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刀尖起舞(四更)



作品:《蛰雷

起初开始站岗众人精神状态还算不错,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不少人已经有昏昏欲睡之感。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魏定波与窦勇这样的休息环境,很多人白天根本没有得到良好的休息,加之前一天晚上三五好友结伴送行玩得很晚,此时若不是日军宪兵在身边,怕不是要倒头就睡。

部里同事状态不佳可这日军宪兵白天换班去睡觉,此时精神头还算可以,魏定波没有轻举妄动还在等待机会。

夜晚江面风大,寒意袭来,有人已经开始活动胳膊腿脚,让身体发发热。见状魏定波也原地活动,与部里同事相视一笑,能看到他的日军宪兵见此并没有出言阻止,毕竟他们保持活力才能更好的站岗放哨。

时间变得越来越慢,凌晨两点众人只觉时间仿佛停滞不前一般,可此时正是魏定波打算行动之时。

枯燥煎熬身困体乏在此时达到顶点,魏定波若不抓住这个机会,只怕再无一探究竟之能力。看了看一旁的部里同事,身体已经倚靠在油布之上,借力让自己稍微轻松些。

反观另一旁的日军宪兵,虽然并未靠在油布之上,却也不如最开始站的笔直。魏定波学着一旁部里同事的模样,也靠在油布上,这样微微后退一个身位,一旁的日军宪兵只要不挪动地方,或是将身体前倾出来就看不到他。

细微的视野问题,日军宪兵只需要轻微的向前,便能将魏定波的所作所为收入眼底。此时的紧张带动心跳,他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不用刻意感受仿佛都能听到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

靠着油布魏定波感受不出来里面是什么东西,所以必须要掀开来查看,低头看了看脚下,油布贴着甲板的位置被细心的卷起来用绳子缠绕一圈固定。

不动绳子肯定难以看到油布下的情况,可是动了绳子,其他站岗的成员难保不会发现,毕竟绳子是绕了一圈,大家脚底下都有。

思来想去魏定波认为除非是将绳子割断,这样其他人脚下的绳子才不会有所牵动,就没人会注意。

可问题再与你怎么将绳子复原?

断着放在原地那是自寻死路,就他站在此处,然后此处断了绳子,不找他麻烦找谁?

绳子打结捆绑固定的地方不在魏定波脚下,不然可以尝试将其解开,查看完之后再将其按照原样打结。可是凡事自然不可能件件如意,选择站在这里避人耳目,就不可能还想要绳结在此。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再度借着月光以及船上细微灯光仔细查看脚下麻绳,就是很普通的用来捆绑货物的绳子,且看起来饱经风霜不是新物。

魏定波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能不能将其弄断在查看完了之后,再用编制麻绳的手法将其编在一起,好似一根完整的绳子?

绳结打法魏定波心中知道很多,编制麻绳的办法他也知晓,可这样做同样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时间问题。

想要将两根断了的麻绳编在一起,这个操作放在平常不难,但是现在你要避人耳目则不简单。

你蹲在地上双手翻动十指飞舞,你告诉大家你在做什么?

难不成是在方便?

认真考量之下魏定波觉得最少需要几分钟时间,自己才能将麻绳编在一起,而且不能说是原模原样,肯定会有所区别。

但现在夜色之中只要不被人发现他的异样,是没有人会注意到麻绳的细微差别,等到军统来袭麻绳命运自然难逃一劫,大不了他也可以趁乱销毁证据。

当然了也有可能这是日军虚晃一枪,魏定波送出消息告诉军统撤离,那么到了汉口卸货时恐怕也没有人会注意麻绳,毕竟不是新的绳子,有些地方也有磨损,甚至于也可能出现连接绳子的情况。

此时说的这些都是之后要考虑的东西,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确认准确消息,以便接下来的行动。

几分钟时间,能争取到吗?

魏定波心中并不知晓,但现在不是犹豫之际,再等下去众人精神反而会变得好起来,行动更加不便。

情报工作刀尖舔血,魏定波此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从唐立办公室偷取文件时的场景,当时参加工作时间尚短,便要执行如此凶险之任务,打开抽屉时的手忍不住的发抖。

拿到文件之后拼命记忆,但平日里引以为傲的记忆力在当时显得不再好用,好在最后魏定波有惊无险完成任务,文件也在抽屉内没有取走,并未导致唐立怀疑。

“今天总不至于手抖。”魏定波心里自嘲般说道。

情报工作总是让人胆子越来越小,初入此行心中无限热血,只觉得能完成任务,牺牲又有何妨。可越是在谍海中沉浮时间长,越明白事情不单单只是死亡而已,你不能完成任务,死的或许不是你一个人,甚至于可能是一个情报网的葬送。

“但时常还是要充满激情。”心中鼓励一句,魏定波慢慢蹲下。

面朝前方左右观察部里同事以及日军情况,双手在后想要将麻绳弄断,不能将断处弄的非常平整,不然很容易露出马脚。麻绳是由几股绳子编制而成,魏定波的想法则是一股一股弄断,尽量让断面粗糙呈现不规律形状。

反向扭动麻绳手指挑起一股,魏定波将腰间皮带上的卡扣拆下,用来割断麻绳。卡扣不似刀具锋利,刚好可以让断面显得粗糙,而且魏定波的卡扣是处理过的,割个绳子没太大的问题。

五股麻绳魏定波刚刚弄断三股,便听到一旁有声音,他急忙起身将皮带上的卡扣塞进兜里,好在他的裤子不会因此掉下,还牢牢的穿在腰间。

一旁的部里成员想要方便此时在和日军宪兵申请,他的出声让周围众人都一个激灵,眯着的眼睛也张开了。

魏定波站在岗位上,用脚当着被割断的麻绳,心里暗骂:“就不知道再忍一下,能给你憋死。”

他上厕所不要紧,这昏昏欲睡的人可都来了精神,魏定波这绳子现在割成这个样子,难不成还能收手?

三两分钟此人回到岗位上,甲板上再度陷入沉默,魏定波并未着急继续,而是耐心等待。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确保众人无心关注自己之后,他才缓缓蹲下继续自己的割绳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