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各有心思



作品:《蛰雷

柳尼娜早年间投靠日本人,资历之老丁默邨都望尘莫及,劳烦她出马的人物,个顶个的重要。站长、区长、一省党部主任、一县之长等等。

可此时却要对付魏定波。

小人物!

在柳尼娜眼中这确确实实是个小人物,顶破天能算作一名有点意思的小人物,所以她此时很疑惑丁默邨为何要让她出手。

此前并未询问只想着手到擒来快速解决并不会浪费太多时间,未曾想还要继续调查,便出言问道:“主任为何让我调查他?”

“他是武汉王家墩机场鹿野航空队队长望月宗介的救命恩人,调查手段不易强硬。”丁默邨虽说是76号特工总部主任,行事却处处受到日军限制,连出任务时需要多少枪支弹药都要向驻扎在总部内的宪兵队申请。

正因如此在对魏定波的调查上丁默邨并不想节外生枝,因为毕竟不是认定魏定波有嫌疑,例行公事的调查招惹麻烦得不偿失。

并非丁默邨忌惮魏定波,而是性格谨慎不想多事罢了,若要让他调查到蛛丝马迹,到时就算望月宗介亲至,也保不下魏定波。

“望月稚子岂不是最佳调查人选?”柳尼娜笑着说道。

“你何必明知故问呢?”丁默邨回应。

“若是如此这魏定波岂不是也?”

“无妨,我们何尝不是呢?”

柳尼娜的话丁默邨心知肚明,无妨就是觉得魏定波很有可能与望月稚子一样,投靠了日本人,可丁默邨的意思便是,大家都是投靠日本人,又有何区别?

面对丁默邨这样的回答,柳尼娜没有再言语,毕竟她心中明白,在76号特工总部之内,李士群才是梅机关所担心的存在。

所以丁默邨有这样的想法不足为奇,且今日他当着自己的面吐露出来,未尝没有想要借着她的口告知日本人之意。

全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城府算计颇深。

“距离武汉区成员启程还有些时日,对你来说应该足够调查。”丁默邨很看好柳尼娜的能力。

“我今夜便去问个究竟。”柳尼娜表示自己要直接问,丁默邨认为并无不可。

既然不解为何不问,魏定波若能有个合理的解释便罢了,倘若并未作出合理解释,自是宁杀错不放过。

就在柳尼娜准备出门时有人进来通报说望月稚子要求见,闻言柳尼娜和丁默邨对视一眼,皆知此前猜测已是事实。

“让她进来。”

“是。”

柳尼娜出门,换望月稚子进来,两人自是相遇,点头便算打过招呼。

“主任,我今日是为魏定波之事而来。”

“昨夜的事情你听说了?”

“有耳闻。”

“那你怎么看?”丁默邨先发制人。

“属下……”望月稚子一时间不好回答。

“所以此事你不必再管。”

“是。”望月稚子再无半句言语点头应道。

丁默邨为何在望月稚子面前并不掩饰,全因他觉得望月稚子比他更加亲近日本人,望月稚子思考问题的立场全心全意与日军站在一起。

昨日之事望月稚子若有耳闻,必然明白魏定波拒绝柳尼娜就是疑点,岂能不调查清楚?

且魏定波与望月宗介关系亲密,若他身份真的可疑,望月宗介也面临危险,望月稚子自是关心自己义父。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丁默邨认为望月稚子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处理望月稚子丁默邨并未敷衍欺瞒,坦坦荡荡却让她心甘情愿,不得不说丁默邨为人处世确实老辣。

此前带着冲动而来的望月稚子,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便是让柳尼娜好好调查一番,确保魏定波是否值的相信。

若值得信任日后也能好好相处工作,但凡不能也可及时止损,免得到时自己受到牵连。

魏定波今日待在招待内并没有离开,他现如今所面临的情况不便通知石熠辉,首先对方并不能帮上忙,其次还容易被人发现异常。

在来上海前他心中其实猜想过会面临调查,只是未曾想到是柳尼娜这样的方式罢了,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方式让他陷入被动。

若是其他调查魏定波自是不怕,前有军统各处补漏后有组织帮忙掩护,靖洲已死眼线身亡,怎么可能调查出他身份有假。

至于你说王雄?

眼线就是王雄亲手杀死的,你认为他会说出来吗?

关乎自身性命之事王雄定当守口如瓶,魏定波留着王雄一方面是想要在武汉区有个可用之人,另一方面便是不能让其都死了,好像死无对证一般反而不利于他的身份掩护。

可你不怕调查,特工总部偏不调查你,而是选择柳尼娜出马,魏定波不能乖乖就范便落得被怀疑的下场。不知是特工总部技高一筹,还是阴差阳错无心插柳,总之使得他陷入被动。

晚上特工总部下班魏定波在门口等待望月稚子,想要再打听一番,毕竟你此时被调查岂能稳坐泰山,就算你清清白白也应该会有所关注才对,这方是人之常情。

相反你表现的非常淡定丝毫都不在乎,就有些欲盖弥彰之意。

眼看望月稚子过来,魏定波上前问道:“怎么样?”

“并未见到主任。”望月稚子回答。

“主任是有意不见吗?”

“你还不至于让主任如此。”

“这不是让我寝食难安。”

“例行公事的调查而已,不必想太多。”

“希望如此吧。”

魏定波其实表现紧张无非也是给望月稚子看,他怎么可能相信望月稚子会帮他打听情况,与其相信她不如相信柳尼娜。

柳尼娜去日本学习时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思考,望月稚子却不同,所以比较起来你指望一个日本人帮你打听消息,不如指望一个日本人养的汉奸帮你。

此时该表现的表现到位便可,魏定波愁眉苦脸说道:“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

见状望月稚子并未将实情告知,只是说道:“无需担心我,你若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联系我。”

说完将电话告知魏定波,这是帮助?

可以算是,但却帮的是柳尼娜,而非魏定波。

她在帮柳尼娜降低魏定波的警惕性,好让之后的调查更加顺利。

将电话记下魏定波便回去招待所,自己进入房间之内后,脸色舒展不少并没有方才的苦大仇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