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美女蛇



作品:《蛰雷

从石熠辉口中再次听闻柳尼娜之姓名,且看他言下之意被这个女人注意到并非善事,此时正愁眉苦脸。

“柳尼娜此人很危险吗?”魏定波对这个女人依然很陌生,从陆征鸿口中得知的消息,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她原名叫钮梅波是个华俄混血儿,父亲乃皮毛商人家住哈尔滨,后娶了勾栏里的俄罗斯女人生下她,在她五岁时举家搬来上海,二十一岁时父亲做生意被骗自杀身亡。当时正在上大学的她没了经济来源只能辍学,母亲本就是风尘女子出身重操旧业后跟着一个富人跑了,留下她独身一人只得步了母亲的后尘自甘堕落入风尘,取了一个艺名柳尼娜。”

“你对这些东西很了解?”魏定波似笑非笑,好似石熠辉先前与柳尼娜有不解之缘一样。

“受过高等教育,外表冷艳高傲,身材高挑丰满,当时名扬上海滩,人送称号‘赛贵妇’”不理会魏定波的揶揄石熠辉说道。

“这么夸张?”

“当年上海《申报》封她为沪上交际界‘花魁状元’,《晶报》则大篇幅描述‘会乐里长三之海上名花柳尼娜,天生丽质婀娜多姿、凹凸有致、曲线玲珑,自诩白俄混血,**硕臀西洋肉弹身材,肤之丰腴白嫩如堆脂砌雪,恐吹弹欲破。四马路青楼人称赛贵妃,更有坊间青帮送其戏称‘赛母牛’雅号,令人叹为观止。’”

“照你这么说,她当年在上海名气和影响力都不容小觑。”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交际花倒无需过多担心,重点她不仅仅是漂亮的花瓶,还是‘间谍美女蛇’”

“她怎么走上这条路的?”魏定波好奇。

“当年在上海活动的日军特务成员是勾栏里的常客,自然注意到了美艳丰腴八面玲珑的柳尼娜,日本参谋本部中国课课长影佐祯昭通过金钱收买试探,利用柳尼娜获取了不少重要情报。后送她去日本东京,在陆军省总部进行了谍报人员的特殊培训,回来时已经是日本陆军省少佐女谍,受命于‘重光堂’。”

“她背后是日本人?”魏定波以为柳尼娜是76号的汉奸,没成想背后是日本人,还送去东京培训过。

“党国不少高官,就是因为她落水投诚的。”石熠辉对柳尼娜如此熟悉,是因为他在上海活动过,了解的自然多一些。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前,日军占领上海之后柳尼娜就去了76号,因为76号背后就是梅机关,现在的负责人便是之前看中柳尼娜的影佐祯昭。

难怪石熠辉对于柳尼娜注意到魏定波表示愁眉苦脸,此时他算是真正明白,被这样一个人盯上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

相比较起来,魏定波认为望月稚子好对付的多。

望月稚子虽接受过日军专业培训,可实战能力不足,柳尼娜本身人生就经历大起大落,沦落风尘之后更是尝遍人间冷暖,其次到现在已有七八年的实战经历,比魏定波真正参加工作还要早上一两年。

怎么看都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原本你过几日便离开上海,柳尼娜天生就适合上海这样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肯定是不会去76号武汉区,你们原本是不可能有交集的,谁知今日居然主动找上你。”石熠辉觉得失算就失算这里。

“说来也是,他为什么要主动找我?”

“她怎么和你说的?”

“说是我帮她赢了钱,要请我吃饭。”

“你拒绝了?”

“我当然拒绝了,只是她看起来不像是会善罢甘休的人,说明日去招待所找我。”

“就帮忙赢了些钱,就阴魂不散?”石熠辉想不明白。

“难不成因为我太帅?”魏定波煞有其事问道。

石熠辉瞪了他一眼说道:“柳尼娜纵横风月多年,老的少的丑的美的有气质的有地位,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能被你迷住?”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今日为何主动约我吃饭。”

“我没有办法给你解释,但是我要警告你,柳尼娜见过很多男人,可你魏定波不见得阅女无数,面对她时最好小心一点,不要步了军统中统前辈的后尘。”

“你太小瞧我。”魏定波认为,石熠辉这个提醒无可厚非,例如冯娅晴此前提醒他和望月稚子相处时要小心一样。

“不是小瞧你,是柳尼娜艳名在外,并非一般人物。”

“怎么你喜欢这一款?”魏定波有些挑衅的问道。

“哦,我忘了,你喜欢冯娅晴这一款。”石熠辉给予回击。

“两者相差甚大,所以你不必担心我。”

“风格是相差巨大,可年纪相差无几,不知道是不是符合你的癖好?”

“你才有癖好。”

“吃软饭冯娅晴这个共匪穷得叮当响,哪有柳尼娜家底丰厚,怕你几辈子都吃不完。”

“你才来上海几日就已经被策反了吗,怎么听你现在说话是劝我投诚,难不成敌人给你不少好处?”魏定波笑着问道,根本不理会石熠辉的打趣,还要回击。

听闻魏定波这胡言乱语,石熠辉自然是不乐意说道:“你现在还能笑得出来,看你明日怎么应付柳尼娜。”

“你也说了她不会离开上海,我不日便要启程回去,她能拿我怎么样?”柳尼娜虽然难对付,可魏定波也不至于未战先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不定还没弄明白呢自己就已经回去武汉了,到时还用怕她?

“共党这里也要多加小心,你此时见了不少军统中统的成员,免得他们识破你的身份。”石熠辉提醒说道,这是唐立专门交代过的。

“我此番前来上海共党根本就没有给我安排联络人,所以不用担心暴露。”魏定波随意说道。

他这样的说法是可以站住脚的,毕竟他只是来入职走过场,马上就会回去,原本魏定波的联络人冯娅晴是不可能跟着过来,安排一个新联络人的话也不值当,其实归根到底石熠辉还是认为共党的实力不够,短时间内想要在上海给魏定波安排一个合适的联络人,比较困难索性就不再安排。

既然身边没有共党之人,自然也就不用担心暴露之事,石熠辉最后说道:“你自己小心应付柳尼娜,同时做好准备执行无线电侦测车的任务。”

“76号现在不启程,是在等无线电侦测车吗?”魏定波认为现在武汉区的事情基本上尘埃落定,连区长姚筠伯都已经选定,却还不启程只能是因为无线电侦测车这里耽误了。

石熠辉回答说道:“无线电侦测车每个地方都想要,皆在全力申请,具体能给武汉几辆还没个定数,大家挣得太凶。”

高科技的新产品,对敌方电台带有致命性的打击,自然是人人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