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有关窦勇消息



作品:《蛰雷

贻笑大方自是不难,魏定波笑着再问:“所以打算如何施行,需要我做些什么配合你?”

“此事无需魏兄配合,今日你我二人见面交谈并不愉快,我便会放出消息要去武汉负责生意,实则是针对你以及继续纠缠望月稚子,她听闻这个消息定会不满,到时会找我理论,我便逼问她是不是因为你才会拒绝我去武汉。”

“她若回答不是呢?”

“按照望月稚子的性格她要么会直接承认,想要我死了这条心,要么也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若是直接否认与魏兄无关,她当日还与你共舞做给我看,岂不是没了意义。”

“所以你会故意放出被拒绝的消息?”

“用不着故意放出,关注这些无聊消息的人很多,到时随便稍加修饰,说什么我被人羞辱,望月稚子与人背着我私定终身之类的。”

“这消息一出你没了颜面,你爹也难逃议论,怕也不好再让你主动去武汉了。”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她离开上海我也好大展拳脚。”秦方好同样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望月稚子与秦方好太过熟悉,加之家里关系压迫导致他在上海的工作其实是受到了一些限制,等到望月稚子离开之后,秦方好在外界看来遭遇此等巨变和打击,那么不想做个有钱逍遥的二世祖,想要出人头地便能得到众人理解。

到时秦方好在组织的配合帮助下,必然是会有一番作为。

魏定波心知他日本留学,这是天然优势,得日本人好感且日语必然流利异常,加之在后方接受过组织培训,思想觉悟想来不低,配合家中有钱支持,定能为抗日战局贡献一份不小的力量。

且从秦方好现在言语可知,组织应该是已经对他的工作做出了一定的规划,只是魏定波并不好询问这方面的问题。

“提前恭喜你。”魏定波笑着恭喜。

秦方好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同样含笑说道:“比起魏兄不值一提。”

“你我二人年纪相仿原不便多说,只是秘密战线危机暗藏难以察觉,切不可粗心大意万事需小心谨慎三思而后行。”魏定波并非说教,而是出于战友同志的角度,尽到自己能做的一些义务。

“铭记在心。”秦方好认真回答,可见他都听进心中。

提醒到位便可没必要絮絮叨叨,魏定波与秦方好的性格皆不是那样,所以这个问题到这里就算是简单的告一段落。

之后秦方好出言道:“窦勇这里的消息组织已经调查明白。”

“说来听听。”

“此前窦勇密切接触组织的一名成员,这名成员掩护身份是洋行内的买办,最早窦勇找上门这名同志认为并非是自己暴露,而是窦勇想要得到一些生意人的消息,可能是特工总部想要从中牟利。”秦方好解释说道。

组织成员并没有似惊弓之鸟,好像窦勇找上门就慌得要死,而是很镇定的与窦勇接触周旋,分析猜测他或许只是为了得到一些有利的消息。

毕竟特工总部内坑蒙拐骗的事情没少做,最过分嚣张的则是在街上用英国人研制的万能钥匙,偷开汽车的锁从而将车子开走,停进特工总部警卫总队副队长开设的修理厂内,将发动机上的序号破坏,再换一个颜色的车漆倒手就买,一进一出这就是不少利润。

能开汽车的在上海也称得上有头有脸,可特工总部还真就敢这么做,所以窦勇找上洋行买办并不稀奇。

组织成员认为不是身份暴露,自然不会不打自招,组织这里此前也是通过秘密渠道通知让这位同志小心应付。

“难不成窦勇是帮特工总部谋财去了,才没有时间找我切磋?”魏定波问道。

“最开始我也以为如此,但事情牵扯到无线电侦测车,组织方面出于小心起见再度调查,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从而认定组织同志已经暴露,窦勇是故意表现的好似是想要谋财一样。”

“故意?”

“窦勇或许是想要让组织同志放松警惕,从而通过他调查到更多的情报。”

“那么窦勇为什么不暗中监视调查,而是要主动接近组织同志?”魏定波觉得窦勇完全可以选择秘密调查。

“此前特工总部早就秘密调查过一段时间,可是这名同志只是组织的外围成员,只有需要的时候组织才会派人联系他,平常是不会有所交流的。这就导致特工总部调查没有任何发现,他们便猜测这名同志与组织联系是通过日常工作完成,也就是帮客户买办。窦勇主动接近假意是想要利用生意信息获取利润,实则是想要得到客户信息,分析其中是否有组织的人。”秦方好将组织此前调查到的消息叙述出来。

特工总部其实可以安排窦勇通过洋行来调查客户信息,但是这其中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生意做成了洋行有记录,但是只是咨询却没有谈成洋行是没有记录的,只能通过当时负责接待的买办来询问。

可76号不能直接抓捕审讯,那样是打草惊蛇,方才安排窦勇伪装其目的接近调查,想要谋财所以要知道与买办接触的所有客户的消息,这也能说得过去。

但问题在于组织与这名同志传递消息的方式根本就不是通过洋行业务,而是外围成员没有启用才导致76号一直未能掌握蛛丝马迹,此前主动出击组织成员自认为没有暴露,所以和窦勇一直在周旋。

可现在突然说暴露了,这与组织同志自认为的不相符,且组织确实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这名同志,他又是如何暴露的?

这个问题魏定波不知道自己应该不应该问,秦方好看出了他的想法,主动说道:“组织也很奇怪,这名同志此前已经有五个月之久没有与组织联系过,组织也未联系过他,被窦勇接触是在几日前,也就是你与他比斗之后,暗中被调查也不过才一个月之久,所以组织方面也很奇怪因何暴露。”

此前根本不曾联系,而是在窦勇找上门之后,组织成员才通过秘密紧急联络方式,避开窦勇耳目联系组织,组织也是那个时候调查才得知,成员已经被暗中调查一个月。可五个月没有联系,被暗中调查一个月,这时间怎么看都不应该暴露才对。

“这名同志日常工作中不小心泄露的吗?”秦方好主动提起,魏定波此时便可出言询问。

“他只是日常的上班生活,平常也会十分小心,毕竟抗日身份暴露九死一生,他不会如此粗心大意。”秦方好认为如果是在执行任务,或是在窃取情报,潜伏工作人员是极有可能暴露的,但是只是正常生活没有其他任务需要执行,基本上不会轻易暴露。

且在组织成员被窦勇接触之后,还通过秘密渠道给组织送来消息,都未被窦勇与特工总部察觉,此前就更加不可能暴露。

“所以这件事情很蹊跷。”魏定波说道。

“组织方面会负责调查。”秦方好将组织打算说出,毕竟这件事情不能不了了之,暗中潜藏的隐患不清除干净,日后只会留下无穷无尽的麻烦,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