线索,如果没有,我们就只能寄希望于最后一个房间了,至于这可怜家伙的故事以后有空再听吧,反正我们这里也没人懂德语。杰克,你把笔记本先收起来吧。”

大家仔细搜索了一圈,除了写字台抽屉里有些零散的金马克和腐朽的几张纸币,其他空空如也。贝尔摇摇头,一脸的无奈,觉得兄弟们忙活了大半天,宝藏的事有点悬了,只有最后的开宝机会了。挥手让大家撤了出去,去第三个房间。

“轰”,两分钟后,瓦西里炸开了第三个房间,几十秒后,韦伯斯特不耐久等,率先冲了进去,兄弟们随后跟了进去。

房间是个方方正正,面积不过10平米的小岩洞,墙边放着十来个装机枪子弹的小铁盒,另有一个相对较大的手提箱。其他都是些锅碗瓢盆类的厨房用具。

“这居然是个放厨具的储物间,这次的买卖算是栽了。”拉斐尔看清了里面的物件后,不由哀叹道。

“那也不一定,不是还有一个手提箱和十几个铁盒子吗?这里并没有机枪,铁盒子应该不是装子弹的。先拆一个看看。”陆飞却乐观道。

陆飞俯身想提一个铁盒起来,却发现入手挺重的,两只手一起才把铁盒举了起来抱在怀里,打开了盖子往里看了一眼,开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