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高手过招



作品:《蛰雷

“我今日得到消息,有关洋行任务背后负责人,或是李士群。”魏定波说道。

“李士群!”秦方好对于李士群自然不陌生。

“不错。”

“洋行任务算不上至关重要,不至于李士群亲自负责吧?”秦方好认为特工总部工作繁重,李士群作为实权掌控者,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面面俱到。

“窦勇背后之人是特工总部警卫总队副队长吴四宝,此人乃是李士群心腹,他所负责任务必然会汇报李士群。”

“李士群作为特工总部主任,了解每个任务是分内之事,并不能表明他便格外关注这个任务。”秦方好并非与魏定波唱反调,而是站在另一处立场与角度上提出问题,来确保接下来两人谈话都是具有合理性的。

魏定波解释说道:“或许在几个月之前并非李士群主要负责,而是吴四宝幕后指挥,但在一个月前窦勇秘密调查洋行内同志,十有八九是李士群的主意。”

“若按照魏兄这样说,岂不是我们安全将成员转移,反而成了最大疑点。”秦方好反应非常迅速。

李士群出手,你还能将人这么轻易转移吗?

此前众人还在为顺利转移同志而庆贺,可现如今再看,事情并不简单。

“虽然我不清楚洋行内成员是如何与组织取得联系,可既然特工总部已经认定他抗日分子身份,岂能不做好万全准备,轻而易举被转移成功,未免有失水准。”魏定波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在于军统的交锋中,李士群展现出来的能力有目共睹。

“故意被我们转移。”秦方好自是明白魏定波话中意思。

“虽还不能得到证实,但不得不保持这样的怀疑。”

“我们的同志还可信吗?”秦方好带着期待问道。

魏定波没有太多的迟疑,冷冰冰的说道:“大概率不可信。”

秦方好并未因为这个答案而伤感,沉默片刻之后他问道:“魏兄是如何猜到这一切,我相信仅仅只是凭借李士群背后负责这个任务,不足以让你得出这样的推断。”

虽然李士群能力不一般,可单单只是依靠这一点,是无法获得这样的结论。

既然对方想要知道,魏定波也没有故作神秘,当下解释说道:“第一次在礼查饭店交谈时,你表示知晓洋行成员的身份,因工作性质原因导致没有详谈。可在我猜测中应该是这名外围成员的上线牺牲,组织想要让你作为他新的上线,所以你才知道他的身份。”

一个是洋行买办,一个是商人之子,且本身也负责打理家中生意,那么与一个买办有所接触再正常不过。

秦方好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微微点头算是认可魏定波的说法。

“请继续。”

“第二次我们见面你说组织已经五个月没有联系这名同志,可你明明就是新的联络人,却五个月没有联系他,这件事情很蹊跷。”

“所以魏兄的猜测是?”

“组织怀疑这位成员的身份,或许和他原本的上线牺牲有关,所以组织还在观察而没有让你及时去建立联系。”魏定波将自己的猜想如数说出。

“大致相同。”

“可特工总部开始调查洋行内的成员,后安排窦勇接近想要一探究竟,洋行内成员借此机会紧急联络组织,反倒是打消了组织对他的怀疑,才安排他安全撤离。”

“所以这一切是李士群的安排?”秦方好问道。

魏定波点头说道:“洋行内成员投敌导致自己上线牺牲,特工总部未能有机会严刑拷打线索中断,便想要利用洋行成员放长线钓大鱼,毕竟他只是外围成员一问三不知,可组织小心谨慎四个月之久都没有联系这个人,特工总部便知不能再等下去。

所以先是暗中秘密调查,后安排窦勇接近再让这名成员主动联系组织,一切的一切都是想要帮他洗清嫌疑,从而利用他抓捕更多更有价值的人。特工总部放任他被救走,便是要让他接触到组织成员,在合适的机会将消息送出来。”

魏定波原本没有想到这些,只不过今日与柳尼娜的一番交谈,让他心中产生怀疑。窦勇有勇无谋,所以哪怕知道对方是抗日分子,却还是被人救走而无法阻拦?

柳尼娜都知晓窦勇并非莽夫,吴四宝会不知道?

李士群会不知道?

所以安排窦勇负责这个任务与其说是吴四宝的失误,不如说是他故意为之,想要让外人如此认为。

起码魏定波此前就被迷惑,他认为特工总部对洋行内的成员知之甚少,这是大错特错。以为洋行内成员被人出卖,同样是大错特错,而是他出卖了自己的上线。

柳尼娜的话,加上此前两次与秦方好的交谈,让魏定波意识到一切其实不过是李士群的阴谋罢了。

他当日还笑话窦勇任务之事,现在想想是他差点被蒙在鼓里。

“这件事情我有一定的责任,组织是为帮我配合无线电侦测车任务的进程,让窦勇早日结束任务回到正轨,不然也不会过早行动导致进入敌人圈套,所以现在你要及时给组织汇报这个消息。”魏定波对秦方好说道。

确实有他的一部分原因,好在现在反应过来,只是能不能将危害降至最低,叛徒有没有传递出第一份情报,魏定波都不得知晓。

可反观最早还比较紧张的秦方好此时却显得平静,魏定波出言问道:“不会你已经暴露,所以我现在算是自投罗网?”

这句话自然是玩笑,秦方好值得信任,魏定波心中清楚,不然也不会第一时间来通知他这件事情。

可他的反应确实让人奇怪。

面对他的询问,秦方好笑着说道:“洋行内成员被组织救走,此时正严密看管,当调查确定其投敌事实,将会绳之以法。”

“组织早就知道?”魏定波闻言立马问道。

“组织知道不难,难的是你也能猜到,而且仅仅只是通过蛛丝马迹,着实让人惊叹。”秦方好发自内心说道,特工总部这里的消息魏定波能知道不难,毕竟柳尼娜在交谈中有所透露。

可组织这里秦方好是没有说太多的,一切都是凭借魏定波与他的两次交谈,自己推理猜测出来。

秦方好赞叹他有能力,可魏定波此时大起大落之下,只能感叹一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组织运筹帷幄顺水推舟将成员安全撤离看似是中了特工总部的阴谋,其实不过是为了让窦勇结束任务,帮助他行动罢了。

可以说组织和特工总部,皆是高手过招,虚实难辨招招致命。

不管怎么样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情造成组织损失,魏定波悬着的一口气,现在算是彻底放下。

“家丑不可外扬此前便没有和魏兄直言,原以为不影响什么,没成想魏兄却将真相看透。”秦方好解释说道。

魏定波能理解,毕竟这件事情与他的任务没有联系,上海的同志帮了他的忙,没有理由再将家底都说的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