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八十七章 运输贸易公司



作品:《蛰雷

其实对冯娅晴的穿着至于如此诧异吗?

她的穿着大方得体,没有哗众取宠之处,与街面上很多行人大同小异。

众人吃惊的是多年勤俭持家的冯娅晴,买了新衣服且看起来价格并不便宜,加之与魏定波走在一起才会吸引众人目光。

两人结伴走过,街坊便开始议论纷纷,这几天的谈资算是有了,茶余饭后也能有个消遣。

行至街头冯娅晴将头抬起,对一旁的魏定波说道:“也没什么。”

“你是一名合格的地下工作者。”魏定波此时用工作为冯娅晴加油打气,自然不会借机取笑。

“一回生二回熟。”

“这件事情你和组织说了吗?”

“汇报过了。”

听闻冯娅晴说汇报过,那么组织肯定是同意的,不然也不会有今日之举。

“接下来百货公司与学校我就不能陪你前往了,你自己面对。”今日冯娅晴还要上班,以及晚上要去接陈禾苗这个小丫头放学,所面临的挑战并未结束。

“我是一名合格的地下工作者你忘了吗?”冯娅晴故作轻松道。

街坊四邻、公司同事、老师家长。

这些环境都是风言风语容易爆发的地方,很有可能还会带着恶意猜忌以及莫名诋毁,并非易事。

可魏定波的经历给了冯娅晴莫大的心理支撑,她觉得一切为了工作,背负这些名声算不得什么。

至于陈禾苗会不会有所耳闻,她认为孩子还小,应该似懂非懂。

抗日道路并不好走,做出牺牲理所应当,魏定波并未继续担忧冯娅晴,他相信对方一定可以处理好,两人在路口分别。

冯娅晴坚定步伐做好了今日面对流言蜚语的准备,魏定波则是去找王雄,继续对机场做出观察。

王雄今日果然起的大早魏定波来时他都等着,一见面自然高兴今日又有人陪,不至于无聊透顶。

今日聊天话题多在76号武汉区之上,且为了让聊天显得更加有必要和价值,魏定波将望月稚子的事情展开诉说。

至于他和望月稚子,被日军情报机构选中之事并没有提,毕竟这种事情事关机密。

“望月稚子是望月宗介队长的女儿,你又救了望月宗介队长,日后我们在76号内不是就有靠山了。”王雄喜笑颜开。

靠山?

你这么想也行!

魏定波没有击碎王雄美好的幻想。

不等魏定波开言,王雄继续说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在76号内混个一官半职。”

王雄自身认知十分清楚,他知道自己想要混个一官半职是不太可能,毕竟他无依无靠且名声不显。魏定波却不同,先救望月宗介又与望月稚子熟识,同时还是军统情报科出身。

若能有个一官半职,王雄认为自己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看长官安排。”魏定波一边回答王雄的幻想,一边眼神观察机场内部,想要查询蛛丝马迹。

“可惜靖主任那些真金白银,不然在76号何愁没有晋升之法。”提起靖洲的财产王雄痛心疾首。

“靖主任的事情也为我们敲响警钟,如此时局命运皆掌握在日军之手,不管权利地位还是真金白银皆为虚幻。”

“定波说得对,全凭人家一句话。”

“所以做事需小心谨慎,免得惹祸上身。”魏定波敲打王雄是为日后着想,以前他跟着靖洲,惹出事了是靖洲麻烦。

日后可是跟着自己,惹了事自然是算在他头上,魏定波岂能不趁机敲打。

就在两人聊天的功夫,魏定波看到机场外来了三辆卡车,在路卡被拦下检查之后放行,卡车开进了机场。

运送物资的?

魏定波不再理会好似自己对卡车没有什么兴趣,但心中却在默默观察,大约一小时之后三辆卡车从机场内离开。

默默将卡车车牌号记下,他便没有继续关注机场情况。

这三辆卡车是送机场修复所需物资而来,但却不是机场内的车辆,毕竟机场将其拦下搜查同时货物装卸完毕又离开机场。

接下来与王雄没聊几句,魏定波就借口离开,并没有等到晚上。

毕竟今日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想要去一探究竟,看是否能有所收获。

今日这三辆卡车运送的物资在魏定波看来是从铁路车站运来,因为卡车轮胎很干净,并不像是远途跋涉而来。由此可以推断,是日军军列将物资运送到武汉,再由这些卡车运送到机场,那么负责卡车运送的人会不会知晓日军军列编组消息?

怀着这样的心情魏定波开始调查三辆卡车究竟是何处而来。

汉口有能力具备三辆卡车的地方并不多,经过一番探查下来,最后在汉口荣昌运输贸易公司内发现了相同车牌的卡车。

汉口荣昌运输贸易公司?

将名字记下魏定波便默默离开,他要将消息汇报给组织,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回到家中等待冯娅晴,当夜她带着陈禾苗这个小丫头回来,小丫头兴高采烈拉着魏定波问东问西,毕竟上一次她放假两人都没有相见。

魏定波陪着陈禾苗玩,听她讲学校里面的趣事,但却给了冯娅晴一个有消息要说的眼神。

所以等到冯娅晴将陈禾苗哄睡之后,再度从楼上下来与魏定波坐在凳子上,开始说正事。

“我调查到日军王家墩机场内的物资,是由汉口荣昌运输贸易公司的卡车从铁路车站运往机场,他们或许知晓日军军列编组时间。”魏定波将自己掌握的消息说出来。

今日并未写于纸上让冯娅晴汇报,而是选择口述确保安全,毕竟这一次任务就是组织下达,并不会牵扯到军统。

冯娅晴认真将情报记下,说道:“我明日就汇报给组织。”

“之后再看情况。”魏定波说道。

“这不是已经有了进展,你怎么感觉并不开心?”

“事情应该不会如此简单。”魏定波调查到汉口荣昌运输贸易公司,可他觉得想要以此突破并非易事。

“有进展总比没有进展强。”

“言之有理。”

“等我明日汇报之后,看组织调查情况。”冯娅晴觉得魏定波能两天之内获得进展,就已经很是不错,毕竟这个任务对他来说充满困难。

“你今日?”魏定波欲言又止。

冯娅晴自是知道他想要问什么,无非就是公司同事学校的老师家长,对于她的突然变化是何种反应。

“夸我漂亮。”

“夸你漂亮?”

“对。”

魏定波明明问的不是这些,可冯娅晴却如此回答,他便知道不用再问。