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见秦方好



作品:《蛰雷

吃过早餐回房休息,中午时没等到秦方好却等来了望月稚子。

“昨夜喝酒大醉而归?”望月稚子进来便问。

“大家盛情难却。”

“那你也没必要来者不拒。”

“怕扫了兴。”

“自己喝醉自己受罪。”

“这不是还好。”

“好能早上没有胃口?”

“这事你都知道?”

“特工总部消息传得最快。”

“所以你跑来关心我?”

“是提醒你。”望月稚子没好气说道。

魏定波疑惑问道:“提醒我什么?”

“秦方好今日可能会找你麻烦。”

“你怎么知道?”

望月稚子如何知晓?

自然是担心秦方好发难,所以暗中有所关注,只是现如今当着魏定波的面,不好承认罢了。

“总之你自己小心。”

“他打算如何找我麻烦?”魏定波心知肚明秦方好不是要找他的麻烦,而是要借机给他送情报,将组织这里的消息转达给他。

“我该如何小心?”

“躲在招待所内不要出去。”

“岂不是显得怕了他。”魏定波不出去如何和秦方好交谈,所以此时自然是不会认同望月稚子的建议。

“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你不要意气用事。”

“我又不傻。”

“看着也不聪明。”望月稚子嘀咕道。

和她又聊了两句便起身送她回去上班,她今日来找魏定波就是提醒他一下,免得被秦方好找到机会容易吃亏。

但她的提醒反而是给魏定波了提示,那就是秦方好这里的消息很快,今日就能送来。

至于石熠辉这里魏定波这几日就没有靠近他的住所,至于门口有没有自行车他也没有去看,魏定波的想法就是先得到秦方好的情报,再和石熠辉见面。

其实按照之前的习惯是应该先见石熠辉,得知军统对自己的安排以及整件事情的安排,从而在和秦方好见面时可以顺便汇报给组织。

可是这一次秦方好给魏定波送的消息是有关窦勇的,窦勇此人则关系到魏定波之后在船上的安危,所以他想要先听听秦方好的消息,才能判断军统的计划是否还能执行。

那么在石熠辉告诉他军统安排时,他就可以根据秦方好提供的消息来分析是否可行,如果不行的话他就可以借口在特工总部内得到了一些消息,从而建议军统这里直接换一个办法,不然还要再次跑去见石熠辉,中途会浪费很多时间。

等到下午三点左右秦方好果然是如约而至,他并未差人前来寻找魏定波,而是自己亲自过来。秦方好气质形象俱佳招待所内众人见状觉得望月稚子是不是被鬼迷了眼,虽说魏定波外形并不比秦方好差,但是人家的家庭背景和地位你是比不了的。

也不知道望月稚子怎么就本末倒置了。

秦方好此番前来意思很明白,就是找魏定波出去聊聊。

可众人皆知醉翁之意不在酒,魏定波若是真的跟着出去,说不定就是中了埋伏。

“在招待所内一样可以聊。”魏定波不可能直接跟着出去。

秦方好嘴角一笑问道:“魏兄是怕?”

“怕你?”

“不怕为何不来?”

“担心某些人背地里尽是阴险招数。”

“魏兄多虑。”

“总之有话就说。”

“此处不是谈话的地方,烦请魏兄借一步说话。”秦方好很聪明,立马意识到魏定波是担心如此轻易跟他离开,显得太过奇怪。

毕竟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可能毫无防备跟随离去,但秦方好依然还在邀请,毕竟他站在他的角度上,肯定是想要将魏定波叫出去。

“那你便请回吧。”魏定波依然不愿出去。

秦方好讥讽说道:“原以为魏兄胆识过人,今日一见倒是大失所望。”

“你失望与我何干。”

“今日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魏兄与我一同离去,若是真的出事我恐怕逃不过特工总部调查。”秦方好此言便是开始铺垫,让魏定波一会可以随他一同离去。

周围围观之人听到此言纷纷表示愿意作证,如果魏定波今日遇害,就是秦方好所为。昨夜的酒没有白喝,虽然他们不会仗义执言或是立马出手相助,但是也能作为人证,证明魏定波是跟着秦方好出去的。

毕竟魏定波是76号成员他们也是,若是真的被秦方好这样的公子哥收拾了,大家脸上都没光彩。

话赶话到这个地步魏定波不可能继续躲着,且也不符合他之前大打出手的态度,所以就跟着秦方好离开。

秦方好的车子就停在门外,魏定波直接上车。

车子驶离招待所魏定波与秦方好在车上一言不发,之后到了一处茶楼两人下车,然后进入茶楼二楼包间。

“房间内检查过很安全可以放心说话。”秦方好进来之后便笑着说道。

魏定波板着的脸也放松下来道:“原以为单独见面容易,现在看来也不见得。”

“毕竟这种关系是要互相有所提防,而且你下手确实狠辣,那群人送去医院也救不回来,基本上是全部废掉了。”

“你说他们作恶多端,留着也是祸害却也杀不得,不如做个废人让他们自生自灭。”

“便宜他们了。”

魏定波不由看了秦方好一眼,他虽说是公子哥,可这也不是烂好人的心肠。

“给你带来的影响怎么样?”魏定波询问。

“是有不好的影响,但是还不够。”

“怎么说?”

“我爹听闻此事只是劝我说是年轻人的小打小闹,让我不要放弃望月稚子,甚至于已经暗示我前往武汉负责家中在汉口的生意,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么看力度确实不够。”

“所以还要加把劲。”

“怎么加?”

“组织方面的意思是让望月稚子出面,落了我的面子也落了我爹的面子,他也就不好非要让我上赶着追求,免得成为大家口中笑柄。”秦方好说道。

秦方好是组织选中在上海负责地下工作的同志,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家里人安排去武汉,那么秦方好的作用会大大降低,只有这里才是最适合他的。

所以要让他父亲打消这个念头,就需要望月稚子出面,才能起到这样的效果。

“有具体想法?”魏定波问道。

秦方好笑着说道:“想要出人头地大放异彩很难,可是想要丢人现眼贻笑大方还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