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顺势而为



作品:《蛰雷

76号特工总部说破天也是一处机构,只要是机构便存在内部斗争无从避免,只是从柳尼娜言语之中魏定波只觉得特工总部内的斗争,远比其他机构内来的凶猛,看似悄无声息实则暗中交手无数。

且都是特工出身心狠手辣做事不留情面,若非日本人上面压制,可能此时早已闹翻天。

魏定波如今被牵扯进来,他很抗拒吗?

实则不然!

因为你只要在76号内工作,你就不能避免这样的情况,想要置身事外必不可能。

丁默邨是一个好选择吗?

其实很难讲。

怎么看李士群对特工总部都有绝对的掌控权,丁默邨想要翻身并不容易,但换言之日本人对李士群更加忌惮心存警惕。

所以此时魏定波要考虑的不是丁默邨与李士群,而是要考虑他自身问题。

武汉区区长对魏定波的诱惑很大,若真的能等到那一天,他对抗日局势能提供的帮助便会更大,乃至于可以改变武汉地区的抗日环境。且他同意丁默邨的提议,就可以获得对方的支持,便不用担心与武汉区日军情报机构有所联系而被暗中记恨。

总的来说利大于弊。

“魏先生考虑的如何?”柳尼娜询问的时间恰到好处,给魏定波预留的时间足够他将问题想明白。

魏定波并未回答,而是反问道:“会半路抛弃我吗?”

“要看魏先生自己的价值。”柳尼娜说的很现实,并没有拍着胸脯说不会抛弃,而是看你所能提供的价值。

“如果我今日不同意呢?”

“我想魏先生会同意的。”

“看来是没有退路了。”

“退一步不见得是海阔天空。”

“那就多谢丁主任以及柳小姐的赏识。”

“果然没有看错魏先生。”柳尼娜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非常具有感染力。

“此事武汉区负责人会知晓吗?”

“或许会知道你和日军情报机构有所联系,毕竟有望月稚子在,至于你我之间的谈话自然不会被人知道。”谁能想到丁默邨会选中一名微不足道的人去投资呢。

“与日军情报机构有联系不会坏事吧?”

“大家都是听命日军,表面上一定不敢将你如何,毕竟也要顾及日军的颜面,再者说就算是将你剔除出去能保证日军不会另安排人进来吗?”

“所以还不如放任我。”魏定波笑着道。

柳尼娜点头接着道:“所以你要好好利用这一点,多多和日军情报机构交流,获取他们的信任和支持,对你成为武汉区区长有极大的帮助。”

“我明白。”

“其次便是望月稚子,你成功追求她对你帮助同样十分巨大。”

“我会努力的。”

“这一点我对你还是很有信心的。”柳尼娜说这番话时,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怕只怕并不容易。”

“放心,我会给你创造机会的。”

“给我创造机会?”

“过几日有一个交谊舞会,很多人会受邀出席,望月稚子也在邀请名单之内,到时我会带你一同前往。”

“你带我去?”魏定波觉得,你帮我追求望月稚子,可是我却与你一同出现在交谊舞会上,这不是弄巧成拙吗?

可是柳尼娜却说道:“我不仅仅了解男人,我同样十分了解女人,有时嫉妒也是一切的开始。”

“好吧,听你的。”魏定波此时不能回绝柳尼娜。

想要追求望月稚子是他自己说的,不可能出尔反尔,人家愿意帮忙他自然是要欣然接受,且现如今还加上武汉区争权夺利,更是要表现的积极才对。

“这几日不要忘了打扮一番。”

“在什么地方?”

“礼查饭店。”

“远东第一大饭店?”

“前些年是。”

对于礼查饭店魏定波是有耳闻的,国内第一盏电灯便在其中亮起,当时上海首次试燃15盏电灯,礼查饭店及花园内就点亮了7盏,可谓轰动一时却已是很久之前了。

以及最早有马戏团演出,和第一同电话的接通,半有声露天电影首次亮相,甚至于最早的交谊舞会,为庆祝慈禧的六十寿辰举办的宴会等等。

这些魏定波俱不曾经历,毕竟最早的都有三四十年的历史,所以他只是耳闻罢了。此时的礼查饭店早已不是一家独大,且日军占领上海之后获得了管理经营权,算是在日军掌控之中。

那么在这里举办的交谊舞会,邀请的人自然都是与日军交好之人,性质不言而喻。

“会跳舞吗?”柳尼娜用打量的眼神询问。

“会。”这些东西魏定波自然会。

“那就省却很多麻烦,不用手把手教你。”

“我现在说不会还来得及吗?”

“魏先生怎么也愿意开玩笑了?”

“误会解开已经是一家人,也用不着处处小心吧。”

“不怕望月稚子知晓?”

“柳小姐要帮我追求她,想来会比我更加保密这件事情,我何须担心。”

“魏先生是有恃无恐。”

“是信任。”魏定波笑着言道。

武汉区区长是大家的共同目标,没有人会在中间增添障碍,在望月稚子的事情上柳尼娜只会帮忙不会添乱。

正是心中明白这一点,魏定波才会出言玩笑,不似前几日般紧张和警惕,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既然会就不必练习,免得浪费时间。”

“柳小姐不亲自检验一番?”

“你是想要将前几日的场子找回来吗?”

“玩笑。”魏定波也怕柳尼娜真的答应,所以见好就收。

“自己没事多复习复习,不要到时踩坏望月稚子的脚。”

“人家不一定要跟我跳舞呢。”

“有备无患,尽力争取。”

“好吧。”

“再者说了有我在,问题不大。”柳尼娜说的很自信,这种场合她见得多了,望月稚子这样的小姑娘她更是能摸清心思。

说句不好听的柳尼娜认为望月稚子这样的性格,对付起来并不困难,倒不是说柳尼娜自大自负,而是多年经验带来的自信。

你要说在情报工作上对付望月稚子或许并不会如此容易,毕竟望月稚子有专业人员应该具备的警惕性,可是在其他方面也不过就是涉世未深罢了,柳尼娜岂会放在眼中。

“希望如此。”魏定波倒是想要看看,这柳尼娜到底有何手段,别此刻如此自信到时拿望月稚子没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